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八章:生日会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260 2017-08-16 11:58:03

  贾利仁这段时间很忙,张青鱼的物业在B市如日中天。眼看又要搞开发区,他早打听好了这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当然想插上一手分得甜头。张自然知道他的司马昭之心,但他想挤进S市就要有跳板,这顺竿就让他爬了上去。眼看项目谈成,申请资金时却受了阻,限制了许多条条框框,一条条的审批考核恨得他咬牙切齿,但财务部门一句走程序又驳得他哑口无言。好不容易傅文博出去了,他紧锣密鼓地挪了资金签了合同。

  这回他把张青鱼约到了宏远的醉月厅,这里的粤菜地道,精致美味又养生,特别是一款靓汤,食材就普通的土鸡山药但也煲得醇鲜甘甜。看着张青鱼爽快,自己也是豁出去以诚相待,好的开始是为了后面的一路亨通。当然酒是不能少的,尽管舌头已经打卷说起话来却还是信誓旦旦。

  “放心,张总,下次S市有项目绝对少不了你,咱们现在就是合伙人有钱当然一起赚。”

  “我相信贾总,但是你说你和二少不合我怕到时合作、、、、、、”

  “这个你放心,只要能赚钱就能把他捂住,况且石氏马上就是我贾家的了,只要我们联手到时他只有哭的份。”

  “贾总一向厉害,肯定铺好了所有路,看事物的高度不是我们一般人能比的,那就恭候佳音。”张青鱼嘿嘿地笑着恭维。

  “不是我吹,那小子我真没看在眼里,他哪里知道在国内做生意的门径,等他撞了南墙也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贾利仁醉得分不清南北,听到奉承地话更加忘了东西。

  “好,那就放心了。”

  石岚风盯着眼前努力取乐自己的小女人,嘴角露着冷笑。对方的脸虽一片似死如归的镇定,但腿却抖得发虚,慢慢地挪到他身边,颤抖着手去解他衬衣的钮扣。她急促地呼吸喷到他的脸上又湿又庠,听到她如小鼓的心跳他的心也跟着突地停跳了一下,一种怜爱油然而生,刹那的心软让他忍不住就放了她。

  这支孤傲倔强的白天鹅,她不是清高得心如止水吗?那就让她永远孤立,如果不是碍于她背后的关系他分分钟能让她生不如死。想起这些他笑得更冷了:“真的愿意?”

  王子淇无视他的嘲讽:“真的愿意!”声音如哽在喉。

  “可是我不愿意了,女人,不要说S市,就是全国只要我一个眼神前仆后继地多的是,我费了这么多心思你还这样地心不甘情不愿,那就算了,我会和他们打好招呼,现在出去吧。”

  王子淇此时已从先前的故作镇定变得哭笑不得,想到其中要害又楚楚可怜地拽着他的胳膊:“石先生,我,我真的愿意。”他挣开她的手“我不想说第二遍。”她无力地收回手:“那今天还喝茶吗?”留给她的是无声的寂静。

  她跑到一处偏僻的角落拿出手机编了短信发出去:事情搞砸了,可有挽回的办法?手机震动屏幕亮起来:时间不多自己想办法,你再自以为是坏了大事别怪我们心狠。她删了短信回到了暧昧。

  青青正为二季度生日会的方案发愁,阿花扣了扣她的桌面:“老大,小老板今天发飚了,你说是不是他和女朋友吵架了?”

  青青本不想八卦但耐不住好奇:“他回来了?”

  “对,回来好几天了,这几天销售和财务的人被骂得很惨,你说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是吗?,那你还不好好工作当心火烧到你身上。”她不想再分心,可对着电脑也没想出半个字。阿花还在叨叨:“平时彬彬有礼的人发这么大的火,肯定是不得以为之,女朋友那么远安慰不了真是可怜。”

  她听着有些烦燥:“正好有公函和绩效要给他签,你快点去安慰你男神吧。”

  “不要,我就随口八卦一下,谁去撞枪口啊!”

  “平时不是很勇敢?给你机会又打退堂鼓?”

  “你知道我口无遮拦,还是你去老大。”“真不去?”

