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跖天下

第三章 蝴蝶的梦

凤跖天下 沉默尘 5604 2017-10-26 23:20:08

  自从那天之后,柳乘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异常地勤奋好学。他早上天还不亮就起床锻炼身体,下午粘着若清让他教《列子》,而晚上则读书写字到深夜,一整天也不再去骚扰白凤。白凤看得很奇怪:真的有什么事可以瞬间改变一个人吗?

  这天,白凤正在劈中午做饭用的柴,在他不远处,柳乘云正在很努力地练功。

  此时已是八月,头顶的太阳很是强烈,柳乘云额头上挂满了汗水,身上的短衫也湿透了,但是他的眼神是那么坚定,脸上是一丝不苟的认真。

  他的动作还不是很好看,甚至有一些滑稽,但是他却一直在很努力地把动作做正确,做熟练。他那对武功一丝不苟,甚至带着虔诚的态度让白凤看痴了。

  “云儿很努力是不是!”若清走到白凤旁边,含笑看着烈日下那努力的小身子。

  白凤一下子回过神,仰起头看着若清。他总觉得这个男人看透了他,但他又什么都不说,不做。

  “云儿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很爱闹,甚至还有些不靠谱,但是他是一个认真、执着、负责的人,一旦他认定的事,他一定会做到。”

  若清看向白凤:“云儿对列子的执着程度当真是到了疯狂的程度,我都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喜欢他。云儿告诉我,他喜欢列子的自由自在,因为他轻功绝顶,可以御风飞行。”

  若清看着白凤冰蓝色美丽的眼睛,问道:“你有没有很喜欢的人?”

  白凤这时候才发觉,若清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不同于他的如冰一样的蓝色,是属于水的温润的淡蓝。

  “庄子。”他回答道。

  “哦?你居然喜欢庄子,为什么?”若清来了兴趣。

  白凤抿了抿嘴唇,不太愿意说。

  若清笑笑:“不想说算了,这是你的小秘密吧!”

  白凤沉默,算是默认了。这的确是他的小秘密。

  “嗨,你们在说什么呢?”柳乘云一面向这边走,一面用用毛巾胡乱地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白凤转过身,打算继续劈柴。

  “没什么,随便聊了聊。”若清对他笑笑,“练完了?”

  “嗯。”柳乘云瞅瞅正在劈柴的白凤,不乐地说道,“他从来不和我聊天。”

  若清呵呵一笑,宠溺地把柳乘云本就乱的头发弄得更乱。

  “你碰他头发干嘛?他刚出完汗,脏死了。”柳乘风一脸嫌弃地把若清的手从柳乘云头上拿起来,拎着他的衣领往屋子那边一扔,说道:“快去洗澡。”

  柳乘云翻了个跟头,稳稳地落在了地上。他这几天可不是白练的!况且以前他也是每天都锻炼身体,只不过哥哥不教给他武功而已。

  柳乘云瞪着柳乘风,但是看到柳乘风正凉嗖嗖地看着他,立马蔫儿了,缩缩脖子,说:“我这就去。”然后向着他们住处后面的小河跑去。

  “云儿,明天我就教给你电光神行步第一层。”若清向着他的背影喊。

  柳乘云停下来,欣喜若狂:“好!”

  “快去洗澡!”

  终于把他轰走了,柳乘风回过头看到若清正无奈地看着他,“哼”了一声,说:“要让他养成好习惯。”

  他向白凤走去,说:“我来劈吧,你休息一会儿。”

  白凤把斧头递给他。

  时间安安静静地又过去了十天,白凤在清风谷呆了将近一个月。他每天在清风谷劈劈柴,洗洗碗,还可以跟着柳乘风和若清读书写字,有时候跟着柳乘风去打打猎,过得很滋润。

  当若清交给柳乘云电光神行步第一层要诀后,就离开了清风谷,说去拜访一位朋友,大概十天左右。

  而白凤认为已经“死了”的赵三,却是没有那么好过了。

  赵三也是个命大的,全身几乎没有什么好肉了,但是身上的伤口流了一会儿就不再流血了,居然也没有死掉。他几乎是爬出树林里的,后来被一位农民救了起来。等身上的伤口养的差不多后,就买了一匹马回到邯郸。

