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跖天下

凤跖天下

沉默尘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10-22上架
  • 25215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染血鸟

凤跖天下 沉默尘 5328 2017-10-21 15:50:53

  太阳缓缓落下,空气淡泊了余晖。天边的云红了半边天,偶有几只飞鸟向着晚霞飞去。树林里并不安静,白日里的炙热散去,傍晚微凉的风让树林里的鸟儿们格外地兴奋,夜晚活动的动物也正准备着属于他们的时刻的到来。

  一切看起来祥和而美好。

  凌乱的脚步声突然出现,伴随着紧促的呼吸声,惊吓了离得近的鸟儿们。

  空气似乎变得紧张起来。

  “呼,呼……”他喘着粗气,拼命地跑着,绝对不能停下!

  “快,快点,他就在前面,快抓住他。”后面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然后可以听到许多嘈杂的脚步声从男孩后面传来,并且人数不少。那些人手中拿着武器和火把,身上也脏兮兮的,脸上有着深深的疲惫。

  夜幕降临,太阳隐去了她的光辉。星星开始点缀夜空,银色如盘的月亮在这茂密的树林里忽隐忽现。这清冷的月光给这个夜晚增添了不少肃杀之气,而男孩身后的火把也让这片树林染上了危险的气息。

  那些人听到男人的叫声后,兴奋地大吼着,沉重的脚仿佛又有了劲儿,顿时加快了脚步,疲惫的脸部也显出了光。

  男孩终于还是没有了力气,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那群人快速围了过来,把男孩围在了中间。

  男孩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嘴唇微颤,已经被他咬得破了皮。他双手支撑着地,想要站起来。他大概七八岁,一头蓝紫色的短发从脸庞两侧柔顺地洒下来,精致绝美的脸因虚弱的白更显出了一种病态美;那双淡蓝色的眼睛中闪耀着不屈的光芒,牙齿死死地咬住苍白的唇,不让呻吟声溢出口;即使粗布衫在身,也挡不住他一身的优雅与绝代风华。

  男孩叫做白凤。

  一个男人过去在他身上狠狠踢了几下,嘴上骂骂咧咧:“跑啊,你再跑啊,兔崽子,我踢不死你……”

  他把身体缩成一团,双手抱住头部。

  “混蛋,谁让你打他了,把他打坏了怎么办!”另一个男人一脚踹开男人,气急败坏地说,“妈的,好不容易捉到了他,被你打坏了还值个屁钱啊。”

  “是是……大哥您说得对。”男人低头哈腰地说着,一改刚刚的粗暴和凶恶。

  男人口中的老大叫做赵三,在当地是有名的流氓恶霸,因其妹妹在县令身边颇受宠爱,因此也没人敢得罪他。

  赵三看着男孩痛苦的表情,绕着他转了两圈,突然蹲下身,钳起男孩的下巴,逼迫他抬起头。

  “啧啧啧……怪不得有人居然愿意出二百金悬赏你呢,看看这脸蛋,恐怕连现在赵国最有名的舞姬都比不上你分毫吧。这要是长大了,那可得迷死多少人啊。”说着男人还极其猥琐地抚摸着男孩光洁的脸蛋。

  掌管他们县的太守大人一直有收集美少年的癖好,有如此风姿的男孩当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因此那位权贵找上了男孩。他住的地方只有三间又小又旧的小破屋。这家的主人已是五十岁了,夫妻俩却连一个孩子都没有,就在三个月前他们收养了流浪的白凤。这位权贵出二十金想向这对夫妇买来男孩,谁知道,他们居然拒绝了,还偷偷把他送走了。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于是他们就被那位太守大人秘密解决了,随后,太守发出了一条悬赏令,找到了男孩可以得到二百金的悬赏金。赵三平时除了耍流氓,欺善怕恶,收取保护费,调戏良家妇女外,也没有什么正事可做,因此他就带着他的一帮兄弟们从太守那里接下了这个任务。二百金啊,够他们挥霍多长时间啦!可谁知道这小子还挺会跑,他们追了将近一个月。

