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四章:较量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39 2017-08-12 13:05:00

  在火车站青青遇到了冯子遇,他拿着行李和林玉碧、杜方定一起等青青。以前话挺多的两人生硬地挤了几句问候的话便再谈不上来。青青急急地询问起爸爸的病情,冯子遇默默地跟在她们后面。

  青青小声地问妈妈:“他怎么跟来了?你们怎么也没说,杜松松呢?”

  “我们也是碰巧遇上,松松马上高考学习重他就跟来了,还不让我告诉你。”

  青青叹了口气,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把爸妈安排好她悄悄地把冯子遇叫到了医院楼下。他比之前胖了些,肯定对于现状比较满足,以前很廋衬得生涩,现在这样成熟精神了很多:“子遇,谢谢你送我爸妈过来,今天有点乱我们出去吃个饭吧,明天抽空我再带你到处逛逛。”

  “也好,青青!我们说话能不要这么客气吗?我也是偶然在医院碰到叔叔他们的,顺便我还问了主治医生,可能比较严重你要做好准备。”冯子遇比以前沉稳多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叫她们过来,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会全力去做。”

  “这就好,我知道来S市花销大有需要记得和我讲。”

  “嗯,我知道。”

  “青青我......”

  “我们现在去吃饭吧,等下我爸妈又急了。”她现在的心思全在爸爸的病情上。

  “好。”他生生压下了想要说的话。

  下午医生给杜方定安排检查有几项要等到明天再做,青青陪着他们聊了会天便回去出租屋做晚饭,中午从外面带回来的面条杜方定吃不惯,青青要回去给他做点粥。慌里慌张地忙了一阵拿到医院时已经有些晚了,她埋怨自己没出息,急急地让爸爸妈妈吃了粥,等到饿了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饭,便想叫冯子遇一起出去吃。

  “他下楼去买水果了。”杜爸爸说。

  “是啊也该上来了,是不是迷路了?”林玉碧接着说。这时护士拿着水果篮过来了:“是杜方定吗?”

  “对。”

  “有位先生买给你的,说是晚点拿给你免得打扰你休息。”

  “那他人呢?”

  “早走了。”

  “啊?”。青青接过篮子里面有张卡片:青青我走了如果这样能让你轻松自在的话,这张银行卡是我的一点心意密码已发到你手机上。子遇!

  “怎么了?青青?”杜妈妈问

  “没事,他有急事先回去了。”

  “这孩子,青青你是怎么想的?”

  “妈你又想哪里去了,快回去陪爸爸。”

  “你呀......”

  几天过去所有检查都出来了,已经确诊为胃癌。青青虽有心里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偷偷流泪,却也冷静了很多,和医生商量手术事宜并确定了3天后手术日期。她怕爸爸紧张强着和他说些冷笑话让他放松,杜爸爸坦然得多:“赤条来赤条去怕什么,每个人都有的,比我早的人大有人在,知足!。”

  手术还算成功切除了四分之三的胃暂时保住了性命,只是照顾病人也是件累人的事,几天下来两人都瘦了,杜妈妈心疼女儿:“青青今天晚上你就不用来了几天没休息好回去好好睡一觉。”

  “妈我年轻顶得住你去休息,我来。”

  “听话,明天你来替我不然我要生气了。”说着推着她出门。

  看着爸爸一天天好起来青青是高兴的,可钱却像泄洪的闸门跑得飞快,10万剩下不多,后期的化疗和静养紧接而来,还有不定期的检查。还可以向表姐、冯子遇、同事借吗?10万已经要了她的老命。

  站在石氏总部的楼下已经快2个小时了:去求他,不求他,她来回地走着。

  傅文博透过车窗那个矛盾的女人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他真是搞不懂她了,闭眼沉思了一会叫住了万金。

  “杜小姐,傅先生请你上车。”万金客气地说。

  “啊?我......”

