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二十三章:杨柳玉和屈洋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85 2017-08-21 12:54:00

  青青是被工作人员拉下来的,她一下来就着垃圾筒就吐了起来,只把胃里面全清空嘴巴里有了苦味才止了呕。工作人员递来了热毛巾和温水,胡乱地擦了下青青静坐等缓过劲来。她苍白的脸因为急呕变得绯红,眼睛还很潮湿,几缕碎发湿哒哒贴在眼角:“还真没见过坐个木马还能吐成这样的,还是你、、、、、、你有了?”杨柳玉还是不冷不热。

  青青不想第一次来就弄得尴尬却也不想被她误解:“不好意思,身体不行,恐高容易犯晕。”

  “哦,是这样。”她眉毛往上一仰,尾音拖得意味深长。青青没力气再跟她解释,沉默地等着傅文博快点出来。

  “好点没,去洗手间整理下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她没想到杨柳玉还会跟她说话:“谢谢,不用了。”

  “你觉得这样子能出门?还是你怕我?”她拿出一面小巧精致的镜子在青青面前晃了晃。青青这才看到自己的狼狈:“谢谢,请问洗手间在哪?”

  “来吧,跟我走。”青青尾随着她来到附近的洗手间。

  “刚参加工作?”杨柳玉依着门问化妆镜前的青青。镜子里两个俏人儿婷婷而立。

  “不是,出来好几年了。”青青老实地回答。

  “还真看不出来,傅公子对你好吧。”杨柳玉走过来对着镜子描眉。

  “我们才刚刚交往。”青青不些不好意思。

  “是吗?恭喜你,不过我对他也不熟,但是这里的人都还不错,至少物质方面不用担心,都挺大方的。”

  青青听懂了她的暗示自欺欺人地说:“正好我也爱钱。”

  “哦?”杨柳玉停下来看了看青青:“爽快的人儿,没准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青青在心里想:我才不想和你做朋友。但面上还是笑着说:“谢谢,我这个人比较闷不会开导人。”

  “正好我喜欢识趣的。”杨柳玉马上接了过去。青青被她的爽快打动了,笑了笑:“好吧,我也挺喜欢你的。”

  “是吗?杨柳玉,1984年8月19子时出生,未婚,T市人,上有爷奶爸妈下有弟妹加我共8人,电话号码:138......”

  青青听得目瞪口呆:“不用这么详细吧,这是要滴血同盟吗?这也没有关公和三生啊?”

  “什么关公三生,你们两在里面够久了快点出来去吃饭了。”傅文博在门口叫着。

  两人收拾好走了出来,本来的两人就餐便成了两大桌。男的一桌女人一桌,之前屋里打牌的女人们都出来了,个个穿戴得体风姿绰绰,再看看自己普通的套装青青顿时有种妄自菲薄的感觉。偏偏有女人的地方就少不了八卦,她们在谈论今天的牌技时又时不时瞄向青青,窃窃私语稍触即离地让她更加窘迫。

  “阿秀,今天又是横扫三军?”杨柳玉突然出声。

  “那是自然,要不是郑大炮来搅和更让她们溃不成军。”中间一位端庄清秀的女子答到。果然人如其名。

  “那今天这顿也是你出的吧,我记得你们是有规矩的?”

  “是,都是我请的,尽管点。”

  “这么好的菜都堵不上一些人的嘴是不是嫌我这地不好啊?”杨柳玉又不冷不热起来。

  女人们都噤了声,青青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

  “好了,大家也饿了吃饭吧。”屈老大发了声大家随声附合,一顿饭大家也吃得其乐融融。

  出了屋大家寒暄着就分道扬镳。黄子涛把傅文博拉到一边:“我给郑大炮的茶里加了点料,你要不要来点?好东西。”

  “整天想着这些事,你干脆去研究这个算了,我不需要这东西,以后也不要,你再游说等下我告诉郑大炮”傅文博欲走过去。

  “不识好人心,过河拆桥。”黄子涛立马挽着一个妹妹走了。

  青青和杨柳玉言手告别,扳好安全带汽车驶了出去。

  “是回你爸妈家还是宿舍?”傅文博问。

  “回宿舍吧,今天太晚了,你也早点休息。”青青系上安全带,“开慢点。”

  “好。”“那明天我还是去买个粥让万金带上去吧,我担心你的胃,今天又喝那么多酒。”

  “好。”

  这边屈洋一边打量杨柳玉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和那个杜青青谈得来?”

