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三章:王子琪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033 2017-08-11 13:05:00

  暧昧会所里永远都是热闹非凡的,石岚风携着吴惜款款而来,霍佳佳脸上堆满了笑容:“大公子好久不来观顾,我的店都在长青苔了,又去哪里野了说来姐听听。”

  “怎么?火姐你这是惦记我?”

  “那是!”霍佳佳的眼睛瞟向他旁边的女孩,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脏卡壳了,但杯子和酒利索地在她手上翻转。

  “我以为你只会盯着我口袋里的钱,还会惦记我这个臭名昭著的纨绔子弟?”

  “你看你又说到哪去了,等下在你酒里渗水,下蒙汗药。”

  “别,我还想多活几年。”

  “这还差不多!”霍佳佳靠过来在他耳边嗡声道:“这回定了吧,这姑娘水灵,别说,和你以前那群莺莺燕燕真不一样。”

  “没事你大声说也没关系,听话,是有些小脾气,懂生活情趣正合我意,定不定不知道,反正四十之前不考虑,来吴惜,见见这S市传说中八面玲珑的霍佳佳“火”姐。”

  “火姐好!”吴惜乖巧地叫着

  “好,等下调杯甜酒给你喝,看好了他!”

  “嗯!”说完温声站在一旁。

  “还真懂事,岚风你要上点心了。”

  “恩!”

  “算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折腾,利仁他们早来了在包厢等你很久了。”

  “那我先过去。”

  “好,等下给你们添酒。”

  石岚风进去贾利仁和张青鱼迎了上来。

  “岚风,你终于来了我和青鱼都喝了好几杯了。”他把岚风扯到桌前人坐下。又对张青鱼说:“来青鱼过来认识下,这位就是我们石氏的老板石岚风,岚风,这位是远大的张总,张青鱼北方的狼。”

  “哪里哪里,大家见笑了粗人一个上不了台面,石总才是温温尔雅的谦谦君子。”张青鱼笑着

  “你就是张青鱼?”石岚风正眼都没抬。

  “正是。”

  “利仁和我提起过多次说你做生意很有一套,想来S市发展?”石岚风漫不经心地问。

  “正有此意,好地方当然大家一起发展。”

  “噢,那你们谈吧,我走了。”他拥着吴惜就要走。

  张青鱼尴尬地停了停马上拦住了他:“石总这是?”

  “你们不是谈事吗?我又不懂,搞得这么正式都带着男助理那我还是回避的好。”

  “没事今天和张总已谈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放松,来,和为贵。”贾利仁忙着打圆场。

  “对,和为贵,放松!石总还是第一次见面,等大家多接触你就了解我这个人最是豪爽,爱交走心的朋友。”张青鱼把他按到了主位上。

  “我也爱交朋友,以后谈工作都上办公室去谈,这里是什么,是喝酒玩乐的地方都谈了一天了,累不累?”

  “好,以后出来不谈工作。”张青鱼忙在助理耳边吩咐:“去叫些姑娘过来,上好的酒和小吃。”助理很不情愿小声地抱冤:“张总这人太......”张青鱼冷着脸,他快速地收声,不再多言麻利办事。

  一阵客套后三人在几个姑娘的软声细语中热闹起来。张青鱼频频向石岚风敬酒,石岚风显得很随意,或一口干掉或浅尝而止,姑娘们在他的暗示下使出浑身解术向石岚风靠拢,可石并未表现出多大兴致只懒散地应付。

  随着一女子聘聘袅袅白衣飘飘跪坐在矮几面前,喧闹地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她旁若无人有条不絮地煮起了茶,在袅袅腾腾的白气中烫过茶壶茶杯等茶具,沸水倒入装有上好茶叶的茶壶,一遍洗茶过去,再注入沸水,用壶盖轻轻由外向内刮去茶沫,再轻轻盖上壶盖。再次用沸水烫过茶壶,茶的阵阵幽香便渗了出来,并很快弥漫了整个房间。再把茶水一一注入已经烫过留有余温的洁白的茶杯中,墨绿的液体衬得茶杯清莹剔透让人爱不释手。她把茶稳稳地端到了石岚风面前恭敬地叫道:“先生请喝茶!”

