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二十二章:半暖时光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36 2017-08-20 12:53:00

  两人十指紧扣地回到了小区门口,大爷哇哇直叫:“真是傅文博,你个淘小子长这么大连媳妇都娶上了。”

  青青害臊地躲了躲,傅文博让她贴在他身后:“冯大爷,是我不对,回来这么久没来看你,给你淘了点好烟你悠着点抽,注意身体”他叫万金把东西拿了过来。

  “那就谢谢你了,你妈身体还好吗?有空也带她来转转,S市现在变化可大了。”冯大爷笑着接过了东西。

  “好,有空就带妈过来,今天我们先进去了。”

  “好,有福气啊,小子,媳妇这么标志,要好生过日子。”冯大爷看了看东西眉开眼笑,“还算有良心,知道我好这一口。”

  “是,都听冯大爷的,跟大爷打个招呼,不然下次还不让你进。”傅文博笑着扯了下青青,她窘得脸上一片绯红,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他们的关系让她有些紧张,只快速地叫了声:“冯大爷好。”便推着傅文博进了门。

  “怎么样,跟上次比起来是不是变化了很多,还满意不?”傅文博张开了双手。

  “嗯,是蛮喜欢的,只是舍不得那些家具都上了年月搞不好就是收藏的古董了。”

  “你呀,就是太容易满足。”

  “你呀,就是太暴胗天物。”青青不甘示弱:“呀,我最喜欢这个布艺沙发了,这么大好过瘾。”说完就在上面滚了下:“嗯,真结实,你不知道有多羡慕别人家的沙发,冬天窝在上面看电视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我们家小,到我出来都没买过这东西。”傅文博的心跟着紧了下,用力把她拉起来:“好了,这个属于你了,去你房间看看?”

  “嗯!”

  小小的房间,床依然占了大半,以前的书桌换成了梳妆台和一个简易的非主流电脑台,旁边还凿了个衣柜:“很好啊,只是这么花哨的电脑台真的是你选的?”青青一脸地不相信。

  “能用就行,你们女孩子不是喜欢这些花花绿绿吗?满足下你失去的少女时光。最主要是空间太小了,等我赚大钱了就给你换个大房子,到时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装修。”

  “谢谢你,文博。”

  “好了,这个也属于你了,不去我房间看看?”

  “好。”青青随他过去:“啊?怎么都一样?”

  “这样不好吗?你可以随心所欲不用担心走错房间。”傅文博一脸奸笑。

  “你想得美,我已经发现好几不同,床的颜色,梳妆台的款式,并且我的衣柜比你的大,是不是考虑到我们女性的嗜好,所以才把衣柜做大了?”青青开心地斜着眼问他。

  “眼睛真尖,好了,你看还有什么需要的赶紧添上,这段时间很忙,你自己叫人送上来。”

  “恩,一下也看不出来慢慢找吧,觉得都挺齐的,先这样。”

  “好,那我们先去吃饭,等忙过这段时间我带你去香港。”

  “真的?”

  “真的,把你以前没玩过的都补回来。”

  “好吧,确实挺诱惑人的,那我信了。”

  “你可以一直这么信下去。”他把她拉到怀里。炙热的吻从额头一路滑向眼睛,鼻尖,最后停留在了诱人的小嘴,这个吻两人都有些动情,他热烈地带着她追逐,她温柔绵长地回应,他似是得到了默许,吻越发地用力,手也越收越紧。青青要被他箍得心要飞出来般,嘴被他刮得生疼,她嘤嘤地如小兽样哽咽,脸上泛着粉色的光,睫毛轻轻印在眼睑上、、、、、、

  她避开他密实地吻推着他滚烫的身子:“你怎么......?”她羞红了脸狼狈至极。

  “别动,这是男女之间正常反应,每个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都会情不自禁。”他喘着气,哑着声音。

  “你这是在找借口,流氓本性难改。”青青拿眼斜他,看他慢慢平复心绪。

  “好了,不能再讨论这个问题了,等下控制不住我可不敢保证、、、、、、”

  青青马上蹦到门口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打开门先走了出去,傅文博无奈笑笑跟了出去。

  逮着她两人在车上腻歪了一阵傅文博才叫万金过来开车,到底是有陌生人在旁边,青青扯了扯还算整齐的套装假装轻松地问:“这是要去哪?”

