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三十四章:吃醋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30 2017-08-27 14:30:00

  傅文博回到宏远的牡丹亭,里面几个早已停了酒正闲扯着聊天。可能觉得刚才的玩笑过了都收敛了很多。傅文博又和他们寒暄了一阵,几个眼力好的便扯着由头散了去,其它也陆续撤了,到最后就剩下了傅文博一个人,空荡的房间,散落一地的狼藉让他心情愈加烦躁。来到窗边点上烟,那一抹嫣然一笑的倩影更是刺痛了他的双眼,半大的孩子在她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两人立马追逐起来。他从未见她那么爽朗的样子,没心没肺地大笑,故作气恼的皱眉,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她,阳光下灵动的身子像抽长的树木生机勃勃。而在他身边的时候呢?多半都是小心翼翼的紧张,稀有的愉悦也是情非所愿,爸爸态度坚决难道真的放手了吗?想到父亲他来到了2308房间。

  傅文博心不在焉地和石玉林打了招呼在旁边的沙发坐下,他看着前面发呆,也是这个位置杜青青惊讶地打量他,欢喜,向往,崇拜,所有的表现都那么真实。他怎么也没想到后面会跟她扯上一堆关系。

  “怎么,不舒服?还是和银行的人谈僵了?”石玉林看出他兴致不高。

  “没有,今天喝了酒有点昏。”

  “要不要在这开个房休息下,万金呢?”石玉林对小儿子还是上心的。

  “不用那么麻烦,万金去送戴小姐了,等下就来接我。”傅文博靠着沙发象征性地揉了揉头。

  “那你躺一会,我叫服务员送碗柠檬蜂蜜水。”

  “没事,爸,你休息吧,我坐下就好。”正巧手机有信息提示音进来,他抓住由头:“爸,万金来了我先回去了。”

  “好,没事多回去陪你妈。”

  “恩。”

  吃饱喝足金灿烂提出去看电影,他听同学说现在的3D很过瘾,趁生日就想小小的满足下。两个大人二话不说欣然答应。

  青青和金灿烂坐在后座商量着看哪部卖座的电影,青青支持国产选了《大闹天宫3D》,金同学选了《冰河世纪4》。

  “想不到我们的小阿哥也是个崇媚洋外的人,我俩出去我带你去过麦当劳和肯德基吗?这些垃圾食品毒害了我们多少年轻幼苗,从小要爱国知道吗!”青青循循教导。

  “看个进口电影就不爱国了?这叫尊重艺术!懂吗?我倒是想吃那些垃圾食品的,问题是我爸管得紧,一到点没准时回家阿姨马上就报告了,随便留个堂,和同学玩下都要解释半天,后面他们都不跟无玩了。”金同学驳得头头是道。

  “还是我的不是了,你不想想你惹的祸、、、、、、”前面的金福全被儿子一说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自己确实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

  “我那时还小,不懂事,可我现在大了你还不照样?”儿子明显不服气。

  “好了,金同学,以后叫你爸爸改、、、、、、”她正想安慰他电话响了,翻出来一看:傅文博三个字惊得她心头一跳,她慌乱的看了下金同学:“骚扰电话,不用理它。”车厢的空间有限,铃声持续的响着她听得心慌意乱。金福全回头看了她一眼又专心地驾驶。

  “青青师姐什么骚扰电话响这么久?我帮你回了他。”金同学自告奋勇。

  “没事,就是烦人的中介。”她忙掐了手机。

  “这个好办,等下我帮你把它拉入黑名单。”

  “是吗?手机还有这功能?我还真不知道。”她随口应着,在手机上乱划一通把刚刚那个未接来电删了去。几乎是同时电话又响了起来,她无奈笑笑:“没得清静,还是关机算了。”

  “别,我来。”金同学眼疾手快把手机拿了过去“我帮你把它弄好以后就不会烦你了。”