  石岚风对她那行云流水的茶艺惊得忘了眨眼,多才多艺的人见得多,但长得清丽脱俗又毫不扭捏,确实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欲望。半天回应着:“好,好,赏红包,火姐又找了个妙人。”一旁的小弟马上递上去了现金,石岚风随手拿了一叠放到了她的手上。可她并没有接:“谢谢先生的抬爱,希望先生喜欢自己泡的茶。”

  “喜欢,肯定喜欢。”他把热茶举到唇边细细了嗅了下然后小小的尝了口“嗯,好茶,你们也喝。”

  她又一一给张青鱼和贾利仁端了过去“姑娘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张青鱼接过茶杯随口问着。

  “我叫王子琪,今年21。”

  “正好的年华,很懂茶道,我想聘你为我的私人茶艺师,资薪丰厚你愿意吗?”石岚风来了兴趣。

  “我不愿意!”

  此话一说大家都小声地议论开来,这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挽到好营生,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她却拒绝地那么干脆。张青鱼恼然出声:“哪里的野丫头,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石总抬爱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在这里挑三拣四?不拎拎自已几斤几两。”

  “不用,张总!我向来怜香惜玉从不强迫人,那样没意思,不过我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他两眼盯着她围着她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位置上:“一个年纪轻轻如花似玉的姑娘在这样的场合镇静得毫不怯场,不是你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就是有另有所图的阴谋。”

  王子琪被看得心抖发颤,但她还是面无表情地回了他:“先生想多了,我只懂茶道,只要你喜欢可以每天来这里品茶,不愿意一个人为你表演茶艺是不想失去自由。”

  “自由?惜惜,我每天关着你绑你手脚了吗?”他转过头问吴惜。

  没有啊!”

  “你看到了,我看你是没说真话,阿华!”后面两个小弟上来架住了王子琪

  “岚风!”贾利仁叫住他,石岚风摆了摆手意示他别管。王子琪平静地看着他:“石总,你不是不强人所难吗?我师傅说这世道太混乱浮噪,还是喝茶静心,如果有了贪欲杂念便泡不出好茶来,心如止水才好。”

  这时霍佳佳进来了:“岚风这是怎么?别吓坏小姑娘快放开子琪小姐。”她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声,他又摆了摆手下面的人松了手。

  “来来来大家继续玩!”张青鱼招呼着姑娘。王子琪尾随着霍佳佳出门,石岚风靠到她身旁吹着酒气:“心如止水,我也会把她煮沸。”

  难得的休息日两人窝在床上看书,手机铃声打破了小屋的宁静。

  “哎,还不快接电话准是傅文博来约你。”正巧无聊,突然的铃声让淑珍来了兴趣。

  “你乱说什么,肯定是我表姐东扯西问地盘根究底,我都快被她烦死了。”

  “烦什么,实话实说,就说你俩看对眼了,你不接我帮你接。”说着就过来抢。

  “再乱搞?”青青拿起来一看是妈妈打来的,她向淑珍嘘了声作了个我妈的口型翻身下去接电话了。

  何玉碧平时大嗓门惯了,这次却是蒙声细语青青立马发觉不对劲,问她什么事也不说,只说是她好久没有打电话回家了想女儿了。青青鼻子一酸眼眶就蒙上了水汽。也对,都好久没有打电话回家了,都怪自己太粗心忙忘了,这样一说她更想家了,对妈妈说把工作交接下就回家看她们。

  “不用,你还是以工作为重,我们都好,你刚换了地方工作要多用心,要是手里有余钱就寄些回来给家里。”

  她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提高了声调:“妈妈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从未开口要钱,爸爸呢?是杜松松惹祸了?”

  “不是你弟弟,是你爸爸。”何玉碧极力隐瞒却被绕了进去。

  “爸爸怎么了?你快说,要急死我,妈!”