  “哪敢,都是玩笑扯蛋,我做生日会的方案。”说着就埋头苦干起来。

  青青平时很少上高层来,虽然公事公办可手心还是紧张地出了汗,特别是在傅文博的门口她屏住呼吸停了好一会才敲门,随着一声请进她公式地走了进去。他清瘦了很多,虽然看上去还是那么意气风发,但眼底的青晦掩盖不住身心地疲惫。看见她进来先是一愣,然后继续手上的工作,而她竟也忘了打招呼,直直地杵在那里。直到他停下手中的笔望向她:“现在工作还习惯吗?”

  她突地缓过神来:“谢谢傅总,还好。”

  “那就好,多向其它同事学习,不懂就多问,拿过来我签吧。”他指了指她手里的文件。青青被他如此和颜悦色地对话怔住了,赶紧把文件送了上去。他签得很快,字体干净有力不张狂:“好了,还有什么要和我说吗?”他递给她。

  “没有了傅总,谢谢!”她转身就走。“你,你爸身体怎么样了?”他问得很不经意,就像一般朋友的招呼。

  青青很不习惯这样的傅文博,好像就是刻意拖住她,给她难堪。这种感觉多呆一秒都是受罪:“还行,谢谢傅总关心。”还好她背对着他,不然这个痛苦又难看地表情肯定又被他挖苦。

  “哦,那就好,走的时候帮我带上门。”他声音沉了下去“好!”她回过头看到他陷进椅子闭上了眼睛。

  “你会做粥吗?”就在关门的刹那她听到他问。

  一下午她都被他的话搅得心神不宁,方案自然也做得不尽人意,草草收了工下班。路过菜市场徘徊中鬼死神差地买了排骨山药等食材,回到家却又没了兴致,把食材往冰箱一放随便洗漱一下就睡了。这一觉睡到晚饭时间爸妈叫她都没醒。中间迷迷糊糊地起来喝了口水,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她拉开冰箱想找口吃的却看到里面的食材,看了下时间指针指到凌晨4点,想回去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所性就捣腾起那些东西来。杜妈妈起来看了下心疼地责怪了几句被青青赶回去睡觉。看着锅里翻滚的米粒和袅袅的热气青青心里五味陈杂、、、、、、

  等到一切搞定也到了7点多钟,她自己吃了些觉得口味还行,给家里留下一半余下的被她打包带回了公司。她不好意思亲自拿给他,怕自做多情让他误会。纠结了好久才拿给他的助理何春:“何助理,这是傅总叫买的早餐麻烦你帮忙送进去。”

  “哦,好的。”

  何春拿着文件和粥进了他的办公室,她让他签好了文件:“傅总,这个是你叫人买的粥,多少吃点吧,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

  “我叫人买的粥?”他怔住看着何春。

  “是啊,是人力资源部的同事送上来的,那个新来的什么青青。”

  “哦?我差点忘了,你下去吧。”他若有所思地接过。

  有了开端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没过几天快下班时内线电话响起:“那个谢谢你,明天我想吃鱼粥。”她停了很久,心莫名地悸动了。以为没有听清他又说了一遍,她哑着声音,“你、、、、、、好。”

  送得次数多了连何春也发现了异样,但面上还是不动生色:“杜主管,你自己送进去吧,傅总应该还没到,今天有会议我要先去准备。”

  青青礼貌地点头:“那......我进去了。”她指了指门。“嗯!”

  青青之前也进过这间办公室,但都是来去匆匆,今天她认真地扫了一眼,陈设单间的房间,一桌一椅,墙上有个小书柜,里面摆着些青青不经问的金融,人物传记和财经杂志,隔间有个小会客厅,茶几上散着报纸和水晶烟灰盅,里面的烟头多得快要溢出来。她走过去把它们清理干净顺便拾起了沙发上的外套把它套在了椅背上。

  她的视线停留在桌子的相框上,里面是他和一个女人的合影,两人眉开眼笑甜蜜地挨着,女的温柔秀丽,男的英俊阳光,男才女貌说的就是他们这种吧,像温婉潮湿旧上海下的世均和曼桢;像乱世流离美国战乱下的白瑞德和斯嘉丽;或者更像现实平淡中的任何一对爱人、、、、、、她浮想联篇,指间划过他们的眉眼。

