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二十七章:香港之行三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59 2017-08-24 15:42:51

  等两人整齐地出现在成衣店里时,老板已等候多时了。

  “正想打电话给你确认怕是又有事给拖住了,你再不来我这又要出去了。傅公子这边请。”曾老板脸上堆满笑容。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耽误了你的生意是我的不对,今天多做几套算我的赔礼。”

  “那就多谢了,看来这等得值啊,是为这位漂亮的小姐做吗?”曾老板向她点头问好又对傅文博说。

  “是,出门没有像样的行头,对衣着打扮也不上心,多给她做几套,但明天的那套要快点。”傅文博故意说得刺耳,但外人感觉就如同数落家中不会持家的妻子。青青脸热狠狠地剐了他一眼,傅文博笑着自顾跟老板寒暄。

  曾老板做生意迎来送往阅人无数,从他们进来就看出关系不一般。眉开眼笑地对青青说:“漂亮的小姐怎么称呼?”

  青青忙客气地回应:“老板你太客气了,我姓杜叫我青青就好了。”

  “小青?好名字,这样叫你没关系吧。”

  “没事。”

  “好,那个小白带小青靓女去量尺寸。”他对着里面喊。

  青青心里一抖:怎么又成了《白蛇传》了,许仙人在何处?

  她听见曾老板在向傅文博吹水:“傅公子,男才女貌啊,靓女!好眼利。”

  “哪里,小家子气!”两人哈哈大笑。

  青青跟着所谓的小白往里走,越走里面越昏暗,越走新衣和缝纫油的味道就越浓,其实里面很宽敞但密密麻麻的衣服遮去了上面的灯光,里面一排排的架子衣服整齐的排列着,衣服外面都套着透明塑料袋,挨得紧分不清款式与精致否,只是每件下面都用白布条作了小标识。

  晕黄的灯光下所有的镜头都在放慢拉长。也许这里的每件衣服,针线里都别着耐人寻味的故事。她想起了《花样年华》里的张曼玉和梁朝伟:忧郁的眼神带着淡淡地哀伤,华丽的衣裳下潮湿的心蠢蠢欲动、、、、、、

  “小姐麻烦你这边来一点。”小白拉回了她游走的思绪。

  “来你们这做衣服的人多吗?”青青一边拉着身子方便小白量尺寸一边向她打听。

  “多啊,这些衣服都是,我们是老字号了,传到我们老板已是第四代,好多明星大腕都来订做。”小白动作娴熟利落。

  “那真是很久远了,是不是很多衣服都没被领走。?

  “是啊?你怎么知道?看到后面那些没有?都是。”

  “你们怎么不把它们募捐或者碰到有人中意就割爱?”

  “不行,老板都要定期整理的,每件衣服都是一个回忆,客人说不定哪天又想起来了,不能砸了招牌。”

  “那你们老板是好人。”青青笑着。

  “小姐也是好人,身材好,皮肤白比一些明星还漂亮,以后肯定大富大贵。”生意人的嘴总是抹着蜜。

  被人称赞总是高兴的“谢谢!”

  青青出来时傅文博正和曾老板挑着花样与款式。

  “你来看看喜欢什么样的都挑出来让曾老板给你参考参考。”傅文博拉下她。

  里面的插图个个精致漂亮,青青看着眼花很难拿定主意,草草翻了几下就推给他:“你们拿主意就好。”

  “看,不上心吧,懒。”傅文博笑着对曾老板说。曾老板会意地笑声让她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哪里懒了?老板经验丰富,你又常带姑娘过来肯定比我懂。”她往他手心里掐了一把。

  “好了,就这样刚我们看上都各做一套,做好了给我们寄过去就好。”他扣住她的手“就是戴小姐带我来过一次,觉得不错就推荐给你,是不是还不错?”。青青还不习惯在外人面前亲密,羞得一把挣开他的箍禁跑到了另一旁。

  “是!傅公子今天已经是我们的老客户,订得多给你们些优惠,到时你们可要多带客人来光顾。”

  傅文博一边应着一边交待些后续,好不容易忙完了他挨着她的耳边说:“那现在是去听风还是看楼?”他说得暖味她听着含羞,再也忍不住没等和老板打招呼就跑了出去。傅文博心情大好和老板摆摆手跟了出去。

