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十三章:金灿烂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43 2017-08-27 13:10:00

  “青青,冒昧打扰你两分钟,我们去那边说两句话吧。”金福全礼貌地开了口。

  “金总,我觉得我们只是工作上的接触,下了班应该没什么可聊的了。”青青实在不想让他误会。自从生日会后他频频向她示好,青青明里暗里的拒绝他却当作不知,一如既往地对她关心。公司上下都传开了难怪傅文博也会迁怒。

  其实就算她和傅文博好不了她也没想和金福全好,倒不是说青青排斥他离异又有那么大的儿子,就是没有感觉,强迫自己和一个没有感觉的人在一起她真做不到,纵然这个人条件有多好她也不会考虑。但话说过了又太尴尬,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抬头不见低头见。

  “青青,你对我有敌意我知道,说实话我是尾随你来的,就几句话说完就走,以后也不会对你带来困扰。”金福全说这话时很真诚。

  “好,我们到那边的阳台。”青青答应了。

  “我知道你和傅文博在一起,如果是一般的青年才俊我打心里祝福你们,可偏偏傅文博是未来的老板,别怪我泼你的冷水,石玉林绝对不会同意,生意人的每笔帐都敲得清清楚楚。你又何苦浪费自己的青春?”

  “这是我自己的事,谢谢金总的关心。“

  “算了,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我和我儿子对你都有好感,如果你能试着和我接触,我定会全力以赴。如果不能也不要带有敌意,做朋友也是可以的。我们都是穷苦出生,年轻时总想着出人头地而忽略了感情,真正明白过来时已错过了最好的光阴。女孩子的青青没有几年。特别又是在边城S市,年轻漂亮的一拔又一拔,有了本事才能不被那些人暗淡下去,我希望你好好把握。”这番大实话让青青重新认识他一般,直截了当总比暗地里藏诡计好,出于感激青青也和他坦诚相见。

  “谢谢金总,我明白的。”

  “那就好,出门在外要懂得保护自己,如果哪天你觉得累了或者有困难都可以试着找我。”

  “谢谢。”

  “不用谢,回去吧,我已叫服务员换了拿铁。”

  这样说开后两人都轻松了很多,在公司遇到也会自然点头微笑。没有了感情的牵绊青青的日子过得潇洒快活,本来小职员和高层的办公室就分得很清,加上刻意回避两人便如牛郞织女相近不能相见。下了班和同事随便找个乐子一天就过去了。不过青青还是喜欢一个人窝在床上看小说,在书中她可以肆无忌惮地想像成任何一个角色,她跟着他们跌宕起伏享受里面的喜怒哀乐,现实没有达到的高度想像一下也是美好的。

  只是这样淑珍却沉不住气了:“真的一刀两断了?那真是可惜,良辰美景才子佳人的一段佳话硬是让你扼杀了。”

  “扼杀好啊,就是不能滋出资本主义的萌芽,这叫快刀斩嫩芽。”青青心情好也跟着她胡扯。

  “既然这样那就洗新革面另觅一段新感情。”淑珍说到做到,总是能快速找到疗治内伤的好办法。没过几天就把青青拖到了一个告别单身的鹊桥会。她对这类活动关注少,总觉得这个时候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青年已不屑于这样的交友方式,淑珍立马驳回了她的关点:“错,现代的年轻男女因为生活节奏快压力大反而更孤独寂寞,不想让熟悉的人发现自己的压抑,这样的交友方式就最合适不过了。陌生更能激起对方的冒险,紧张刺激才有情趣。”

  “交友不慎,那种腐蚀心灵的东西就不要让我碰了。”青青不敢苟同。

  “腐蚀?那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腐蚀。”淑珍贼贼地笑着,“到时别害怕啊!”