  “杜小姐,请!”万金又说了一遍。

  青青上了车万金识趣地离开了,车里流淌着舒缓的音乐,有淡淡地汽车香水味散出,奥迪SUV的后座有些窄但座椅舒适,里面陈设简单却显尊贵。可这更显得和她格格不入。她工整的坐在那里等着他开口。

  “到这来找我什么事?”他扫了她一眼

  “我......”她话到嘴边又开不了口。

  “欲擒故纵拿捏过了头就会没戏了。”

  她吸了口气:“我要第二个愿望。”鼓起勇气,迟早要挨刀那就快些。

  “可以,先说下要什么,看我能不能给。”

  “我要30万现金。”

  他的脸色难看起来:“不是无欲无求吗?你的诱饵抛得够大,好,我给,干脆第三个也一起许了吧免得大家都不痛快。”

  “我就要30万,谢谢!请问怎么拿,我急用。”

  他冷冷地看着她,气愤地越过她去拉车门,她下意识地抓紧胸口脑袋往后躲。

  “哼!”从鼻子里头蒙出声来,他推开了车门“下车,在旁边等着。”

  她踉跄地下了车,他叫了声万金,万金小跑过来。对着万金说了什么她没听到,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心里已难过到了极点:她也想要傲骨的,她也是在意别人看法的,上天如果会怜悯眷顾善良,人间就不会有那么多苦难悲怨。可世上哪里会有如果。万金很快就回来了:“杜小姐傅先生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明天转给你,麻烦你把帐号写下。”

  “好!”她接过纸和笔快速地写下了帐号,万金回到车上汽车呼啸而过,带着一阵咆啸的轰鸣。

  钱到得很快,晚上青青就收到了银行的信息,这下两清了,事实上失身那天她只觉得痛现在她难过得想哭。

  傅文博猜得没错杜青青是遇到难处了,不然不会轻易软身来找他。所以当万金告诉他钱的用处时他没有惊讶只想着怎么去帮她,正想得出神李心悦敲门进来了。

  “二少,有客户一下子买了优美盛世8套联体别墅,价格相当优惠贾副总已经批了,现到了石董这里他叫我拿过来给你看下。”

  “88折,还真是便宜,不过买这么多也不能不讲情面,但优美盛世也是不愁买家的,这个价格可以但要全款,如果正常借款至少都要98折。”

  “二少,这......?”

  “你担心卖不出去?放心,我研究了近几年的楼市,特别是S市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过不了3月优美盛世的物业将会全部售完。”

  “不是,我担心的是贾总那边,是他的客户,到时......”

  “没事,赚钱的事他比我懂。”

  “好,那我去忙了。”

  “等下,魏兴旺那边怎么样了?”

  “很蹊跷,那些人都凭空消失了,现在只等警察那边的进展了。”

  “好,我知道了你多看着他叫他小心驶得万年船。”

  “好!”

  晚上张青鱼和贾利仁约在了暖味。

  “贾总真不能少了吗?这个价格......?”

  “真不能少了,97折已是最底价,现在优美盛世的物业抢手的很,这个势头转手就是满赚的。”

  “这个自然是,不然也不会和你做邻居了,S市是个好地方啊!”张青鱼长长地吁了口气眼睛瞄向贾利仁。

  贾懂得他的言外之意:“张总不要心急,有好事自然忘不了你,不过你在内地的项目做的也很大呀。”

  “好说,好说!”两人心知肚明又言不由衷地敷衍试探着。

  杜方定的病情好转,青青消了假回到优美盛世上班了。再回到医院她却找不到爸爸的床位了,问了值班护士才知道转了病房,她急匆匆赶到病房,眼前的景象让她有些吃惊,以前的的2人间换成了带厨房的大房,里面装饰得也很温馨舒适,房间的茶几上还摆上了鲜花和水果。

  “妈,这到底怎么回事?谁通知你们转的怎么没有告诉我?”杜青青把林玉碧拉到门外。

  “我们也不清楚,昨天下午来了一波人,说我们的病比较典型要在医院树立典范,要全程跟踪随时观察病情,一会儿功夫就把我们转到这了。我还想问你随后却来了一个又一个的医生都是来关心你爸的病情的,那些人那么礼貌客气,我哪敢粗心大意只能更加不好意思的应承,到最后就忘了给你打电话。”

  “妈,有这么好的事?是不是爸的病情恶化了?”杜青青忧心忡忡。

  “我也不清楚,我看你爸也还好,要不你再去问下医生?”

