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二十八章:吴惜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44 2017-08-24 15:43:17

  俩公婆上去送上礼物和祝福周雪就带着皓皓下去了,她的眼若有若无地在青青脸上扫,青青不惊抖了几下。

  “我当是哪家小姐呢,原来是杜主管真是让人惊艳,很漂亮,我儿子都被你迷住了。”贾利仁对上青青。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衣着光鲜,仪表端庄漂亮的女人是那次误打误撞的杜青青,难怪能这么快在石氏站稳脚跟,男人吗!他一下想通了所有事。

  “贾总,谢谢!贾叔你们先聊我去和皓皓拿礼物。”她被贾利仁看得有些发毛,话里有话让人很不舒服,赶紧找着理由走为上策。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贾利仁玩笑地说:“人是漂亮,但随便玩玩就不要带到家里来了。”心里有些责怪他随意带女孩子出入贾府。

  “是啊,小门小户小家子气,如果我是认真的呢?”傅文博抬眼问他。

  “傅文博、、、、、、?我虽然见不得你好但也想你快点有个好姻缘,不然周雪、、、、、、”他连停了两下:“刚进来我以为不是哪家富家小姐也该是名门闺秀,哪里知道、、、、、、你爸妈又同意?”

  “我爸他、、、、、、”傅文博正想解释贾大海打断了他。

  “文博,你别管他先去看下杜小姐,她对这里不熟,刚出去了。”他又指着贾利仁说:“文博比你有主意别乱干涉,跟我来下书房。”

  傅文博在外面的喷池边找着了青青,她正看着那些水柱发呆。

  “想什么呢?贾利仁那人就那样你别放在心上。”傅文博接过她手里的玩具。

  “没有,我也没得罪他俩公婆怎么看我都怪怪地?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是不是你爸妈都不知道你带我过来?你说的同意是不是只是你的意思他们根本不知道?”

  “你一下问这么多我怎么回怎么回答你?不要想那么多。贾总对你有敌意是因为你撞破了他的好事,那次在优美盛世就是他下药蒙我,你想起没?”

  “那她老婆周雪呢?怎么看我也是怪怪地?“她当然记得自己的第一次脸红的回避了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想多了?你都没和她说话。”

  “直觉,女人的直觉。”青青一脸肯定。

  “好吧,我承认我和她好过一阵,当时就是一时堵气纯粹气贾利仁来着,那个时候小哪里懂什么情爱,就是为逞强表现自己而以。”

  “然后呢?”

  “哪有然后?我出国他们就好了然后就这样了。”

  “你确定她对你还没有想法?”青青不相信。

  “所以我说你们女人,唉,不跟你说你怀疑,跟你说又不信,贾利仁在S市疼老婆是出了名的,再说你看周雪过得多滋润?这事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傅文博有些不耐烦。

  “好,那你爸妈的事、、、、、、?”

  “你有完没完?我说了所有的事我来挡,我不想把时间花在这些无止无休的解释上”他声音大了起来。

  青青被吓到了,怔怔地立在那里忘了回答,这是两个人确定关系后第一次这么重地说她。明明刚才还那么亲密,现在却冷得发懵。她抬头看天空嘲笑着自己的愚昧,又生生逼回了眼眶的水汽。正尴尬不知所措时有阿姨来寻他们吃饭,青青感激的随人一起进了屋。

  这顿饭吃得所然无味,偏生下手的周雪频频和她介绍食物的特色和做法,让她不好意思推却,转眼间她面前的盘子就堆成了小山。她慢慢地往嘴里塞着如同嚼蜡。

  傅文博慢条斯理地用餐,对她的窘迫视而不见。

  当周雪又用公筷帮她布菜时,傅文博劫了过去:“她在减肥给我吧。”周雪怔住,停了下放到了他盘里。

  “哎,你老公也要吃饭的。”贾利仁看不过了。

  “他们是客你也是客?”周雪夹了一片松花雪鱼丢到他盘里,“堵上你的嘴。”

  傅文博拿走了她面前的盘子拨了大半到自己的盘子里。

  “谢谢。”青青感激地说了声。

  “别说话,吃饭!”