  去到那里青青才发现,场景远没有想像中那么混乱。休闲雅致的地方,年轻的精英男女三三两两的在一起闲聊畅饮,女的举止优雅,男的风度绅士,整一个群英荟萃。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公司的好多高层也穿行里间,青青更加不好意思。她跟在淑珍旁边唯唯诺诺机械地打着招呼。淑珍来过两次轻车熟路和里面的人热络起来。青青拘促,不知手脚往哪里放,拿了杯酒在角落的沙发坐下。

  “怎么不去和他们一起玩?”金福全坐了下来。

  “金总,你怎么也在这?”青青有些惊讶。

  “我单身,你呢?和傅文博吵架了?”这句话的意思我来正常,你来就反常。

  “我,跟淑珍来玩的。”青青不想回应自己的隐私。

  “哦,年轻人多出来看看也好,如果那天的谈话给你带来了困扰,抱歉,是我多事了。”金福全在她面前还是很正人君子。

  “金总,没有,都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那——是不是代表我、、、、、、”金福全心里一喜。

  “金总,我想我表达得已够清楚了,不管有没有傅文博我们之间都没有可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乱死了。

  “好吧,算我自作多情,今天你的态度已让我死心,以后绝不会对你有想法,你知道的,我那儿子有些内向,那天和你谈得比较开心,有空的时候多帮我关心下他。这个是我这个不合格的父亲对你的发出的请求,希望你考虑下不要那么快拒绝。”金福全倒也是坦然。

  “好吧,我会考虑的。”也许是他的真诚,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父亲青青含糊着就应下了。

  “谢谢,我先去会会老朋友。”金福全退了下去。

  青青落单自然有年轻的男人上来搭讪,她违心敷衍了几个马上烦不胜烦。把淑珍从人堆里拖拖拽拽拉出来:“我实在不适合这个场合,早点退吧。”

  “没办法,脑子不开窍,你不这样痛下决心怎么能把傅文博从你心里抠掉。”淑珍恨铁不成钢。

  “没事了,回去就慢慢就忘掉了。”青青拍着胸口,“不是我矫情,就是、、、、、、挺尴尬的。”

  “你说的?到时可别哭,奶奶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看这么久也没见他给你联系。”淑珍斜了她一眼,愤愤不平。

  “我知道,我们回去吧。”青青怕下一秒眼就要热起来。

  才答应了没几天金灿烂同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青青又不好当面拒绝,扯着边说忙走不开。那边早已猜透他的心思,把后路堵住:“青青师姐你不用担心,我爸已经和我说了,你拒绝了他,这样多好,不然搞得多难堪。我是真觉得和你谈得来。”

  “那你想和我聊点什么?你们男孩子的游戏,运动我也不会。”青青突然发现自己想歪了,还不如一个孩子坦承大方。

  “我们去图书馆好不好?不然博物馆也行,就我们两没有第三人。”他不放心地加了后面后句。

  “那就图书馆吧。”

  “好,我们在图书馆门口会合。”

  一来二去两人混得更熟了,和半大的小孩在一起让青青重拾了一遍童年的乐趣。金灿烂还是很懂事的,根本不需要她特别照顾。开始青青还担心搞不定他,因为八九岁的孩子最是调皮,一出门就疯得管不住。也许是内向他在外面很安静,特别是在图书馆,大家都在阅读,遇到不懂的他就传纸条过来,这种青青以前经常和同桌玩的小动作让她对他好感倍增。走人行道时总是让青青走在里面,因为他坚持男的就是保护女的。这些细微的心思不由的让青青暖了起来,更心疼他早熟的性子,所以当他邀请她参加他的生日时她爽快就答应了。

  金福全早早在宏远就订了位置,父子俩还正式的打扮修饰了一番。小的阳光帅气,大的风度翩翩。相比他们青青就显得随意寒酸了,简单的T恤休闲裤怎么都不衬景。青青对宏远本就有所顾忌现在闹了笑话更觉得不好意思。

