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十六章:花花世界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22 2017-08-29 12:57:39

  一旦应允,男人就乐颠了去。日子悄然流逝,在S市你要是看树木是很难分清季节变化的,周围都是常青的绿,要不是几场秋雨让气温骤渐,大家都以为老天也忘了翻日历。秋天几乎即瞬而过,冬天立马抢了上风。虽然不像北方那样大雪纷飞,但南方的湿冷还是让人不可小觑。

  傅文博掐着下班的时间把电话打到了青青的办公室。青青不敢明着拒绝含糊了几句,那边更是没羞地耍滑,也不知说了什么青青听得脸热心燥。阿花看着脸红的老大不明就理的用手探了探:“没发烧啊?是不是谈恋爱了?”她一急马上挂了电话:“整天瞎想什么呢,收拾好赶紧下班,圣诞节的文案还没做好,到处找资源急得我一头汗,哪像你每天到处乱晃无所事事。”

  阿花生怕烫手的工作推到自己身上,脚底抹油:“那你慢慢做,我先撤了。”

  青青磨蹭着收拾了几下傅文博就来到了她的格子间。他把她抱在腿上搂紧她的小蛮腰:“想跑,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

  青青不安的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办公室虽然只剩下了她这边的灯,但还是有被人偷窥的感觉。按住他乱动的手,顺势要溜下:“注意影响。”

  “下班时间影响什么,你现在偷懒了,好久没吃你做的粥明天帮我做好不好?”

  “你先让我下来。”青青好不习惯。

  “你还没答应,是不是还怪我昨天不知轻重,也不打电话给我。”他在她脸上捏了捏低头吻住了那张小嘴。

  青青涨红了脸,怕他在办公室做出更出格的事,抄起身边的钉书机往他的腰上砸去,傅文博吃痛不悦地松开她:“干嘛?”

  “你说干嘛?办公区域被人撞见了多尴尬。”青青不好意思地整了整衣服。

  “那你答应我明天帮我煮粥。”傅文博拉着她不松手。

  “嗯,快点走吧。”她拿起手袋准备离开。

  “好,我们先去买食材,晚饭就在商场旁边的湘菜馆吃。”他随即跟上了她。

  “都买菜了还出去吃?这么浪费还说是精打细算的生意人。”青青不屑地的白他。

  “我当然求之不得,只是舍不得你太辛苦。”他拖起她的手放进了他大衣口袋。S市的冬天虽然不冷,但连着几天的阴雨,迎面的寒风还是让青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傅文博变戏法地把一条围巾缠在她的脖子上:“学那些不要温度的时髦女郞有什么用,冻坏了可是自己受罪。”

  “也不知谁说的,懒,衣着打扮也不上心,好不容易在阿花和青青身上学了一些你又不爽,请问金主我到底要怎样做你才满意?”青青饱含兴味地看着他。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注意保暖,你已经貌若天仙还是健康最重要。”他搂紧她往车子走去。

  万金看着老板眉开眼笑,趁机吹捧一把:“傅先生,难得杜小姐芳心暗许,看你喜上眉梢,要不今天放我一天假,免得我这个外人碍眼。”

  “就你话多,杜小姐的芳心一直都在我身上,好好开车。”傅文博故作气恼瞪向万金,又得意地瞟了青青一眼。

  青青无语地叹了口气:“万金,你老板已经病了,病入膏荒。”

  “杜小姐说得对,傅先生是得了相思病,前段时间他相思成灾,天天半夜还在折腾,家里的蟑螂都吓得不敢出来寻食。”他停了下见傅文博没有吱声又叨叨起来:“好在你终于回来,不然我怕我也顶不住辞职。”

  “真的吗?是真的为我相思成灾?”话从第二个人嘴里出来青青心里还是有些触动,但面上不忘兴灾乐祸地逮着看他出糗。

  “假的,没良心的东西。”他把她搂过来放倒在自己腿上:“先睡一觉到了我叫你。”又对前面的人说:“万金,你今天的话真多,回去自己找你师傅扣奖金。”

  “别怕,万金。你老板是纸老虎。”青青替万金出声。

  “我知道,在外人面前是真老虎,在杜小姐面前就是假老虎。”

