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极道江湖 冷城少女魅杀

冷城少女魅杀

声诱阿玄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7-29上架
  • 8020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前言

冷城少女魅杀 声诱阿玄 2739 2017-07-29 11:57:45

  最深的恐惧是未知,最厉害的敌人是深藏不露。如果你在挣脱的最后一刻,看到的只是我银白色的半脸面具,那么你再也不用思考我到底是谁,因为我是你最合格的敌人,我叫魅,杀。

   one:恐惧

  在这个天空已看不到湛蓝,高楼幢幢的城市,充斥着金钱与名利的腐臭,每个人戴着虚伪的面纱,对你的微笑,也许是暗藏杀机,请时刻保护好自己,做好防备,因为有一个身影或许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暗中观察着你,你的一举一动,亦或许,在你转身的那一刻,便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她像猫一样,躲藏在屋檐后,或者某个废弃的城市角落,又或许她,就在你的身后!

  “mzl,3,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明白?”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悠悠地说道,带着平静与冷漠。

  “少主,明白。”一个纤细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夕阳下,腰间的手枪泛着亮晶晶的光,仿佛诉说着今夜无眠。

   慕家别墅内,傍晚。

  整个别墅内一片热闹的气氛,有美妙动听的音乐声,喧闹的人声,各色的上流人物聚集在这里。他们围在舞池里跳舞,绅士搂着贵妇的腰,含情脉脉的眼神里夹杂着**。

   慕家少爷慕云河正坐在舞池边的一个角落里细细的品着威士忌,那么浓烈而又美好的味道,就像他见到的那个女孩,狭长的眼睛格外的勾人,高傲如她,惹人怜爱。仅仅是那么一面,足矣牵动他的心。可是,现在的那个女孩,又会在哪里?

  那是一个下午,慕云河独自在河边散步,家族的事情让他头痛不已,哥哥慕江海已经是家族产业的继承人,可是他却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处处为难自己,而自己与世无争的性格,完全不被外人所理解。

   这时,一个妙曼的身影映入眼帘,河边竟然躺着一位少女,而那少女双眼紧闭,似乎是受了什么伤。

  慕云河快步走了过去,将少女抱起,少女的脸很白皙但是现在却毫无血色。突然,少女睁开了双眼,虽然浑身无力,但是她冷漠而又带有敌意地看着慕云河,那狭长的眼睛里带着彻骨的冷……

   “不好了,老爷中枪了!快来人啊!”一阵急促的喊叫声把慕云河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慕云河噌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人,这么放肆,敢来暗杀慕家的人?

   慕老爷的房间内。房间里很整洁,没有打斗的痕迹,甚至连凶手的痕迹都没有留下丝毫。慕老爷捂着伤口躺在床上,而私人医生这时也赶了过来。可是子弹打中的是心脏,就算是再高超的医生也没有什么办法了。慕江海彭地一拳打在墙上,咆哮道:“要是让我知道谁干的,我绝对饶不了他!”

   而慕云河心里清楚,哥哥或许也怀疑了自己。可是到底是谁做的呢!看着父亲微弱的喘息着,房间很静,大家都轻轻的叹息着。想我慕家从来没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父亲下毒手呢!

  就这样,慕家老爷慕卓霖被枪杀,慕家产业顺理成章的交给了慕家大少爷慕江海。

  如果你觉得故事结束了,那么你错了,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最深的恐惧,是你看不见也摸不到。

  two:冷城弃婴

  天蝎座的人有与生俱来的冷漠与无情,她们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也不会轻易因为一个人,让自己沉沦。另一方面,天蝎座的人,占有欲以亦很强,强到不择手段。

   而我就是这样。我是从一个城市的废弃仓库被人捡起的。捡起我的人,便是我的养母,她是一位很善良的女人,她的生活并不富裕,甚至说,食不饱腹。可是,她把我收养以后,我从来没有说吃不饱饭的一天。

  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一个被生母生父抛弃的人,我恨他们,恨之入骨,即使他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来,把我带到这个世界又把我抛弃,是他们的罪过,他们一定会受到惩罚。

  我的童年,便是一场噩梦。

  邻居家的小孩从来都不愿意与我玩耍,每次只要他们靠近我,他们的父母便会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急匆匆的把自己的小孩拉回家。“砰——”他们重重的把门关上,似乎我是一个瘟神,一定要把门关的紧紧的,瘟疫好像才不会传进去。

  有那么一刻,我希望我身上带着一种病,能够让他们全部死光!对,就是全部死光!