  青青朝众人笑笑默不作声地用餐。

  回了酒痁两人没再说一句话,青青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准备明天返回S市,她想起出门前对爸妈许诺要带礼物回去,自己三天来只顾和傅文博厮混早把它丢到了九霄云外,现下心里更是难受。她找出钱包准备出门随便和他们带点东西。

  “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傅文博问。

  “买点东西。”“人生地不熟,这么晚好多商店都打烊了,真要紧我们明天上午去买下午再走。”傅文博拦住她。

  “没必要改行程,一些小东西很快就好。”她想起酒店旁边就有手信店。

  “那我陪你去。”他打开门先走了出来。

  “不用了,你先休息我一个人就好。”青青站着没动。

  “又来了,我又哪里让你不满意?”他关了门把她推到沙发上,“能心无旁鹜地让这个假期完美收官吗?这些置气毫无意义,我是对你语气不好,因为你总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我,如果今天这个隐患埋下,以后就会有更多的猜忌,怀疑,争吵。你明不明白?”

  “我也没想和你吵,是你自己吃饭时不理人家,那么多人我只和你熟你叫我上哪去搬救兵?人生地不熟孤立无援的滋味很难过。”

  “好了,我又自大了,早点休息,需要什么明天再买。”傅文博搂住她。

  “我看到楼下就有礼品店,随便带点回去给我爸妈就好,你的行程那么满别耽误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准备好了,我已经打包放好到时分给他们就可以了。”

  “你买的这些东西都是为我准备的?”青青不敢相信。

  “你以为呢?为了讨好你身边的人,我连你手下都算进去了。”

  “那、、、、、、”

  “那什么,早点休息。”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先去洗澡,我还要忙会。”

  回到S市青青就在屋里整理那堆礼物,傅文博费心地把所有东西分了类,大到爸妈的保健医药品和时下流行的电子产品,小到蚊叮虫咬的双飞人都考虑了进去。给淑珍和林如沐的是手表和化妆品,弟弟的是苹果手机,杨柳玉的是一颗钻戒,连阿花和王凌辉都有份是一个精致的小包和一套乐高,自己的就更多了好多东西见都没见过。

  看着这些说不触动那是假的,对你的喜欢连带上了你身边在乎的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是难能可贵的。那点自大和小心眼比起他的好又算得了什么?何况人家本来就有自大的资本。而自己呢?除了这张目前他还算迷恋的皮囊还有什么可力争的?香港一行的耳鬓厮磨她似乎早有预料,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也默许了他的强势,半推半就跟着他胡乱陷了下去。沉浸在快乐和爱情里的女人,是很难分出心思想其它的。如果时光能够停止她真想一直这么下去。按下他的号码却又不知如何倾诉。

  “青青?怎么不说话?肚子还不舒服?”傅文博在那头问。

  “不是,那个谢谢你。”

  “嗯?就没有别的表示?”

  “想你了。”青青小声地说。

  “嗯?不能大声点?”

  “你听到了,我挂了。”她匆匆挂了手机。

  “哼!”傅文博笑着放下手机隔着那么远都能感觉她说这句话时的娇羞,想了想又回了信息回去:我这边事多要不叫万金接你过来?

  青青马上回了:不用,我爸妈马上要回去了我想多陪下她们。

  好,有事打电话给我。嗯,下午去送礼物,我可不可以问下为什么要送杨柳玉钻戒?

  还屈老大的人情,至于为什么要钻戒是她的个人嗜好,吃醋了?