  男孩被羞辱地满脸通红,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恶心和抵触,他死死得看着赵三,双手用力想要掰开禁锢着他手。但是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还受了伤。

  男孩的挣扎在赵三眼中什么都算不上,反而更引起了他的施虐变态心理。他眼中欲望大盛,另一只手粗暴地把男孩身上的衣物撕开,男孩的上身立刻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男孩七八岁的身体还没有张开,但是身体线条却异常优美,纤细但不瘦弱,皮肤白皙如美玉,腰部很细好似不堪重握。夜晚的月光更是在他身上撒下了一层光晕,让他看起来如精灵般,神圣不可侵犯,灵动而美好。

  一群大男人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盯着男孩,张大嘴巴,一时都傻站在原地。

  “哈哈哈……怪不得那老头子舍得花二百金买一个小男孩,现在总算是知道原因了。天生的尤物啊!”赵三哈哈大笑,对眼前的景色很是满意,手也动了起来,想要摸上去。

  “滚开,不许碰我!”男孩怒吼着,身体用力挣扎着。但到嘴的美味谁又会轻易放弃?

  旁边一个看起来很憨厚的年轻人看到赵三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说到:“大哥,这可是太守大人要的人啊,咱们惹不起的,要是被他知道了咱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啦!”

  其他人一说,都有些怕了。太守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狠辣。他本身是混混出身,早先买了个小官做,后来凭借自身的头脑与手段,一步步爬上了现在的位置。而且方圆大大小小的组织们早就都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不顺从的直接被他做掉了。

  他们可不想得罪他。况且,只要把这小子交上去,他们就有二百金了,这二百金足够普通人家生活一辈子了,也够他们挥霍好长时间。男孩再美,也没有必要送上命吧。小喽啰们左看看,右看看,彼此交换眼神。

  被他这么一提醒,其他人都稍微收了收那猥琐的心思。但赵三是什么人?他是一个流氓,地地道道的流氓,还是一个有头脑,有手段的流氓,他怕个啥啊,他自有办法混过去。

  “阿铭,不要坏了老子的兴致,你要是不敢,就给老子滚开,老子自己上。”赵三一只手紧紧禁锢着不断挣扎的男孩,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叫阿铭的青年,然后环视四周,带着警告的语气和眼神说,“你们告诉我,我今天如果上了这小子,有没有人去告密,嗯?”最后一声“嗯?”把所有人吓了个哆嗦,他们都低下了头,不敢知声。

  “大哥,你放心,你做什么兄弟们都支持你!如果有人敢出乱子,”一个男人把头转向阿铭,眯了眯眼说,“我就让他知道他来到这个世界是多么错误的决定。”这个男人叫庖会,脸上有一道刀疤,看起来是个狠角色。他是这里的老二。

  阿铭眼神微颤,垂下的双手紧紧地攥在了一起,眼睛却毫不闪躲地看着庖会。庖会也同样盯着他,只不过眼神中带着狠厉与杀气。

  “哈哈哈……好,大家都有份。至于你,去一边守着!”赵三大笑着,又眼神一转,看向阿铭。

  阿铭看到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想要劝说:“大哥,你忘了大人现在正准备和太守交好的事吗?如果您这么做了,恐怕会影响……唔!”

  “滚开!”还没有等到他说完,他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了腹部,一下子飞出去了好远,一时晕了过去。

  赵三收回了踢出去的腿,毫不在意地说道:“老子怎么做,用不着你来教。”手下不需要提意见,他只要绝对服从就好了,多说只会让自己有麻烦。况且他平时就看不上自己身边这个小弟,性格懦弱不说,还好多管闲事。

  “都过来玩,等把这小子养好了,再把他送回去不迟,嘿嘿……”

  赵三回过头,一把扯过想要逃走的男孩,淫笑着用脏兮兮的手去摸男孩裸露在外的皮肤。手下们左看看,右看看,下定决心,不做白不做,先把老大哄高兴了再说吧,反正有老大交代。男人们都靠了过来。