  “对不起,我失礼了。”她莞尔一笑。

  “没有,你能来就已经很好了,你以前在宏远干过哪些菜品好都推荐一下。”金福全把菜谱拿给她。

  “金总客气,客随主便,我没有什么顾忌你点就好。”青青忙推了过去。

  “那我就点了。”他又对自己的儿子说:“灿烂,你生日你先点一个。”

  “我就要炸羊排。”

  “好。”

  戴菲尔在餐厅的入口找到傅文博:“你拿酒拿到哪去了?大家都在等你了。”

  傅文博一怔马上收了脸上阴郁的神色:“好了,走吧。”

  “那酒呢?”戴菲尔不解地看着他。

  “抱歉,你先去陪他们,我马上就来谢谢。”傅文博转身下了楼梯。

  “哎、、、、、、”戴菲尔看着他快速的离开,又瞟了眼在大堂里用餐的青青,轻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傅文博今天请的是几位银行的高管,这个钱布袋扎着他们房地产的中心命脉,自然不敢丝毫怠慢。有了戴菲尔的搭线他在S市的圈子也混得熟络起来。几个高管开始还正襟危坐彬谦有礼,酒过三巡便胡侃随意起来,不知谁起头讲了个黄段子,后面的人就更加没了定性。

  今天来的都是清一色男同志,戴菲尔夹在他们中间实在不好意思。她紧挨着傅文博坐着,桌底下的手怯怯地往他的膝盖碰了碰,又不敢盖实。傅文博不动生色把酒杯举起:“大家开心就好,我们一群大老粗没了形象不重要,可这里还有位千金之躯,低调低调。”

  大家听了大笑起来:“戴小姐为人豪爽英雄气概哪里会介意这种玩笑,只是傅公子你,护花心切啊。”几个人笑得更大声了,戴菲尔含羞地看了他一眼,又转向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说,小心掉大牙。”

  “看看,这叫男情妾意,真正的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啊!傅公子好事到了可要知会一声大家。”

  “谢谢大家厚爱,我是男的无所谓,但戴小姐纤细女生这种玩笑不能乱开,这要是传到高公子那,我更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傅文博又停了下:“戴小姐于我有之遇之恩,所以大家多担待担待。”

  大家心领神会:“好说,我们也是跟着傅公子跟着石氏一起发展啊。”

  戴菲尔又恼又气,这样划清他们之间的关系让她很伤自尊,脸上红青不定扫了眼全场再也待不下去。礼貌地说了脱辞便悻悻地退下。

  傅文博眼明手快:“抱歉,我叫人送下戴小姐大家继续。”

  傅文博追到停车场拉住要上车的戴菲尔:“戴小姐,喝了酒不能开车,我叫人送你。”

  “戴小姐,戴小姐,你能不能有点新鲜的叫法?目的已达到,过河拆桥是吧,傅文博,我有那么差劲吗?这样地对我退避三舍有意思吗?”她从来就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爱慕,今天的一幕让她很难堪。

  “对不起,戴、、、戴菲尔小姐,你给我的帮助我铭记于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你有了误会,我们真的不合适。高公子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又对你情深一片,请你把眼光多放在他身上。”

  “是吗?你还有做媒人的天赋?你不肯接受我是因为那个青青?就因为那次优美盛世所谓的解围?那我真是羡慕她,我宁愿那天失身的是我,这样我们就明正言顺地在一起了。”她突降低了声调就这样凝视他

  “你怎么能这样说?爱情不是负担不是交易。爱,它是一种感觉,一种怦然的心跳,一种莫名的共鸣。说实话你很好,你的美貌,才气让我惊艳。那是一种油生的折服不是爱情。所以就算那天是你,我们也没有后续,就这样做好朋友知已也是一种幸运。”

  “我、、、、、、”她收了声,他不想外人撞见她的难堪。

  “傅先生,你找我。”万金跑了过来。

  “是,辛苦你送戴小姐回家。”傅文博又吩咐了细数。

  “傅先生放心,一定安全送到。”

  戴菲尔摇下车窗:“下次再叫我戴小姐别怪我不讲情面。”

  “好,容我想想,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