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跖天下

第二章 清风谷

凤跖天下 沉默尘 5211 2017-10-23 23:50:33

  韩国将军府:

  碧丽堂皇的宫殿内灯火通明,一层一层的红色纱幔随着窗口而入的风不断摆动。层层叠叠的帷幔之后,传来若隐若现的调戏、笑闹之声,声声魅惑入骨。

  “嗯~将军,你不要乱摸人家啦,好痒哦。”一位美人一面向抱着她的男人送秋波,一面羞答答地说道。

  男人是个看起来高大威猛的,八尺有余,古铜色皮肤,腮络胡,犀利眼,一身做工无比精良的盔甲。男人叫做姬无夜,这座宫殿的主人,这韩国的大将军。

  “怎么,美人不喜欢本将军亲近吗?”男人调戏道。

  “哎呦,哪有啊,人家怎么会讨厌将军呢,人家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是吗,那就让本将军好好疼爱疼爱你啊。”

  “呵呵……你好坏。”正当美人期待着男人的宠爱时,后者却停下了动作。美人愣了愣,看向男人。

  男人正看向大殿,脸上的轻浮之色已经褪去,只余威严,这吓得她立刻闭了嘴。再看大殿之上,重重叠叠的帷幔之后一个身影若隐若现。

  “你先下去。”姬无夜此时开口。

  美人一惊,不敢逗留,从姬无夜怀中起身,对他行了一个礼,款款而去,路过那身影之旁时,用余光扫了一眼:是蓝隼大人!

  蓝隼是夜幕之首,是除了大将军姬无夜之外,最有权利指挥夜幕的人。

  姬无夜手中拿着夜光杯,缓缓摇动杯中的琼浆,那红色的液体,像极了新鲜的血液。

  “可曾查到了?”姬无夜开口。

  “半月前,赵国邯郸郡太守发出悬赏令,捉拿一名名叫白凤的男孩。听说男孩八岁,蓝眸紫发,与绯燕描述很是相似。”

  姬无夜也是找了这个叫白凤的男孩很长时间。三年前,拥有特异能力的栖梧族灭亡,当他赶去时,捡到了栖梧族绯燕。他可不是好心收留她,而是看上了她身上能够控制植物的能力。而白凤,据绯燕所说,拥有可以控制百鸟的能力。这或许看起来没有什么用,但是却可以成为杀人的利器,成为窥探各国机密的秘密武器。只要好好加以训练和利用,那个叫白凤的男孩一定可以给他意想不到的收获。

  “你带墨鸦和绯燕去赵国,务必将白凤带回来。”

  姬无夜说道。

  “那魏国以及赵国太守……”去赵国必定经过魏国。

  “别告诉我你们连魏国那些人都应付不了。”姬无夜眼神中带着寒意看向蓝隼。

  蓝隼身体一颤,恭敬地说道:“属下一定会办好,把白凤带回来。”

  姬无夜满意地点点头:“如果那赵国太守不愿意,就把他……”

  “属下明白。”蓝隼身影一闪,消失了。

  门外,墨鸦和绯燕早就等着了。但是绯燕明显对这次的安排心怀不满:“不过捉一个连武功都不会的小鬼,用得着三个人都去吗?我自己就能把他带回来。”她的脸上有着满满的自信。

  蓝隼看着她,笑容中带着警告:“绯燕,不要怀疑将军的决定。”

  绯燕惊了一下,张张嘴,没有再说什么,但心里却是很不服气的:马屁精,整天只会在将军面前卖乖。她当然不是怀疑将军的决定,而是她就是看不得蓝隼得意的样子。哼,蓝隼你等着,我早晚把你踢出夜幕。

  “也许将军只是怕出现意外情况吧,毕竟我们要去赵国,他们的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墨鸦开口,打断了两个人之中的暗涌。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凭我们的速度到达赵国都需要一个月时间。”蓝隼开口道,走在了前面。绯燕皱皱眉,跟上了。

  他们都没有看到,身后的墨鸦嘴角的那抹笑,像狐狸一样充满了算计。

  “凤,百鸟之王。你以后就叫白凤。”