  “那现在去哪里?”傅文博追上她。

  “你再像刚才那样,我、、、、、、我回去了。”青青不想理他。

  “好了,说了在外人面前要含蓄给我面子的,不经逗。”

  “你那叫含蓄吗?没有下次,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先去吃点东西吧。”青青觉得小肚子抽抽往下沉,像是着凉了。

  “两人用了餐青青还是觉得隐隐作痛,她去洗手间一看果然例假提前了。

  “我不舒服不去了,回酒店好不好?”她走出来和傅文博说。

  “好,那我们下次再去,你在这里等我去给你买点药。”

  “你知道是什么药?”她问他

  “我知道,你刚去了洗手间。”

  “还不是你,搞得人家提前了。”她不好意思看向他。

  “好,都是我不对,我马上回来。”

  回到酒痁傅文博就叫厨房送来了生姜红糖水,他看着她喝下又向他们借了热水袋压在她的小腹上。看着他忙前忙后青青确实有些触动:“傅文博,谢谢你,我没那么娇贵,你忙你的吧。”

  “没良心的,等你睡着了我就出去。”他把她的被子拢紧摸了摸她的脑袋。

  青青赶紧闭上了眼睛,傅文博进去了里屋不一会又出了来,在她床边停了下把床头灯拧暗了些才出了门。

  青青睁开假寐的眼睛,黑溜溜地眼珠快速转动,豪华的房间只留了床头灯,晕黄的灯光映得屋里温暖又舒适。整个人像被甜蜜的幸福包裹着,心满得再也盛不下。她把手贴在小腹上,一股暖流涌过,全身都跟着暖和起来。内心一遍遍问自己:这是真的吗?现在就懂得恃宠而骄以后会不会要得更多?她觉得自己中了邪了,侧过身偷瞄着傅文博睡过的枕头,伸手在上面摸了摸,然后拿过来垫在了自己的枕头上,闻着他特有的味道睡了过去。

  青青自然转醒过来下意识叫了声:“傅文博!”

  声音从里间传过来:“醒了?”房间没开灯电脑屏幕的光映在他脸上一暗一暗。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开灯?”她走过来打开了灯。

  “怕影响你,好点没?”他扯过她坐下。

  “好多了,你在干嘛?”她看不懂上面的内容。

  “工作,你以为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他把电脑盖上把她拥进怀里。

  “好吧,你现在忙完没,我肚子好饿。”

  “我买了点心,要不要先尝尝?”

  “好。”她从他怀里起来:“哪呢?”她起得急感觉底下一股热流涌出不好意思地欠欠:“我先去下洗手间。”

  “嗯,快去。”

  她收拾好自己走出来:“点心呢?”

  “急什么。”他打开盒子拿出一个很精致的甜点:“来试试这个。”

  “嗯,好吃,这个叫什么名字?这么漂亮?酸酸甜甜地芒果味好浓。”她连吃了好几口。

  “这是满记的东西也是老字号了,你刚吃的这个叫“杨枝金露”。先别贪还有。

  “啊!榴莲蛋糕,我的最爱。”她一把接过。

  “慢点,它们有一款冰激凌特正宗,你不能吃下次带你去。”

  “噢,这个又是什么?”她拿起另外一个。

  “这叫踏雪寻梅,老板咬文嚼字很有意思。”

  “不仅做得漂亮连名字都起得这么文雅,看起来让人垂谗欲滴,你也吃点。”她分了些把调羹送到他的嘴里。

  “你也让人垂谗欲滴。”他接过甜点扣住她的脑袋封住了她的嘴,唇齿间满是香甜。

  隔天的生日果然如傅文博所说只是几个至亲聚聚。青青拘促地跟在他身后格外注意自己的形象,自己的言行举止关系着傅文博的颜面,关系着自己第一次亮相在大众面前的印象。好在那些上了年纪的长辈看起来都比较和善,而年纪相仿的就更随意了,在服务业久了察言观色中也懂些说话的艺术,她落落大方的跟着傅文博和大家寒暄,点头微笑。