  “好地方!”傅文博没有点明。

  “噢!”她应了声移开位置重新坐好。

  他狡黠地嘴角仰着,不可捉莫地目光一扫,手抚过她的肩拍了拍,“可以想象一下,留点悬念。”

  转头他打开了随身的笔记本电脑,看他专注的神情应该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所性也不打扰掏出手机来和淑珍聊天。她给淑珍去了四个字:我想试下!

  等待的途中她就欣赏窗外的街景,行色匆匆的路人,五彩斑斓地霓虹灯,高大华丽的建筑迅速地消失在随波逐流的人群中、、、、、、她的心也随着急驶地车流向前,有惴惴不安的忐忑;有怦然心动的悸动;也有春心萌动的甜蜜。无知无果的前方让她比阿Q更安于现状、、、、、、

  淑珍来了信息:早就该拿下。她笑着关了屏幕抬头瞄向工作中的他,还是那么专心致志盯着电脑。汽车里听得见丝丝地空调声,她看得入了迷,心神出窍间他猛地一回头便与她的目光撞了个正着。恰巧手机有提示音过来她羞得别开脸滑开了屏幕:哎,我多回了个字,发张他的玉照过来。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她懊悔地拍了拍脑袋:“怎么?不舒服,要不要开点窗?”

  “不用,刚游戏没过关,重新来过就是。”她胡乱地应着。

  “嗯,这种东西不能太沉迷。”他手上浏览的动作未停。她瞅准机会消了闪光对着他快速地拍一张,还行,侧面的影子遮住了平时的冷厉,透过朦胧的夜色在这半暖时光中那么静谧和谐。她满意地储存并发给了淑珍:只会意不可言传。

  那边很快回复:局部的真理,看心情。她气得冒烟刚想反击万金就说到了,青青跟着下了车,傅文博留了钥匙放万金回去休息。

  并不起眼的一方小门小院,里面却是别有洞天。青青也是见过奢华艳丽的装饰的,可这个地方更是高调,门框上的花花世界四个大字表得花枝招展,前厅里更是一副天真烂漫骄傲无畏地装扮,游乐园里的旋转木马被强装在这狭小私密的空间,不伦不类地让人大跌眼镜。青青强忍着大笑地冲动紧贴着傅文博进了里间。

  里面一拨闲散慵懒的人正谈笑风声,眼见傅文博带着姑娘进来都热情地让座。青青跟着傅文博腼腆地和这群所未的上流富家子弟打着招呼,看着青青青涩地举动,这群人便有了捉弄她的意味:“姑娘,傅哥哥这人太闷不懂风雅,今天跟我们保证让你满意而归,看看我们个个腰藏万贯,一表人才,看中哪个今天为你作主。”

  “谢谢!”青青呵呵地跟在傅文博身后。

  眼见傅文博没有反应,那边更放肆了,“你看给我们斟茶的那位黄公子怎么样,从一进来他就一直悄悄注意你,嗯?”郑大炮兴灾乐祸地乱指一通。

  青青抬头一看正是那位在医院一直含笑的黄医生,她更加明白了父亲转病房的事,出于感激她友好地和他点了点头。

  那位正在斟茶的黄某人怔得茶壶差点掉在地上,心猛地一抖:果然今天不利出行。青青被郑大炮奚落得不行,偏偏在未分清敌友的情况下又不敢乱动,只得脸红紧紧扣着傅文博的手。

  “郑大炮,你又发豪了是吧,黄子涛,去里面把阿秀叫出来,看来他今天是太清闲了,不找点孽受他浑身难受。”傅文博和青青在一旁的沙发坐下。

  “好呢。”黄子涛一边应着一边又拿着茶向郑大炮走去:“郑团你说得口干先喝点茶。”

  “不是,黄子涛,你这个软家伙刚还那么铁骨铮铮呢,一转眼就变卦,这书翻得也太快了。”接着又喷出一口水大叫:“你给我喝的什么?黄子涛。”

  “没什么,就是在茶里面加了点冰,冰火两重天是不是更欲罢不能,好好享受!”说完就走进了另外个房间。

  “你小子等着。”郑大炮在他背后一阵大叫。

  傅文博四处看了看:“好了,郑团长别装了,今天有事,屈老大呢?”

