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五章:竞聘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31 2017-08-13 13:05:00

  “真是榆木脑袋,不开窍!”傅文博把文件一扔靠在椅背上。

  “傅同志,我总算发现也有你啃不了的硬骨头,解气!”说完哈哈大笑又学着杜青青的口吻:“你不就是要我给你当情人吗?不好意思不需要!”头一甩媚媚地指向傅文博。

  “黄子涛,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赶紧走。”

  “别,你不会真对她上心了吧?上次出那么大一出你也没把人家当回事,美国那位不要了?人家可养着病呢,你不会是出轨上瘾了吧?那真是够乱的,要不要我给你开点那什么滋阴补阳的大力丸?”

  “黄子涛,你还来劲了,要我告诉你老爸你跟吴......”

  “我走,我走,你自求多福。”掩上门时还忍不住在那兴灾乐祸地坏笑。

  傅文博心口有些堵,倒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头上的灯亮得他更昏了,想得多了又得力不讨好。心盈,她在那边怎么样了?身体恢复得好吗?

  傅文博从中出了力杜方定在医院顺利了很多,恢复得差不多时便搬回了青青租住的小屋,只等做放疗和复查的时候才去医院。她没有着急还淑珍的钱,有些事情不想复杂化,最简单不过是顺其自然。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工作上。

  潇潇细雨天渐暖,转眼间优美盛世的桃树打了花苞,柳枝抽出了嫩芽;荷塘里荷叶也有蠢蠢欲动的迹象,有新的绿在悄悄冒出来;娇嫩的小花在温暖湿润的空气里舒展......春暖花开的日子就这样悄然无息地到来。

  难得的休息日青青照例往家赶,淑珍把她堵在了门口:“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天天下班不见人影连朋友都不要了?还是你在躲着我?今天不说清楚不能走。”

  “淑珍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回家要帮我妈做饭。”

  “做饭?没见你带一次给我尝尝?别装了你就是脸皮薄,我跟你说过好多次了我的钱不急,你这样我更不好意思,上次去看你爸你妈客气得只恨没把一桌子菜夹给我,搞得我都不敢去了,你爸现在怎样?”

  “都还好,就是慢慢调养,要不今天到我家去?”这样也好,两个人有个伴人情债慢慢还。

  “算了,还是陪我去逛园子,今天天气多好,春暖花开,绿水白云,万里无云,走走走。”

  “你这到底是多云还是无云?”青青好笑。

  “管它呢,万水千山总是情,似云非云最是迷!逛完园子我们再去门口的麻辣烫吃饭。”

  “出口成章,你是诗人,李白也会甘败下风。“青青对她竖起大拇指,”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口味重了?”

  “得,你文采好,不和你比。你不也没吃吗?还说我!”淑珍拖着她就走,“我向阿姨给你请假,吃完我们再逛会夜市,好久都没出来逛了。”

  “你说的,不能逛太久,不然她们会着急。”两人往园子深处走去。

  两人玩得开心准备出去吃饭在路上却碰到了总部人力资源的阿花,三人之前在入职培训时混了个脸熟,后面倒没什么交集,但年轻人比较好自来熟:“哎,那个青青河边草,有个知会函帮我拿给你们客服部我就不过去了。”她停了下来,“你们这是多悠哉悠哉啊,这么美的地方我还都没来玩过呢?要不带我一起?”

  “我们都逛完了,你好像还没到下班时间最好不要被逮到,那个河边柳树那里比较诗情画意,‘杨柳依依拂心田’春风吹,萌心动,最适合你们这些憧憬爱情的小女生。”青青笑着接过知会函,“快去!”

  “被你说得我心都乱了,那么美,赶快去感受下。”阿花跑了,转头才又想起:“别吭声啊,也就早退了20分钟!”

