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十章:不缺爱却不懂爱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48 2017-08-25 14:26:57

  ”痛快!”

  石岚风抬头看了看天好像根本无关紧要。

  “小时候看着人家家庭和睦我是多么羡慕啊!可我们家总是冰冷的,不要说你要爸爸赶我去国外读书我自己都想逃离,可是没办法爸老了,他身体不好做儿子的不能眼睁睁看着、、、、、、”又一声惊雷划过张叔撑了伞过来:“两位少爷快点进去,雨太大了。”

  “哥,进去吧。”傅文博抹开脸上的雨水。

  “张叔,你先进去,我们还没谈完。”石岚风摘了眼镜想抹干镜片上的水,可瞬间又蒙上了更多,雨太大了他干脆收了眼镜放进了裤兜。

  管家看了看两位少爷把伞留给了傅文博跑进了屋。

  “你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要我感激你这么多年来忍辱负重对石氏对这个家做的贡献?”石岚风不屑地哧了一声。

  “没有什么意思,但是心平气和的谈话是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礼貌,做人对得起良心就好,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进不进屋随你便。”傅文博把伞一推走进了屋。

  吴惜给石岚风擦完头发舀了姜汤过来:“你这样堵气跑出来以后怎么好意思回去?马上就奔四的人了心智还不如四岁的小孩,那么多人给了你台阶下你也不会顺下杆、、、、、、?”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其实想回家好好吃个饭的,但我听到他和傅文博的谈话时我心都凉了,整个人都是麻痹的,如果不是隔着门我真不知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我也是他的儿子,他就是希望我就是废才,我变成今天这样不也是他一手造成的?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他喝了汤把碗放在茶几上。

  “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你和他呕气这么多年让他操碎了心,天天这么混他就是痛心也变成了死心。岚风,放下仇恨顺其自然吧。”

  “已经回不去了,那个臭小子还教训我,我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他算老几,他要敢乱来有的是让他生不如死的方法。“石岚风把她拽到怀里,”还是你这里好啊。暖和。“

  “你呀,就是嘴硬,赶紧回去吧,父子间没有隔夜仇。“

  “不回去,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让我在这里疗疗伤。”顺势躺在沙发上:“有时想想也挺没意思的,这么些年跟我爸爸作对,除开最先有些报复的快感,后面都是本能的机械。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懦弱的样子。特别是傅文博怎么激他都当没事一样,让人抓狂,很受挫很窝火知道吗?”

  “你看,你自己也看得明白,这样自欺欺人有意思吗?把你真实的一面展示给他们有那么难吗?”她收起案上的碗:“这里是我家,我不收留不孝的纨绔子弟。”

  “你、、、、、、”正在这时电话响了,石岚风瞄了眼手机又看了看吴惜走进里屋才接起电话。原来答应他们一同到暖味的同僚等急了,加上狂风暴雨王子淇以为他困在家里不出来了。石岚风扯了些由头哄住了佳人,再出来时眼前的佳人却冷了脸:“还不快走,别让人家小姑娘等急了。”

  “你这是生气还是吃醋?做大房的要大度点。”石岚风从后面搂住她。

  “干什么!你还要门前六七个,八九十间房?你也受得住?快点走我要休息了。”吴惜扭着要挣开。

  “要不要那么多房还不是看你吗?”他吻了下她的耳垂“好事,今天虽然受气但也是好事我爸他认同了你,还叫我把你带回去认门。”

  “你听懵了吧,这个你也当真?”她有些意外。

  “真的,想想其实稳定下来也不错,男才女貌吗,不如哪天有空我带你回去?”他蹭着她耳后的肌肤。

  “随口的托词你也信?我可不想跟你出丑,成天无所事事不如多关心下你们石氏,你那办公室你到底去过一回没?”她反过头问他。

  “你看你又转移话题,看着那些数据文字我就头疼,除了必须要到的场合我还真没去过,我真不是做生意的料。”

