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十七章:年关风波一,有孕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31 2017-08-30 13:21:38

  青青在外面停了下才敲门,傅文博开了门拉她进来:“怎么了,不舒服?”

  “嗯,刚刚贪吃现在胃有些不舒服。”

  “那叫阿玉拿点药给你。”屈老大在后面说。

  “谢谢,休息一下就好。”她又对傅文博说:“你和老大有要紧事商量,要不我先回去。”

  “那我岂不成了棒打鸳鸯,文博你先带杜小姐回去,有空我们再聊。”他又对青青说:“有空多和阿玉聊聊天,她很喜欢你。”

  “谢谢,只是我不懂得开导人,希望别给你们添麻烦就好。”

  “哪里的话,有空多走动走动。”

  “好的,那你回头跟柳玉姐说一声我先走了。”屈老大的平易近人让青青很不适应。

  “那我们先走了。”傅文博带青青出了门。

  “哎哟,才隔了几分钟就这样难舍难分,这是要犯众怒吗?”黄子涛看着两人手挽手地走出来不忘挑侃。

  “她有点不舒服,下次再陪你们玩。”傅文博打了招呼带她出了花花世界。

  傅文博帮青青绑好安全带:“下次不要这样,男人都讲究颜面刚刚都被你丢光了。”

  “好,我知道了,那个杨柳玉没完没了的问你给我置办了什么东西,搞得我都不知怎么回答,还是赶紧走为上策。”

  “你就如实告之罗,瞧你那酸溜溜的样,你可不能怪我,每次送你东西你又不要,你不会想要大物件吧,你男人我穷,那真拿不出来。”傅文博一边专心开车一边偷看镜子里她的神色。

  “你就故意吧,真不会聊天,我先眯下,到家问口的商场停下。”青青闭眼不理他。

  “还到商场做什么,累了就回家休息。”

  “你不是要喝粥吗?还你今天帮我解围了。”

  “好,到了我叫你。”

  马上就要年关,圣诞节和新年就要接踵而来,在中国过圣诞其实也就做做样子,考虑到公司有好几个外籍人士,再加上全球一体化跟国际接轨的大势所趋,杨帆点着要把这两个节日隆重操办。今年公司生意尚好,老板一是图个热闹鼓舞大家的士气,二是增加大家的团队合作精神和凝聚力。

  青青绞尽脑汁选了些方案,又去策划公司租了道具,带着底下的两个小喽啰张罗起来。

  行政部门阴盛阳衰,像贴标副,挂汽球这样的高空作业也都是亲自上阵。阿花和几个前台小妹上窜下跳忙活了半天,看着底下指手划脚的青青就想激将一下:“老大你也活动活动,不然功劳全让我们占了你多不划算。”

  “不是我不体恤你们,今天真没劲,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你们多担待担待一会我给你们买零食。”

  “好吧,既然不舒服那就算了,看在零嘴的份上放过你。”阿花站在人字梯上对底下的小妹说:“把那个汽球拿给我。”小妹正扶着梯子不确定地说:“你一个人行不行?”

  “没事。”阿花说。

  “别动,等下晃了就麻烦了,我拿给你。”青青走过去捡了汽球正想站起来突然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阿花一惊脸色突变:“老大。”着急地往下爬。

  小妹也吓得不轻,跑过去搂了青青大叫:“杜主管!杜主管。”青青已没了意识,两眼只往上翻,被小妹一摇一口痰突地又喷了出来。前台小妹哪见过这种阵势早已花容失色:“阿花快来。

  阿花跑过来叫了两声还是没有反应,她把青青放平拿母指用力的按在她的上嘴辰间的人中穴:“快打120。”

  小妹惊慌失措,好半天才打通了电话。

  一上救护车青青就醒了,小腹一阵阵的撕心裂肺犹如刀绞,大冷的天豆大的汗全涌了出来。护士给她吸了氧,让一旁的阿花陪她说话免得她再次晕厥。阿花急得六神无主一个劲地乱安慰:“老大,青青河边草,你可不能吓我,你到底吃错什么东西了?”

