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二十六章:香港之行二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56 2017-08-23 16:09:03

  等两人吃了饭从缆车上下来爬上太平山顶时,早已错过了华灯初上而又万家灯火的景象。但此时夜色正浓却也别有一番滋味,山下灯火星光点点,夜空墨黑高阔,一览众山小顿觉苍穹飘渺浩瀚。风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她用力地朝上吹了吹,张开双臂作了个深呼吸地动作。

  “怎么样,心情舒畅是不是有俯视众生的感觉。”傅文博心情大好。

  “哦,你以为是古代的皇帝,还是外星人派来的新新人类统治地球的?自大!”青青丢了个渺视的白眼给他。

  “姑娘,你怎么总不按我的套路来?你的名字叫温柔。”

  “和你也能谈温柔?”她还在扯眼看他。他知道她还在为下午欺负她的事生气,搂过她拍着她的后背:“好了,下回我克制些。”青青扭了几下没挣开便由他去,但一说这事还是免不了脸红:“还说!”她警告的一眼让他立刻收了声。

  “好了,出来玩就要放开,这么好的夜景别影响心情。”他不想在这些无谓的事上起争执。

  “谁影响心情了?”她用力甩开他。

  “你看看你,老是受其它事物干扰,这点心盈就比你好。”他也恼了,口不择言。

  青青怔怔地看着他,这让他懊悔:“对不起,心都被你搅乱了。”他扯过她

  青青很想说:她好你可以去找她啊,又来惹我作什么?她不至于去和一个已经不在人世的人置气,但这样的比较却叫人生生难受。觉得委屈小声的说:“那你和我说说她吧。”

  “她?我不是给了你日记本?你没看?”傅文博一愣,”我以为你早就翻过了。“

  “想看又不敢看,偷窥人家的东西总是不道德的。如果你能坦白那就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这样对她也好。”

  “你确定要听?在这种情况下?”他眼里有怀疑。

  “哪种情况?你说吧。”她想知道他以前的事。

  “你和她有太多的不同,她温柔,顺从很依赖我,基本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都是我说了算。而你,尖牙利嘴让人咬牙切齿,固执起来让人无奈,闷起性子让人发狂、、、、、、”

  “我有这么多坏毛病?注意不要转移话题。”青青打住了他。

  就这样,在夜黑风高最适合倾诉爱情,聊人生谈理想许未来的太平山顶上,两人大煞风景地谈起了前女友。

  “就这样?可这个根本要不了她的命?”青青满是疑问。

  “是,她没有淹死,是术后的并发症要了她的命,她才动过瓣膜手术,一个小小的感冒就能要命,那种情况下她又不能见死不救,所以、、、、、、回来后她就病了,发着高热一直不退。嘴里叫着我的名字却又不让我过来、、、、、、这个傻姑娘。”傅文博每次回想都痛苦不堪。

  “她,她可能是不想你太伤心。”青青一时也不知怎么安慰他。

  “是的,死了后我的好友肖云天才通知我过去,留给我的只有本日记本,那时候如果我在她身边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后悔有什么用,时间不能回到过去,她也不能活过来。”

  “傅文博,她是个好姑娘。”青青很难过。最好的年华,最艳的时光,生命突然终结,老天太无情不公。如果没有意外现在站在傅文博旁边的就是那位美丽的姑娘。而自己呢,还是在办公室跑腿打杂的小妹。占着别人的位置会好吗?

  “是,你也是,所以我不想再错过,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前女友的种种还历历在目又来招惹你很不耻?没办法,你的身影老是在我眼前飘,我的心太空,想要温暖,想对你好。”

  “我做得也不好,你、、、、、、”

  “我知道,我们不要为了这些事情争吵浪费时间好不好?生命真的很短暂很脆弱,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在你不确定的情况下不要贸然逞强,我为什么不让你开车现在明白没?”

  “好,傅文博谢谢你。”青青任他搂着自己。

  “谢什么,整天脑袋装的什么?一惊一乍!走,带你好好看下风景。”

  傅文博带着他往旁边走着,山下灯火通明,这座美轮美奂,流光溢彩令无数人向往的不夜城,夜生活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精彩的演出从来不缺热情的观众。只是今天青青太累无心去欣赏它的特色,随便瞧了两眼她便嚷着要回去:“怎么了?不舒服?”

