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九章:动心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64 2017-08-17 11:58:00

  又一天青青送完粥他拦住了她:“今天下班等我下。”

  “啊?”

  “给一位女性朋友买礼物,年龄和你相仿给点意见。”

  “我对这个也不在行,要不你找何助理?”给他做粥不过是想还他为爸爸出力的人情,她还没想过要和他走近。

  “你,我真是搞不懂你,有时尖牙嘴利咄咄逼人,有时又懦弱得可气。”

  “那没事我先走了。”青青不想解释。

  “记得在地下停车场等我。”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青青磨蹭着找其它事打发时间,阿花过来叫她:“老大收工了,一起去逛街,再不穿漂亮点夏天就要过去了。”

  “你先走吧,我要省钱还债。”青青心不在焉。阿花马上意识到自已说错话了:“对不起,那我先走了,看看你在忙什么,在做考勤。太谢谢了,老大我爱你。”阿花小鸟样地飞走了。

  内线电话响了两次,手机又响起来青青不敢接,她回了条短信:对不起,我已经回家了。

  隔了5分钟左右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杜青青,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再不开门我就叫保安来开门。”

  青青怕得要死,门一开傅文博就撞了进来,他把她拖出来按到墙上死死地盯着她,她脸上一热又羞又委屈眼睛马上就红了。傅文博重重地叹了口气,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吻落到了她的眼上,她心脏狂跳忘了反应,心痒,期待,害怕、、、、、、

  一时之间全涌了上来。她不知道怎么办,像羽毛似轻风的吻撩得她心慌意乱,她睁开眼睛看他,望着他倒影里的自己心虚得不行:“那个监控!”她小声的提示,脸躁得更红了。傅文博笑得出了声,抚在她脸上的手紧了紧搂着她进到了里面。

  他的吻又要落下来,青青躲开了:“不是要去和你女朋友买礼物吗?”趁着空档她清醒了些,只是脸上的红潮未退。他拍了拍她的脸,轻轻地在她额上一印就放开了她,“这么酸?嗯?”

  青青更窘了,不敢再出声。只想离他远一些,刚刚的昙花一现是脑子发晕了。

  他却拿过她的手紧扣着,青青想挣脱他却扣得更紧。一路青青都怕见到熟人脸都快贴到地面了,好在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空荡荡的大厦寂静得让人悚然,她紧贴着他的手臂怏怏地跟着他来到了地下室。

  汽车在中心广场停下他牵着她走进了商场。里面奢华的陈设耀眼夺目,琳琅满目的商品眼花瞭乱,青青根本不懂这些奢侈的东西,只沉默着怏怏地跟在他后面。他把她带到珠宝专柜,人精的女店员笑脸迎客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商品,天花乱坠地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推销出去。

  他静静地听着,看着店员一款款试戴:“姑娘你真热情,你再这样我女朋友可要吃醋了。”他笑着看青青。店员不好意地停下脸红的说:“对不起,你看......你是打算.....”青青没出声脸也跟着热了起来。

  “生日,你看下哪款合适?”

  “哦,那这款红宝石项链是再适合不过了,先生的女朋友皮肤好,这款真的很称她。”说着拿到她胸前比了下:“你看像量身定做的样,好像就该属于她。我们这都是限量版,绝对独一无二。”女店员把见人说话的本事再次发非得炉火纯青。

  青青很想解释,却见他笑着想看她怎么辩解。她当然不能让他如意,全程默认。

  “是,好看,那就它了,你再选一款女性朋友的但关系不是很亲密的首饰,年龄比她稍微大点”

  “好,胸针和手链就好,你看要哪种?”

  “现在送胸针的少了那就手链吧,快点。”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就好。”大手笔阔气的老板就是豪爽,女店员笑开了花,麻利地打包开票,“抱歉让您久等了,欢迎下次光临。

  “怎么,不开心?还在生气?”他回过头来扣住了她的手。

  “没有。”

  “等下去吃饭。嗯?”

