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十八章:年关风波二,有孕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54 2017-08-31 19:40:15

  傅文博默默地退出了房间。他也难过,经历了庄心盈的事他最怕到医院看望病人,疾病痛苦,生离死别虽是自然定律,但活着的人总是要感受煎熬。他来到医生办公室,正好黄子涛也在,老医生看向他们:“哦,原来是小黄的朋友,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话里有痛惜和无奈。

  “医生,我女朋友怎样?”傅文博没话反驳。

  何医生叹了口气:“不幸中的万幸,撑破坏死的输卵管已经摘了,但另一边又有一个巧克力囊肿,顺道也把它清除了,所以叫不幸中的万幸,以后能不能自然怀孕那就要看造化了。”

  黄子涛撑住他的肩:“放心,何老头说能肯定能。”

  “叫我老头,叫我老头,我告诉你老爸开除你,没大没小。”老医生飞了支笔过去。

  黄子涛一躲:“文博,没事我们走吧,有人不欢迎我们。”

  “谢谢何医生,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注意事项都给我说说吧。”

  “你先回去,等下我叫护士拿过去,扰得我心烦。”何医生不悦地对两人挥手。

  傅文博回到病房青青还没有醒,林如沐想问下情况又不好意思开口,在床上这里捏捏那里瞅瞅有事做才显得不尴尬。

  “手术做得很好,你不要担心。”傅文博说。

  “那就好,做女人就是命苦,遇上个体恤的男人还好,要是个渣渣那受的罪过就更多了。”林如沐话里有话。

  “林小姐不用拐着弯说话,我说了会负责就不会出尔反尔,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也很难过,青青是怎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三言两语就能哄骗得了的人我也不屑看。”他握住青青的手:“你所有的担心青青都有过,能走这么远是好是坏先不要妄下定论。”

  “这么说你不是玩玩解闷?”林如沐还是不放心。

  “你也知道我是公司高管,当然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只是在某些方面确实比你们容易,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你觉得我会挖空心思无聊地玩这种游戏?”傅文博实打实地说。

  “你是真心对我们青青好?”这样的坦白让林如沐另眼相看。

  “是,费了很大的心思才追上她,不可能轻易说不。”

  “那我问你结婚、、、、、、”

  “我说了尽量,我有许多、、、、、、总之我会努力。”傅文博现一听结婚这个词就烦,语气不免急躁了些。

  “你能坦承我很欣赏,但感情不是两个人相爱就可以了的,它关系到两个家庭的方方面面,青青能为你怀了孩子肯定也是动了真心,能好就要好好的对她,好好的珍惜她,不能好就放开让她自由。”林如沐冷静下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明白,晚上小孩子离不开妈妈,你也累了先回去吧。”

  “那今天你守着,明天我来换。”林如沐准备起身。

  “不用你太辛苦,有事我请看护就好,青青醒了我再联系你。”他把她送到门口。

  “那好吧,我有空再过来,说实话如果你是一般家庭的孩子,真心为你们好,两人这么般配,又是这样的相爱、、、、、、”林如沐也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对青青还是上了心。

  “那就把我当成普通家的孩子。”他给她告别,林如沐长叹一声快步离去。

  同一天吴惜也被查出有了身孕。她在酒店窝了大半月,除了下楼买了套内衣裤救急,其它时间都呆在房间。整个人像搁久了的食物发了霉。如果不是酒店有24小时的热水提供,她自己真会臭死下去,有时一整天都在睡觉也不吃东西,有时通宵达旦的看电影玩游戏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周运来知道她胡闹每天都会过来监督,每次来她都象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激动,围在他身边不停地嚷嚷:“今天带了什么?带了什么?”