  “你爸爸得了胃溃疡说是要动手术,要些钱。”

  青青被这消息惊得六神无主,心痛得眼泪直往下掉。胃溃疡搞不好就是胃癌,奶奶就是这样去的。妈妈后面说了什么她全然不知,冲进来就收拾行李。淑珍被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吓到了:“青青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要回家,我爸病了。”

  “叔叔得了什么病?你先不要哭不要急,这样冲动冒失地跑回去不但没帮到他们还会吓到他们让他们担心。”

  “我也是没有办法,是胃溃疡搞不好就是胃癌,我奶奶就是这样没的,现在动手术需要钱。钱,我先找钱。”说完又去翻抽屉。

  “青青,急是没有用的,越在大事前越要冷静,你爸爸要动手术要钱,首先要选个好点的医院和医生,你们县城那样的医疗条件行不行?有没有考虑来S市的医院,毕竟医疗设备、技术、都会好些,也许是误诊呢?”青青停了动作,淑珍扳过她的身子坐回床上“这些你都想了吗?”

  “可是这边人生地不熟怎么挤医院,再说那费用我也负担不起,在外地就诊那费用是不能用当地的保险的,还要租房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想想就头大。”现在根本一头乱,哪里能静下心来想这些问题。

  “你先不要急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就负责跑腿办事。最坏的打算,就算是胃癌我们也要全力以赴,人来世走一趟本就匆匆过客不能留下太多的遗憾。”淑珍太清楚病痛了,得乳腺癌的妈妈后期转移到腋窝,连后背的肉一起剐掉还是没保住性命。那个痛苦想起就疼,永远不会忘记。

  “淑珍你说得对,确实要好好冷静想对策,还好有你在,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但你哪里来那么多钱?我可不想你去求那个陆振云,我还是回去好了,去家里的亲戚借也顺便看下情况。”

  “这个你放心我是不会回头的,我爸爸有钱,不过会被他训是真的,只要他不把我抓回去就行。”

  “真的,你真能从你爸爸那借到钱?那就太谢谢你了我马上打电话给我妈让她们准备。”

  “好,你先打电话我在网上查下S市哪家医院治这个病在行。”

  “淑珍,谢谢你,你总是想在我前面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要不你就以身相许吧,唐七不是说了吗,无以为报时就以身相许。”

  “淑珍,这时候还哪还有心情开玩笑,快帮我看看,我就打电话了。”青青拨了电话回去,林玉碧着急地问是不是着急吓到她了,青青强忍着泪水告诉她要把爸爸接到S市来治疗,林玉碧说什么也不同意,人生地不熟费用那么高。“妈,什么都不要说了爸爸才50出头,我长大了有责任去做这事,有了健康钱是可以赚回来的。”

  林玉碧还是不同意:“你看这一大家子劳师动众都得花钱。”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不知道奶奶也是得这个病没的吗?你不来我就回去接你们。”

  “好,这事我也要和你爸爸商量下,你就别折腾了。”

  “嗯,快点的,叫杜松松送你们过来,那么大人了也该出点力了。”

  在S市二医院附近找房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好一点的太贵,便宜的不是太小就是年久未修的平房又暗又潮,更不利于病人康复。跑了两天青青的脚磨出了水泡,她一咬牙签了此前看好但犹豫价格太贵的一家。房东是位脸大嘴厚的胖阿姨,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机遇,手上留有多套老改房。拿着一大串钥匙叮铃哗啦地一路摇来:“我就知道你会再来,我这房子真不愁租的,我是看你有孝心才给你留着,价钱也是之前那个价,但押金可以少收你一个月,你就安心带你爸爸妈妈住。“

  青青连着说谢谢从她手里接过钥匙。

  淑珍的速度也快3天就把一张10万的卡放到了她手上:“我在我爸那就撬到这么多先用着不够我们再想办法。”

  青青已哽咽着又要哭出声来:“淑珍太谢谢你了,我会尽快还你的。”

  “想那么多干嘛,好好睡一觉明天去接你爸妈。”

  “嗯。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