  没有,我妈叫我了,你记得按时用餐。好!记得你爸妈回去后就搬到恒心花园。

  美的你!我真的有事了有空再聊。好。

  石岚风叫阿华把车开到星星广告公司,停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阿华盯着外面走过的人群。此时正是下班时间,里面的长腿美女从豪华耀眼的大门走过惹得路人频频回头。有流气的小年轻时不时来一两句骚扰的口哨想吸引她们的注意。但美女们个个目不斜视跨腰摆臀地朝自己的坐驾扬长而去。优雅的蹬上车,离去时卷起一阵幽香的尘土。现在的女孩哪个不是人精,张爱玲早说了,出名要趁早,捞钱最重要。

  “出来了吗?”石岚风问。

  “还没有。”

  “再打电话给她。”他已有些不耐烦。

  “还是不接。”阿华报告。

  “她胆子上天了,一会出来了把她绑了。”说完继续在后座上假寐。

  又过了一会阿华对后面的老板说:“出来了,但有很多人。”

  “你去把她绑过来。”阿华应声而去。

  阿华悄声把吴惜支到一旁:“岚哥叫你过去下。”

  “我今天真的有事要陪客户后面还有个小通告,不然也不会不接你们电话,你和他说改天行吗?”

  “吴小姐你知道他的脾气,不要让我们两个为难。”阿华跟的久了最清楚主子的脾性。

  “那,我去打个招呼,你等我下。”她知道今天逃不过了。

  吴惜上了车,阿华在下面不远处守着。

  “什么事这么急,上来了你又不说话。”吴惜耐着性子问。

  “陪我。”

  “这可不是大公子你的作风,没有回头的先例,怎么?那位煮茶的妹妹没把你的心暖透?”吴惜不去看他。

  “她有她的好,你有你的妙,这么久没见挺想你的。”说着就从她旁边挨了过去。

  吴惜躲开他的嘴用力反抗,可力量悬殊扑腾几下就被压倒在了身下,她笑得出了声:“石岚风,你这样有意思吗?如果我不配合,你不是也不快活?要做是不也该找个舒服的地方。”

  石岚风顿住:“吴惜,你令我意外,看来你们星星的周运来越来越会调教底下的人了。”

  “大公子我今天真没空跟你闲扯聊天,客户在等我下次再安慰你。”说完就要下车。

  他拽住她的胳膊就这样直白的瞧着她。“你、、、、、、?”这时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客户在催了,我们下次再谈好不好。”又回来上班本就欠着老板一份人情,再这样得罪客户以后也别想在S市模特界混了。她挣开他要去拿手机。

  “别接,陪我。”

  “石岚风,你别无理取闹了,我不像你有那么好的家势可以随意挥霍,我要吃饭生活要为生计赚钱。”她火了。

  “你要钱我给。”石岚风按住她的手。

  “我要房子,豪车,股票。”她气得口不择言。

  “我给。”石岚风想也没想。

  “你疯了,你今天受了刺激不适合再谈下去,我叫阿华送你回去。”

  “是啊,我知道你也是没把我放在心上的,迫于在一起也是敷衍,有时我真厌烦了这样的日子,如果就这样睡过去永远不要醒来那将是多么妙不可言的事。”他把头靠到她的心口。

  “你,你先起来我接电话先。”契而不舍的电话和阴睛不定的他哪个她都不想得罪。

  “别接,说了我给。”他几乎是耍赖地缠在她身上。

  “好吧,我真是怕了你,哪里不痛快说给我听听。”第一次见到这样撒娇缠人的石岚风让她不忍拒绝。

  “没有,没人敢让我不痛快,我只是寂寞,吴惜,这么久你对我有没有半分动心?”

  “你想听真话?”“想。”

  “没有,你是天上的月亮看得见够不着,和你在一起的女人估计都明白。”

  “也好,我俩长得这么漂亮不如生个孩子,基因这么好他们肯定好看。”他猫在她怀里没有抬头。

  “岚风,你要明白你这样的人是不该有家庭的,会害了相关的人。”

  “也是,我都不知道哪天会横死街头,要是我妈在的话你说我是不是有很多孩子了。”他翻出她包里的手机:“还有完没完。”说完就用力把手机关机了。

  “石岚风,你不能老是活在仇恨里,人家说了,生活总是逼迫推着我们上前,不管你准没准备好,它都不会事先通知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走出来了。”他瞪着眼睛看她,这个女人懂他,好的时间也不长,怎么就这样润物细无声地渗入了自己的世界?看似的漫不经心却处处留心在意。他突然发现有个推心置腹的知已也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