  他这次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不但没有捉住那个小子,自己手下所有的人还都赔了进去。太守看到他的惨样子也没有追究他任务失败的过错,他向太守索要一百金的慰劳费,没想到他却狠狠地骂自己说,没有治他的罪就不错了,还想要慰劳费?可以,给你两个选择,马上离开这里,或是带着一百金的慰劳费到地狱里去享受。说完就让人把他扔出了太守府。没错,是扔了出去。门口那么多的平民都看到了他出丑的样子。

  “妈的!”赵三把坛中的酒猛得灌到了口中,“砰”地把酒坛子狠狠地砸在桌子上,把客栈里的人吓了一跳。但人们一看是赵三,纷纷熄了心头的怒火。看着赵三脸上现在坑坑洼洼的,人们也奇怪的很,怎么出去了一趟变得这么个惨样子?

  人们也只是好奇而已,对于他这个倒霉样子不但没有心起可怜之意,反而幸灾乐祸,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谁叫他平时作恶多端!

  赵三喝的酒坛子放了一桌,终于摇摇晃晃地走了。老板也是不敢收他的酒钱的。

  赵三跌跌撞撞走了很长时间才走到他住的地方。他有好几个情人,但都不住在他家里,因此他就是一个人住。院子里和屋里都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他进到屋子里,点上煤油灯,抓起水壶想喝点水,但里面什么都没有。“啪”水壶很不幸地成为了他的又一个牺牲品。

  他太累了,准备上床睡觉。但一转身,吓出了他一身冷汗,醉酒也醒了。

  他身后站着一个人!

  那人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容,但那双冰冷无情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凸显,那双眼,像一把坚不可摧的利剑,狠狠刺进赵三的胸膛。

  他呼吸一窒,身体如同被施了定身咒,动不得分毫。

  那人开口了:“白凤在哪里?”

  白凤?居然又是那个小子!赵三的脸几乎是扭曲了,眼中透着浓浓的恨意。

  蓝隼当然没有放过他的表情,嘴唇勾了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告诉我,白凤在哪里。”

  赵三挑衅地对他抬起下巴,说道:“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赵三也是个张狂霸道惯了的,况且今天也是被气昏了头,没有去考虑他是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人。

  赵三看着蓝隼凝在嘴边的笑,他笑了。

  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他的五脏六腑忽然像被人狠狠地割掉一般开始剧烈地疼痛,让他无力跪倒在了地上。

  蓝隼从黑暗中走出来,一头及腰银发松散地被一根蓝色发带束住,半张银色面具遮住了鼻子以上。

  他看着赵三轻轻地笑了,说:“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是谁。回答我的问题,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你,你,到底,对我,做,做了,什么?”

  赵三艰难地说着,哪怕是动一下也让他疼得冷汗直冒。

  “你有看到我对你做了什么吗?”蓝隼装作无辜地说道,但是脸上的笑确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相信他的。

  “我只不过给你下了一点毒而已。”

  “把,把解药,给我,我,我告诉,你,他在,哪里。”赵三吐出一口血,里面有内脏一样的血块。

  “呵呵。”蓝隼轻笑,下一秒脸色突然变了,赵三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动手的,自己就被那男人击飞,击穿了桌子,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咳咳咳咳……”他剧烈地咳嗽着,吐出大口大口的血,几乎不能用双手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当蓝隼想再给这不知好歹的人一点教训时,墨鸦制止了他。

  “把解药给他好了。”蓝隼看向墨鸦,眼神冰冷。

  墨鸦挑挑眉,直直看向他说:“相信我,这样更有趣。”眼神示意性地投向黑暗中某个方向。

  蓝隼会意地笑笑,手中出现一颗黑色药丸,扔到了地上:“说吧。”

  赵三一点一点爬向那颗药,把它紧紧抓在手掌中,一口吐下去。身体中升起一股热流,疼痛一点点散去。

  他抬起头,说:“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石村西南边的小树林。”