  “很漂亮是吗?”傅文博站在她面前。

  青青惊得马上收了手,被撞破的尴尬让她拘谨起来:“是,很漂亮也很登对,不好意思,刚这里有点乱我收拾了下。”说这话时又有些酸楚。

  “没事,这是我们最好的合影,也是最后的合影,她很好,可惜已经不再了”他从桌上拿起相框用手指抚了抚里面的人儿。青青听了更加拘促:“对不起,粥放好了我先回去了。”说完逃似就要走。

  “谢谢!”“不用客气,虽然难过还是不要抽那么多烟了。”青青逃了。

  日子过得飞快几场春雨过去炎炎夏日就来了。优美盛世的树木在雨水的浇灌下绿得发亮,枝条叶子发疯地生长;葱葱茏茏的树木引来了一群群叽叽喳喳地鸟儿,它们在林中追逐嬉戏快活得直上云霄;荷塘里,碧绿的荷叶层层叠叠挨挨挤挤地连在一起,风一起叶子上的露珠肆意滚动好一副我见犹怜;几朵早熟地花苞迫不及待地冲出叶面,像孤芳自赏地姑娘傲视旁边地一切。阵阵藕花香飘过,甜甜心思惹人醉、、、、、、

  石氏二季度的生日会青青就把它安排在了这里,虽是初夏有凉风习习但热气难抵,所以活动推迟到了晚了。青青叫人在荷塘边搭了台子,收集了二季度生日同事的照片和小视频制作成了PPT和VCR投放到了大屏幕上,照片选得很随意,工作中,生活中,休闲中,有调皮卖萌的,有严谨认真的,有不经意偷窥留露的......让大家感觉温暖又惊喜。

  再配合着精美的自助餐和蛋糕,加上一些憨逗的小游戏,大家玩心大起放开了疯去。青青是活动主办人全程都操着心,要时时关注着场上的变化,她和场上的人随便寒暄了几句就去旁边转着察看起来。看到落单的小男孩在湖边静静地发呆她不由地走了过去。

  “哎,金同学,这里风景独好啊!”小男孩看了看她没出声。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不去吃蛋糕?五星级酒店的水准还是可以的哦!”她拿了蛋糕递过去。

  他接过去:“是吗?再甜也甜不过心里的苦啊,你怎么知道我姓金?”“

  嗯!”她指了指大屏幕:“那不是你和你爸爸的照片。”

  “谢谢,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蛋糕了,都快忘了它的味道,因为我妈就是在我生日的时候和我爸爸离婚的。”

  “啊?对不起。”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我爸很忙的,今天也是没有地方可去了才叫我过来,他赚钱都是为了我对吧。”

  “你很懂事啊!”她称赞了一句又说:“酸酸地还再怪你爸?”

  “没有,是我的接受能力差,抗压力太弱。”

  “是吗?你们、、、、、、”她指了指湖里为数不多的荷花:“都像它们一样早熟吗?”

  “早熟有早熟的好,你们可以早点享福啊。”

  青青噗呲一声笑了,金同学也在笑。“好了,心情舒畅了,快吃吧,以后生日都要吃蛋糕,有苦也要有甜知道吗!”“谢谢。”两人一搭没搭地说着话。

  “金灿烂,快出来!又滚到哪里去了。”有人在叫。

  他看了看青青:“我爸叫我了先走。”“好,金灿烂同学,金这个姓在古代可是皇室的姓,小阿哥加油。”

  “谢谢青青师姐。”两人走出来金福全也找过来了,看见他们一起他数落了儿子几句叫他快去吃自助餐,又忙着感谢青青。

  “金总不用客气我只是和小灿聊了下,他很懂事,真的!”

  “杜主管是吧。”“是,你可以叫我青青。”

  “那青青,谢谢你,平时太忙了,陪他的时间比较少他有些内向。”

  “看出来了,他好懂事,以后多陪陪他,我再去其它地方看看。”

  “好,今天的生日会很特别大家都很开心,谢谢。”

  “应该的,这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你们辛苦上前线,我们肯定要做好后缓。”

  “好比喻,石氏人才辈出,我们跟着享福。”

  “金总过奖了,你先带小阿哥去吃东西我再去转一圈。”青青礼貌地退了。

  金福全走到儿子身边:“你们很谈得来?”

  “可以啊,声音很好听,很淑女。”

  “没事,你吃吧。”他心里有了打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