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十一章: 置业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80 2017-08-26 13:37:10

  一进屋傅文博拽着她猴急地吻了过来,青青差点没窒息过去。她喘得说不出话来傅文博忙给她顺气:“肺活量太弱了,真不知道体检怎么过关的。”

  “你一口气跑上六楼又被人强吻试试。”

  “我刚不是试了吗,还想再来次?”

  “不要,男女有别,和你说了那么久的话先喝口水。”青青从他怀里跳开。

  “到底出了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青青挨着他坐下。

  “你、、、、、、你听了可不要生气。”傅文博把他按到怀里不知怎么开口。

  “你爸妈不同意我们交往,你又无能为力。”青青一语道破了悬机。

  “你?你猜到了?”傅文博有些尴尬,当时那样的信挚旦旦现在又出尔反尔。

  “不用猜都想到了,说出来也好免得我每天提心掉胆,我想开了不在乎。”

  “不在乎?什么意思?你,你不会又想逃开我吧。”他中气不足。

  “傅文博,你还喜欢我吗?”她对着他的眼睛。

  “喜欢,就想这样和你在一起。”

  “我也喜欢你,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只要你的眼神还关注在我身上,我就一直为你停留。哪天你不需要我了就先和我说,我会、、、、、、”

  “别说,不会有那一天,我会把石氏打理得有声有色,我要把它办得蒸蒸日上,不会有求于人就会一直好下去。”

  “现在说这些都太满,你尽力就好不能太拼命。”

  “我知道,你能这样想我比什么都高兴,就是太委屈你,我妈在我爸身边委屈了这么多年我已经怕了,我不想你再过那样的日子。”

  “你妈、、、、、、?傅文博那你是不是也跟着吃了好多苦?”原来传闻都是真的。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也不容易,他从不谈他在家里的关系,但从两个姓氏之间她也猜到了一些,豪门里面的恩怨情仇不是普通人就能轻松驾驭的。这也就是她为什么迟迟不敢接受他的原因。如今自己也、、、、、、

  “吃苦倒谈不上,但受了不少气。都过去了不谈这些,你这样我安心多了,你不知道我刚苦恼了好久,现在你安慰我下。”他赖在她身上。

  “你真是好没羞,你的事完了我还有事呢,我弟高考成绩不太理想,你给参考下。”

  “分数不是还没出来吗?我对国内的大学还真不熟要找人问问。”

  “估分就不太理想,提前做些准备总是好些。”

  “好,我记着了。”

  “你干什么、、、?”

  “我想你了、、、、、、?”傅文博吻住了她。

  和大这家接触久了相互间就随意了很多,聊天的内容就更广泛了。这几天公司里掀起了团购风。经济,实惠的的亮点不仅对家庭主妇的胃口,连时髦的姑娘也青睐有加,大家平时底下总会八卦哪里有哪些优惠活动。青青跟着阿花也淘了不少东西。两人正小声地议论哪家的衣服时尚又便宜,哪家又有打折促销,公司的邮箱响了,她点开一看,有通告。“嘘”她拉开椅子“老大叫我。”阿花作了个贱贱的表情:“你完了。”

  青青敲开杨帆的办公室:“杨经理,你找我。”

  “哦,有个通告你叫人发下去,邮件记得整理下一同发到各部门。”她把资料递给青青。

  “好。”青青看了下是销售发起在D市楼盘的团购活动,现在的商家、、、、、、

  “怎么?你对这个感兴趣?”杨帆看她看得认真。

  “我哪买得起房,债都没还完,只是觉得我们也学人家搞团购,这种大物件效果会不会受影响?”

  “你错了,现在谁不是举债过生活,如果你想长远打算,我建议你还是房子保值,更何况公司对内部人员有优惠,不要担心公司的营销,他们的工资可比我们高多了,怎么样?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女孩子有了这个那可是抢手得很。”

  “谢谢老大,我先出去了。”

  晚上回到宿舍青青便和淑珍聊了此事。淑珍一通愤愤不平:“看,待遇多么不同,工作,生活细数一一帮你安排好。”

  “淑珍,能好好说话吗?多久没回来住了,你不欢迎就算了还挖苦我。”

  “你还好意思说很久没回来了,看看,一脸的春心荡漾,现在的心还系在傅文博的身上吧,以后准是被欺压的命。硬气点,懂吗?”