  周运来这个时候是最幸福的,小女人终于围着他转,所有的隐忍等待都是值得的,他由着她撒娇:“先去洗手吃了饭再拿给你看。”

  她快快地洗了手走过来翻袋子:“啊,小黄人,太可爱了。”

  “别看了,先去吃饭吧,我不在你又胡乱吃方便面。”

  “今天没胃口,等下就吃。”她拿着小黄人玩来玩去。

  “石岚风的人还在星星守着你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周运来不想提石岚风,可这又是绕不过的槛。

  “那你就快点帮我找到工作,我也在这呆腻了。”

  “那我让你考虑的事呢?”周运来不让她逃避,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你找到工作我就告诉你。”她突然来了个急转。

  “真的?”周运来笑着看她。

  “真的。”

  “那好,明天我就让人下网,先吃饭,我买了你最爱吃的炸带鱼。”周运来帮她打开食盒,饭菜比较精致,不光有鱼,还配了鸡汤和爽口的青菜。她被他按回桌前:“吃吧。”

  吴惜勉为其难的挑了两口,刚夹了块鱼一股恶心就涌了上来。她捂住口想喝口汤把它压下去,谁知一灌进去就全喷了出来。她跑到洗手间蹲在马桶用力的呕吐,先前的几口饭全吐了出来,一张脸涨得通红、、、、、、

  周运来太清楚在她身上发生的事了,底下有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就是打个喷嚏他也能明查秋毫,何况是怀孕这么大的事,他又心痛又心急:为什么不早一点?为什么就有了孩子?他恨死了石岚风这个人。

  “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你这个样子十有八九是怀孕了。”他依在洗手间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吴惜被惊地好久都没说话,愣了半天:“那你陪我去?如果、、、、、、生下来你会介意吗?”

  “去收拾下,我带你去。”他别过脸来到了窗户,从烟盒里快速地抽出一支烟,刚吸了一口又突然想到什么悻悻在窗框上掐灭。从61楼望下去地下的车流、人群就像孩子的玩具,浩瀚万物他突然觉得人类是那样的渺小,而生命的延续又是那样的不可思议,再等几个月又有一个新生命瓜熟楴落、、、、、、他转回头去看那手忙脚乱的女人,摊了一地的东西丢得乱七八糟。

  “你这个样子哪里是整理收拾,倒象是趁火打劫。”他从她手里捞过衣服一边归置一边问:“着急回去告诉石岚风?”

  “不是、、、、、、”吴惜被刚才的信息吓到了,她跟本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自己都泥菩萨过江哪里想过孩子说来就来。

  “那就不要把全部东西翻乱,先换套出门的衣服一切等结果出来再说。”他拿出外套递过去:“去里面换上。”

  “吴惜没了主意,依言而行拿了衣服进了洗手间。

  周运来坐在医院的大厅等吴惜拿结果,其实不用检查他也知道这事是真的了,可心里又存着侥幸,侥幸,假如、、、、、、他在心里默默祈祷。

  吴惜艰难地挪动脚步。医院里人多嘴杂总是乱哄哄的,小孩的哭闹声,行人急促的脚步声,医生不厌其烦的询问告之声、、、、、、统统在她耳边听不见,她脑海里只剩两个字:完了。周运来看见她不稳地样子急忙上前把她搀住,她无助地看着他:“带我走。”

  周运来很快联系了另外一个城市的同行,那边一听是他要来帮忙立马欣然答应。吴惜看着他细心地帮她整理行装久久都没有说话。周运来在她旁边坐下凝视着她的眼睛:“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要不我帮、、、、、、”

  “不用,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只是走之前我还要去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你现在最是胎、、、、、、身子不方便的时候。”周运来的眼里满是关怀,她又怎么能视而不见,她柔声软了下来:“我要去家里拿点东西,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

  吴惜环视了下房间,里面还是她离去时的样子。餐桌上的白稀粥长了细细的一层白毛,干瘪发黑的油条独零零地散在盘子旁边,整个屋子里发着难闻的味道。她扶起倒翻的椅子,把发黑的油条倒进垃圾筒,拿着那碗刺鼻的粥冲进了马桶。她把空碗搁在洗手台上,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吴惜,你要坚强,日子会过,你也会好、、、、、、扑在脸上的冷水让她头脑清醒,略作停顿来到了卧室。