  “还行。”

  “难得见你为了帮人出声。”

  “是吧,你没发现的多了去了,赶明儿发现我是间谍也不稀奇。”

  “你呀,尖牙利嘴不饶人,好了,你开心就好。”杨柳玉由着他把她搂在了怀里。

   122号地因有远大的联手,动作起来雷厉风行势如破竹,毫无悬念石氏把它收入囊中。尽管石氏提出的条件有些苛刻,但为了能打开S市的市场张青鱼哑巴吃黄莲忍了下去。庆功宴上张青鱼和贾利仁尽显风头,特别是张青鱼应付这样的场合就如同他的名字般如鱼得水,谈笑风声间你来我往便和各个名流相互打了照面,做生意就是做人脉,他当然懂得运用机会。来日方长,他更懂得运筹帷幄。

  戴菲尔把傅文博支到一旁:“傅先生,拿下这122号你们在S市老大的位置更无人可动撼,果然虎父无犬子。”

  “戴小姐又说笑话了,商场上瞬夕风云变化,我们也是谨小慎微在大家雪亮地眼皮底下过活着,能胜出当然也不是空凭运气,我们会努力给大家看,做出S市高端精致又实用的物业。”

  “是吧,到时你们的设计可要考虑下我们?我会给你优惠。”这个男人总是对她礼貌地疏离,这让她莫名的忧伤。她可以不靠背后的影响也能把工作室打理得井井有条;可以拒绝钱多无理的奇葩订单;可以心高气傲地丢下仰慕他的男人扬长而去。可这回她失算了。这次122号的设计完全是她凭空冒出来的,石氏的设计团队又能差到哪去?但她就是想要和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只要她提傅文博肯定不会拒绝。

  “好啊,不过到时也要层层筛选,在我这里质量实用是第一的。”

  “这个你放心,到时定让你刮目相看。”

  “戴小姐已经很让文博惊叹了,再好下去我估计S市的女人都要寻你来报仇了。”

  “有那么可怕吗?我怎么没看出你对我感冒的意思。”她一向直来直往,说到上面她就要点破。

  “不是可怕,是钦佩,你太优秀,优秀的神女自然要配优秀的襄王,我这样的俗人配不上。襄王呢?今天怎么没陪你一起来?”

  “哪里有什么襄王,都是玩笑。”

  “高公子可不是一般的人,戴小姐还是多为他想一些。”她含糊,他不能不划清界线。

  “他,他成天不是会议就是出差,其实也就两家小时候订的娃娃亲,我们两人都不愿意不作数的。”她突然很想解释。

  “对,高公子也是为前途奔波,在其位谋其政,有很多无奈你要多理解他。”

  “是,男人说话都一样,身不由己吗。我懂,我不会主动去骚扰他,都是他招惹我、、、、、、”正在这时傅文博电话响了,他不好意思打断她:“对不起,一会再聊。”

  戴菲尔优雅地含笑点头,她看着他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只了了几句便结束了。他走回来报歉地和她说有事情要去处理,然后又过去和几位大佬们寒暄告退便快速地走出了大厅。

  她好奇心作使也跟着出去,她看见他在车边打了个电话,大约10分中左右一个女孩子过来坐上了他的车,又过了大约5分钟汽车才驶了出去。她突然明白了不是他故作清高,而是心有所念,这个女孩子是谁?好像、、、、、、她灵光一现:“原来是她?”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杨柳玉要聊什么,我又不会聊天,到时冷场会不会更尴尬?”青青担心地问道。

  “没事,屈老大和我谈点事要不了多久的,实在不行聊天气,食物都行,最好把你做粥的本事也跟她说说、、、、、、”傅文博给她支招。

  “谁会聊这个呀,真是的。”她嗔俏地白了他一眼。

  傅文博很受用:“你这样子我最喜欢了。”