  “我,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先这样吧,这不正和你商量退路,杨经理说得不错,女孩子有了房就有了窝,有窝就好,不管是痛了自己舔伤口,还是开心和一大群朋友胡闹都有地方渲泄,趁年轻有精力蹦跶,赌一把。”

  “好是好,可你哪里有那么多钱?你会向傅文博开口?”淑珍问。

  “我、、、、、、其实我已经向他要了,我爸做完手术钱就花得差不多了,后期我都是向他要的,要了、、、30万。”

  “你?真的?没救了——”她戳了一脸青青。

  “你不会怪我没还你吧?”

  “是啊,有钱也不还,害我被我爸追着骂骗子。”

  “对不起,我现在就还你,我也是怕你看不起我想过段时间、、、、、、”

  “你个傻货,30万好多啊,你真是太值钱了。”淑珍不停地啧啧。

  “好了,别阴阳怪气了,我现问你这个房子买不买,不买我找别人组团了。”

  “你还有气,我都被你气死了,你也不跟我商量下,屈屈30万就打发了,这种事要么清高分文未取,要么漫天要价,就好比做坏事,一次是坏,十次也是坏,你要得少你以为人家就体谅你?人家只会觉得你蠢。”

  “淑珍!你、、、、、、”

  “嫌我说得难听?这是事实,气都被你气饱了,这事你爸妈知道吗?”

  “没有,你可不能告诉他们,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到了这一步现怎么办?”

  “怎么办?肯定买,还去什么D市,直接优美盛世的别墅就好了。”

  “淑珍,你开玩笑,我哪有那么多钱。”

  “我叫你出钱了吗?傅文博,这就是他们家的拿一套出来就好了。”淑珍言之凿凿义愤填膺。

  “你小声点,他有他的难处,我问了下D市的楼盘不错,价格首付也不多可以承受,离S市又近还是可以的,至于S市那就不要想了,这个通天价不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能消费的。”

  “就这点出息,那你手上的钱够首付?”

  “还了你就有些免强,再想点办法就齐了。”

  “你不打算向傅文博要?”

  “没打算,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你的首付也够了吧。”

  “显得我多有钱似的,你还我,就和你一样免强够。”

  “那我们一起买。”

  “好,到时再到我爸那里敲点过来。”

  “没志气!”“你懂什么,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有敲白不敲。”

  买房的事进行的很顺利,特别是从D市溜了一圈回来后,青青更加确定了要买的决心。D市的梦想家园小区归划得不错,市场,学校,医院都很近,听说后期规划附近还能通地铁。青青和淑珍在样板房里看了半天马上被眼前的景象打动了,两个人没有买房的经验,跟着能说会道的销售这里停停那里摸摸感觉特别新鲜,想着自己的家就是这样的温馨舒适,开心地在沙发上蹦了又蹦。特别是价格,和S市只隔了条马路价钱却是天上地下,这里的价格只是S市的四分之一。两人兴冲冲的选了个楼上楼下87平的小三房,交了定金后还意犹未尽:“我们应该选对门,这样到你家混吃混喝才快。”淑珍一副幡然大悟的样子。

  “就想到吃,现在想的是怎么在一周内把首付凑齐,怎么存够装修的钱。”青青喜忧掺半。

  “想那么多干嘛,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没凑够是吗?要不你先用着,我多敲点我爸的。”

  “早够了,我们再去其它地方看看。”青青赶紧刹了车。

  回来后青青躲在房里左算右凑,清了半天离首付20万还差8万。这8万从哪里来她想了很久还是和林如沐开了口,她不敢说钱是用来买房子的,只告诉她淑珍的爸爸催得紧让她江湖救急,林如沐二话不说,第二天就把钱转到了她的帐上。

  真的凑齐了她心里又难受:自己这样做对不对?是不是虚荣心膨胀了?虽然现在工作还好,如果发生变故又哪里来的应急?越想心里越不安。她焦躁的小动作傅文博看在眼里,“听说你去D市的梦想家园看过了?”他坐在她那花哨的电脑台上,眼睛盯着屏幕漫不经心地问。

  “是啊,免费D市一日游我和淑珍一起去的。”她在旁边给他熨烫衬衣。

  “看中那里的房子没?”