  “你说有事就有事啊,真是,有事还带妹妹过来?”又转过来和青青说:“姑娘你别被他表面骗了,这样的人最是深藏不露,你是不知道就在昨天还带了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过来给我们显摆。是吧,傅文博是不是意犹未尽?”他看向傅文博故意让他出溴

  “是吗,傅先生,千娇百媚的美人耶,没让你流连忘返?看来我还是选他们好了。”她看着他们豪爽突然玩心大起。

  “哦,妹妹快过来。”几个人都在喊,郑大炮尤其叫得大声。

  “好了,别跟他们学坏了,昨天来没来你不知道吗?”他故意说得暖味让大家听见浮想联篇。这下大家叫得更起劲了,有人还吹起了口哨,青青更是搬起石头砸了脚,脸热得不敢抬起头来。

  “好了,大家别笑了,杜青青,我女朋友大家先认识认识,以后都要瞻着各位呢,第一次见面先干为尽。”说完指了指青青拿起手中的杯子一滴不剩。

  “不行不行,拿酒来,这样戏耍我们。”

  “好了,等和老大谈完了事我们喝一场,不过不能过量现在交警厉害,我已让司机回去休息了,一会还要开车。”

  “等下我们送你们回去,你小子平时在国外也就算了,回来了也脚不沾地,你是神仙啊,你们石氏在你没回来之前也是生龙活虎,还要虎虎生威腾云驾雾?还让不让我们活了。”李国珍打趣道。

  “四弟,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们家要比我们好很多吧,不也很多烦心事,这经文可不是一般地难念的!”

  “都有什么烦心事?来了这里都是来开心,花花世界那就是天真烂漫,游戏人间,当然出了这门就另当别论了。”

  “老大!”大家都尊敬地叫着。青青听他们叫老大也跟着叫老大。有生人在场难免多关注些,两人相互打量着对方,说老也就比傅文博年长不了多少,平平常常的人只眼睛特别锐利,让人有不寒而粟地惧怕。以前只知道傅文博冷厉,今天这位让青青跟本不能直视,她只匆匆抬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文博这位是?”“我女朋友。”傅文博拉着青青。“眼光不错,小玉,有新朋友来了还不带去参观你的欢乐园?”

  “杨柳玉,妹妹怎么称呼?要坐旋转木马吗?”不冷不热敷衍地声音从屈老大旁边的一个可人儿身上飘出来。

  “你好,我叫杜青青......”她看了看傅文博想询问他的意见。“去吧。”他拍着手放开她“我们先谈点事一会我去找你,要是无聊就在这和他们聊会天,也可以去和里面的人玩牌。”

  她随杨柳玉来到了前厅,工作人员把开关打起来,一时间大厅如同白昼,彩灯闪烁木马上下旋转,如梦如幻仿佛回到五彩斑澜的童年。其实这还是青青第一次坐木马,以前是没钱没机会,后来有钱有时间了却过了念想冲动期,今天真正坐在了上面,期待的憧憬远没有想像的美好。现实中,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们又有多少人能接触到高处的美妙?青青很恨自己走一步想三步的患得患失,只是生活又不得不逼着自己要未雨绸缪,因为这花花世界变化太快了、、、、、、

  两人随着木马上下旋转,耳边有呼呼风声而过。刚开始还觉得轻松惬意的青青现在却希望它快点停下来,她犯晕了,胸口沉闷胃里就翻腾起来。她强忍着不适希望杨柳玉叫停。可对方似乎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她,闭眼跟着木马起伏飘荡得格外心旷神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