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二十九章:起争执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75 2017-08-25 12:12:39

  她被他盯得不知所措:“我说得不对吗?你知不知道你把的饭碗砸了。”她无力地叹气。

  “你把我这金饭碗带上不就好了。”

  “我可不敢,赶紧回去吧,睡一觉什么都好了。”

  “好,那你吻我一下,就像假装的喜欢。”他抬头看她。

  “你、、、、、、。”算了答应他,早点离开也许还能挽回今天的错误。她慢慢蹭上了他的脸,快速的亲了下就别过了头。

  他把她的脑袋扳过来:“我是这样教你的?”取下碍事的眼镜对着她的嘴就贴了过去。

  这样温柔缠绵的的吻吴惜从未体味过,她用手描着他深陷的眼窝一遍遍确认,他拥着她越发深紧,搂紧她的手炙热霸道,脸上身体越来越热,惊起她颤栗的回应。

  他把手伸进她的裙底,粗鲁地把底裤扯到一旁,紧紧贴在她身上。

  “石岚风,你、、、、、、”吴惜躲开他的吻按住他的手。

  他反转抓过她的手带到自己的胸口,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也不说话。他的眼更深了,黝黑得像无底的洞,很快就把她给吸了进去。

  她一分神他又贴了过来,深深地吻住她,一晃她就坐到了他的腿上,紧贴着不留丝毫空隙,她想起来反抗,他却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隔了几天律师就找上了吴惜,她有些莫名其妙。但看到上面的内容和数字又惊得目瞪口呆,本是一句玩笑话却真当了真。怎么处理这笔意外之财她毫无头绪。

  “周律师,这个我先留着研究下,有需要我再找你。”

  “好,你尽快给我答复,这种事可遇不可求,我倒希望你爽快的签字,对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已是不菲的资产,对石氏来说只是边角毛毛雨。再说计划远没变化快,节外生枝那就得不偿失了。”做律师的人总是精明能干,本着对客户着想的原则娓娓道来。

  “谢谢,周律师见多识广,怎能不知塞翁失马的故事?你也知道生活变化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不想每天背着这些东西睡不着觉。”

  “那好,你考虑清楚就联系我。”

  “好,谢谢慢走。”

  她对着那些东西发了会呆,想搞清楚石岚风的意思,思前想后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所性也不想了一股脑把它放进抽屉。

  那次之后石岚风缠了她好几日,让她想打电话给周运来道歉的时间都没有。她拿出手机正想探下口风石岚风的电话就来了,律师的动作够快。

  “我听说你没签字?是嫌少?”

  “不是,我是怕你反悔到时难来回的折腾。”

  “你可真会替我打算,那点小钱我还瞧不上,动作麻利点免得我改口。”

  “你看,明显就舍不得,我还要去找工作不和你扯了。”

  “又去找周运来?嗯?你试试看,老实在家呆着,明天我过去。”

  “你、、、、、、”吴惜气堵得说不出话来。

  王子淇一路小跑过来:“在和谁打电话呢,怎么不去挥两杆?张总和贾总在那边等你。”

  “你先去陪他们,我先喝口水,这天气太热了。”他取下帽子扣在她的头上:“你也遮下等下要脱层皮。”

  他在她脸上捏了一把,水嫩的皮肤白里透红,他禁不住又啃了下才放开她:“去吧。”小鸟样快活的飞奔,后面的马尾跟着一跳一跳。

  到底是年轻,他在后面感叹。这个双面伊娃,在一起久了他才知道他一开始就被她温婉恬静的性子骗了,坐在案前泡茶她是安静宜人的仙子;外出活动她是活泼灵动的小鸟;卧室里她又是滑溜噬骨的妖精。精力充沛,活力四射。看着她他才觉得自己活着。他不怕女人撒娇,说谎,敛财打他主意,女人正是有了这些任性的小毛病才活灵活现显得可爱,只要能让他愉悦甚至可以纵容她们。

