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七章:小试牛刀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21 2017-08-15 09:55:00

  青青回到宿舍把牛肉往桌上一放:“淑珍,上次你不是说我不给你做菜吗,今天给你弄了一手快来尝尝。”

  那厢正在一边写文案,头也没抬地答道:“你做的就算了,等下食不知味然后就绞尽脑汁也写不出文不加点的文案,再然后就,你懂的。”

  “是吧,那我就放冰箱留着明天吃,反正我妈的手艺还过得去。”

  “什么?阿姨做的快拿来尝尝。”

  “你刚不是食不知味吗?”

  “哦,我先尝下,味道吗,嗯,难吃吗?”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要是有些米饭就更好了。”

  青青斜着眼睛扫过去:“那还是明天再吃吧。”

  “你别白眼啊,我再吃两块,反正明天也是我吃是吧。”又过了一会:“吃了牛肉果然文思敏捷,青青你看,一气呵成,多棒!”她举着电脑炫耀。

  “好了,知道你厉害,现在吃饱喝足,作业也交了是不是也该帮我想个主意?”

  “你那个事是有点难办,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你得让下面的人分担,让上面的人信任给你帮助。”她一边说一边找水喝,“这个是有点辣啊,不过真过瘾。”

  “辣就少吃点。“青青笑她,”担心脸上的痘痘出来跟你耀武扬威。“

  ”懂什么,适当的冒两颗那是点缀,老来俏,姑娘我依旧笑傲青春。“总算吃完了没忘感谢人,”哎,替我谢谢阿姨,你爸爸身体是不是好多了?“

  ”还好,这个都因人而异,看他精神状态还行。“见她吃饱喝足,”刚刚问你事呢,吃饱了给个话。“

  ”刚说到哪了?哦,分担,一起分担,分工合作。“

  ”这下面的人跑腿还好,上面的人帮助,我们新人恐怕......”

  “新人怎么了,不都是从新到旧的吗,你把证据找齐了,拿到你老大那里,她也有老大自然会知道怎么做。”

  “今天我已经问过我妈一些菜价,明天再让阿花跑几个市场,你说这会不会有用。”青青抓着笔问。

  “有肯定有用,但你要抓重点什么叫捉贼见脏,你要抓到他们交易的证据。”到底还是多行走了两年江湖。

  青青如醒醐灌顶:“牛,吃了同类更牛,旺旺奶牛,谢谢!”

  “你想死再说一次?”淑珍疾恶如仇地瞪向她。

  “我睡觉!”

  青青说干就干,一边叫阿花去市场了解价格,一边蹲守厨房和供应商的交易。可怜地人儿凌晨5点钟爬起来跑到仓库旁边,找个不起眼的位置躲起来偷看。不过人家早有防范正经得滴水不漏,这样隔三差五地踩点毫无收获。青青也是硬骨头,守株待兔不信他们就没有松懈打盹的时候。终于在一个多月后的早晨拿到了他们交易地对话。她不敢开视频只录了音,但这样也足够了。

  她把这些资料整理好拿到杨帆那里。杨帆看完后只淡淡地说:“好了,辛苦你们,先去忙吧。”

  “杨经理......”

  “怎么?还有事?”

  “不是......”她停下指了指她外套的领子,杨帆才发觉领子窝在里面没有翻出来。她尴尬地笑了笑慢慢地翻出了领子拿出小镜子照了照:“谢谢。”

  “收到,杨经理这件衣服真漂亮。”

  “是吗?”她忙站起来走到她旁边转了下:“好看?”

  “是。”。

  “好吧,我也收到了,上班去吧。”

  “是。”

  杨帆笑着坐回了椅子上,眼睛看向青青送来的资料,想了想拿起它出了门。

  “哥,这排骨还称吗?”

  “不用了写50斤吧,快点搬进去回头等来人了不好,困死了快点,这段时时间都魔怔了,查,查,查这么大公司还差这点钱?也不知怎么想的。”

  “就是,那帐上还写些啥?”