  青青笑着和她挥挥手,便和淑珍看手里的东西。原来是总部要内部竞聘行政主管,淑珍拿着它看了半天:“青青,这绝对是为咱俩量身准备的,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优美盛世真是我的风水宝地,枉我在宏远呆了那么久,这井底蛙总算要跳出去见大世面了。”

  “你还没见过大场面?得了吧。”青青对她撇撇嘴,上面的东西她没有兴趣。

  “哎,不跟你多费话,好机会你不去?”淑珍见她兴致不高不解地问:“你什么意思?”

  “还去吃麻辣烫吗?”青青停住问她。

  “去,这一码归一码,难得的机会不去试下?”

  “你去就可以了,我哪里够格。”

  “想什么呢?没去又哪里说得准,说不定能行呢?”

  “还去不去吃?”青青不想再讨论。

  “给点反应,妞!”淑珍边吃边蹭她的胳膊,到了店里她还不忘动员她。

  “反应?”青青夹了一枚丸子塞到她嘴里:“牛肉丸子够不够嚼劲?”

  淑珍一边鼓着腮帮一边烫得哼哼:“你、、、、、、你等着,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怎么了,还堵不了你的嘴?以前在宏远的那个寡言高傲的公主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肤浅喋喋不休了?”

  “你也知道那是以前了,什么事都要往前看,特别是在S市分分钟有被掉队的危险,真话我俩一起去竞聘。”

  “你想听真话?”

  “那当然!”

  “真话就是你去,我不去。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吃不吃?不吃我回家了。”

  “吃,你个二货。”

  “你是吃货,旺旺奶牛!”

  “你......你才是旺旺奶牛。”淑珍气急败坏地去抓她,两人扭成一团。

  本是不当真的一句玩笑话在接到总部竞聘的通知时青青傻眼了,冲到淑珍那就要和她理论。她把她堵在洗手间:“你个祸害,你怎么不去害别人,专挑软的柿子捏,不经过本人的同意就擅自作主!你今天蹲里面吧。”

  “杜青青!这样的损招你也好意思用?有本事你就在外面守着。”

  “放心,我在外面放了维修的牌子,除了我没有人会过来救你。”

  “你有这个力气有这份心思,赶紧准备下明天的面试。”

  “我才不准备,我不去,你一人分二角这才显得你有能力。”

  “好心当驴肝肺,自己再想想吧,我桌上有些资料赶紧去看,上班呢。祖宗快点开门”淑珍急了。青青看了下来来往往的人,等了几分钟不情愿地给她开了门。

  “等着!”淑珍跑过去就要饶她,青青早有准备轻巧躲过,“我等着呢,有本事过来咬我?”

  “看我不捉住你这个茅厕妖精。”淑珍拔腿就追。

  “咳咳”主管她们的临时管事突然站在了门口。淑珍小心翼翼地移动到自已的格子间,电脑上发出了一窜咒骂发狂的表情包。青青丢了个你奈我何的萌妹子给她,忍着趴在桌上偷笑。

  既来之则安之,事情演变成这样只能全力心赴。之前她不想去主要是考虑自己资历浅,经验人脉少得可怜,再加上爸爸的事要分心,工作肯定顾不周全,现在赶鸭子上架,临时抱佛脚还是要用的。淑珍准备的东西很齐,扎实地做好了功课其它只等明天随机应变。

  隔天的面试两朵金花一路顺畅得不得了,青青怀疑公司的制度是不是出了问题,或者这本就是考验她们的一个笑话。一直到下班才有人通知她们:“好了,你们回去吧,收到邮件的同事3天后来复试。”两人都有些灰心:“看来是没有下文了,这次的事是我冒失了些,我请你吃甜品吧。”淑珍晃着手中的签子笔。

  “这可是你说的,我要哈根达斯大碗的。”

  “小样,就你这小身板撑不死你。”

  “撑死也愿意,快走,吃完我还要回家陪我妈。”

  两人正津津有味地舀着冰激凌,手机几乎同时来了提示音,低头一看淑珍带有杀气的眼神剐了过来:“杜青青我和你有仇,你还我的哈根达斯。”

  “着急什么,人家只是复试,还没聘上呢,就是聘上了也有计划没有变化快的变故。”

  “那倒是,我发现你经过你爸的事后冷静多了,变了个人似的。”

  “那当然,这叫沉淀,底蕴,要厚积薄发。”

  “看你那得意样!要是竞聘上了你可得请回去。”

  “好好好,我请你吃麻辣烫。”

  “啧啧啧,杜青青,你还能再抠点吗?”