  “知道什么呀,一个两个,闭上眼睛。”他把外套盖在她身上。这段时间她特别嗜睡,人也懒懒的,一有空闲就眯起来。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傅文博就接到了屈老大的电话,几个人好久都没聚聚,杨柳玉又点着要见青青。他看了眼熟睡的青青想着怎么拒绝。

  “怎么?有事?”屈老大听出他的犹豫。

  “没事,就是她有点不舒服,想让她早点回去。”傅文博也不卖关子。

  “都说你是情种,还真是痴心痴狂了,男人可不能被女人套住了。”屈老大笑了起来,“文博你可别开这样的先河。”

  “还好。”傅文博不以为然,“她挺懂事的。”

  “好,女人吗,也要多带出来逛逛,她们有自己的小圈子,聊聊天,打打小牌,八卦一下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张青鱼又有新动向你不想来听听。”屈老大说了来意。

  “好,那我们随后就到。”收了电话:“万金,去花花世界。”

  万金在旁边拐了路,前面的绿灯在闪,他想着踩线冲过去脚下就加大了力,也不知从哪冒出来个不怕死的小年轻,就那样肆无忌惮横穿马路。万金猛地一脚踩在刹车上。后面的两人跟着向前一颠,傅文博稳住身形抱紧手里的人儿:“怎么回事?”

  “对不起傅先生,有人横穿马路。”万金报歉地解释。

  “撞到人没有?”傅文博问。

  “没有。”

  “你今天真有事?心不在焉的样子,算了开到前面你自己搭个车回去。”

  “不好意思。”

  “怎么了?”青青被撞地醒了。

  “没事,万金有事我让他先回去。”

  “哦,怎么不是回去的路?”青青看了看四周疑惑地问。

  “屈老大叫我们聚聚,杨柳玉也想见你,现在去花花世界。”

  “啊?那个我都没准备。”青青忙整理自已的头发。

  “准备什么呀,又不是考试。”

  青青又看了看身上的的衣裳:“这样行吗?和你们屈老大打交道比赴考场还紧张。”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他把大衣挪回自己腿上:“不要带有色眼镜看人,多接触各式各样的人可以增加你的阅历。”

  青青说不过他:“就你道理多。”

  万金在路边停了车,傅文博下来换到了前面。青青跟着坐回副驾驶。

  “你发没发现你们屈老大的样子很可怕?反正我不敢和他直视。”青青接着上面的话题。

  “还说你对别的男人不上心,看看。”

  “傅文博,你又来,不和你说了。”

  “好了,他是有些不苟言笑,但人还是值得深交的,以前在学校玩得好,我在国外这些年他也给我很多帮助,不要想多了。”

  “好吧,算我多疑了,还要多久我有些饿了。”青青一向懒得理他的事,说多了反尔惹得他不快。

  “快了。”傅文博专心开车脚下加大了力度。

  青青和傅文博是最后到的,里面的人已开吃起来,男女各分了一桌。傅文博一进来被人扯去罚酒,青青被杨柳玉拉到旁边坐下,她也不客气拣着前面的食物就开动起来。一顿饭下来有一盘捣烂的蒸辣椒大家都不敢去下筷,她却吃了个精光。身边的杨柳玉担心的问:“不能吃太辣,不然你的胃又受不了。”

  “辣吗?我觉得刚刚好,很够味。”青青不觉得奇怪。

  “杜小姐真是好胃口,能吃辣皮肤还这么好,我是一点辣都不能沾。”另一个女人悠悠地说。

  “还好,这可能跟地域有关系,我就吃不惯四川的麻,一进嘴,整个舌头都是木的。”

  “是啊,我也不能吃酸,看见别人吃饺子还加醋我就想磨牙。”女人们七嘴八舌的打开了话匣子。

  不知是谁提了开桌,几个人就涌到里面去搓起了麻将。青青被杨柳玉拉到一旁:“我听说前段时间你和傅文博闹得不愉快?”

