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十二章:金福全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98 2017-08-26 14:25:00

  青青漫无目的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就那样不知疲倦地抬步移动,穿过那片茂密的木棉树,通了几条大街,绕了几个路口,终于她又累又渴地瘫在了路边的椅子上。墨黑的夜空,喧闹的城市安静了下来,周围雄伟高大的建筑还是那么耀眼,霓虹灯还是那么闪亮。路上行人逐渐稀少,大家的目光没有在外人的身上多作停留。她太口渴了,走得匆忙连钱包都忘了拿。她想向他们求助可又不好意思开口。

  “是啊,繁华的都市匆匆陌路,谁会为别人的事多花心思?大不了就这样走回去,天亮就好了。”她在心里轻叹。

  “青青,你怎么这在里?”王丽一脸地惊讶。

  “丽姐?”青青看清是以前宏远的同事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怎么了?大半夜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和男朋友吵架了?”王丽看出她有哭过的痕迹。

  “没有,随便走走,你怎么也没回家?”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她的心不自觉地抽痛了下。

  “刚下中班,这里离宏远近,我家就住后面的民房,要不要上来坐下?”

  “我、、、、、好,正好我口渴了。”要平时她肯定拒绝,现在她只想把今晚渡过先。

  “那就走吧,你不嫌弃就好。”王丽去拉她。

  青青跟着王丽进了后面一个低矮的民房,一共四层她们家就住顶楼。盛夏的炎热把这座小楼包裹得严严实实,到了顶层就更闷了。王丽一面咒着难熬的天气一面抱怨生活的艰辛。到了四楼她止了声:“我们家那位是做点心的要早起。”青青想到自己一时的莽撞给别人带来麻烦,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要不,我回宏远宿舍住一晚算了。”

  “想什么呢,进来。”王丽开了门。

  灯一开,厅里沙发上的男人囫囵睁了下眼:“回来了。”

  “嗯,你睡你的觉。”王丽对后面的青青:“快进来。”

  “那个大哥、、、、、、”王丽推着她进了里面的房间。

  “不好意思,丽姐。”青青尴尬死了。

  “就你事多,坐下,我去给你倒水。”丽姐开了风扇。

  “慢点喝,热吧。”王丽拿了毛巾给她。

  “是,这回真有了祥子的感受:一碗热茶下去,汗马上涌了出来。”青青擦了把脸。

  “歇会再去冲个澡,这里没有空调只能将就。”

  “已经很好了,丽姐,谢谢。”“你就是太客气,淑珍在那里也好吧。”

  “很好,你呢?”“我,我还在宏远混,你和淑珍走了没多久辛庆也调总部去了,就我还在坚守,我听说你跟石氏的二少爷、、、、、、”

  “你看到了,就是一个茶余饭后的笑话,都过去了,你怎么知道这些小道消息?”再次谈起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受。

  “你忘了王可?最灵通这些八卦。唉,这种事总是女方吃亏些,以后长点记心。”王丽也是叹气。

  “没事,吃一蛰长一智,会好的。”青青笑了下。

  “嗯,还年轻大把机会,看你笑就放心了,去洗下睡了。”王丽拿出了一套干净睡衣。

  “好。”

  等青青洗完出来王丽已经睡了,她闭着眼:“那个药膏在桌子上,等下抹点在脚上舒服点。”

  “丽姐,你、、、、、、谢谢。”

  “别以为我不知道,脚都起泡了吧,活该!客人送的药,贵着呢。”

  “谢谢,我会省着用的。”

  “你呀,睡吧。”

  “好。”青青抹了药真的舒服了很多,刚刚遇水的刺痛马上得到了缓解。

  她累了,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尽管房子里闷得厉害她还是昏昏沉沉进入了梦香。

  她梦见他还和傅文博在一起,他们在D市梦想家园的房子里一起布置家具。她抹着上面的灰尘,他挪着那些笨重的物件给它们定位。也是这样难熬的盛夏,两人挥汗如雨默契的分工合作,眉眼弯弯,心花怒放。突然石玉林进来了,他叫上傅文博两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又哭又骂纠缠了半天,青青想要劝架却被石玉林冷厉的目光逼得缩在墙角。没过多久杜方定和林玉碧也进来了,看见女儿瑟瑟发抖的立在一角马上加入了战斗。几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青青头脑发胀不知道怎么办,她哭喊着爸妈,又不停地劝着傅文博、、、、、、