  “可以啊,我本来是想叫你去海底捞,你体谅我的难处,那就门口的陈记吧。”青青拾了手机擦了擦嘴角的奶油渍起身走了。

  “啊?海底捞,海底捞,等等我......”淑珍追了上去。

   3天后的面试也算轻松,青青自以为答得还算得体,问了淑珍也不错。等了半天还是那天的人出来通知她们回去等消息。两人已没了脾气该干嘛干嘛,以前还怀疑公司制度的青青多少有些幽怨:”这都什么毛病,都是给惯的,大公司就喜欢折腾人显摆自己,以为多有能赖多可遇不可求似的,可是呢?“

  “可是还是挤破脑袋想进去。”淑珍抬眼看她,“这就是现实。”

  又过了一个星期两人如约来到这里。面试她们的是一位精明历练的中年女人,齐耳的短发干净利落,面色白净,仪态端庄,制服穿得服帖又整齐。拍板的果然派头不同,话说得不紧不慢,一开口便有着不可小觑的权威:“我看了你们的简历,也听其他同事说了你们很优秀,做了这么久的服务业就谈谈你们的经验吧。”

  青青和淑珍对视一眼略停了下淑珍先起了头:“经验谈不上但有些小心得,就是多换位思考,服务是无止境的,舍身处地的为客户着想满足他们的需求,这就是我个人对服务的理解。”

  “恩,那你呢?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女人淡淡地看向青青。

  “其实淑珍我的搭挡已经说得很好了,她比我入行早,一路都是跟着她来的,她给我树立了一个好榜样,今天能到这里来也多亏了她。如果还有什么补充那服务就是三个字:懂对方,懂得了对方然后迅速付诸行动。谢谢!”

  青青答完和淑珍又相视而笑静静等待考官的抉择。等了很久女人才恍然抬头:“没了?”

  “恩。”

  “那先这样吧,说一线的服务你们都拿手,对任何客户都游刃有余,但这个岗位是管理者,里面的东西需要慢慢发掘渗捂,可能你要求下属这样他却做成那样,上司一个反对的动作你却理解了黙认。所以这个懂对方的过程有些人很快适应并做得很好,有些人却只能止步。公司有制度会综合考虑你们,如果能进来我希望不要拉班接派,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一个星期后不管是否符合,我们都会以邮件回复。”

  正式通知下来时两人还是很开心,在海底捞青青和淑珍涮着羊肉喝着烧酒,两人被里面的热气和酒精熏得红光满面:“青青,庆祝咱们又向前迈了一步干杯。”淑珍已有些醉态。

  “好,我喝,淑珍我也要谢谢你,真的,一路有你真好。”青青拿着酒杯这是她肺腑之言。

  “哎,又煽情,我这心窝和耳根怎么那么软,来今天多喝点。”

  “好,不醉不归。”

  青青本不擅喝酒,只是这么长时间来发生的这一切,历经种种,让她本就纠紧的心找不到宣泄的出口,想着事情又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便痛痛快快敞开怀。开始觉着苦涩小口小口的抿着,后面像喝水似地一杯一杯地倒。淑珍被她怪异的举动惊到:“哎,你没喝过酒,这可是32度的干货,等下难受的可是你自己。”

  “哪有什么受不受得了,只有你敢不敢做,就好比这喝酒,有了第一次下次还会难受?人都是被逼出来的,肚子是神奇的东西能容所有大小事,你让它方它就方你让它圆它就圆,别担心,今天多喝些,不会叫你买单的。”青青拐着身横过去拿她档着的酒。

  “祖宗,别喝了,等下我搞不定你回去。”

  “不回去了,今晚在这喝通宵。”

  “哎哎......”青青趴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