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少女阴阳道

第三十九章:就此离开

少女阴阳道 以慈 1469 2017-07-29 18:03:28

  话到最后,她哭了,怎么也说不下去。她一个人在家默默等待的日子,闲来无事的许许时光,她都不曾抱怨,可她到底是个女子,她也想要过平常的生活,“我爱他,想要他留在我身边,哪怕这意味着我要折断他的翅膀。“

  那天夜里,越人抱着祁玥,眼里流出泪,最后泪流干了,就开始流血。嘴里都是满满的血液,她抱着祁玥的身子,一点一点地啃食,从脖颈开始,最后只剩下头颅,她抱着那颗头颅,痴痴地笑了,祁玥紧闭着双眼,安详得厉害,然后越人脸色一变,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脑浆迸洒出来,鲜血四溅,那一刻越人的双眼是红色的,很红,很红。

  “如果他不能活在我身边,索性就与我融为一体,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们永远也不用再分开了。“

  “喜欢的人死在自己手里是什么感受?“夏娃问她。

  “就像喝酒,喝的时候,除了像一杯没加红糖的姜水一样辛辣,什么感觉都没有,但后劲上来了,就只剩下幽静绵长的悔恨和难受。可那又有什么用,他死了,什么都没留下,只剩我还记得他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后悔吗?“

  “后悔,可如果时光倒流,我依然不会改变当年的决定。“

  “既然喜欢,为什么要杀害他。“

  “因为我是死神啊,我只会掠夺人的生命,除了杀人,我什么也不会。我爱他,是他告诉我世上并非所有人都怀有目的去接触旁人,教我知晓,世上所有的黑,都有白的相对。“越人苦笑着,“我这辈子都在做错事,错过之后再不断的后悔,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

  夏娃沉默了,“那血契呢?“

  “在亲手杀死对方之后,血契就失了效力。“螭吻回答道。

  “如果不想难过,死亡就好了。活着,肮脏又丑陋。我要是死了,就好了。“越人低低说了,几不可闻。

  “你想让我做什么?“

  越人指着自己的心脏,“他一直待在这里,你帮我把他放出来,让他去轮回转世。“

  “舍得了?“

  “世间无所谓舍得,舍不得,我困了他这么多年,也该够了。“越人转头看着夏娃,“我想,这才是最好的结局,无论对谁都好,我终究是不能让我重视的人陪我一同陷落黑暗。“

  “跟我来。“

  夏娃起身走进蜡烛阵中,火光照耀着,像极了越人不顾一切冲去战场的那一刻。随着法阵的运行,越人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却笑得越发的灿烂。

  最后从越人的身体里分离出一个人,看不清样子,却能肯定就是祁玥,因为她只留下了他一人在身体里。越人看着他,笑了,“夫君……“

  “阿越错了,错得离谱。“越人的身体渐渐消失不见,蜡烛顷刻间,都化作灰烬飘散。

  夏娃意识到,有些事一旦决定,就再无回头可能,只能一条路走到底。越人以爱之名。为他筑起密不透风的囚牢,执念到了最后,也都成了无动于衷。

  后来,夏娃去了趟冥界,祁玥站在队伍中,拿了碗孟婆汤,“阿越还好吗?“

  “她去了她想去的地方,没人认识的地方,无所谓那里是否花开,无所谓那里有无人烟,在那里所有的时间都不会流转,静悄悄,没有伤心悲哀……“夏娃撑着八十四骨的油纸伞,从冥河一路走来,她如何告诉他,越人早已在做法当天就已经烟消云散。

  “那就好。“祁玥将手中的孟婆汤一饮而尽,转身入了轮回道。

  在越人看来,人应该有死的权利,就像人有活的权力,死亡不是件令人唾弃的事。她认为,人的出生,便是罪,活着,是为赎罪。所以,她没有资格去抱怨自己所遭遇的不幸,没资格去选择对与不对,公与不公,除非死亡。死亡,死亡,死亡,一切罪恶的归宿与轮回,人注定背负生生世世的罪名。

  “夏娃,你觉得呢?“螭吻问她。

  “什么。“夏娃撑着伞,转身离开。

  “越人的想法,是否太过偏激。“

  “我觉得,她所说的人活着是为赎罪,这话倒是不太准确。“夏娃突然笑了笑,“人活着,该是最罪上加罪啊。“

  幽幽冥河内,夏娃上了渡船,两个身影渐行渐远,水池稍显血色,无人影现。

以慈

第三个故事就结束了,其实这个故事写得异常的坎坷。以慈的脑洞已经是不够了的了,所以希望下一个故事能够轻松一些,【星星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