  青青暗叫不好,那边看都没看就接了电话:“你是什么中介啊,青青师姐都烦你了,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傅文博没想到会是那个小毛孩接的电话,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身份在他们家又进了一步?他强忍着怒火:“你把电话给她,我有话和她说。”

  “他说他要和你说话,你要接吗?”小阿哥疑惑地问。

  “给我吧,下次不要随便接别人电话,这也是尊重。”青青没想责怪他却也让他知道刚刚这样做是不礼貌的。

  “知道了。”他安静地坐回了位置。“没事。”她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金福全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事物从头到尾没有吭声。

  青青换了个位置贴着椅背喂了一声,那边冰冷的声就传了过来:“在哪?”

  “在外面。”青青小声地应着。

  “在哪?”他又问了声。

  “在外面,有什么事等我回去了再说。”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和他吵架。

  “我再问你一遍在哪里。”他其实已怒到了发狂,只是人不在眼前让他无力发泄。

  “在哪里又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们要去月亮广场看电影。”她最反感他的自以为是,反正闹掰了她不怕死的扛上。

  “马上下车在原地等我。”傅文博大声命令。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青青反问。

  “凭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凭我们快活过那么久的日子。”隔着电话她都听得到他的讥笑。

  “你无耻。”青青被羞辱得涨红了脸。

  “是,我还有更无耻的,你可以不下车,明天我就会让金福全滚蛋。”他冷笑起来。

  “你,你也不能一手遮天。”她没想把外人扯进来。

  “你试试!”他已经气到了极致。

  青青收了电话:“不好意思金总,我有点事不能陪你们去了,你和灿烂一起正好多培养培养感情,在前面放我下来吧。”

  “青青师姐、、、、、、?”金同学一脸的失望,但很识趣地没有纠缠。

  “小阿哥,生日快乐!对不起,下次再陪你!”她有些惭愧,“好好跟爸爸去玩,回头姐姐送你大礼物。”

  “我知道。”金灿烂看了一眼前面的老爸收回视线稳稳坐好,“有空记得打电话给我。”

  “好!”

  金福全慢慢减速下来停在了路边,青青朝他们摆摆手下了车。

  过了半个小时一辆奥迪SUV就开到了青青旁边,傅文博下了车,两人在原地推扯了几下青青就被男人拎上了车。紧接着汽车轰鸣,扬长而去。

  不远处金灿烂小声体贴地说:“爸爸,还去看电影吗?”

  “为什么不去?不是可以增加我们的感情吗?”金福全故作轻松地说。

  “好吧,对方那么强大我们还是放弃吧。”金同学很同情他爸。

  “为什么要放弃?我们可以另寻目标。”

  “还是你厉害,老爸加油!”

  傅文博冷冷地盯着她,拽着她的胳膊也越发用力。两人的体内如满罐的瓦斯,一点火星便能熊熊燎原起来。只碍于有外人在场两人都生生憋回了一些。青青忍着手上的疼痛,就这样倔强地迎着他的冷厉,无声的对抗。

  “再快点!”他是对万金说,可身体却纹丝不动。万金无声领会又加快了些。

  到了恒心花园傅文博就粗鲁地把她拖下了车,青青懒得反抗跌跌撞撞跟在他身后,他嫌她速度慢到了最后两层干脆一把把她扛到了肩上。

  进了屋他就把她按在门后,眼里要喷出火,他的手用力摩挲着她漂亮匀称的五官,嘴唇来到耳后狠狠地说:“还真是自甘堕落,这么的迫不及待是不是捞一票又去要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是,我就是自甘堕落,我就喜欢钱多,我在你身上剐了多少银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杜青青!”他恨不得要把她捏碎。

  “我听着呢,我们已经结束了,我没上门胡搅蛮缠你却这样步步紧逼,傅公子,你这个样子是在吃醋,是真的爱上我了吗?”她冷笑着终于扳回一局。

  “你、、、、、、你厉害,你赢了”他封住她薄情的嘴狠狠地吮着。她挣扎着不让他得逞,他更怒了,拽着她来到沙发上,一个用力就扑了上去。他用胳膊固定她碍事的双手,嘴角含着戏虐的笑:“你喜欢动粗,那我就满足你。”

  他咬破了她的嘴皮,沾着鲜红的唇啃咬着她的耳朵:“你们有没有这样?”

