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二十五章:香港之行一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87 2017-08-23 12:55:00

  闹钟响时青青才睡了3个小时,她按掉蒙头又睡了过去。

  傅文博的电话响了两遍她才迷糊的接起,早把去香港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什么?去香港?”她一骨碌爬起来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是啊,是谁说明天直接海关碰头?懒!”

  “好了我知道了,马上就可以。”

  “行了,迟了就迟了,万金送我们过去,我们正在你家楼下!”

  “啊?”青青跑到窗边打开窗户,果然那辆SUV停在树下。雨早停了,水洗过的蓝天上几朵白云悠哉地飘着,绿得发亮的叶子在风中沙沙作响。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尘土的清香迎面扑来,仿佛小时候上学路上:风吹着稻花,河水潺潺,轻快的脚步伴着清欢的心、、、、、、手机贴的脸儿滚烫,窗底下的人儿笑着抬头,就一眼,心已经被俘虏。有多久没有去认真平静自已的内心?生活有憧憬处处都透亮、、、、、、

  “要不要我上去接你?”傅文博的话又回在耳边。

  “不用,马上就好。”她收了手机,清水打在发热的脸上。镜中的自已上仰着眉,发亮的眼,凌乱又雀跃的脚步,那是恋爱的美妙。

  青青麻利地收拾好,匆匆和爸妈打了招呼就冲出了房间。

  看着眼前白T恤牛仔裤打扮的青青傅文博眼睛跳了跳:“你这也太随便了吧。”

  “舒服就行了,又不是参加宴会,那么讲究干嘛。”她不解,”真有任务啊?“

  “好吧,自由行,你都了解透彻了哪有什么任务。不过可能要多逛下买的东西有点多,先吃点早餐。”说完万金这边就拿出了粥。

  青青接过:“还真不错,有我的风范,就是味精太多了。”吃了几口才随口问下:“那你吃了没?”

  “没有,要不你喂我?”傅文博来了兴致。

  “丢不丢人?,万金给你老板再去买一碗。”青青想也不想就回了去。

  万金心里暗叫不好,这边傅文博就发话了:“算了,快点。”声音有了不悦。

  青青默不作声吃完食物,正想讨好他一下:“开车!”生硬的话语让她又吞了回去。这人真是翻脸堪比翻书。

  一路无言,青青玩着手机游戏打发时间,傅文博干脆闭眼假寐。万金把他们送到关口就返回去了。

  一到香港青青就软了,人生地不熟一路像跟屁虫样黏在他身后,没办法人太多了,所有东西都像不要钱似的,人们一蜂窝上去东西马上抢光光。她上窜下跳七拐八绕地在他身后当购物车。她发现他还有好多东西待她去发掘,他用她不懂的方言和商家讨价还价,她听得云里雾里,他却和店家谈得唾沫横飞。手里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沉,她累得双腿发软,他却健步如飞。

  终于在一家门前她死活也不进去了“你进去抢吧,累死了我在外面歇下。”购物的天堂,果然名不虚传。

  “好,坐在这里别乱跑,我马上就出来等下带你去吃饭。”

  “我真是搞不懂你,你们这些富贵不都是出入那些高级场所吗?或者打个招呼别人就会送上门,到这里和我们这些平民体验生活又是为哪般?好玩?”

  “你电视剧看多了,好东西都深藏民间。”傅文博不放心地问,”行不行?不要乱跑等下我找不到你。“

  ”知道了,快去快回。“

  傅文博行动迅速,出来接过她手上的东西:“走吧,吃点东西回酒店休息下。”

  他带着她随便进了家茶餐厅,食物上得很快,青青也吃得很快,傅文博显然也饿了但吃相还是斯文有礼,青青吞下一口虾饺:“傅文博,你这么注重用餐礼仪是不是学过?”