  “砰”的一声青青醒了,她一骨碌爬起来,以为这一觉睡了很久,找到手机一看才四点钟,原来是王丽的老公上班去了。她松了口气,手摸着脖子全是汗,身子也湿透了和衣服黏在一起。她去洗手间收拾了下,出来怎么也睡不着了,头脑一片空白,瞪眼看着屋子里一点点亮起来。她悄悄下了床写了留言,看着盒子里的零钱她想了下,拿了50块离开了王丽的家。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所有的往事都被风吹得不留痕迹。摆摊的大妈利落的和客人打着豆浆;蒸茏上的热气腾腾袅袅;读书的孩子在上学的路上追打嬉闹、、、、、、生活总是日复一日,浑浑噩噩也是过日子。那就精神一些一路上扬充满希望。

  “阿姨给我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青青对卖早餐的大妈说。

  “马上好。”阿姨把豆浆打包好又大声冲旁边的老头说:“动作快点,绣花呢,等下城管就上班了。”

  老头听着也不恼,有条不絮地装好包子递给青青:“拿好,这是找你的零钱。”

  “谢谢。”“不用客气,自已做的尝尝。”

  大妈也笑脸盈盈:“快些走了,别等迟到老板骂。”“谢谢。”青青赶忙离开,比起他们生活的酸楚自己的那点小别扭又算得了什么?

  一上班淑珍就在公司内部网给她发了信息:首付的钱凑齐了没?等下一起去交。

  青青马上回了她:好,把手上的工作忙完就去找你。

  青青把手头上的工作忙完回了信息:走吧,去财务部交钱。

  到了财务部轮到青青时却傻了眼:“杜主管麻烦你刷下卡。”

  “不好意思,我忘记带钱包了。淑珍你先交。”她走到旁边等淑珍办手续。

  “搞什么?钱包也会忘,是不是丢了?”淑珍问。

  “没有,真忘记拿了。”

  正好金总过来交待事项“杜主管,过来交首付?”

  “是的金总,刚忘记带钱包了。”青青不好意思躲着他的目光。

  “好事啊,不急,可以缓缓,如果有困难可以和公司提,公司是有基金的。”

  “谢谢金总,没有困难。”

  “那好,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我先忙了。”金总笑着离开了。

  “哎,什么时候和金总又那么熟了?”回来的路上淑珍问青青。

  “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你想得真多。”

  “是吗?但愿我想多了,只是和傅文博比起来这样的中年大叔也想吃你这棵嫩草,不自量力。”淑珍啧啧有声。

  “真是越来越没谱,长回去了?赶紧去干活。”青青不屑地白了她一眼,蹬着三寸高跟走了。

  “怎么越来越小气了,记得交钱,过了期限那定金可就打水漂了。”她在后面顺带喊。

  “知道了。”青青没好气地说。

  青青坐在位置上想怎样找个理由回恒心花园把钱包拿回来。但回去免不了要见面,想着两人见面的尴尬她心里更乱了。如果能让他拿回来就好了。她把手放在电话上想跟他说,可心里却又不服气:凭什么她走了一个电话都没有她却要先和他开口?大不了那一万的定金毁了就毁了。

  “老大想什么呢?叫你好几声了,给,你的包。”阿花把包递给她。

  “哦,谢谢。”来得真及时。

  “老大,原来你和何助理这么熟?那你帮我多向她打听下小老板的消息。”

  “何助理?这包她给你的?”

  “是,有什么不对吗?你们不是一起逛街放在她那里忘记拿了吗?”