  青青闭眼不说话,他又啃上了她白皙的脖子:“这样有没有?”她不配合把头摆向另一边。

  “好。”他二话不说扯开了她的外套一把推高了她的内衣,两只玉兔蹦了出来。青青羞得又气又急:“不要。”

  “为什么不要?还是就不屑我不要?他有没有对你这样?”身体里的酒劲上来,他眼里发着红。

  他无视她的要求,低头吮住了一边,大力的啃咬拉扯没有丝毫温柔,更不要说手下留情。她很疼,也很难过,这样的屈辱的调情没有愉悦只有痛苦,她知道她扛不过,苦苦哀求让他停下,他红了眼哪里听得进去半分,她的每句不要,停下,都让他火上浇油。很快青青就被贬为平地。

  “傅文博你就这点伎俩?我瞧不起你!”青青瞪着他。

  “是,你看不起我,那我就流氓给你看。”

  这种折磨持续了很久,到最后她也没力气了,就那样没有知觉地任他欺压。这样的表现使他很受伤,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这样对待,这种默视比平白蒙冤更让人受辱。第一次他失常发了狂。

  青青醒过来发现回到了床上,他应该有帮她清理过,因为下身清爽了很多,身上也换了松软的睡衣。动了动想起身逃掉,他却把她箍得更紧。她不敢轻举妄动,经过了这么多她也知道,激怒了他受苦的总是自己。她等待他睡着,睡熟她就可以逃了。刚刚的傅文博太暴力了,这样的后知后觉让他害怕。是不是富家子弟都有一些难言的怪癖?这更增加了她离开他的决心。脑子里很乱,晕晕忽忽自己也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因为傅文博又骑到了她的身上。有了上次的教训她马上配合着装出一副娇羞模样,欲拒还迎间楚楚动人。他知道她装腔作势也不说破,很受用地吻着她的颈脖:“刚刚就服软的话哪来的那么多痛受,别怪我下手重,你就是欠虐。”

  “是啊,这样不是更能体现你男人的霸气征服欲?”青青双目水光潋艳心里却在难过。

  “人精!”傅文博搂紧了怀里的人儿。

  一场肉博两人都大汗淋淋,傅文博让青青贴在自己胸口吻了吻她前额的头发:“青青,我们和好吧。”

  杜青青正平息着欢后的余韵,再怎么无动于衷在傅文博高超的挑逗下身体还是起了反应。可就这样服软以后是不是都拿她当面团一样扁圆捏搓?况且自已也没错,不能自已先低头。

  “不怪我水性杨花了?”她一动不动,眼睛盯着天花板。

  “不怪,是我被妒忌蒙了眼,我的青青是最纯真善良的。”

  “傅文博,你爱我吗?”青青抬着眼睛问他。

  “你没有感觉吗?你不在的时候就想你,看见你了不服气,你和别人在一起又愤怒,这还不是爱吗?”他顺着她的后背一遍一遍来回抚着,“不生气了。”

  “可我不觉得,那只是你自私的表现,我就是你的所有物,不能让人夺走,可你忘了我是有感知有血有肉的人,你总是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知道,我改,我只是不想你那么辛苦。回来,青青!我不能没有你。”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很暴力?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形成了这样阴睛不定的性格,也许跟你的家庭有关,文博,我很怕,我们还是再冷静冷静。”

  “为什么?”傅文博久久凝视着她

  “我不会和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这可能会对一个女性弱势群体带来无妄之灾。”

  “对不起,我刚刚太混了,以后不会了。”他把她的脑袋转过来正对自已,对视了数秒然后吻向她的额头,“介意我抽支烟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