  “小时候是有学过,刚开始很不配合,后面觉得也不错慢慢就习惯了,主要是能磨出一个人的耐性。”

  “我这么粗鲁和你出去是不是好丢人?”她又缩回了壳里。

  “也没什么特别注意,只要不失礼就好。”

  “那你处处护着我不是好辛苦?看,这就是差距”

  “这些不是你关心的,你只要想着我,围着我,让我无后顾之忧地做自己事就好,其它的我都会替你挡。我知道你的顾虑,一开始就和你摊开了,我不是个好男人,还有很多自大,小心眼的坏毛病,但我决对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你想说什么?这么久了你对我忽冷忽热,中心摇摆不定,你把我当什么?”他拿过她的手按在他的左胸上“今天必须端正你的态度。”

  青青怔怔不知怎么回答,服务员上来了甜品。

  “算了,试下这个双皮奶,对女孩子好。”傅文博见她不语放开了她的手。

  尽管双皮奶爽滑又可口,可它上得太不是时候,青青青蜓点水的搅着调羹吃了两口,便悻悻放下。

  傅文博也草草两下就起身离开,青青暗叫:“小气。”抬腿追了上去。

  回到酒店傅文博忙着给东西整理分类,青青几次想插手都被他挡了回去,她本不擅长刻意讨好,不然也不会在工作上混不开,所性懒了去,和爸妈报了平安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昨晚没睡好,今天又跟着跑了一上午,被酒店的冷气一吹就有些昏昏欲睡,她顶不住去洗手间冲了下便把自己丢到了床上。

  傅文博那个恕火中烧啊,恨恨地盯住床上的人,服个软就那么难?倔强的家伙。没人和自己置气也没了兴致捣腾那堆东西,去洗手间冲了下躺回了她的身边。他狡黠地目光投向怀里的可人儿,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旁边的女人睡得香甜,傅文博哪里有半分睡意,怀里有温香软玉再坚强的人也抵挡不住,更何况现下的她卸下了平日的尖牙利嘴和任性。灯光下,柔柔的身子拢成一团,安静恬和,温顺可爱,他的嘴忍不住就印了上去

  刚开始还有些克制慢慢就收不住了,他的手越拢越紧,吻一路从额头眼睛鼻尖滑到颈间,她沾着水气的睫毛动了动,无意呢喃一声“傅文博!”

  他喉咙一紧,所有的坚持瞬间崩溃,手滑进她衣服里来回手抚着她细滑柔软的腰身,嘴里吮着她的耳朵:“我在。”

  青青不知又咕噜了什么,傅文博全把它们吞进了嘴里,他带着魔力的手一遍遍抚着她发烫的身子,慢慢又绕到前面的柔软,这么大动静青青也转醒了按住他到处撩扒的手大大吸了口气“傅文博、、、、、、傅文博快停下。”

  他的唇来到她耳后:“这么长时间,我以为足够、、、、、、”有力的胳膊挣开她的箍禁。温柔的吻越缠越紧。没一会功夫青青身子就软了下来,声音动了情:“傅文博、、、、、、?”到底是脸薄的姑娘,害羞地藏在他怀里不敢看他。傅文博吻得她粉面桃花,他眼里满是惊喜“怎么、、、、、、?”青青脸热得不行,怯怯地来到他的耳后嘴唇动了动:“那个、、、、、、紧急措施。”

  傅文博乐得不行把她搂得更紧:“知道的。”青青哭笑不得嗔着白了他一眼:“你、、、、、、”

  这场情事极尽缠绵,傅文博做足了前戏才缓缓抽动起来,尽管这样青青还是有些难受:“文博、、、傅文博!”她身子发抖,不停地呢喃。

  “我在、、、别怕、、、就好了、、、“他半哄半诱的吻让她安静下来,他的手所到之处惊起她一遍遍颤栗,慢慢抚平了她躁热的心,怯怯地声音从半推半就变成了撩人的呢喃,傅文博压着底下的绵柔加快了速度、、、、、、

  傅文博看着怀里的可人儿拢开她额前的碎发吻了吻:“累了吗?睡一下。”青青羞地不敢抬头:“累,但睡不着。”

  “那我陪你聊会天。”他一手撑着头,一手抚在她的发上。

  “我又不会聊天,等下又惹你生气。”她对视着他的眼睛。

  “现在补偿了,人都是我的了气早消了。”他刮了下好的鼻尖:“还记仇呢!”

