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二十四章:杜方定和林玉碧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80 2017-08-22 12:54:00

  万金在部队养成了浅眠的习惯,一接到电话马上就赶了过来。看着凹凸不平的汽车和焦急万分的青青他立马上前查看:“人没事吧?伤到哪没有?”

  “没事,就是撞上了拦杆。”

  “那就好,是去附近酒店对付一晚还是回家?”万金一边说一边和她合力把傅文博架上了一辆出租车。

  “回恒心花园吧,太晚了又辛苦你。”

  “没事,这就是我的工作。傅先生还从没这么醉过,看来心情不错。”

  “也许吧,和屈洋喝的伏特加,那么高的度数也不知道少喝点。”青青有些心疼摸了摸他的脸,“一会再去买点醒酒药。”

  “好,那个车我明天再来处理,先回家吧。”万金在前面和师傅说完地址后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别担心,很快就到。”

  寂静的夜人流稀少,车跑得飞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两人又合力把傅文博扶上6楼,万金对她说了些醒酒的方法和注意事项后就告退了。

  这一折腾动静就大了,酒劲涌上来的傅文博对着床边就呕了起来,青青找不到垃圾筒随手扯了旁边的一条毛巾垫在地上。好不容易吐干净了又嚷嚷着要喝水,她找到水壶烧上水。去洗手间打了温水和他擦洗。等到把衣服换上水也开了。她把开水倒到杯里放在一个倒了冷水的大容器里等它放凉。这是妈妈教的快速冷却法,犯懒时常用,想不到今天还用在了傅文博身上。看着还在吵嚷不安的傅文博,她只得用温水一遍遍给擦着。水放凉了她就拿给他喝,喝了水总算安静了下来。她又收拾了地上的脏物才强打精神趴在床边眯着休息,没过一会这边又嚷嚷着要水,她又给他喂了一大杯,他才晃着脑袋昏昏忽忽地又睡了过去。

  傅文博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头想起了昨晚的种种,放纵,醉酒的后果让他很难在短时间内神清气爽,他记得昨晚吐得厉害,看来以后还是少沾。用手摸了摸身上没有一点醉后的邋遢样,眼前熟悉的一切让他仿佛又回到了优美盛世的那一日。同样的阳光从窗外侧露进来,打在女孩年轻灵动的身上,那天的可人儿害怕羞涩地拢成一团,现在的她不顾形象地趴在枕头上,两条玉腿更是没羞的压着他的小腿。傅文博心头一暖不由地嘴角上仰,用手拢开她额前的头发宠溺地在她小鼻上刮了两下,她咕噜了一声,翻身又大赤条条的大字躺下。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早啊!”在她脸上香了一口。

  “早!”她迷糊地回应。

  “下次我想和你道晚安。”看着眼前的美景他喉咙一紧,压下心底的邪念来到她的耳边吹气。

  “好。”她嘴里应着跟着就后悔了,这都什么情况?她发现自己变坏了,在他面前女孩儿的矜持和羞涩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他的眼里发着炙热的光。她的脸刷地就热了起来,正窘迫着不敢与他对视时他忽然在她头顶发话:“昨晚辛苦你了,已经中午了起来吃点东西。”

  “好。“她正摩挲爬起来却见他没动,随着他的视线一看顿时气不打出一处来:“流氓!”同时抓紧薄被裹住又暗暗骂自己:什么时候又滚上床了,节操呢?

  傅文博嘿嘿地起了身:“快点了,这边有家湘菜馆味道很好去晚了怕没位置。”

  “你先去洗漱,我很快就好。”

  她伸出脑袋眼珠一转:“那个昨晚的车被我、、、、、、”

  “知道,肯定是马路女杀手,我俩能活着回来真是命大,下次不许开车。”傅文博眼里有警告。

  “开多几回就熟了,不然学了也没用武之地、、、、、、”青青小声的抗议。

  “这是生命不是儿戏,下次不许碰。有空我会自已教你。”