  “你真是找孽,不可理喻!”她一不小心又来了一眼。

  “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傅文博眯着眼睛看她。也许是事情圆满完成,今天的他心情不错。

  “傅文博,你又让我出丑,无聊!”青青别开脸不理他。

  “好了,大不了回来的路上让你欺压回来,不过我估计你舍不得。”他伸过去拍了拍她的脸。

  “你、、、、、、专心开车”青青生气地拉下他的手,傅文博也不恼只收了手加大了码数,汽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青青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幢豪华的别墅。有钱人啊真是、、、、、、能把一间会所办得那么奢侈花哨的人自家住所也就不稀奇了。青青也懒得去欣赏了,有阿姨出来把她们迎了进去。

  一进客厅青青就被杨柳玉截了过去:“走,我给你带了好东西。”说着拉着她就往楼上走。青青看了眼傅文博,“你看他干嘛?又不是他家的孩子要事事向他报备,你呀不能太软弱,屈诗人教下你兄弟。”杨柳玉一鼓作气地拉着她上了楼。

  屈洋和傅文博相似一笑:“怎么样张青鱼还是同意了?”他拿了一杯酒递给傅文博,自己也倒了一杯。

  “你准备地东西那么详细他想不同意都不行,我就怕逼急了会被他反咬一口。”傅文博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放心,这个人听说有些夸张,但他要想在S市立稳脚跟,这点小亏还是能忍气吞下的,他的野心肯定不只122这么简单。”

  “有野心不怕,就是难防暗枪。”

  “什么时候你也这么小心翼翼了,以前的那股狂劲呢?做生意吗都是带有几分赌性的。”

  “你都知道那是年少轻狂,总是学不来你再大的场面都能镇静如常,我估计你这样的人在古代,即便被斩头也能心平气和地和侩子手商量,让他下刀时位置既好看精准又能减少痛苦。”

  “你呀把我想得太神了,我只是比你多吃了几年饭,我要有你家的条件我才难得折腾,都是被逼出来的。”

  “你呢把我家想得也太神了,就你这别墅都能换我们好几套了,这几年石氏大不如前,自己亲力过了才明白我爸的不容易,所以你现在能理解我的如覆薄冰了吧,我不想我爸的基业在我手上倒掉啊。”

  “想太多,你的能力我们都是相信的。事事要求完美,石氏在你手上还怕不壮大?”

  “借你吉言,这次的事谢谢了。文博举着杯一饮而尽。

  “啊?这不是白酒?”一股刺鼻的辣味呛得他差点要晕过去,他抚着桌子看了看酒瓶那是莫斯科皇冠伏特加。

  “我也不知道啊,朋友送的上面的字我一个都不认得。”他到底憋不住笑出了声。

  “75度,我要死在你手里了。”傅文博大叫一声,差点没把手里的酒洒掉。

  “不是有杜小姐吗?你担心什么?喝点酒不是更有情趣?”屈洋什么都替他想到了。

  “那就再陪你喝一杯,现在有点感觉了,醇厚,绵柔,源远流长。”傅文博也不客气,“多好的广告词!”

  “你小子、、、、、、”两人哈哈大笑。

  青青倒着车把车开出去“轰”地一声撞在一边的石墩上,汽车熄了火。杨柳玉跑出来一看:“你要不要紧啊,要不叫司机?”

  “没事,都这么晚了不好打扰人家。”

  “你呀就是太为人着想,屈大诗人我要砍死他,喝得死醉最好永远也不要醒来了。”

  “好了,你先进去照顾他吧,谢谢你今天的礼物有空再聚。”青青在车里打着方向盘又是“轰”地一声汽车颠簸着开了出去。

  自从在大学拿了证青青还未摸过车,一路跌跌撞撞龟速前进,宽阔的滨海大道急驰的车流擦着她们车呼啸而过,青青紧张得手心冒汗。偏偏后面的车又频频按着喇叭,这让她更是焦虑烦躁,急情之下在一个转弯路口就撞上了路边的拦杆汽车又熄了火。她吓得直拍胸口,看着毫无反应的傅文博心有余悸的后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