  两人拿了东西汽车一路狂奔,青青在密封的空间胸口闷得要命,她忍着不适脸色难看起来,用手按着肚子努力地压着那股恶心的不适。他在镜子里发现了她的小动作拉下了半边车窗,速度缓了下来:“你每次都这么忍的?开口就那么难?还是不屑和我开口?”有不满地情绪在他眼中跳跃。

  “开得太快了我,我只是不想让你分心。”

  “你已经让我分心了,算了,今天带你去宏远没有订位不知道有没有空位所以、、、、、、”

  “能不去宏远吗?”她不想碰到熟人

  “理由?”她不出声,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宏远的粤菜很地道,特别是汤,我们两人都要补下。”他又看了下她,完全不给她反对的机会,“照顾病人很辛苦,何况又要适应新环境的工作,你瘦了。”

  青青脸又热起来,男人说起瞎话来是不是都是这样信手拈来?她不出声了。他拿过她的手扣住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到了宏远果然没有位置,明天是周未今晚的生意特别好。两人在一旁的休息厅等位置,傅文博给她点了碗甜粥:“先用甜味压下,等下喝点汤就会好很多。”

  青青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她试了下果然胃舒服多了,但感觉还是不自然。

  两人正找不出话来打发,餐饮部经理看到了他们:“傅先生好久没来了,怎能屈驾您等候,这边请。”

  “没事,你先去招呼其它客人,今天自己人。”经理回头看了看青青,眼中有疑惑很快又淡定如常:“那也不行,你是我们的贵客,到这边来。”青青被他瞧得更不自在,所性蒙头去喝粥。“好,那恭敬不如从命一会就过去,谢谢。”

  最后两人还是盛情难却地去了一个安静的小包间。上了五六个菜,份量不是很多每个都很精致,青青对这些没有讲究,应证了那句好吃就多吃点的话,等到停下筷子她才发现傅文博面前的残渣剩菜比她少,一晚上只看她一个人吃了。她顿时窘得无所遁形:“你怎么不吃?”“看你吃是种享受,其实我也吃了不少,汤好喝吗?要不要再打包一份?”

  “不用了,已经很饱了,谢谢。”宏远真是下了功夫,员工餐根本不能和正式的餐相比,也难怪有钱人都往这里跑,这就是差距。她在心里暗叹的同时傅文博起身过来牵她:“那就走吧。”

  两人出了酒店被风一吹青青头脑就不发热了:“傅先生,没帮上你的忙还让你破费,谢谢你的晚餐,我先回去了。”

  傅文博没在意,神态自若地去开车她却没跟上来。他粗鲁地把她拖到车旁:“你想再来一次霸王硬上弓?地方倒是选得好,是我表现得不够明显?”他用力地把她甩上了车。

  他扳过她的肩膀,她被他盯得心慌无措,下一秒他的吻就铺天盖地的下来了。她只呜咽了两声就被他带入了无尽的飘渺中,她随着他起舞,一吻搅得她肺都要被吸空了,胸口觉得生疼时他才悻悻地放了她:“够了没?”

  她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还未从意乱情迷中缓过来,他的吻又来了,这次不同于先前地大力霸道,他温柔地和她纠缠着,她已被他扒得情潮涌动,媚眼迷迷,所有的坚持瞬间丢盔弃甲。她的舌头发麻,身体软如棉花,两手无力地挂在他的脖子上、、、、、、他的吻来到她的耳后,拨弄着她的耳垂哑着声音:“还不够吗?”她无力思考,也不知道回答只能任他摆弄。他又回到她眼睛,鼻尖,小嘴一路向下最后停在颈上,湿热地吻压着她的喉咙,她细细地嗯了一声、、、、、、她猛地一惊,快速地打断了他的手推开了他的箍禁别开了脸。

  博文博强迫地扳过她的脸:“为什么不敢看我?你不是有感觉吗?要怎样?”这么深邃的眼神和这么深情地告白她跟本招架不住:“我,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不问你?为什么?”