  “谁记仇呢?还不是你,大男人心眼比针尖还小。”她气鼓鼓地反驳起来。

  “好,是我不对,但我那是在乎你,你的心不在我这总是不踏实。”他扣着她的手按在他有力的心跳上。

  青青感受到了他的心意,往上蹭了蹭埋到了他的胸口:“你老是怪我对你不够上心,对,我对你是留有私心,再相爱的人都会留有空间,何况你我云泥之别,这样的关系怎么都不被看好,我自己也没有自信。你说得不错,相爱的恋人一方付出总想着对方全力的回应,如果感受不到她就会患得患失,郁郁寡欢。但你知不知道,她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不知怎么回应。我的性子比较慢,总想着能拖一日就一日,那些摸不着的东西想想就好了。”

  “这么久了你就这样看我?”傅文博有些泄气。

  “你很好,可能是我太扭捏了。”

  “你也知道你矫情?”他又在奚落她。

  “你就不能含蓄点吗?”她生气了,大男人怎么就那么直接,也不管别人能不能接受。

  “好,不生气了,看来是我不够努力,迟早让你把心乖乖交出来给我。”他把她按到了怀里。

  “嗯!那你早上还给人家甩脸子?”她在底下嘀咕。

  “你以后在外人面前、、、能不能也含蓄点?”他咬着她的耳朵。

  “你、、、死要面子!霸道自大、、、、、、”她狡黠地往上一钻躲开了他的吻。

  他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游走,余韵后白皙的肌肤泛着红,看得他心头一紧那股邪念马上又涌了上来。他板过她的身子封住了她对他的不满,青青以为草草敷衍一下就好,谁知一黏上就停不下来,他的吻让她节节败退,却又不给她回缩只能被迫和他纠缠、、、、、、

  青青倒抽了口气“啊!”大叫一声,羞得她忙用手捂住嘴,而后又用手去推趴在身上的人:“傅文博、、、?”

  “嗯?”他把她的手抵住,温热的吻又拱了上来。青青的脸上还未褪去的潮红马上又呈了上来“你、、、?”声音被吞进嘴里,缠绵地吻让她迷了心智,推他的手软着慢慢滑了下来、、、、、、

  意乱情迷的青青让傅文博的脉搏加速,他把她的手挽上他的脖子,深深地拥紧底下的人儿、、、、、、、

  两人是被电话吵醒的,青青咕噜了一声:“几点了?”然后又裹进了被子里。傅文博拧亮床头灯接了起来,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不好意思,今天有事耽误了,晚上行吗?”“抱歉,那就明天早上就是太麻烦你们了。”“好,就这样,谢谢再见!”她收了电话吻了吻旁边的人儿:“快七点了,起来吃点东西。”

  “好累,还想睡、、、、、、”青青有些懒,接连两场情事累得她直不起腰。

  “那我叫餐进来?”他又吻住她。累坏了,他有些不舍。

  “还是起来出去吃吧!”她真是怕了他了,躲开他缠上来的吻倒向一旁。男人的话怎么能信。

  傅文博暗暗发笑,拉过她的脚揉捏起来:“按下会好一点,还说是吃过苦的小地方来的,这点路程就受不了。缺少锻炼。”

  “又讽刺我,小地方来的就不能养尊处优吗?我都多久没走这么远的路了,在家干农活都没这么累。”青青歪着身子实在不想起来。

  ”好了,你是皇后娘娘的命,回去就帮你报个班把身体好好调理。“

  “能不去吗?我实在没有运动天赋。”

  ”没叫你去参加奥运会。“他收了手,”好了,再休息下,等会我叫你,吃了东西去太平山看夜景,然后再从中环走回来。”

  “你安排就好。“不起是不行了,中午吃得少现在肚里空空如也。但是当着男人面换衣裳总是过意不去,虽然、、、、、、她拽着被角想等他走开再起身。

  “那我先去洗漱?还是一起?”他像是看透她,故意笑着。

  “你先去。”青青丢了一个枕头过去。傅文博接住笑着进了洗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