  王子淇几乎包揽了上面的所有优点,这么年轻的在读大学生还未入社会拥有这样的手挽,这很不合常理。他第一次见她就怀疑过,也让人查过她的背景,寻常人家的女儿,在S市上大学,出入暖味也是勤工俭学。可她进入暧昧却是离奇的事,高市长的秘书亲自送着过来,还让霍佳佳好生关照。有了这层关系,霍佳佳当然照拂,几次旁敲侧击都没探得她的秘密,也就忘了这事。等到石岚风再问,她也觉得有些蹊跷:“她现在跟了你,直接问就是,绕来绕去。”

  他还真的问了,得到的是她不屑的一瞥:“都是沾着边的穷亲戚有什么好显摆的,来S市那么久也就去暖味还是顺道帮了下忙。”她这样一说倒显得他小气,疑心重。在他面前她够坦白,从来没避着他接打过电话,反而有几次她那位当官的亲戚打过来邀她却被她礼貌地回了去,久而久之也就放下了。

  贾利仁碰了碰他的手:“回魂了,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这么紧巴巴的,那位骑马的姑娘又黄了?”

  石岚风笑了笑:“玩呢,你怎么也下来了?状态不好?”

  “天气太热了,可能要下雨,要不我们早点回去?还是暖味那里舒服啊!”贾利仁看了看天边的乌云,“来得好猛,要不你先撤?”

  “再等一会。”

  他笑而不语“好,我再去陪张青鱼挥两杆就撤。”

  石岚风还没走出休息室石玉林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劈头盖脸一通大骂让他皱紧眉头手机离得老远。今天他心情好没有反驳,完了好脾气地说:“骂完了?没事我要去打高尔夫了,人家都在等我,你没事也出来活动活动不要老在家生气,气坏了身体不好,我还想你多活几年。”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他满口答应道:“好,我回去。”

  “你又惹老爷子生气了?”贾利仁问。

  “没有,叫我回去吃饭,你们先过去吧,一会去找你们。”

  石岚风回到南侨别墅,还没到晚饭时间大堂里空荡荡的。六月天小孩脸,翻滚的云层阴沉沉的压下屋里马上黑压压一片暗了下来。他在厅里扫了一圈打开电视坐到了沙发上,管家正在厨房里吩咐厨子们细数,听到动静急忙出来查看:“哎哟是大少爷回来了,快快给大少爷打碗雪耳莲子羹。”他开了灯对里面的人喊。

  “张叔,你别客气,今天有什么好吃的。”他笑着问。

  “都有你爱吃的,难得回趟家我再叫他们加几个菜。”这位大少爷是他看着长大的,没妈的孩子纵然再怎么混他也是有些心疼。

  “恩,谢谢张叔,我爸叫我回来的,人呢?”

  “和二少在书房,脸色不好。”他小心的提醒。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他起身边走边和张叔说。

  书房门口傅倩倩正焦急来回地走着,看见石岚风走过来急忙拦下他:“岚风,你爸爸正在气头上,先别进去碰钉子。”

  石岚风不屑地渺了她一眼,冷笑一声:“除了我哪个还敢惹他生气啊,还真是大开眼界。”

  “是文博,那个混小子、、、、、、”傅倩倩有些不好意思。

  他正想进去里面石玉林生气的声音传了出来:“没得商量,做你的粉红知已可以,但你说要真进我们家门那是不可能的。”

  “爸爸,为什么?两个人相爱在一起不容易,你不是也很欣赏她?为什么又不同意?理由?”傅文博也很很急。

  “理由?石氏走到今天不容易,它有多少家底你也一清二楚,现在市场变化快,它远没有外面看着的那么闪耀风光,我们需要分担风险最直接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这个圈子司空见惯的事你又不是没见过,立竿见影又稳固。以前年轻雄心壮志毫无顾虑,但是现在我要为你们考虑。”

  “原来你一早就有私心,戴菲尔的撮合就是试探?”一切都是利益。

  “是,本来也没抱希望,但人家却对你上了心,如果不是她也会是其它圈里的名缓淑女总之不是现在的杜青青。”

  “爸爸,你怎么能这样?感情怎能和利益捆绑?那我哥呢?你怎么不叫哥去联姻?”