  “没有,我们就是瞎玩。”她有些心虚。

  “我以为你看好了呢,我好给D市的管事打个招呼看有没有优惠的名额。”

  “没有,我们就跟着蹭吃蹭喝,没想那么远。”他发现什么了?她暗叫不好。

  “哦,那你这几天这么烦躁有心事?”他停下抬头看向她。

  “没有,就是想我爸我妈了,他们回去这么久也、、、、、、”青青放下熨斗,急中生智的说出来还真勾起了她的想念,眼睛有些发酸了。

  “你要多和他们联系,是不是钱不够花?我给你的卡怎么不用?”他盯得她发毛。

  “走的时候我给他们留了3万,我自己有工资够花。”

  “你确定要分得这么清楚?傅文博紧追不舍。

  “没有啊,那个菜钱,生活用品,电费,水费,物业费、、、、、、全是你出的。”

  “哦,那你出了什么?”傅文博好气又好笑。

  “我出力气,包揽所有家务,你不会连这个也和我计较?”

  “怎么会?我还要感谢你把我照顾得这么好,青青,两个在一起是不是应该相濡以沫坦陈相见?”“是。”

  “那这个又是什么?”他拿出那张购房定金单不动声色地看向她。

  “我、、、、、、”

  “怎么解释?”他的目光有些冷厉。

  “没什么解释,我想自己做点事,能够自己处理就不用那么麻烦。”

  “是吗?进了石氏学了不少东西,果然能独挡一面了,再下去是不是要展翅高飞了?眼界高了吗,石氏又算得了什么?”傅文博提高了音调。

  “你拐弯抹角想说什么?你不就是怪我擅自作主?你圈养的金丝雀没花你的银子让你很没面子伤了你的自尊?你是不是要我和别的女人一样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捏着嗓子嗲声嗲气哄你开心你才满意?”青青也气极了。

  “杜青青,你果然会挑事,我真是白费力气,是啊,我就是个自大小心眼的穷主,你看不上我可以找别人,金总,公司的财神爷,沉静稳重,体恤多金,样样对你的择偶标准。”两人像斗架的公鸡急红了眼。

  “你、、、、、、”她气得说不出话,这样来诋毁污蔑自己,就好比剥皮剐肉般一下就痛到了极至。从来都是彬彬有礼,想不到撕破了脸这么难看,这还刚刚开始,以后还有以后吗?

  “这是你说的,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她闭眼深吸了口气,耐着性子不知所以把手里的东西整理好,想不出回击的话,想不到下步的路。

  “你要去哪里?”傅文博抓住她的手。

  “我去哪里和你有关系吗?我乐意去当人家的后妈你管得着吗?”她倔强的仰起头对上他的眼。

  “你,你敢走出去试试?”他红着眼,拽紧她的胳膊。他在发怒,这样的傅文博让青青害怕。她试着抽了下手,动荡不得。她浑身无力连声音也哑了:“你想怎样?”

  “我、、、、、、”他把她按到怀里:“青青我们不要这样。”他抱紧她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青青无助地望了望天,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下。

  “傅文博,你先松手,我的胳膊、、、、、、”他一把放开她,白藕似地臂上一片深紫。他小心地抚着上面的嫩肉:“对不起。”

  “感情从来就没有对不起,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分开吧。”青青用手抹掉眼睛的水汽,艰难地从喉咙发出声音。她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胳膊转身就走。

  “你是认真的?”“是。”门开了又关上,傅文博一脚踢在旁边花哨的电脑台上,中看不中用的东西马上散的四分五裂。这一场积压已久的战争终于还是爆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