  “点贵的写,还有那个廋肉和皮蛋多写点,做宵夜用。这些人也是,嘴叼得很,给他们做了还挑三拣四,还不都是吃两口又倒掉,那就干脆少做少浪费。”

  “好,都办好妥了。”

  “哼哼,小子,今天的豆角可不新鲜是昨天的吧,都蒲了。”

  “嘿嘿,都瞒不过你,一会儿支付宝转帐给你,那这些青菜都收了吧。”

  “收了,快点,好困。”

  “还有那牛肉上次说的那价、、、、、、?

  ”好了,那价就那价,速度地、、、、、、“

  录音在这里嘎然而止。郑宇欣搅着笔看着对面的杨帆:“费了不少功夫?”杨帆点点头。

  “还真是有心了,那个新来的什么青青弄的?”杨帆又点点头。

  “真是后生可畏啊!”

  杨帆还是点点头。郑宇欣压住心中的郁闷:“你是不倒翁?”

  “谁是那玩意儿。”她挥了挥手。

  “那你还那么兴奋做什么?还经理呢!”

  “你不也认同吗?”她狡猾地对上她的眼睛。

  她无奈地哼了一声。

  “怎么,连你都搞不定?”

  “算了,不想为难你,东西我先留下,你找下大佬总是要处理些人和事的。”

  “好,那我先走了。”

  “嗯,对了以后她的事最好别帮忙,在旁边看着就行。”

  “谁?”杨帆一时没转过弯,摸不清头绪追着问。

  “还有谁?”郑宇欣头也不抬

  “杜青青?我觉得不用了吧,挺懂事的啊!”杨帆还没听出来实打实地说。

  “是吧,那就好。”

  “不是你什么意思?是哪边的人?你怎么一点风都不透给我?”她突然反应过来。

  “你想的真够多的,去做事。”郑宇欣嫌弃地对她摆手,“快走快走一会我还要开会。”

  “你搞得我心痒痒、、、、、、好吧,我先撤了。”杨帆看老大确实有事,收了声满是疑虑地出了门。

  几天过去件事如石沉大海,但食堂却变化了很多。一星期的菜谱早早就安排出来了,小黑板还可以留言建议,如有临时改动也会及时通知,不仅份量足花样口味也丰富了不少。考虑到大家的习性周二周五还有面食和粉条。阿花一边叹气一边大跺快跺地点醋吃着饺子,用她的话说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为什么?因为青青的前任就是这样不明就里地走的,走时连带下面的小喽啰也一起干掉。这还是阿花左右逢源打探的小道消息。

  青青惊得花容失色:“不会这么倒霉吧?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早知道我也不插手了,听之任之得过且过多好,这带头大哥实不好当。”

  阿花也在叹气:“你以为我不想早知道,我和你一样是新人,你来之前我都在销售部混日子,天天被那些人当丫头使唤,好不容易翻身把歌唱,现在完了。我不管,我要是被开了你得负责给再找份这么好的工作,我说我不要去什么菜市口的,那地方本就是冤魂聚集地阴得厉害,现在把自己给阴了。”

  “是菜市场好不好,自已吓自已,现在不是还没结果吗,急什么!也许没那么严重呢!”自已给自已打气。

  “也是,要往好的方向想,你说我就那么一点点念想,刚刚出点苗头就立马给掐断了,老天也太不长眼了。”阿花自怨自艾起来。

  “是吗?难道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快从实招来。”青青盯着她。

  阿花瞅瞅她又向两边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我觉得公司的小老板傅文博好有形,每次经过他的办公室门口我的心都跳得厉害,你说我还没来得及向他表白就这样走了,是不是太让人接受不了了。”

  青青心里荡起了一层层向外泛开的涟漪,有隐隐地痛从里面向四面八方涌去。她压住心中的不快:“你还准备向他告白?”

  “对啊!”

  “那你做好被拒绝的打击了?我可是听说他是有主的人了,你确定要尝试?”

