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三十五章:周运来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22 2017-08-28 18:53:52

  “你不是戒了吗?”青青皱眉。

  “你走了后我又抽了。”他点了火,红光一闪晕圈就冒了出来:“想听我家的故事吗?”

  “不想。”她用手扇了扇风想都没想就打住了。

  “没良心,可我想让你知道。”他朝她又吐了一个晕圈“你说的不错,我可能是个有怪癖的人,小时候在外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回到家却忍气吞声小心谨慎,这种落差让我变得极端。说实话在外面我真没看过别人脸色行事,一现都是自大自负,包括和心盈的感情都是我在主导,直到遇到你,你这个滑溜的小东西,总是让我失控。我自信我能掌控一切,可没想到在利益得失面前我还是屈服了我爸爸,屈服了石氏。我想在物质方面补偿你,你非旦不领情反而还恶言相加,我真的气炸了。”

  “那你也不出来追我,连电话都没有。”青青拿了他的烟按进了旁边的烟灰盅。

  “我从来没向女孩子低声下气过,看见你每天上班一副没事的样子心里更气,所以就一直僵着,今天看见你和他们一家有说有笑地在宏远用餐,我妒忌得发狂,当时就想冲上去把你拉走,我忍了好久,你还和他们去看电影,我恨不得把你撕烂。”他啄了下她的手心:“你不知道你有多气人。”

  “明明总是你先挖苦我,还恶人相告状,你看看我的胳膊,差点没给你卸下来。”她抬起手臂让他看。

  “对不起,青青。我们两人都太要强了,与其这样折磨对方不如快活的过日子,人生没有多长,许诺了就不要轻意说分手。”他揉着那处深紫,轻吻着她破了的嘴唇,“回来!”

  “你能放下身段舍身处地的多为对方考虑吗?我有我的坚持,到时遇到大是大非又有分歧时怎么办?”青青问。

  “我们各退一步,尝试改变好不好,总之不要说分手,这太伤感情了。”

  “你让我想想,不能强迫我。”青青看他这样心又软了。

  “好。”

  “那我现在要回宿舍。”她准备起身。

  “你知道现在几点钟了?现在凌晨4点了,马上要上班了,再睡一觉我们一起去。”他把她按下调整了下位置。

  “啊?你拉了窗帘我以为才天黑。淑珍没有找我?”她忙问。

  “我接了电话,一听是我马上就挂了,发了信息叫我好好照顾你。”

  “回去又要被她笑死,算了,先睡一下,身子好痛。”她认命地缩回了被子。

  “对不起。”傅文博把她捞回了怀中。

  “以后不许再凶我。”

  “好。”

  王子淇这段时间很是心烦意燥,石岚风停在这边的时间越来越少这让她很是担忧。她知道他留在了那位模特那里,自己只是他外面众多的情人之一,没办法名正言顺去她那里要人。那只能在他身上多下功夫。前些日子她把他侍候得服服帖帖以为十拿九稳,想不到一下就出了岔子,她想着是不是哪里被他看出了破绽,留给她的时间不多,这让她很是伤神。正冥思苦想着催促的电话就来了。

  “事情进展到哪步了?”

  “还好。”

  “还好是什么?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眼皮下,耍心眼只会让你一无所有,动作要快别慢慢吞吞吃苦头的可是你。”

  “我知道,我担心他看出什么了,他现在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

  “计划进行的天衣无缝,肯定是你没抓对他的心头所好,把老师教你的十八般武艺样样使出来,我就不信他不上钩。”

  “我,他不找我也没办法。”王子淇心慌意乱

  “我会暗中助你一臂之力,你的手段呢?别心慈手软。”

  “知道了,我会努力。”王子淇无助地跌坐在地上。

  石岚风已经缠了吴惜一早上,他想哄她把昨天她和老头子见面的内容套出来。可不管怎么诱骗她都沉住气守口如瓶。他无奈叹气:“到底是老头子财大气粗,一个电话就能把你收买,你以为我想打听什么?我是担心你被老头子骗了。”他故作深沉地激将她。

  吴惜舀了白粥拿油条往里浸了浸,油条立马软乎了下去,她一口咬下去:“不想知道还在这里嚷嚷,吃完赶紧去上班。”对方口齿不清,石岚风皱了皱眉:“这样很好吃?”