  “凤儿,你的能力是驾驭百鸟,你可是我们栖梧族三百年来第一个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以后切记要好好利用。”

  “凤儿,唤醒你驾驭百鸟能力的媒介是你的血液,以及强烈的情感。你现在还小,不懂没关系,以后族长爷爷会教你的。”记忆中,一双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

  “快带凤儿走,远远地离开韩国。快走,不要管我。”

  “凤儿,我,我不行了,快跑,逃到别的地方去。”

  “凤儿,凤儿……”

  白凤猛得睁开眼,梦中的情景陌生又熟悉,出现在他梦中一次又一次。三年前他醒来时,忘却了以前,从此只有不断流浪。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白凤。

  正在自己恍惚之时,一张脸突然出现在他的上方,他一惊反射性一拳打上去。只听“嗷”一声,那人捂住脸蹲下身。

  他坐起来,看着床边那一团不断地夸张嗷嗷叫。

  那人突然抬起头。白凤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充满了莫名的喜感:他大概十来岁的模样,一头毛绒绒的棕黄色头发乱乱地顶在他的头上,最前面还有两缕颜色较浅的头发在他的额前飘啊飘。他似乎被自己打的疼了,他也知道他是用了全力,鼻涕眼泪被他用手弄得满是,看起来滑稽得很。

  但他是笑不出来。

  “喂,我救了你诶,你怎么能打我。”他的眼中充满了委屈和不忿,那同样棕色的眼睛愤怒地瞪着自己。

  但他注定得不到答案。

  “我在和你说话啊,你怎么不理我?”那男孩见他丝毫没有愧疚的样子,凶巴巴地说。

  白凤看了他一眼,环视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很简单但是很干净的木屋,只有床和桌椅,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种的竹子。长时间的逃离生活让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男孩见这个人居然真是把他当做空气一样的存在,不干了。他抹掉脸上因鼻子酸痛而出来的泪水以及鼻涕,不依不饶地说:“喂,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没有我,你早就被外面的老虎吃掉了,你难道都不应该感谢我吗?”

  白凤这才把目光投向他,对的,在从那些人手中逃掉之后,他不吃不喝不休息地走了三天,最后晕倒了。他是希望自己能这样死掉的。

  男孩见他看向自己,挺了挺自己胸膛,说:“我叫柳乘云,你呢?”

  白凤没有回答他的话:“这是哪里?”柳乘云对于他没有回答自己没有不高兴,反而因为他终于说话了而感到开心。

  “这里是清风谷,我家。”

  其实他问了也白问,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里,他只是想确定他是否真的安全了。

  他虽然有死的念头,但是却不想死在任何人的手里。

  “谷里平时只有我和哥哥,但是过几天若清哥也就会回来了。”当柳乘云说道若清时,白凤发现他笑得开心极了,眼中充满了崇拜和眷恋。

  柳乘云看着他突然盯着自己看,脸红了红。他故意转移注意力,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白凤无意告诉他。柳乘云没有得到答案,鼓了鼓腮帮子,说:“你不告诉我是吧,那我以后就叫你小美人了。”

  白凤冷冷地看着他,柳乘云得意地向他抬抬下巴示威,得意的笑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小云,不要欺负他。”

  这令白凤身子猛得绷紧。

  一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面,传来阵阵的香味,引得白凤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他羞得红了脸。

  男人笑了,把面放在桌子上,对他说:“过来吃点东西吧,你现在很虚弱。”

  这个男人看起来充满了善意,但他遇到的事情太多了,他无法相信他。表面对他好,暗地里对他心怀不轨的人他不知道遇到了多少!

  男人见他不动,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倒是柳乘云又跑来凑热闹:“哥,他不吃我吃了吧,我肚子都饿了。”柳乘云可怜巴巴地看着哥哥。

  柳乘风冲他笑了笑,随后说道:“我布置的功课你做完了?”