  “霸道!我有驾照的。”青青其实很想多试几次。

  “这不是霸道是尊重生命。”他是一点也没有松动的意思。

  “好,你是主人你说了算。”这个人固执起来讲不清。

   S市的天气热得早,这几天更是像蒸笼样闷热难受,火辣辣的太阳从早晒到晚,白哗哗地让人睁不开眼,人走在马路上就像烧烤架子上的食物被煎得嗞嗞作响。杜方定和和林玉碧守在出租屋里减少了活动。

  “你说青青这孩子是不是谈恋爱了,几天没回来了,前段时间煮粥我就觉得怪,等明天回来好好问下。”林玉碧舀了碗绿豆汤拿给杜方定。

  “是有些不对劲,也许是工作上不顺心,换了工作肯定要适应一段时间。也都是我们在这边拖累她了。”杜方定喝了一口又放下重重地叹了口气。

  “是,我看你也好得差不多,松松马上要高考我们就回去算了,这边开销大什么都得花钱,你看这房租交得我都心疼。”林玉碧摇着蒲扇心事重重。

  “好,你打个电话叫她明天回来趟,我们准备下就回去,把这房子退了也好减轻她的负担。我们回去做点小生意也好早点把欠的债还上,淑珍再好钱还是要早点还给人家,马上到了成家的年龄我们也不能耽误她。”杜方定说。

  “那我打了,天气这么热,叫她凉快点再回来,明天我再去买点银耳和红枣,煲烫让她凉快凉快。”林玉碧说着就去拿手机。

  “好。”

  青青接到电话时正在楼下市场买西瓜,她耐不住大姐的自卖自夸挑了个圆溜大个的。

  “妈,什么事啊?”

  “回家?我已经快到家了在市场买西瓜呢!”青青一边回答一边用手往脖子扇风。

  “买什么西瓜,那么沉,你站着别动我去接你。”林玉碧转头对对杜方定说,”在回的路上。“

  “妈没事、、、、、、”还没等青青说完林玉碧就挂了电话。

  青青用手提了下还真有些沉,再加上其它的食材拎到手上有些吃力,她把东西放在一旁等着妈妈过来。

  “你看你买这么多东西,我们又不是走不动,我和你爸哪吃得了这么多,太浪费!”林玉碧走过来埋怨的话夹着心疼。

  “妈,吃不完就放冰箱,天气热你和爸白天少出门。再说我要不买你又抠自己。”青青说中了林玉碧的心事。

  “哪有?你这鬼孩子,快回去吧太热!”说完把东西挎在手上就走。

  “妈,你分我一点太沉。”青青追了上去。

  “你呀!”林玉碧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把袋子提手分了一边给她,两人合力把东西挪回了家。

  杜方定早就等在一旁,从她们手里接过东西把它们分类整理好。

  “下次别买这么多了,缺了我自己添就是。快去洗手间擦擦换件衣服。”杜方定一脸关切,转头又对林玉碧说:“去舀碗绿豆汤来给青青解解暑。”

  “好。爸你刚和妈有什么事和我说?是不是天太热了你休息不好,我正想和你们买台空调。”青青擦了汗正在喝绿豆汤。

  “买什么空调,我们就要回去了,你看我们来了这么久让你操着心。你这好几天不回家是不是又去做兼职了,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回头我们回去做点小生意日子就好过了。”林玉碧抢先接了话。

  “妈,你不用担心我,有事我会和你们商量的,工资够花,主要是换了工作我想多熟悉下,别想多了。”

  “那就好,在大公司上班要多和同事搞好关系,不懂就多问。天天加班要注意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妈,我知道,你安心照看爸就是,其它都别想。”青青安抚着两老。

  “我能不想吗?马上到了成家的年龄这担子压着你,找对象都比不得。”林玉碧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妈,你想到哪去了,你女儿是愁嫁的姑娘?我还想多照顾你们几年。”

  “那你是谈恋爱了?”林玉碧总算绕到了主题。青青一听愣了下,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林玉碧很是着急“有就有,是不是那人欺负你了?”