  “你看,这就是那个小瘟星,你看她那眼睛,说不定还真能毒死个人。”一个嘴毒的妇女远远的望着我,跟另一个妇女指指点点。

  “离她远点咯,小心被传染上,那你可就倒八辈子霉咯。”

  当时我好想撕烂她们的丑恶的嘴脸,可是年幼的我,真的是无能为力。我只能默默的流着眼泪,直到很久以后,我连眼泪都不会流出了,因为我已经忘记了哭是什么样子。我会告诉自己,哭是最懦弱的表现,这世上所有人都不配让你流泪。

   我的养母是一位很好的女人,至少她有善良的品质,她曾经有一个深爱的男人,可是因为一些事情,那个男人离开了她,养母从来没有告诉我因为什么,而我也没有追问,因为我从来不会好奇任何事情,我只会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养母每天在外挣钱养活我,我们母女相依为命,而在我心里,她是我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

  我以为生活就是这样风平浪静的度过,突然有一天,魔鬼打破了我的生活。

  那是一个阴雨天,养母和我坐在破旧的木桌吃着咸菜粥。

  “砰砰砰——开门!”门外似乎有一群男人,很吵闹。

   养母刚把门打开,他们就冲了进来。手里拿着棍棒,看起来很恐怖,我害怕地躲在小角落里。

  “你该还钱了吧!你老公欠的钱已经很久了!你要是再不还钱,别怪我们哥几个不客气。”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狠狠的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老公去哪里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求求你们,再等几天吧,我真的没有钱啊!”养母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着,那种眼神,让我心里好像被刀割了一样的痛。

   那领头的刀疤男人似乎很是气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还钱是吧?那就别怪我们哥几个不客气。”

  “大哥,你看这娘们长的挺不错,虽然不比年轻姑娘嫩,但是也够咱哥几个快活一下。嘿嘿。”后面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弟满脸猥琐。我的心咯噔一下,他们要对养母做什么!

  那个刀疤男人一脸奸笑。

   我从角落里冲过去,护在养母面前,“你们不要欺负我妈妈!”

  “咚——”那个男人一脚把我踹开,我重重的撞在桌子边,浑身传来刺骨的痛。

  那一个夜晚,外面的雨点淅淅沥沥的下着,直到后来,我都非常的不喜欢下雨天,因为那是魔鬼般的记忆。那一个夜晚我眼睁睁看着养母被蹂躏,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流着泪,心里滴着血。我开始恨这个世界的不公,为什么要有那么多丑恶的嘴脸,这个世界的公平又在哪里?

  他们走了以后,养母眼神里尽是绝望,她浑身颤抖着,然后向我爬过来,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梅儿,你要好好的活着,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你的父母。”

  第二天清晨,我从睡梦中醒来时,养母已经不见了。我大哭着四处寻找,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可是我真的找不到她了,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再也没有了踪迹,就那么安静的离开了我。我的心,似乎是跌入了深渊。

  从那一刻,即使年幼的我,也开始成熟起来,因为我经历的是,很多孩子童年都没有经历过的……

  我离开了那个城市。那一年,我八岁。

  那个城市的名字,我已经忘却,但是我会对所有想要问我从哪里来的人说,我的城市叫冷城。他们会笑,这个城市,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我轻笑,也许你们没有听说过冷城,但是魅杀,你们绝对不会不熟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