  “滚开,不许碰我!”男孩怒吼着,剧烈地挣扎着。恶心,好恶心!男孩看着周围这些可憎的嘴脸,看着他们充满恶意的淫笑,胃中一阵阵反胃。

  “你乖乖的,我就对你温柔点。否则……”赵三狞笑着,丝毫不停手下的动作。谁知男孩却丝毫妥协的意思都没有,他狠狠地咬在了男人的手臂上,立马就见血了。

  “啊……滚蛋!”赵三大怒,反手“啪”给了他一巴掌。男孩被巨大的力量掀翻在地,白嫩的脸立刻肿胀起来,嘴角就出了血。

  男孩被打得脑袋发晕,脸上火辣辣的疼,立马肿胀起来了。

  他的那些小跟班看到他们的老大气得眼睛发红,吓得都不敢再大声出气。

  赵三狠狠地抓住男孩的头发,让他低垂的头部抬起来,对着他已经有着迷茫的眼睛说:“给你脸你不要,好,我就让你尝尝惹到我的后果。”

  脸部的痛根本不算什么,赤裸裸的羞辱才是最折磨男孩的,“告诉我,李叔和李婶怎么样了?”男孩看进男人的眼里。虽然接触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两个月。但那两位老人却在这两个月来给了他从未体验过的温暖。虽然他早就有预感的,这份温暖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份温暖的时间,却是如此的短。他格外地珍惜着,他怕被嫌弃,所以总是小心翼翼,因此也显得冷漠,却依旧得到了他们源源不断的爱意。

  “怎么样?哈哈,你猜不到结果吗?”赵三的笑中充满了讽刺,“两个卑贱的平民而已,却企图和太守作对,他们这是哪里来的胆量啊,可真是让我钦佩不已!”他看着男孩的眼睛,又充满恶意地说,“你想不想知道他们都是个什么死法?”

  他的话让男孩睁大眼睛,怒吼道:“你闭嘴!”

  “你知道大户人家中都有些看门狗吧,很凶的那种,看到陌生人它们就会狠狠地扑上去,咬不死不罢休。”

  “闭嘴,不许说。”

  男孩眼睛已经泛红,扑过去想阻止他继续说他不愿意承认的事实。男人制止住他,看着他死死地盯住自己,开口道:“我告诉你,他们啊,现在就在那些狗的肚子里,成了一堆烂肉。他们的身体被那些狗一块块撕扯下来,那血啊,流了一地,那哭嚎声,怕是几条街之外也可以听得到了。他们,是活生生疼死的。我可是亲眼看到的。”赵三看着男孩通红着眼睛,喘着粗气,嘴里反复说着“不可能,不可能”,笑了。

  到底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而已,好治得很。

  “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你说,他们会落得这样的下场,究竟是谁的错?反正不是我的吧!”

  男人也不着急了,把他放了下来。男孩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从头顶撒下了一片阴暗。

  一时间静了下来。赵三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也不再逼他,反而饶有兴致地欣赏起天上的月亮。今晚的月亮怎么会这么圆!

  “大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一个小眼睛看起来很猥琐的瘦男人突然说道。他的小眼睛不断咕噜咕噜地地转着,看起来格外精灵,耳朵居然还动了动,似是在听什么。

  “你听到了什么?”赵三收起笑容问到。那小眼睛男人叫耳木,有个绰号叫做“顺风耳”,他的听力比常人不知好了多少倍,他说有动静,那十有八九就是有事情。

  “好像是翅膀扇动的声音,还有鸟叫声。”“顺风耳”又仔细听了听,有些不确定地说。其他人听他这么一说,也都竖起了耳朵。

  赵三皱皱眉,环视四周。他们处于树林的一片稍微大一点的空地上,今晚月光很充足,数十米外他们都可以看得很清楚。离他们最近的几棵树上此刻停下几只乌鸦,啄了啄自己的羽毛,歪着头好奇一样看着他们,然后冲着他们“呱呱”地叫了两声就蹲在树上不再动。

  一切都很正常不是吗?但是,这夜晚确实有些静得过头了,正值夏日,为何连虫鸣都没有?