  “我怕,我害怕,你知道吗?”

  “你觉得我是在玩玩?”他反问。

  “难道不是吗?就刚才还要我陪你买生日礼物送人。”他了然,笑着低头从袋里拿出那条项链,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已经帮她戴了上去,他的手停在她肩上:“确实不错。”青青忙抓住他的手:“这个是送人的,快点取下来。”

  “傻瓜,这是送你的,那个才是送人的。”

  “我又没生日,再说这也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我喜欢的人天天生日都可以,还有什么顾虑都说出来吧。”

  “我......我不敢,你太惹眼了,不是谁都可以做灰姑娘的,今天你只是觉得新鲜,以后呢?不说我们中间隔着千山万水,就你,不关你的身份,往那一站杀伤力也太强,我会控制不住要得更多,到时不能全身而退就只能体无完肤。”

  “你就这样看我?就这样没自信?”

  “是!齐大非偶的事你难道不明白?”她拒绝得一干二净。

  “好,好,我算是白费心思了,你不是赶着要回去吗?下车。”他冷着脸,“今天我在邀你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一天的时间都没想好,那就再回去想。”

  青青看着他,心里翻江倒海起来,她想伸手去碰他的手,却硬生生收了回去,一鼓作气就下了车。

  汽车快速地跑了出去,连带着旁边的地都震动起来。青青呆在原地无声地任泪水横流,说开了也好,免得日后尴尬,在他的公司上班总是要碰面的。她提着灌铅的脚步蹒跚前进。汽车在她旁边转了个弯又哧地停在她的面前:“上车,想快点回去就动作迅速!”

  “我,我可以自己坐公交车。”“是啊,我是毒蛇猛兽,不想丢人现眼就快点。”他冷着脸不去看她。

  青青不想被人围观,也不想和他闹僵,有了台阶就听话地上了车。她拉过安全带套上,手磕到胸前的项链。既然拒绝了就不该再要他的东西,她摸索着取了下来抓在手里。项链被她捂出了汗,她不安的扭动双手叠在膝上。

  “放心,我没有那么饥不择食。”他又开始奚落她了。她鼓起勇气:“不是,我觉得这个项链不属于我,所以请你收回去。”她拿出捂热地项链递给他。

  “送出去的东西随主人处置。”青青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暂时拿到手上。汽车一到目地放下青青他就绝尘而去。

  两个人都失眠了,对杜青青而言,这么大的诱惑又怎么会不动心。是啊,在他开口的时候就应该想得到,如果不是自已有萌动的心思又怎么会犹豫着小期待?可是太多的前车之鉴让她要理智再理智,可是怎么办呢?心已经管不住了,、、、、、、

  傅文博呢?做出这样的的决定当然不是心血来潮玩玩而以,缘份是什么他不去想,他只在乎感觉。感觉对了他就想试着去做。姿色中上,在S市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他也在观察,心盈的事给他的打击很大,他很自责没有好好的保护自己的爱人。他想得到温暖,想对别人好,心静,有了归宿一切才能安心。而她,恰好就出现了。

  戴菲尔的生日晚宴安排在了优美盛世的宴会厅,出于感激傅文博不仅免费提供了场所,连着会上的所有开销都分文未取。因为场面较大人手不够青青也被点来帮忙。行长的女儿,市长公子的未婚妻,这样的背景身份,自是那些想要得到好处巴结讨好的对象。

  今天晚上年轻人比较多,戴菁华只略略说了几句便把场地留给了后辈,没有了年长老人的束缚个个随意了很多。大家争着和戴菲尔打照面,说着称赞女人的甜话,戴菲尔频频点头适当的寒暄,脸上没有过多的热情。只她身边的高公子全程关照笑脸迎客,委婉耐心地拒绝了大家的礼物,让大家放松随心所欲地玩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