  “好,我马上去。”她跑到杜方定的责任医生那里:“方医生,你好,是你要求我爸转病房的吗?我爸的病情是不是有变化?”

  “杜小姐,放心,你爸的病情还好,一切是上面的意思,等再做几次放疗就可以回家慢慢调养,放宽心。”

  “谢谢,那顺便问下上面是指医院领导吗?能告诉我是谁也要去感谢他。”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我也不是你爸的责任医生了换成了黄医生,他可是我们院的骨干你可以问下他。”

  “好,谢谢!”

  青青一知半解地往回走,刚到病房门口查房的医生已经出来了,杜妈妈笑着随着后面送他们出来。青青赶上去:“请问哪位是黄医生?我爸情况怎样?”她眼睛注视着他们中年长的一位以为他就是那位责任医生。

  “噗嗤!”旁边地人笑了“不好意思,我们这有两位姓黄的医生,你要哪个回答你呢?”他斜眼笑着看着她

  “我......”她不知所措。

  “你是病人的女儿?”还是年长那位解了围。

  “是!”

  “放心,你爸情况很好,后期要多注意休养,我们都是他的责任医生,有什么情况和需要可以随时告诉我们。”他抬手指了指其他两位同仁。青青看到他的胸口的名字黄锦鑫

  “谢谢黄医生,那这费用是不是高很多我们......”

  “这个你就放心,有爱心基金,安心地陪你爸爸。”旁边那位还在笑“黄医生,你不是要去开会吗?”他故意把黄医生咬得很重。

  黄锦鑫警告地一眼射过去又转头对青青说:“不好意思我要赶个会有什么和他们说,我们下次再聊。”

  “黄医生辛苦您了,谢谢慢走!”青青看着一群人远去爱笑的那位还频频回头的笑着,心里面更加莫名其妙。

  青青心里想着心事做事难免粗心,杜妈妈叫她把花换下水,她便把花全倒了拿了空瓶出来“是不是你请假久了工作上出了差错?”杜妈妈关心地问道。“没事妈,工作上都好,就是爸爸的事情太奇怪了,我想再去问清楚。”

  “人家现在在开会等等先。”

  “恩,妈我看爸也还好就先回去工作了,有事打我电话。”

  “好,路上小心些。”

  “恩。”

  她出去找到了护士站的护士“你问黄锦鑫啊,他是我们副院长,医术肯定没话说的。”小姑娘一脸的敬佩。

  事情有了眉目便留了心眼,她打听到了黄锦鑫的办公室守株待兔地想问个明白,看到黄锦鑫过来立马想迎上去,但看到他旁边的万金她马上退回躲到了暗处,所有的事情都明朗了。

  傅文博在优美盛世有单独的办公室,平时都在总部办公。青青辗转多次在石氏的办公室见到了他。

  “听说你着急见我?想好了第三个愿望?”他头也未抬地在看文件

  “不是,是谢谢你对我爸的关心,能不能把我爸重新转到普通病房去?”

  “噢,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但这可由不得我了医院是有制度的,其实这对你爸不是更好吗?”

  “傅先生,我们只是平头百姓,你我萍水相逢,你的这些好我们消受不起。”她倔强地对视他的眼睛。

  “那我真是狗拿耗子了,你觉得在你无助孤立无援时,你所谓的自尊能当饭吃能当钱花?”他冷厉地反击。

  “可我不想欠你的,我会辛苦赚钱过自己的日子,至少这样会心安理得。”

  “那你欠别人的钱就心安理得?”他加大了音量,又或许觉得理亏:“况且你又没欠我什么。”

  “那是我的事谢谢关心!”她转身就走

  “你觉得你这样打工要多久才能在S市独挡一面。”他不声不响地冒出一句,看她没出声又接了下去“有个现成的机会不知你要不要......”

  “傅先生何必说得那么婉转,你不就是想要我当你的情人吗?不好意思我不要,我爸的事全当第三个愿望了了吧,以后两清了。再见!”青青未等他出声人已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