  医生在她肚子上按了按:“不像是吃错东西,应该是阑尾炎或者、、、、、、”她看了看年轻漂亮的女病人:“有男朋友吗?”

  青青疼得死去活来哪里顾得及这个,一直摇着头嗯嗯地叫着。

  “医生,她没有男朋友。”阿花抢着说。

  “你是她什么人?等下动手术要签字赶紧通知她的亲属。”医生对阿花说

  “啊?我是她同事,我先问下领导。”阿花这才想起给公司请假。

  杨帆接到电话时正在郑宇欣的办公室商量新年的活动方案。她看了看预算,抖着身子一脸灿烂:“总算过了个肥年,老板赚了大头分点盈头小利给我们也算是有情有义。”

  “看你那财迷样,有钱分当然好,怕的是下面的人挑着说不均,所以叫你来看看,多做几个方案好让上面的人甄选。”郑宇欣心情其实也不错,今天的总结会老板就表扬了她这个人力资源总监,说她会带人,给公司招揽了无数英才。石氏的后院平安无事,他们在前面才可以心无旁骛地勇往直前。

  “这有何难,拿回去跟我们家青青商量下保准你有惊无险。”杨帆信心十足。

  “你就这么信任她?”郑宇欣笑着瞟她。

  “是,这个人心思细腻,做事沉稳,平时话不多就是有些蒙、、、、、、”电话突响她不好意思的欠欠接了起来:“什么?杜主管突然晕了过去、、、、、、?”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我马上找人联系她的家人。”她收了电话焦急地对郑宇欣说:“杜青青出事了,我得先回去找她的紧急联系人。”

  “好,有说是什么病吗?这么急?”郑宇欣眼皮一跳暗叫不好。

  “不清楚,说是肚子痛得厉害。”杨帆说完就要出走。

  “你先去,有情况再告诉我。”

  “好。”

  傅文博比林如沐早到,他一阵风似地卷到医生那:“怎么样?没事吧。”

  相比他的焦急这位上了年纪的男医生就慢腾了很多,在病例本上龙飞凤舞写了半天才抬着眼摬问:“你是她什么人?病人马上要手术赶紧签字。”

  “不是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这么急。”傅文博看他漫不经心的样急得要死,要不是看在他上了年纪早就把他揪了起来。

  “宫外孕,而且是比较难搞的输卵管宫外孕。”老医生盯着脸上变幻莫测的傅文博“这个手术要快,不然以后可能难怀孩子,签字吧。”

  “我、、、、、、我、、、、、、”他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青青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幸福来得触手可及,不可思议!但眼下的现实又给他浇了盆冷水,怎么办?他脑子突然短了路。

  “快点签,我马上要去准备。”老医生的催促让他清醒过来。

  “对不起,我,我是他男朋友、、、、、、”他拿出笔不好意思看向慢腾腾的老医生。

  “可以。”对方了然,见怪不怪地藐视一眼:“去收费处交钱。”

  傅文博交了钱来到黄子涛的办公室,他往椅子上一瘫:“子涛,我好混蛋。”

  黄子涛收了玩世不恭的模样,握紧他的肩:“没事,我已打过招呼了,何老头的医术信得过,给自己点信心。”

  “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明明没有结果还死缠着人家,你不知道我刚都不敢见她,在门外听着她痛苦地呻吟,我的也心好痛。”傅文博自责的不行。

  “我知道,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现在只能希望她一切平安,以后对她好点,也好少些亏欠。”

  “你不知道,她这个人很拧,好的时候可以掏心掏肺,狠地时候更是决绝不脱泥带水,我担心她醒了后就要和我闹分手,可我真的放不了。”他面上难过,内心郁结又痛苦。

  “也许她也爱上了你呢?也许她比你更早动心,女人都是摸不着的感性动物,你又没做过出轨脚踏多船不对起她的事,应该没事,说不定看你忙前忙后地侍候更死心踏地了呢?”黄子涛帮他分析。