  “是,我差点忘了。”青青顺着应下。

  “我叫你不要跟风当房奴偏不听,这几天精神这么差可得好好调养调养。”阿花一脸同情。

  “是啊,买个房差点把人搞神经,好了,开工没有回头箭,只有拼了。”

  “你就拼吧,省吃俭用没有生活品味质量,到时候人老珠黄看你到哪里找另一半,女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花小姐,你这样的观念要不得,等下我推荐你看一段话,好的不得了。”青青找出来拿给她看,“你不仅贬低了女性,还蛊惑年轻女孩子好高骛远,虚荣攀比心严重。女人到什么时候都要经济独立,一旦成了男人的附属品离凄惨也不远了。”

  “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那么多的豪门阔太有几个是女强人女博士?多花些心思衣着打扮,多研究下男人说不定哪天就被金蛋砸中了。”

  “算了,你去研究吧,我跟不上你的节奏,先忙。但是我告诉你,S市还真不一样,草根出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它,我们都有希望。我之前还不理解我姐,生活那么艰辛也要在这里扎根,慢慢地我们都在爱这座城市,爱它的包容和公平,爱它的速度与激情。”青青拿出包里的钱包准备去交钱。

  “老大?你被谁洗脑了?参悟出这么深的学问要与S市共存完?”阿花笑她。

  “肺腑之言,前辈传下来的经验,你来的时间少,慢慢发现吧。”青青走了。

  等再次去到财务部工作人员却告知钱已经交了,两个出纳大姐不停地在她脸上扫来扫去,她正想问清楚里面的原由但后面办事的又在催,青青尴尬得要死,做贼心虚签好就快速的离开。

  青青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傅文博干的,这件事越搞越复杂,她也懒得去猜他的心思。月供是自己的,首付的钱只能欠他的了。

  青青的突然转性让淑珍大惑不解:“女人,这几天回的勤难道是大姨妈来了?”

  “你别那么色痞行吗?我们已经分开了,以后别再拿这个开玩笑”青青一本正经。

  “是吗?难怪一副忧怨的样子,念念不舍得做梦都喊着人家名字这是真的分手?老夫掐指一算,你这辈子注定和他牵扯不清了,快快剥洗干净过去吧!”淑珍翘起指头,故作深沉地晃着脑袋。

  “又多了项才艺,大仙你那么厉害怎么不替自己算一卦,别掺合了,烦着呢。”

  “所谓医者不能自医,所以小打小闹就算了,别闹久了伤和气,人家真的移情别恋了你就躲被窝哭去吧。”

  “无聊是吗?赶紧去刷厕所,那么邋遢也能看得过去我真是服了你,我和阿花约好去逛街,先撤了。”

  “啊?这种事情怎么少得了我,多个人多份意见,五分钟马上就好。”

  “去可以,但厕所的卫生也要搞,离开宏远内务都不会整了是吧?我不在的日子房间乱得像打劫,你说我把你劫后的样子发给齐东旭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好,算你狠,回来再搞卫生先去逛街。”

  两人刚走出宿舍陆振云就堵在门口,青青小声地和她咬着耳朵:“和你牵扯不清的人来了,赶紧剥洗干净过去吧。”淑珍狠狠地别了她一眼:“该干嘛干嘛去,少兴灾乐祸。”

  “陆先生好久不见,好好谈,多多努力。”青青开心得扬长而去。

  青青和阿花逛得累了就随便找了家甜品店解渴。刚点了东西金氏父子就推门进来了。还是金灿烂眼尖马上发现了她们,很自然四人就拼了一桌,有人抢着买单阿花自然殷勤得很,很快和金氏父子天马行空的聊了起来。青青这里窘迫得要死,心思早飘到窗外,她又想起傅文博在香港给她买的榴莲蛋糕,嚼在嘴里的食物更是食不知味。

  “青青?拿铁不合口味?”金福全叫住了她。

  “不,很好。”青青大力地吸了口,“咳!”一不小心又呛住了。

  “对不起,我去漱漱口。”她逃也似地去了洗手间。

  打湿脸用手拍了拍:杜青青你还在想什么?淑珍说得不错你看看你那忧怨样,离了他难道就过不了了?她拢了拢头发努力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总会过去的,痛过就好了。

  走出洗手间,金福全就站在门口,显然是有话对她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