  “不好吃,没事你赶紧走吧,你已经赖在我这里几个月了,外面的莺莺燕燕早已迫不及待,我也要开始新生活了。”

  “你看看,肯定被老头子骂了,告诉我马上去找他理论。”

  “你吃不吃?不吃我收了,我要去找工作。”她收了自已的盘子。

  “我不是给你钱了吗?为什么不用?我说的是真的,不要去上班,我不想你被外面的男人调戏。”石岚风还是很在意她。

  “石公子,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见好就收回忆往事时也会是无穷无尽的美好,何必搞得两人眼红不愉快。”吴惜今天心情不好,对他也是越来越冷淡。

  “把气撒在我身上?吴惜,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女人有点小个性那叫可爱,太任性那就是不知轻重。你一向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是不是对你太好了要找些茬来确定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石岚风被她的冷淡激起了火。

  “对,以前我做得好那是迫于无奈,现在我已经不受你的压迫了,所以这才是真实的我,石公子最是厌烦我这种不识实务的,还是早些回到你那些乖巧温顺的温柔乡里去吧。”

  “你确定要激怒我?老头子给了你气受我不跟你计较,好好说话。”石岚风难得的好脾气,知道她受了委屈不跟她计较。

  “受没受气那是我的事,今天我就要跟你讲清楚,要么你走,要么我走。”两个人冷眼相对。

  “吴惜,我真是太宠你了,今天不依你还真是笑大发了,有本事你就走。”两次三番,再忍他就不是石岚风。

  “借几天给你住可以,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她毫不留恋地抓上手袋走出了房门。

  “吴惜、、、、、、?”石岚风气极,可佳人毫不理会出了门。他颓败地跌回椅子上。

  “真的要回来上班?石岚风会踏平我们星星的。”周运来苦笑着轻哼了一声,从座椅上来到了旁边的茶几:“有话坐下说。”

  “是,这回真的扯清楚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吴惜肯定地说。

  “这种事我还是不能冒险,我只是个管事的,真要出了事我也不好交差,想回来上班让石岚风开口才可以。”他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的轻重,女人气头上的话怎么能当真。

  “周大总管你怎么也卖起关子来了,谁不知道在星星一向都是你话事,给我个面子,我肯定好好干。”吴惜把他们教过她对男人撒娇哀怨的本领用得恰到好处,这种时候男人们总是很难拒绝。

  “你不用来这一套,我不会答应。”周运来应得干脆。

  吴惜怔住,停了一会,从茶几上拿上一支烟点上:“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工作上还是很合拍,我也没给星星丢过面子。”

  “工作上你是没话说,但是、、、、、、因为你还和他牵扯不清,我们惹不起这个马蜂窝,老板也不会做赔本的生意。”周运来也不给她含糊。

  “一副怨妇样?我还和他藕断丝连?表现的很明显是吗?”她悠悠地吐了一个晕圈。

  “是。”

  “石岚风的爸爸找过我了,现在的我,只要有适合我的工作离开S市也行。”

  “是吗?”周运来有些意外。

  “对,他提的条件很苛刻。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可怜天下父母心。”她突然咳嗽起来。

  “不会抽就不要抽,你先回去,我会给你留意。”周运来掐了她的烟,拍着她的手安慰。

  “我不想回去,干我们这行的是不是都像别人传的那样不堪入目?进了大染缸白莲花也会是腐烂女?古往今来永远打不破的定律真是好笑。”吴惜斜眼看他,嘴角带着一抹自我的嘲讽。

  周运来突地被她的笑刺痛了,眼睛跳了一下:“想那么多干嘛,自已知道要什么就好,你在这里休息,等下班我来找你。”

  “下班我也没地方去,不如你收留我几晚吧。”她说的没错在这个圈子里知心的朋友少之又少,个个都是利益至上,能倾诉的对象也只有带她进门的周运来。

  “你、、、、、、?”