  股份转让书还在,她看了看把它装进文件袋,接着又收拾了一些小物件便离开了房间。

  她行动迅速让周运来有些意外:“好了?那些昂贵的化妆品,漂亮的衣服、、、、、、”

  “好了,那些只是身外之物,难道你连这些买不起给我?”她打断了他。

  “怎么会,只要你想都可以。”他拉过她的手,“你不再一面石岚风?他、、、、、、”

  “断了就是断了。”

  “那就走吧。”

  吴惜最后打量了房间,把所有的回忆都留在这间屋子吧,门哐当一声合上。

  石岚风刚接到底下人的消息就追了过来,他堵住两人,心里面怒火冲天,面上却不经意的样子露出痞痞的蔑笑:“这是要双宿双飞?周运来你真是煞费苦心啊,藏得这么紧?”又盯着吴惜:“我以为你都消失成仙了呢,还知道回来?”

  “石岚风,那天我就讲和你讲清楚了,我这样的人你也不屑与我纠缠,以后我要过新的生活咱们就不要牵扯不清了。”吴惜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不彻底死心又能怎么样?除了痛还是痛。言不由衷也好,决绝狠毒也罢,都该结束了。

  “好啊,那你回到这里做什么?对我旧情难忘?”他哪里甘心,自已流连花丛已久好不容易动心却得不到对方所爱,这讽刺和打击来得真疼。

  “来拿些我自己的东西,房子我已经退了,如果你还有什么要紧的东西赶紧拿出来,房东过两天就来收房。”

  “自己的东西?惦记那份股、、、、、、”

  “是又怎样,是你心甘情愿的。”

  “我是心甘情愿给你钱,但不是让你去养汉子打我的脸。”石岚风冷厉的眼睛盯得她发毛,紧逼上前一把就拽住了她的胳膊。

  “石公子,大庭广众请注意措词。”周运来挡住他面前。

  “现在还轮不到你说话,不要以为她跟了你几天就有话语权,在S市谁不知道吴惜是我石某人的人,我们俩的帐我等会再和你算。”

  “石岚风,你再不放手我要报警了。”吴惜怕再下去会出大事想用警察唬住他。周运来在星星有些年头,也见过一些场面,相比他的急燥他不卑不吭沉稳很多。

  “石公子,吴惜喜欢谁我们俩说了不算,她愿意跟你走我放手,她要是不愿意你也拦不住,做人又何必强人所难。”

  石岚风突然就没了声音,对方胸有成竹的样子让他心里没底,他用渴望又愤怒的的眼神望向吴惜:“你要叫警察抓我?就为了这个人?你现在要跟他走?你就要全S市的人看我笑话?”

  “是,我要跟他走。”她别过脸不去看他。

  “那你把东西留下,那是我留给我心爱的女人的,而你,曾经是,现在不是了。”他已经没了脾气,这个女人是真狠了心。那他为什么还要为她做嫁衣,?他伸出手向她要。

  “那是你送我的东西,现在伸手,晚了。”她狠绝冷莫的神情象一记耳光扇得他脸上火辣,女人果然是狠毒绝情的东西。

  “啪!”他真的就出了手,这一巴掌用足了力“你走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吴惜不由地向后倒退几步。周运来赶紧扶住她:“怎么样?没事吧!”

  “石岚风打女人算什么男人,不要以为有石氏撑腰我就怕了你,有本事冲我来。”他放开吴惜握紧拳头就要冲过去。她拦着他:“没事,不要过去。”

  “石岚风,我不欠你了。”她嘴角流着血,眼里含着泪。“我们走吧。”她对周运来说。

  “好。”

  ”走了就别回来,别让我再看见你!“他发出最后的吼声转声大步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