  “不是,就是想回了,想早点休息,你明天不是要早起吗?不能耽误你工作。”她想了想,”你尽管安心谈工作,我一个人也可以到处逛。“

  “哦,没事,说了和你来休假就是休假,贾叔后天生日到时你跟我一起去。”

  “啊?你怎么不早说,一点准备都没有?你们这些富人、、、大家庭是不是有很多规距?”青青很意外,这次香港之行她以为是他谈工作顺道带她,没想到他还有这出安排。

  “早说你还会来?没事就几个至亲聚聚,就是你的衣服太随便不能太失礼。”傅文博上下打量她,”像你今天这身就不行,总得有点样子要拿得出手才行。“

  “怎么办?我很紧张。见长辈会不会早了点?你爸妈知道吗?”

  “我爸你是见过,他没意见,我妈、、、、、、”

  “你妈怎样?”她有些着着急。

  “我妈自然听我爸的。要不让你们见见面熟悉熟悉?”

  “别,我们回去吧。”她的心忐忑着哪里还有心情闲逛。

  “胆小鬼,那明天你想去海洋公园还是迪斯尼?”

  “我又不是孩子,再说我恐高那些刺激的节目也玩不了。我想去浅水湾和赤柱美利楼。”先稳定下心情也许后天的见面就不会那么糟糕。

  “还真特别!文艺女青年!”傅文博笑了,“好,去浅水湾,到时可别失望。”

  “你还说,肤浅!”

  “好,你有深度有内涵。”傅文博笑着看她,“那就早点回去。”

  青青不否认地昂头大步跟上他:“本来就是。”

  两人洗漱一番各自忙活着,有了先前的警告傅文博并未跨越雷池。青青穿着酒店的浴袍坐在被窝里找有关赤柱美利楼和浅水湾的信息。傅文博时不时插上一两句:“就是一幢旧楼,能听风的海边S市也寻处可见,你以为又有哪些特别。”

  “你懂什么,要的就是怀旧的感觉。上面说了,那种贵族式的殖民时代情调,最是让人联想起《倾城之恋》白流苏和范柳原的爱情故事。之后前仆后继的现代男女生生不息轮番上阵。而浪漫的浅水湾和优雅的英式下午茶就成了他们最好的舞台,当露台茶餐厅古老的英式吊扇缓缓摇起,婆娑的棕榈树送来咸腥的海风,丢一个扰人的动作,抛一个摄魂的眼神,欲说还休的一句情话两个人的好戏就开始了、、、、、、”

  “我们俩的好戏也开场了、、、、、”他把电脑盖住扑向她。

  “唔、、、、、、?”

  娇俏的模样活泼灵动,白皙年轻的身体在宽大的浴袍里若隐若现,沐浴后的水气让她的身子泛着白光,不经意间转动带来沐浴后的清香、、、、、、这样的活色生香只一眼傅文博的元神就出了壳,所有的警告都徒劳无济于事。

  他急切地狠狠地吻住她,她根本不及反抗就被迫与他亲密起来,这样激烈的吻让她难以招架,紧张又兴奋的同时让她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力气烟消云散,那看似推他的手也无力地垂下。

  随着衣物一件件滑下,她浑身酥软任由身上的男人一步步侵占,他把她小心地放平,细醉的吻布满了她的身子,他的吻那么温柔,虔诚,所到之处带来滚烫的烙印和难以言语的触动。她耐不住嘴里嗯嗯的呻吟起来,傅文博嘴角噙着笑缠得更紧,青青快承受不住双手不停在空中寻找可以撑住的支点,终于那具滚烫的身体沉沉地覆了下来,两人光滑的肌肤紧紧地贴在一起,青青的手摩挲着攀上他强壮的身子、、、、、、

  他的吻印在她的眼睑上,细细品着她卷翘的睫毛:“睁眼,我想给你快乐!”