  青青想着和傅文博的这段未知未果的露水情缘,自己都没有把握哪来的当真?说出来也是让爸妈担心罢了。

  “妈,爸,是有那么一个人但是我还不确定,时间到了自然会告诉你们。”

  “谈个恋爱那么麻烦,喜欢就是喜欢哪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林玉碧总是着急些。

  “青青,你大了,你的事一向自己拿主意,我和你妈也不是冥顽的人,但不管怎样最重要是不能委屈自己。”杜方定对大女儿总是比较放心,就像她当初放弃到手的工作来S市闯荡样,不同于妈妈的唠叨,只默默地拿过她单薄的行李为她送行,无言的告别有心照不宣的理解和信任。

  “爸,我知道。”青青心里一暖差点掉下眼泪。

  “嗯,刚你妈和你讲的意思也是我的想法,我们该回去了,你弟弟马上要高考,我又恢复得很好,这个东西就是靠养,呆在这边开销大,人与人之间生疏得很,还是回去舒心。”

  “爸,本来我的意思是弟高考后让他过来,因为你们回去可能会增加他的压力,但适当的鼓励也许能事半功倍。现你要回去那就等他考完了再一起来,填志愿的时候最好由着他的喜好,这个时候正是男孩子的叛逆期。”青青说着自己的想法,一味地强留她们也会不安,回去也好,说不定弟弟会因为父亲的病不再吊儿郎当,发愤一下也许会考个好成绩。

  “嗯,那我们就准备过两天就回去。”

  “不用那么急,明天我要去香港出差,顺便帮你们带点东西,回来后我们再商量。”

  “那你今天还回公司吗?”林玉碧问。

  “不回了,今晚陪你们明天直接过去。”

  “快去把西瓜冻起来。”杜方定叫着林玉碧。

  “嗯,爸,妈,我先回房找下资料,西瓜凉了就叫我。”

  “好。”林玉碧分了西瓜放进冰箱又对着正看电视的杜方定说:“你可不能吃。”

  “知道,知道。”他摇着蒲扇回应。

  小屋里风扇转得飞快,可西晒的房间还是很难驱除躁热,偏偏隔壁的电视雷声阵阵,《甄嬛传》里的熹贵妃正歇斯底里的为她一生的挚爱允礼的离去发狂。她哭得隐忍,哭得无奈,哭得肝肠寸断连着观众也动容,她是幸运的,一个男人为心爱的女人明知前方是陷井也义无反顾而去时就是幸福的。而允礼也是,心爱的女人忍辱负重让他的一对儿女避开混乱快乐的成长,他甘愿含笑死在她的温柔里,虽然到死都不知道那是他的孩子、、、、、、

  故事是虚构的,可里面凄美的爱情让人感动,每个人都想要完美的爱情,青青也逃不开,她又想起了她和傅文博的事。混混顿顿间有信息进来:睡了吗?在干嘛?明天可能要下雨记得带伞。

  在想事,天热睡不着。青青开始回

  想我吗?那你过来?

  臭美,想熹贵妃。青青还是脸红了。

  熹贵妃?不,你是我的皇后。

  谁是你的皇后?我同意了吗?我家人同意了吗?

  傅文博一点就通明白了她那点小心思:“那我马上过去拜访二老!

  青青立马急了:不要过来,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爸才好点你别出岔子。

  好,那我随时候着。我想你了!

  好了,我妈在叫我,再聊。青青脸热地岔开了话题。

  好,明天我去接你!

  不用,我们直接在海关碰头。

  那好,晚安!

  青青正想打你也晚安林玉碧真叫她吃西瓜了,她丢了手机走了出去。

  西瓜很甜青青连吃了两块,看着爸妈慈祥的面容听着他们关切的话语,心里也甜滋滋的,原来守着一份清贫也有不一样的温暖。

  到了半夜果然下起雨来,雨势来得很快几声蒙雷过去就哗哗下了起来,雨敲着窗框叭叭作响,夹着斜风飘进了房间。青青起来关上了窗,很快玻璃上的水汇成了一条条细流蜿蜒而下,外面一片夜色茫茫,昏黄的路灯挡不住水汽朦胧。一把小窗小小的房屋被隔成了两个世界、、、、、、

  青青无趣地倒回床上,翻来覆去终于在雨后的清凉中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