  “没,没有。”哥哥居然让他学会二十个字,他可是最不喜欢认字的,他想学武啊,学武。但他最怕哥哥。

  “那还不快去。做不完别想吃晚饭。”柳乘风向他摆脸色。

  “啊,不要啊,我不想写字啊~”柳乘云哀求道。

  柳乘风二话不说,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扔出了屋子。

  柳乘云也不敢进去,他哥就站在门口啊,过去找踹呢吧。他看着哥哥,好吧,还是去写吧。

  柳乘风再看向白凤,看到男孩偷偷地看着那碗面吞口水,看到自己看他时,立马又警戒起来。柳乘风说道:“如果我想害你,又何必救你。这清风谷中只有我和云儿两人,谷外布有迷阵,外人是进不来的。我也不会让你出去的,我不想让云儿的一片心思白费了。面我放在了这里,吃不吃随你自己吧。”柳乘风说完,不再停留。

  白凤思索了一会儿,慢慢下床,走到桌子旁边,拿起筷子开始吃面。

  白凤这几天过的很是轻松惬意,除了某个人时不时对他恶作剧和骚扰外。柳乘云每天都会被他哥哥强迫着读书认字,虽然每天都会上演那么一两场“暴力事件”,但是柳乘云和他哥哥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好。

  清风谷的这两位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自己农耕,经常出去打猎,带回一些猪啊,鸡啊,兔子什么的。他跟着他们去过几次,深深地感到了这柳乘云在谷中是如何的霸道。

  这柳乘云真是这清风谷谷的小霸王,每每他出现,聪明一点的小动物看到他就跑,估计早就被他折腾得吓怕了;而其他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柳乘云不会设陷阱捉他们,而是会追着它们到处跑,在快要捉到它们时,就停下放过它们,让它们接着跑,他再去追,直到那些可怜的小动物累得都放弃了逃跑才罢休……

  柳乘云总喜欢给他叫小美人,他不信他看不出自己是个男孩子。刚开始他还会红着脸瞪他,但他现在越来越可以直接无视他的话,留他一个人在自己什么耍无赖。

  柳乘风喜欢弹琴,而且弹得特别好听,他每次都会听醉了。但是这琴的用处不单单在此,这更是他的武器。那些动人的乐调,转眼即可变为杀人的利剑。一道音符便可以轻易摧毁一棵树。柳乘风虽然很喜欢凶柳乘云,而且喜欢上手上脚,但可以看出来,他对柳乘云绝对是好的,他只是在扮演一个亦父亦兄的威严角色。

  他不免有些羡慕。

  在那个梦中,他也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关爱啊,那抚摸头顶的温柔,他总可以感受得到。可能那就是他的过去,而不简单得只是一个梦。

  他在清风谷呆了十天左右,这天,柳乘云格外兴奋,早上不仅早早地起来,而且专门将他那头到处飘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一大早就开始围着他哥哥一直问,一直问:什么时候到啊,怎么还不来?

  他哥哥嫌他太烦,索性自己溜了,眼不见为净。

  白凤一思索,明白了:大概是他那天说的那个叫若清的要回来了吧。看着柳乘云眼巴巴地蹲在门口,他不禁好奇若清是个什么样的人。

  “云儿,怎么蹲在门口?”上午时分,柳乘云等到了他期待的人,他“噌”一下站起来,眼睛发亮地看着来人。

  来人长相很普通,但是却透着一股清风道骨,那脸上淡淡的笑容说不出得让人感到舒服。

  “我不是早就说过不用在门口等我吗?”他的语气里透着些许无奈。

  柳乘云笑了,刚想扑上去抱住他的若清哥哥时,他的后衣领被人熟悉地拎在了手里,然后他又一次被扔到了一边。

  他快速地站起来,愤怒地看向某人,果然是他的哥哥,柳乘风。柳乘风直接忽视了他,走近若清,说道:“回来了。”

  “嗯。”若清笑笑,“不要总是欺负云儿,你可是做哥哥的。”

  听到若清为他说话,柳乘云立马像得到了肉骨头一样的小狗,带着讨好看向了若清。

  “哼,对他好了他不得上天!”柳乘风老不喜欢看到那小子得意洋洋的样子了。

  若清无奈地笑笑,转过头,看到了一直站在旁边的白凤,说:“这是?”