  “这些都是次要的,那身体上受的伤害却是我活生生种下、、、、、、听到医生说以后难怀孩子,我真的好内疚。”傅文博双手捂着脸,痛苦自责难过到了极点。

  “没事,我们先去手术室外面等着。”黄子涛知道这个时候再论是非对错无易于火上浇油,只能先分散他的注意力。

  手术室外,林如沐焦急地来回走着。阿花这个时候也找不到好的词安慰她,只能陪在旁边干着急:“表姐,老大应该没事,你先歇下。”

  “我能不着急吗?这么危险的手术,那个挨千刀的,找着了我非扒了他的皮。青青在里面挨刀割肉他却不见人影,你说这哪里是男人干的事?”林如沐急疯了,尖着嗓子说话一下子吸引了众多的目光。真要有三长两短她怎么跟她爸妈交待。

  “表姐,小声点。”阿花不好意思的提醒。

  林如沐看了看四周,到底是公共场所她悻悻不平地整了整衣服挨着阿花坐下:“阿花,青青和你共事了这么久你就没发现什么?她没有告诉你她谈恋爱了?”

  “我哪里知道,她做事一向慎密,平时装得又像未知人事的小女人,哪里知道她是暗渡陈仓,一下子来个惊天动地。”

  “这可怎么办?到哪里去找这个负心汉。”林如沐一头莫展。

  “表姐,老大平时和余淑珍要好,她们又是一个宿舍肯定知道些什么。”阿花突然想起来。

  “对,她肯定知道。”林如沐拿出手机。

  傅文博悄然无声来到阿花旁边:“带她下去吃点东西吧,辛苦你了。”

  阿花恍如做梦:“小、、、、、、小老板、、、、、傅总?”

  “是,我就是那个挨千刀的。”他对同样茫然的林如沐说。

  林如沐张了张嘴突然哑了声音,她记起来了,那次落水救她们的人,原来他就是公司的老板,这个信息不亚于得知青青生病一样震惊。这个鬼丫头,不声不响地砸了个金窟窿,还怀了孩子。这样狗血的风流韵事每天都在上演,可那都是别人家的茶余笑料,如今这种事落在了自已亲人身上那真是生切切地的痛心。悲哀啊,豪门恩冤,千转百回,哪里是普通老百姓能踏足通天的,人家摆明闲来无事消遣你的青春貌美,你却当真异想天开、、、、、、

  傅文博看着茫然的林如沐,哪里知道她的内心已翻江倒海五味陈杂。他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你就是青青的表姐吧,给你添麻烦了,先下去吃点东西,手术还要一些时间。”

  林如沐其实已在心里骂了千万遍,脸上也微笑不起来:“我吃不下,副总?真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你有什么打算?”

  “我会负责的,请你放心。”傅文博说这话时确实发自肺腑。

  “负责?怎么负责?你会和她结婚?”林如沐有些好笑。

  “我尽量。”傅文博也是实话实说。

  “是吗?我怎么听着那么不情愿?”林如沐听着更加觉得这事没谱。

  “林小姐!”他看了看站在一旁边阿花:“这些事等青青手术好了我们再商量,我听青青说你还有个刚上小学的孩子要照顾,要不你先回去,等青青醒了我再通知你。”

  “这种事情不劳你费心,等青青醒了我自然会问她,她肯定是被你的花言巧语骗了,那么单纯的孩子、、、、、、”林如沐难过地说不下去。

  “那你坐在这里休息,我下去给你带点吃的。”傅文博叫住阿花:“你先回去吧,谢谢你今天陪她过来。”

  阿花啄鸡米似地:“不用谢,好好照顾老大,有空我再来。”说完跑得飞快,怎么会这样?真的吗?小老板真的喜欢上了老大?阿花彻底凌乱了。

  手术还算成功,青青被推出来时还未苏醒。四周插满了管子,再看看躺着的人儿,面色苍白,林如沐眼里的水汽瞬间聚集。她拧了热毛巾给她擦脸:“你个傻姑娘,遭了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