  蓝隼勾勾唇,看了他一眼,一瞬间眼中闪过杀气。那杀气赵三也感受到了,他眼睛猛得缩了起来,全身细胞都颤栗了,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不过男人却并没有对他下手,而是走了。

  确定他的确没有危险了,他慢慢站了起来,看着满屋的狼藉,狠狠地骂了一声。

  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声,他拿起一根桌腿,眼睛紧紧地盯着门口。

  “大哥,大哥,你在家吗?”赵三听到熟悉的声音,一下放松了下来。

  “我在。”

  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他看起来神色紧张极了,脸上有着浓浓的担忧。

  是阿铭!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他赶紧走过来扶住几乎站不住的赵三。

  “呸!”赵三向地上吐出一口带血丝的吐沫,说道,“刚刚几个神经病过来找茬了。”敢给我下毒?别让我找到你们。

  他看向阿铭,奇怪地问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阿铭挠挠头,嘿嘿一笑,说:“多亏了大哥啊,是你把我踢到草丛里我才躲过了一劫。当我醒来时,你们全身都是血地躺在了地上,我以为你们都死了,我也很害怕,我就自己跑了回来。大哥,大哥你不要怪我。”他脸上满是恐惧。

  赵三哈哈一笑,“没事。扶我去床上,疼死老子了。”赵三把桌腿扔到一边,全身放松了。虽说这小子呆呆的,又懦弱,但是一直很听自己的话,自己虽然不喜欢他,但是现在身边也就他一个人了。

  赵三觉得自己疲惫极了,一个半月,他几乎没有睡过好觉,这一个月又一直处在低谷,更是让他身心疲惫。他闭上眼,让阿铭扶他去床上。

  但是,下一秒,“噗”地一声,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肚子里。他低下头,正看到那人把匕首从他腹部拔出来,带出一条血痕。

  他缓缓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他的脸上仍然带着笑意,却是嘲笑。

  阿铭后退几步,看着那张愤怒,失望,迷茫的脸,哈哈大笑:“哈哈哈……赵三,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赵三仍然不敢相信,为什么他可以在上一秒那么真心实意地关心你,下一秒却可以毫不犹豫地杀了你:“为什么?”

  阿铭止住了笑,直直地看着他,说:“你果然不记得我了。”

  赵三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抬起头看着他。

  “三年前,你**了我妹妹,杀了我最好的朋友——阿明。”阿铭眼神飘离,回忆以前。

  三年前,他还叫润朗,妹妹叫润晴,他们兄妹和阿明一起长大。十三岁那年,妹妹和阿明订婚了。

  他的妹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本该成为最美的新娘,却惨遭赵三毒手。而阿明,也被赵三杀人灭口,扔进了护城河。

  他改名阿铭,留在了赵三身边。

  阿铭,铭记仇恨。

  赵三愣了愣:“你是来找我报仇的。”

  阿铭呵呵一笑:“这几年我也为你做了不少残害百姓的事,毁掉了不少女孩的未来,”阿铭想到了那些被赵三强占,死不瞑目的女孩。他还帮着赵三做黑证,打赢官司,“等我杀了你,我就去死。”

  阿铭不等赵三回话,迅速出手,锋利的匕首划过他的脖颈,一股血柱涌出,赵三死死按住脖子,但是毫无用处。不多久,他死了,躺在地上,眼睛死死地盯着阿铭的方向。

  他才不怕!

  阿铭找出赵三这些年鱼肉百姓的钱财,有一箱金子。他抱着箱子出屋,点着了火把。火势迅速蔓延,已是救不了了。

  他把金子偷偷放到了那些被害女孩的家门口,然后跑到护城河边,跳了进去,那是阿明的坟墓,是他妹妹的,亦是他的……

  种下因,便会有果。

  三天后,蓝隼等三人到达了赵三所说的地方。虽然痕迹都没有了,但是他们还是找到了清风谷那里。

  清风谷:

  才不到十天而已,柳乘云就把电光神行步第一层练得有模有样,他可以在树上跳跃也如履平地,速度快了很多。白凤对他的天赋很是震惊。

  自从他学了轻功后,更是得意了,时不时会偷袭白凤,把他抱起来,带着他在树间跳跃。比如现在。

  “柳乘云,我再说一遍,把我放下来!”白凤红着脸,愤怒地说道。柳乘云正兴奋着,哪里会听他的话。

  白凤是真的愤怒了,他猛得动作,蹿了下去。

  “啊,白凤!”柳乘云惊叫,但已经晚了,白凤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柳乘云赶紧过去,发现白凤白皙的胳膊上已经青了一大块。他后悔极了,一面为白凤揉着胳膊,一面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白凤,都是我的错,疼不疼?疼不疼?”