  “你这不会那不会,真怀疑你是不是你爸亲生的,你的基因肯定变异了。”她在笑话他。

  “谁说我什么都不会,我会社交搞关系,现在这个社会讲的就是人脉,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半个S市的人都会围着我转。”

  “哼,这也叫本事?你脱掉石氏的外衣谁还认得你?”她挣开了他的手。本是无心的一句话却也戳住了他的重心,是啊抛开了石氏这个光环他连普通人都不如,工作,赚钱,为生活奔波这些平凡又不平凡的事他一件都没学会。

  “怎么了?说到你痛处了?知道痛还有得救,回去吧,太晚了等下雨又大了。”吴惜看见他难过的样子轻叹了口气,”你呀,也就是嘴硬,回去和你爸好好谈谈,关系是要沟通出来的。“

  “脱掉石氏的外衣是不是你也不认得我?”他的眼里有哀伤有期待。

  吴惜被他盯心头一暖,这个不缺爱却不懂爱的男人什么时候眼里也有了期望:“认得,你脱层皮我都认得。”他欢喜地走过去抱住她:“吴惜,我想珍惜你。”

  “你走不走?”她被他箍得太紧,好不容易喘了口气。

  “不走,我要和你搞好关系。”他把好字囫囵带过。

  “你、、、、、、”

  一场运动下来石岚风耗费了大量体力,到底已不是血气方刚的小年轻,加上又淋了雨昏昏沉沉很快就睡了过去。吴惜看着身边的男人好气又好笑,描了一遍他脸上的轮廓自言自语:“你总是这么安静乖巧多好!”

  她去洗手间简单地收拾了下,出来时落在客厅的电话嗡嗡地响个不停,她拿起来一看是石岚风的电话,他一向喜欢把铃声调成振动,石玉林三个字在她眼里跳个不停,她深吸了口气不想理会,可对方的契而不舍在考验她的耐心。本想拒绝让石岚风醒了再回过去,一不小心就滑到了接通。火冒三丈的声音接踵而来:“石岚风你睡死了?还知道接电话、、、、、、?”

  吴惜吓了一跳,屏住呼吸不敢出声。那边出了气见半天没回应:“喂,喂石岚风你在吗?”

  吴惜大着胆子怯怯地说:“董事长、、、岚风他淋了雨、、、睡了。”

  对方也惊了一下:“你,你是谁?他现在没事吧?”

  “我叫吴惜,岚风他没事,太晚了你先好好休息我叫他明天打给你!”

  “没事就好,你,你就是周律师见的那位、、、那个姑娘?”石玉林也有些尴尬。

  “是,放心我不会要那些东西的,他醒了我就叫他拿回去,等我稳定了会主动离开他”她以为他是来劝她放手的,早点摆明态度总比别人指着鼻子骂强。

  石玉林愣了下:“这些你别急,你先把岚风看好,有空我们见一面,具体时间我会叫人安排,你刚说了这么多,说明你是个懂事的姑娘,岚风喜欢你是他的福气,我希望你在他身上多下点功夫,我这个儿子、、、、、、”在外人面前石玉林差点没控制住。

  “董事长,你、、、、、、我、、、、、、配不上岚风,他其实很孤独,面上强悍,内心软弱,他明白你对他的好,可是又跨不过内心那个坎,所以就一直自欺欺人。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要多给他些时间。”

  “我知道,多谢你对他的关心。”石玉林沉默了,自己的儿子远没有外人了解得透彻让他很羞愧。难道真的要放弃他了?她说得对,也许多给点时间给他、、、、、、

  “董事长,那你好好休息,岚风醒了我叫他回你。”

  “好。”他心不在焉地挂了电话。

  “打完了?”傅倩倩走出卧室来到阳台。

  “是,吵醒你了。”

  “我就知道你放心不下,你翻来覆去我又哪里能睡着。”她拿了外套披在他身上。

  “是啊,打在我手上,痛在我心里,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我被他逼疯了。”