  她缓缓地打开了眼睛,男人英俊的容颜近在咫尺,眼里有对她着迷的爱恋,有力的胳膊把她圈得不留一丝缝细,强健的的身子带着阳刚、、、、、、她忘了害躁主动送上自己的唇:“文博、、、、、、你是我的、、、、、、!”

  她觉得自己像被蜜罐包围着甜得怎么也化不开,又像飘在空中的云怎么也找不着方向,就只能紧紧地攀住他,身体纠缠着,汗水从毛孔里涌了出来、、、、、、

  傅文博低声叫着:“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到底是精力有限浴缸里傅文博慵懒地躺在青青的怀中。美妙悠长的余韵让两人都很难在短时间平息,过了很久她才用毛巾给他擦着头发:“水凉了到床上睡。”他往她身上靠着竟撒娇般呢喃:“再躺会。”青青看着眼前变化多端的男人,孩子般温顺乖巧的服贴在自己怀中,先前生龙活虎的压榨宛如如昙花一现。她嘴角露出了不可思议地笑,纵容了他的撒娇又续了热水。等水再次凉透他们才相拥回到了床上。

  这一觉青青睡得很沉。后背是男人强健滚烫的胸口,前面有他有力的胳膊圈住,那种亲密舒适的感觉让她无比安心,体会到了男女之间除了欢愉,坦诚相赤间那种温和宁静的奥妙。她喜欢被男人包裹爱恋着。这样的感触让她吃惊,她觉得自己变得更贪婪了。

  酒店的morning call准时叫了起来,青青在他怀里动了动翻向一旁,傅文博起身按掉了电话又搂回了青青。

  “几点了,闹钟响了?”青青闭着眼问。

  “不知道,再睡一会。”他吻着她的耳垂。

  “好了,一会儿不是要去订礼服别再迟到了。”她总算有些清醒。

  “没事,他们会等我们、、、、、、”他把她捞回怀里,压着她绵柔的身子封住了她的嘴。

  “你、、、、、、?”青青真是被他的动作惊到了,“傅文博、、、、、、你干嘛?”

  “专心!”他在她耳边哈气。

  温柔绵长的吻让她渐渐丢盔弃甲,很快青青就沉迷其中。充足的睡眠让青青的身子格外软滑,醉在爱河里的女人娇艳无比容光焕发。他爱死了她现在的模样,娇嫩妩媚间楚楚动人,他觉得怎么也要不够。

  “青青,你真美!”他由衷的称赞。

  清晨的的欢爱温柔漫长,傅文博耐心细致地做着格外照顾她的感受,明明已经大亮两人却用唇,用手,用心去感受对方。青青想起她浸泡在温泉中的感觉,柔柔的温泉围着自己翻滚涌动,那种酥麻惬意让她满足的惊叹:舒服!

  她跟着泉水起伏,身心不知飘向了何方、、、、、、

  青青已经累极再放纵下去今天的行程会全部泡汤,血气方刚的男人不懂收敛自已不能不坚持。她悄悄下了床开始收拾。

  镜子里那个蠢女人是自已吗?她抿着嘴一边擦着上面的雾气一边傻笑。这是要确定关系了吗?雀跃的心已经掩饰不住,她从他的洗漱用品上一一扫过然后找到自已的牙刷开始刷牙。

  傅文博也起来了,曾老板再次来催不能没礼貌。他动作很快,唰唰两下就收拾完毕。他见青青还在抹保养品笑着靠过去,”起那么早还是没我快,来,我帮你弄。“

  ”你哪会,别捣乱,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是男人比你还快。“青青不理他继续手上的动作。

  ”腰疼?“傅文博凑到她耳边,”体力不行要不要帮忙按摩?“

  ”傅文博!“青青真生气了,转过去厉声道,”你再这样我回去了。“

  ”好好好。“傅文博讨好地在她脸上香了一口,”我在大堂等你,一会去美心吃早点。“

  ”干嘛跑那么远,酒店不是有现成的?”

  “带你体验香港饮食文化的精粹,来香港不吃正宗的点心就白来了。像虾饺,烧麦,叉烧很美味。”

  “那还来得及吗?这也不早了。”

  “所以你要快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