  白凤一把推开他,向前面走去。

  “等等我!”柳乘云忙跟上去,他不时偷偷地看白凤,老实了。

  白凤走到一个开满各种颜色小花的山坡,停下了。山坡上有很多蝴蝶,大的,有手掌那么大,小的,只有半个拇指那么大,各种颜色。他们是那么自由自在地飞,毫无忧虑。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

  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蝴蝶的梦。

  白凤突然迷惑了。

  柳乘云看着白凤,想过去又不敢,怕又惹他生气。最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鼓起勇气走过去。

  “白凤,听说你喜欢庄子啊?”柳乘云小心翼翼地问。

  “谁告诉你的?”

  “你,你自己说的啊。那天你和若清哥的对话,我其实听到了。”柳乘云看着他。

  过来好一会儿,白凤才回答:“哦。”

  “你生气了吗?”柳乘云急急地问。

  “没有。

  ”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只是在想事情。”

  “想什么?”

  ……一阵沉默,在柳乘云以为得不到回答时,白凤说道:“我想离开了。”

  “嗯?”柳乘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已经打扰你们很长时间了,我该走了。”

  “你才八岁好吗,你能去哪里啊?清风谷不好吗?还是你生我的气了?”

  白凤转头看向他,“我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我哥很厉害,还有若清哥,我们会保护你的。还有我,我也会保护你!”柳乘云看着他,白凤从那双眼中看到了期盼,紧张,真诚。他突然很想留下来,但是,不可以!

  “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我就会走。”白凤说完,就往回走。

  “你给我站住!”柳乘云追上去,把他拉回来,“你不要闹脾气了,你这么小出去遇到坏人怎么办?你才八岁好吗?能去哪里啊?如果你想走,你,你,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出去了,或是我跟着你,我会武功,可以保护你的。”

  白凤看着他哀求的神色,心中很是动容,他毕竟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而已,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怀。

  但是,一转眼,他又想到了李叔和李婶,那对朴实,善良的老夫妻。他挣脱掉柳乘云的手,冷漠地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你没有权利管我。”他抬脚要走。

  “白凤,你不过是个胆小鬼!”柳乘云大吼,“说什么喜欢庄子,你不过是和庄子一样胆小而已,一样只会逃避现实,一样的只会活在自己的梦里!”

  白凤抿紧嘴唇,紧握拳头,“你的列子不也一样只会做梦吗?他还是个骗子,说什么可以御风飞行,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在天空飞!”

  “放屁,你的庄子才是骗子,人怎么可能会变成蝴蝶?蝴蝶哪里有梦,我看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只会做梦的疯子。你和他一样,也……嗷~”

  白凤一拳打到柳乘云的脸上,打得他后退了好几步。柳乘云回过神来,怒了:“白凤!”

  他冲上去打他,白凤也是毫不退缩,和柳乘云打在了一起,他们手和脚都用上了,甚至用上了牙,谁也不肯先松手。

  就这样,他们一起滚下了山坡,惊起了蝴蝶无数。那时,真像一场蝴蝶梦。

  他们直到坡底才停下滚动的身体。

  柳乘云重重地压在白凤身上,压得白凤闷哼一声。

  柳乘云抬起头看着白凤的脸,痴了。怎么可以有人这么好看!

  “别走,行吗?”柳乘云无意识地说了出来。

  那时候,白凤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了。

  正当白凤要开口时,树林中突然群鸟飞起,伴随着被惊到的鸣叫,慌乱地飞起。

  柳乘云快速地爬起来,说:“有人闯谷了。”

  

沉默尘

第三章了,下章《夜幕降临》完结,感谢各位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