  “没有,就是在有些事情上有分歧,都过去了。”青青轻松地一笑置之。

  “那就好,前段时间我也忙,没顾得上找你,以后时间就多了,男人有事情忙我们只有自己找乐子。”她在青青脸上若有所思的扫了一圈:“你找了个好金主,指不定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柳玉姐,你又拿我开心,我和你是一样的得过且过,脑子懒惰了,哪里还想以后的事。”

  “是啊,活好眼下最重要,口袋里有粮心不慌。”服务员送上了果盘,她叉起了一块哈密瓜拿给了青青,自已也象征性地咬了一块。

  “谢谢!”青青看杨柳玉心事重重的样子想着找几句安慰的词又不知怎么开口:“那个,那个屈老大是不是对你不好?”

  “他敢对我不好?你怎么会这么问?”杨柳玉抬头看她。

  “不是,我看你好像不开心的样子。”青青觉得自己真不会开导人。

  “没有,是我自己的事,傅文博也拿你当宝吧。”

  “他,就那样,我真佩服你,能和屈老大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那么严肃你不怕他?”

  “怎么?你很怕他?也对,那张好像全天下都欠他的脸是让人喜欢不起来,下次他再凶你,你告诉我。”杨柳玉又叉了块水果递过去:“哎,看傅文博对你好也是件喜事,但面上总没实际来得有底,都拿了些什么哄你开心?”

  “多着呢,我健忘都锁保险箱了。”这种事情青青不想众人皆之,就算杨柳玉真心她也有所顾忌。

  “是吗?”她怀疑地再次打量她:“没见你穿几件流行的衣服,没看到你戴过昂贵的首饰,难到你有特别的嗜好?我就喜欢钻石戒指,也许一辈子也没机会戴,但收起来时不时拿出来想象一下也是好的。爱情吗,每个女人都有个梦。”

  青青终于明白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着这样的嗜好难怪也要奇怪的人来配。青青总觉得屈老大这个人不像表面的拒人之外,神神秘秘让人高深莫测。能玩转S市还是傅文博他们之首,肯定不简单。

  “哪有什么特别嗜好,是我不懂潮流时尚,你不是说了吗手里有粮心不慌,都是一些俗物,哪比得你那些精巧又贵气的东西。这个火龙果不错你尝尝。”青青不想再讨论下去叉了水果递过去。

  “谢谢,你今天胃口真的很好,看来我给你的药是起作用了,下次再给你拿。”果盘里只零星的躺着几片火龙果其它都被青青消灭了。

  “不好意思,我来的时候就饿了,失礼。不过你那药真是帮了我大忙谢谢你。”青青不好意思停了手:“我去下洗手间。”

  “好。”

  青青上完洗手间没着急回去见杨柳玉,她在旁边的包厢停了脚。郑大炮他们几个在玩斗地主,他得了阿秀的真传一人通杀两家,前面的筹码堆得老高,得意的眼睛瞪到鼻子上:“小样,还不服气,再烂的牌我也能单车变摩托。”

  “又吹牛,明天我也叫阿秀教我几招,我叫你嘚瑟。”黄子涛撇撇嘴一脸地不服气。

  “我们家阿秀是好孩子,不会做那种损人不利已的事。”郑大炮信心十足。

  “我是他老板,是吧,这个东西不好说。”

  黄子涛的话让郑大炮没底:“当真为你害臊,总干些小人得志的事。”

  “你才是小人得志,赶紧的出牌,大不了今天脱裤子输给你。”黄子涛出了牌不好意思看了看四周。

  “青青小姐,你怎么过来了,我们粗鲁惯了别见怪。”他发现了观战的青青忙贴着笑脸。

  “没事,我来找傅文博。”青青笑了笑。

  “找他做什么,我教你玩牌把他的家底都赢过来。”郑大炮兴味正浓。

  “别听他瞎吹,文博在里间和老大谈事你进去找他吧。”黄子涛告诉她。

  “谢谢。”青青向里走去。

  “哎,青青姑娘,别走啊。”郑大炮喊着。

  “有主的人了也不避嫌,等下告诉阿秀。”

  “就你话多。”郑大炮对他挤眼,“别以为你又纯情到哪去,要不要、、、、、、?”

  “还来不来?不来散了反正我是输得就剩裤衩了,你爱要不要。”

  郑大炮一把抓过牌,“怎么不来?老子今天就想看你光屁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