  “叫你别乱发脾气你总是控制不住,明明心里在意的要命又掉脸色给人家看,你这叫自讨苦吃,你今天把两个孩子都逼怕了我看你怎么找台阶下。”

  “我,老子还要向儿子陪罪了?老天都不容。你没看见他那吊儿郎当的痞子样看着就让人生气。”

  “哪个样子还不是你自己儿子,跟儿子记仇,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忍一下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傅倩倩挨着他,”窗边风大,早点进去吧。“

  “好吧,不想了,先睡觉吧。”石玉林搂住傅倩倩,”我怎么觉得越来越说不过你了。“

  “你还不服气?”傅倩倩笑。

  “没有,你说的都对,有事明天再说。”

  同样的夜晚傅文博也是忧心种种郁闷烦躁。他万万没想到一向开明温厚的父亲会这样极力反对他和杜青青交往,他想好了诸多的词语想在最坏的打算下出手反击,可父亲搬出的理由又让他无力反驳,摊上这样的家庭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如果哥哥掌事多好!这样他就不用受这些所谓的利益绑架。也对,既然得了好处就要付出代价,事情到这里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希望青青能理解自己、、、、、、

  “睡了吗?”他拿起手机拨了她的电话。

  “还没,这样的天气太恐怖。”青青窝在床上,外面的电闪雷鸣像要把人撕裂。

  “害怕吗?好像台风要来了。”

  “嗯,有点,爸妈回去了家里空荡荡的。”

  “都回去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搬过来?”

  “我还是觉得有点空间好些,天天在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下班还在一起你不会有审美疲劳?”

  “可是我想你了,怎么办?”傅文博在轻叹了一声。

  “傅文博?你怎么了?不舒服?”青青听出他有些烦。

  “没事,就是想你了,你过来好不好?”声音里竟带了哀求。

  “你没事吧?白天不才见过面?我、、、、、、也想你。”她有些不舍。

  “我现在就要见到你,你下楼打车过来还是我开车过去你自己选。”他急切起来。

  “我、、、、、、”算了还是自己过去吧,他情绪这么不稳定万一出了差错、、、、、、她在心里呸了一声:“那我打车过去吧,就怕台风来得太快、、、、、、”

  “那还是我过去吧?”傅文博不忍心。

  “没有,天气不好可能不好打车。”青青知道他肯定有心事,不然不会这么心急。

  “那我开车过去,你等着、、、、、、”

  “别,你等我就好。”青青急了,”我马上就走。“

  “那你小心,电话开着。”

  “嗯!”

  一上出租车青青的电话就没停,师傅几次想提醒打雷天不要接那么久的电话注意安全,可又不忍打断年轻情侣间的甜蜜。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师傅才松口气:“姑娘,56分零九秒,共103块燃油费2块也省了给个整的吧。”青青肉疼地瞄了眼计费器拿出钱包。平时也就半个小时,走走停停居然多花了一倍的时间。

  “还没成家吧!”师傅笑呵呵地问。

  “还没,谢谢师傅。”青青还是害羞了。

  “就说吗,真不会过日子,一个小时的电话要给移动贡献多少银子啊,回去好好说他。”

  青青脸更红了,两人间的甜言私密被外人听了个正着,“那个不好意思!”

  “不是,我主要是担心安全,打雷天接电话,触了电我俩都跟着玩完。”青青听着更窘了,急忙报歉一声下了车。

  傅文博在那边哈哈大笑,一扫之前的阴霾:“真不会过日子,这师傅可真实诚。”

  青青气得不轻:“你还笑,都是你让我出糗。”

  “好了,不笑你快点进来,我已经到门口了。”

  青青收了手机向小区方向走。门口傅文博撑着一把大伞孤单地立在那里,夜色下,朦胧的雨雾把黯然落寞的身子拉得细长。青青突地有些心疼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怎么了,心情这么不好。”

  他搂紧她:“没事,先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