  “我知道你也怕石岚风,算了,我还是去酒店。”她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烟灰准备走人。

  “怕?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永远不会说怕,怕的是自己一厢情愿,自作多情。”周运来还是说了出来,趁虚而入是有些不耻,但永远埋在心里也是难受。她是他发现的宝,他在她身边默默守护着,只等这朵白茶花盛放便向她告白,眼看着含苞欲放却被别人采了先。那些日子他痛彻心扉,喜怒无常常用酒精麻痹自己,底下的女模特开始叫他周扒皮,他在心里暗暗发笑却不愿多加辨解。

  “周总管,你、、、、、、?”她不敢回头,她以为她恰好的距离瞒过了他。

  “我对你的心思你早就明白。”只要她一回头就能见到他此时的深情,“你假装看不见,我配合你,你找到好归宿,我默默祝福你。”

  “我、、、、、、周总管你是个好人,值得一个好女人相配,而我不是个好女人。所以、、、、、、”她转回头差点不敢对视他的眼睛,想起他对她的关照内心就无比内疚。

  “你们在背后叫我周扒皮我还是好人?你不过正常的谈了一场恋爱又是坏人了?吴惜,你今天只要说一声:石岚风我再也不想你了,我要重新开始。我便不顾一切随你而去。你敢吗?”这个男人的执着看起来是那么认真,她怔住忘了回答。

  “你、、、、、、周总管,别开这样的玩笑。”她囫囵地应着。

  “想住什么酒店,我送你过去。”他突然转移了话题,不想把她逼得太紧。

  “都好,离星星近点就好,你有消息就通知我。”她突然松了口气,再问下去她真不知怎么应付。

  周运来轻车熟路把她带到酒店,平时常有关照的女接待笑脸相迎:“周总管,哪位重量级人物需要您亲自屈驾?来个电话就好了。”

  “别贫,报你们田总的名字要一间房。”周运来公式化的态度女接待马上识时务地禁了声,打听客人的隐私是服务的大忌。

  “好的,马上帮你安排。”她快速地给他办了入住。

  周运来拿了些吃的在前面开路,吴惜戴着夸张的墨镜,鬼鬼祟祟遮遮掩掩地跟在他后面。

  “想不到周总管也来潜规则,哎——男人果真靠不住。”女接待对同伴说,“他平时挺注意的,虽然底下带着一堆花一样的姑娘,可单独和一个女的出来开房还是第一次。”

  “所以罗,还是不要异想天开,和你们家那位好好的过你们的小日子吧。”

  “其实怎么看周总管都不像滥情的人,英俊儒雅,气质清冷、、、、、、”

  “这才是真正的斯文败类,他底下的模特和经纪人都管他叫周扒皮能好到哪里去?”同伴抢着说,“听说圈子里都这样。”

  “是吗?看来我的三观又要重新来过。”两个女接待在后面窃窃私语。

  “好了,你自己进去,我先回去了。”周运来帮她开了房门。

  “周总管,谢谢你。”吴惜摘下了墨镜。

  “你好像不是我们的员工了吧,不要再叫周总管,好好休息,这里很安静有事打电话。”

  “谢谢。”

  “不用,我说过的话希望你好好考虑。”周运来停了下没有回头。

  吴惜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微微晃神,周总管对自已有意思?自已当然知道,但她想成功只能藏在心底。后来,后来遇上了石岚风,是自已麻木了还是只顾着和石岚风风月忽略了他对自已的好?现在要怎么办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