  “都靠过来。”赵三也并不是有勇无谋的匹夫,否则他也不会混得风生水起的。他对危险的感知力比一般人要强很多,比如现在,就让他的神经紧紧地绷了起来。

  其他人都向赵三靠拢,把他围在了中间,拿出了带在身上的武器,警惕地看着周围。

  不一会儿,无数鸟叫声以及翅膀飞翔扑棱的声音就从林子中传来。很快,月亮像被乌云遮住一般,周围一下子暗了下来。他们抬起头,头顶乌压压的全是各种各样的鸟,有数千之多。他们鸣叫着盘旋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它们弯弯的爪子显得如此锋利,如同涂了墨一般黑亮得渗人。最让他们从心底感到恐怖的是这些鸟儿们的眼睛都是红色的,红得渗人。当它们的眼睛盯着他们时,他们觉得他们在这些小东西们眼中仿佛是一件死物。它们那红色的眼睛在漆黑一片中显得尤其明显,林子突然变得阴森恐怖。

  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人脸上惊恐的表情,他们仿佛见了鬼一般,睁大眼睛狠狠地地盯着头顶上,嘴嘴巴不可置信地张大,腿无法自控地颤抖。任谁看到这么多明显不善的鸟带着尖厉的爪子和牙齿,有着猩红色的眼睛在头顶不断飞啊飞也会受不了的。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鸟?”其中一人胖子带着哭腔说到。难道,难道他们要成为了这些鸟的晚餐吗?胖子一哆嗦,下身居然湿了。

  一声凄厉的鸟叫声在此刻穿透空间,盖过了一切的声音,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这时,他们头顶上的鸟儿们也如同受了命令一般,尖鸣着,俯身冲向他们。

  数千只鸟一同飞向他们,怎么看怎么可怕。

  “快跑啊!”他们哪里还顾得上赵三,纷纷向四处逃窜。

  这些发了疯一般的鸟儿们看到了逃跑的猎物,红色的眼睛好像更加猩红了。它们兴奋地拍打着翅膀,尖鸣着数十只冲向他们,它们带钩子的爪子刺进他们的皮肉,它们尖利的喙毫不留情地,狠狠地啄着他们。一时间,哀嚎声遍野。鲜血不断从新的伤口中涌出来,染红了大地。

  赵三情况还好点,他的武功还是比较高强的,他一面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砍落近他身的发了疯的鸟们,一面随几个有余力逃走的人寻找逃脱的路线。忽然他发现那男孩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他脸上还留着血渍,却眼神冰冷地看着,没有半点怜悯。那些疯鸟儿们好像忘记了他一般,使得他周围很是安静,如同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隔绝了他和外界。

  但他知道事情不是他看到的那般。

  赵三盯着男孩,手中的长刀毫不留情地砍向周围不断飞扑过来的鸟,一步步向男孩走去。男孩注意到了他的动作,那双冰蓝色的双眸看向他,那么纯净,那么美,却透露着最无情的死亡气息。

  赵三眼中凶光乍盛,挥舞着刀向男孩冲去。男孩却毫不动容,依旧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他。

  那些发了疯的鸟们发出一声声长鸣,带着索命的凄厉,改变了方向,全部冲向了他。腿上,背上,手臂上,脸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以及衣服之下,都没有逃过它们锋利的爪子和牙齿。他的身上喷出一道道血柱,立刻将他染成一个血人。

  不久,所有的声音都熄了,那些鸟们飞走了,留了遍地的血尸。

  月亮又重新出现了,在她的光到不了的地方,“咕,咕,咕……”传来猫头鹰的叫声……

  男孩看了看地上赵三的“尸体”,整理了一下衣服,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沉默尘

第一次写小说,写得不好请见谅,同时欢迎各位的宝贵的意见,谢谢啦。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