  底下有人在悄悄议论:“这是哪家的小姐,出落得这么温婉可人,贤淑大方?”听得傅文博心里痒痒:“真争气!回头给你奖励。”青青含羞的白了他一眼:“是这衣服抢了镜。”

  “都好。下次我们的衣服都交给曾老板。”

  “爆发户,果然是败家子。”傅文博正想说什么贾大海坐着轮椅出了来。

  大家齐刷刷向他祝贺问好,他也高兴地和大家打着招呼。病痛让他苍老得快了些,风湿的腿已站立不起来了,历经沧桑的脸上布满沟壑,六十出头已满头白发。今天的他精神不错和大家打完招呼又扯了些家常。他把傅文博叫到一旁:“难得啊,文博,你爸爸说你要过来我还不信呢,现在一下成了双我更高兴,多带杜小姐逛逛。”

  “谢谢,以前不懂事常恼你生气,惭愧啊。贾叔。”傅文博和青青一起向他祝贺。

  “哪里的话,利仁要是有你一半的聪明就好了。”

  “贾叔你又过奖了,利仁哥早就身经百战,这次122的事全靠他出力。”

  “他怎么样我清楚的很,你不用替他打马虎。关起门来一家人,你们要一团和气,做得不对要相互提点体谅;做得好要戒骄戒躁相互鼓励。我和你爸爸老了,这个担子总是要落到你们身上的,我们跟你们打好了根基不要求过快过高的做大,只要你们稳扎稳打。”

  “是,我会注意的,现在市场变化很快,我也是刚刚接触,到时贾叔要多提点侄子。我和利仁的关系好不容易有些缓和,一会他来了你不要再说他的不是。”

  “你呀,到底是长大了,也是我以前不够关心他,老是爱拿你和他做比较,所以到现在他都怀恨在心。”

  “没事,年轻人说清楚也就过了,那些小事早忘了。”

  “好,大男人心胸宽阔,你爸爸最近身体怎样?”

  “还好,不过后面的日子可能离不开透析了,如果换肾的话这么大年纪了来回折腾风险更大。现在也好听医生的话生活有规律,加上适当的活动慢慢静养还行。”

  “那就好,就是要多锻炼。”

  “爷爷我有锻炼。”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跑着奔向贾大海顺便做了个思考者的动作。

  “乖孩子,别跑太快,你爸妈呢?”贾大海一脸笑容摸着他的头。

  “他们就是矫情,还在外面拌嘴呢!”孩子老成的一句话逗得大家笑起来。

  “啊?都到家门口了还吵什么?”

  “爸爸怪妈妈太磨蹭搞得迟到了。”

  “这两人真是。”贾大海对傅文博无奈地笑了笑。

  “爷爷,我先来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我们皓皓是好孩子,谢谢你,等下爷爷给你好东西。”贾大海慈爱地蹭了蹭他的头。

  “姐姐你笑起来这么漂亮跟我回去做福晋可好?”小家伙看着抿嘴而笑的青青问。

  “你就是皓皓?你知道福晋是什么吗?”青青哭笑不得,其他人都哈哈大笑。

  “知道,就是老婆,然后生一堆小阿哥和格格。”他一脸地天真。

  青青头上拱出两条黑线无可奈何地说:“可是你还这么小都抱不动我,还是好好吃饭长大了再说,你这么喜欢阿姨我送你一套乐高好不好?”

  “好,最好有点难度的不然被同学看了好幼稚。”小孩子忘性也快马上被玩具吸引了。

  “航空母舰,级别够了吧!”青青笑着说。

  “嗯,可以挑战下。”小家伙点点头。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这个电视剧害的。”贾大海好气又好笑。

  贾利仁和周雪已走了进来,正想来这边,他拖住自己的老婆:“叫你别看那么多电视剧,现在你看你儿子,到处拈花惹草长大你怎么管得住。”周雪知道理亏正想上去训斥自己的儿子他又拦住了:“不过也不错,知道和傅文博抢女人是我贾利仁的种,人长得那么漂亮就是委屈我儿子多等几年了。”

  周雪好气又好笑的一把挣开他:“贾利仁,你真是有病,病得不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