  白凤没想到他会注意到自己,一惊,说道:“我叫白凤。”他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告诉了一个陌生人自己的名字,抿了抿嘴唇,低下了头。

  “很好听的名字。凤,百鸟之王,高贵优雅。”

  白凤抬头看向他,看到了他正温柔地看着自己。

  “若清,进屋吧,和我好好说说你这半年都经历了什么。”柳乘风拉住若清的衣袖将他往屋里拽。

  “我也要听。”柳乘云抓住柳乘风的袖子说道。

  “你先去把今天的功课做完。”

  柳乘风把他往一边拽,可是柳乘云死死地抓住他的衣服,“我不。”

  “你!”柳乘风对他这耍赖皮的样子又气又好笑,看着他像个猴子一样死死扒住自己,不带上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无可奈何了,想打他又下不去手。这小子也就在若清在时冒着被他打的“危险”都要留下,其他时候都很乖。

  “哎,乘风,我还有礼物要给云儿呢。”

  听他这么一说,柳乘云又把小忠狗一样闪闪发亮的眼神给了若清,“若清哥,什么礼物?”

  若清先是神秘地一笑,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递给了柳乘云。

  柳乘云看到是一本书,苦瓜脸马上上来了,但是这是若清送给他的东西啊,他得拿着。他接过书,也没看是什么。

  若清看他脸上不高兴的神色,问道:“云儿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

  “额,没,也不是,”柳乘云拿着书,有些不情愿地说:“我当然喜欢若清哥送的礼物,但是为什么是一本书啊。”

  难道若清哥已经被哥哥收服了?好可怕!

  若清看他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笑了:“你还没有看这是什么书呢。”

  柳乘云看向书名,尴尬地发现,他不太认识这四个字:“冲什么什么经。”

  “噗!”若清毫不客气地笑了,笑得柳乘云满脸通红。

  “这叫《冲虚真经》,也就是传说中的《列子》。”

  “嗯?《列子》?道家那个列子写的那本,那本很厉害的书?”柳乘云真的被惊到了。

  “是啊,云儿不是喜欢列子吗?我这次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本书。这本书中除了列子前辈的文章外,还有他修炼御风之术的要领,你可要好好地看。”

  若清向他眨眨眼。

  柳乘云随着他的话眼睛越睁越大,脸上掩饰不住的狂喜:“我,我一定会好好看的。谢谢若清哥。”说完抱着书傻傻地笑着。

  柳乘风不打击他不开心:“你连个字都不认识,还学个屁。”

  柳乘云立马站直了身子,严肃地说道:“哥,我去学字了,你好好和若清哥聊。”

  说完扭头就跑,还不忘带上白凤。

  柳乘风看着某人欢快的身影,看向若清:“就你有办法治住他,我每天不知道为了让他学认字费了多大精力。”

  若清笑笑:“孔夫子不都说嘛,要因材施教,你对云儿也要有方法嘛。”

  “哼,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拿到那本书费了你不少精力吧?”

  “也没有,这本书一直在本派的一位长辈手中,我只是帮了他一个忙而已。”

  “那,那,”柳乘风也不再多问,而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我有礼物吗?”

  若清看着他故作镇定又别扭的神情,脸上闪过戏谑之情,“有的。”

  柳乘风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走吧,我进屋给你看。”

  

沉默尘

1.人物设定:   (1)蓝隼(sun三声):男,夜幕成员之首,十六岁,轻功卓越,头脑聪明,行事利落狠毒,用得一手好毒法。性格阴暗,深得姬无夜信赖和重用。   (2)绯燕:女,夜幕成员之一,十四岁,栖梧族族人,以植物作为攻击手段,精神分裂。   (3)若清:男,散行道人,和柳乘风是朋友,擅长阵法。   2.《冲虚真经》即为《列子》,这个名字其实是后来命名的。唐玄宗天宝元年(739年)李隆基封列子为冲虚真人,其书名为《冲虚真经》。这里为了让柳乘云好好学习就起的这个名字。   感谢各位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