  “他能和你比?他都荒废了?花些钱能让他安稳地过日子我都自求多福了,文博,现在家里你是希望,你不能任性固执,好女儿多的是孰重孰轻你自己心里要明白。”

  傅文博收了声他心里乱急了,原来青青的担心不是多余,在面对亲情爱情利益的纠葛时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果断,强大。痛苦使他闭了眼,他仿佛看见了青青失望悻悻而去的样子、、、、、、

  石岚风推门进去,拉回了傅文博的思绪。

  “哥。”傅文博叫了一声。

  “你这个孽子。”石玉林抄起桌上的一把纸扇丢了过去

  石岚风眼疾手快躲了一下,扇子砸在门框又弹到了地上。

  “他惹你生气你打我做什么?”他走进去不动声色捡起了扇子。

  “玉林,你搞什么?那么大火气你糊涂了。”傅倩倩也跟了进去。

  “你还有脸说”他指着石岚风“你平时怎么混我不管也管不着你,但你把石氏拱手让给别人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当真要把石氏毁掉?”石玉林气得坐在椅子上喘气。

  “岚风到底怎么回事?”傅倩倩忙着给石玉林顺气,一脸疑惑地看向他。

  “周律师还真多嘴。”他不紧不慢地说:“不是还没签吗急什么,就那么一点点股份也算不了什么。”

  “你说得倒轻巧,石氏不是我们一家的,你今天送一点明天输一点有多少一点可以任你挥霍?那么多大小股东虎视眈眈,你以为我们的日子很好过?”

  “说得好像石氏明天就要垮了似的,好了知道了,我收回来。”他漫不经心地挥挥手快速地退出了房间。

  “站住,你以为这是酒店来去匆匆,你眼里还有这个家?还有我这个父亲吗?”石玉林边说边走了出来。

  石岚风在楼梯间停住一脸地无所谓:“接着说。”

  “哥,你少说两句。”傅文博走到他跟前。傅倩倩在旁边劝着石玉林。

  “你不用当好人,管好你自已先。”石岚风看也不看他。

  “你看看你的态度?看着就让人生气,石岚风你能不能稍微收敛下,多关心关心公司,少和那些三教九流的人胡混,你再这样下去你说的石氏垮台可不是微言耸听。我听周律师说那个女孩子还不错,真要觉得在意就带回来看看,只要身家清白,温和孝顺就好,你也不小了早点定下来也好。”

  “是吗?我已经荒废了,不是家里的希望不用我联姻,随便找个人都可以娶进家门,不管她是聋是瞎是缺胳膊少腿还是怪病缠身都无所谓对不对?抱歉,没如了你的愿,她不仅人长得好,心眼也不错。你不是要我定下来吗?那点股份就算礼金了。”

  “你、、、、、、”石玉林上前就给了他一巴掌。

  “爸!”傅文博拦住了石玉林“哥,爸不是那个意思。”

  “好,看来这个家也容不下我,早点离开也好。”他一甩头大步走了出去。

  “岚风!岚风!”傅倩倩在后面叫着。此时一道闪电划过,惊雷掀得地面都要晃动起来。狂风卷着外边的树枝东倒西歪,过道上鹅黄的细纱窗帘肆意飞舞。管家一路小跑忙着关窗,看见石岚风要走急忙叫住了他

  “大少爷,马上要下大雨,电视台已挂了黄色暴雨信号,现在出去很危险。吃了晚饭等雨小了再走。”

  “哥。”傅文博也追了上去拉住了他的手。

  “放手。”石岚风冷着没有看他。

  “哥,不管怎样先吃了晚饭再说,爸是在气头上我也被骂得狗血淋头,我知道你一直恨我抢走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这么多年不管我和我妈怎么做你都无动于衷,说实话到现在我都麻木了,没办法你们是我的亲人这又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急风夹着暴雨唰唰地下了起来,雨水顺着领口往下流很快就浸透了衣裳,突然的骤冷让两人不惊打了个寒颤。天好像漏了,倾倒似的雨瞬间把两人浇了个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