  “没关系,我知道自己没希望,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吗,不蠢不少年!年轻任性做点让自己青春轰轰烈烈的事又如何?撞得皮青脸肿又怎样?起码尝试过,对不对?”她一脸地无所谓。

  “这是哪里的台词?一套一套的,浑身是伤那得多痛啊!你倒是大方,女孩子的矜持都被你掉光了。”

  “谁还稀罕这个,你说我怎么才能引起他注意呢?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

  “谁跟你疯,不害臊啊,快点吃完干活了。”

  两人忐忑不安地渡过了漫长的一周。星期一一大早杨帆把青青叫进了办公室。青青被杨帆高深莫测的眼神盯得很不自在,她小心地压了压西裙把褶皱尽量抚平些,又整理了下胸前的丝巾领结。石氏的制服不同于其它公司统一的白加黑,里面打底的衬衣是淡粉色的,褶皱的锁口领显得优雅大方,套上银白和黑色相间竖条纹的外套尊贵大气,穿在青青纤细均匀的身上显得既专业又别有一番味道。她微微一扭头,只见侧面的头发挽得光溜黑亮,像扇面的发上一只简单的蓝蝴蝶发簪栩栩如生。杨帆随着她的小动作一晃,分了神,年轻就是资本。

  “头发很漂亮,这个发型是谁教你们挽的?”她回过神来。

  “谢谢,杨经理这个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之前那个大家都说太老土了。”青青小心翼翼地回答。

  “对,本来都是女孩子家家个个搞得老气横秋似的,今天的精神面貌很好要继续保持。”精神阳光,自已也跟着清爽起来。

  “收到!”青青放心了,经理没有挑她的不是。

  “这个是食堂事件的处理结果,你拿去整理下发个通告分下去。”

  “是,收到!”她接了文件就要离开。

  “哦等下。”她吸了吸鼻子,又扶了扶它:“有空去一部拿资料填下可以转正了。”

  “谢谢杨经理,我一定好好工作。”青青此时更放心了。

  “我以为你只会带着对讲机的口吻和我说话,还是会说其它的吗。”她又吸了吸鼻子,这该死的鼻炎!。

  “不好意思以前在一线习惯了,以后一定改,你感冒了要多休息,有事就叫我们。”

  “宏远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啊!期待你更好的表现。”

  “谢谢杨总夸奖,我先出去做事了。”

  “没事,你去吧。”杨帆想了想拿起电话去骚扰他的老大了。

  阿花一听说发通告一扫之前的阴霾激动得语无伦次:“你说我借发通告的机会到高管的楼上写个小纸条什么的给小老板好好?不行这个太普通,没有耳目一新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怎么办?老大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

  “怎么办,看着办,再不去办事我会在季度考核上打差,你的年度考核和年终奖是不想要的了。”在工作上青青是不允许开小差的,”阿花,这样的事以后别在上班时间闲聊。“

  “知道了,我马上去。”阿花心下一虚蹬蹬地跑了。

  中午下班的时候阿花整个人都无精打采,趴在桌面上乱划一通。青青拿笔敲打着台面:“哎,注意形象!刚不是很高兴吗,怎么没见着你男神?”

  “什么男神吗,在上面人家都议论开了他真的有女朋友的,还在国外,今天一大早去看女朋友去了,唉,同是女人别人怎么那么命好,可怜我还在为生计操劳”阿花恹恹地说

  “现在知道难受?刚不是不在乎的吗,口是心非的家伙叫你别去非要去,自已找堵。”

  “老大,你不是女人啊?你不知道女人善变口是心非啊?不安慰我还奚落我。”

  “好吧,我承认没你多愁善感,但我也不会去做那种莫不可及的事,你是想知难而退还是勇往直前都留到下班以后去想,现在醒醒干活吧,五一节的活动计划放你邮箱里了。”

  “怎么这么命苦!还是去吃饭回来写字吧!”阿花一边唉声叹气一边走,”走啊,一起去。“

  “你先走,我收了尾就来。”阿花在叫苦连天,青青却陷入了暇想,他的女朋友漂亮吗?是温柔贤淑还是精明能干?他要去多久?会带着一起回来吗?如果遇见又会怎样、、、、、、?心还是不自主的被搅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