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一章:暖昧会所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332 2017-08-09 13:00:00

  此话一出大家内心都炸开了锅,又不敢交头接耳只是神色复杂地面面相觑,平日里把贾利仁话当圣旨,可为了他丢掉自己饭碗大家心里都掂量着,此刻都不出声了。傅文博是个守时的人5分钟一到马上进入了正题:“好了,竟然愿意留下那就一起努力,此前A市的项目出了问题给公司带来很大的影响。为了吸引大家的视线一如既往地相信支持石氏,公司把希望寄托在了优美盛世的项目上,前段时间的试业还不错,我们要趁这个势头把方案做得再好些,大家有什么本事都拿出来,S市是我们发家的老窝,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别人比下去那是很难堪的。好了大家回去赶紧准备,2天后我们一起讨论结果,现在散会!”

  大家鱼贯而出

  “石氏这回是真的要变天了,哎,你站哪队?”

  “贾总!毕竟老辣吗!”

  “我觉得这个二少也很厉害,我先保持中立观察中。”

  “咳咳......”

  暧昧高级会所贾利仁坐在高脚凳上郁闷地喝着酒。今天的轩尼诗很是不对胃口,太温和绵柔了,此时只有辛辣呛鼻才能压下他心中的怒火。他点了杯烈酒脖子一仰就喝了下去“哧”地一声全吐了出来,甜得腻人的汽水喷得到处都是。

  霍佳佳一手敷衍擦着台面一手叼着香烟,夸张的流苏耳环随着她动作肆意摇摆:“真是想不到啊,贾公子,二十四孝的好老公也有借酒消愁的一天,怎么?嫂子有了相好给你戴绿帽子了?我早就跟你说过的女人不能太稀罕,看,出事了吧!”她又向前凑了凑:“不过我喜欢,好机会,快!快到姑娘我的怀里来!”

  “别,你的温柔乡我消受不起,你的酒我喜欢!”

  “去,遇到什么烦心事?说来本姐姐听听!”

  “没有,工作上的事你又不懂。”

  “是,我是不懂你们工作上的纠纠葛葛,可我懂男人啊,懂男人就没有办不了的事,古往今来上至皇帝王权下到地痞百姓哪个不是为了女人揭竿而起?或升官或发财前途一片光明。”

  “算了吧,怎么看都只是红颜不能当知已,名字就起得不好。我虽然书读得少天天被人嘲,但有名气的女人也算知道,我觉得但凡后面带叠字的名字都不好!”

  “怎么不好了?”霍佳佳来了兴致。

  “你看啊,这远的就有李师师,苏小小,陈圆圆......这近的吧......”他停了声音余光瞟向她。

  “好你个贾正经,你这是拐着弯夸我人比花娇还是咒我命比纸薄?”

  “误会,就是打个比方,开个玩笑,你肯定是人比花娇命硬如铁,是暖昧的镇痁之宝。”

  “这话我爱听,来姐姐我赏你一杯粉红佳人。”说完拿起调好的酒递在了他手上“喝完这杯赶紧回家!”

  “小气,怕我喝你的酒不给钱?赶我走?”

  “你看你又说醉话了不是,我这小庙全靠你们这些大佛撑着,我是看你喝多了替嫂夫人担心。”

  “总算有点良心,我和岚风没有白捧你的场。”

  “对了岚风怎么没有来?”霍佳佳和贾利仁碰了碰杯各自喝了一小口。

  “他,这回裁在女人身上了,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有好些日子没有换女伴了,新鲜着带着那妹妹去欧洲学骑马去了。”

  “还有这事?那要认识一下,改天碰个面沾沾光。”

  “行!”两人又干了一口。这时服务员走进来在霍佳佳耳边嘀咕了几句。

  “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两尊和你样的大佛,要不要认识下?北方来的,富得流油!”

  “你的品味又下降了?这些个黑不隆冬的爆发富我可不想碰,上次那煤老板的粘乎劲还没领教够是吧。装得跟爷一样,请神容易送神难。”

  “错,这回可不是,和你一样搞房地产的,听说在北边做得挺大的,正和亚迅的老板谈事呢!”

  “亚迅的马总?”

  “对!”

  “那来头不小,马总我们都要敬三分的互联网老大,有点意思。”

  贾利仁想了想这样的朋友多认识一个就多次机遇,虽是同行如果能一起合作肯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自己看中内陆很多个项目就差资金,如果这这时有人注资强强联手,一但盘活那将是地产界的神话,到时候傅文博早就没有了立足之地,石氏也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如果自己主动示好对方肯定觉得你图谋不轨,自降身份;如果能让对方先搭上自己这条船,事情就好办得多。怕就怕对方虚张声势装阔显摆,空有虚表一锤子砸下去搞砸了不说还要收拾烂摊子,搞得得不偿失......

  霍佳佳不知道他一下子想了那么多,只蹭了蹭他的手:”哎,去不去?

  “去,肯定去,我倒要看看哪个又要和我们抢地盘了!”

  霍佳佳笑了笑袅袅婷婷地带着他走到了金总的包间。奢华的包间在桔黄的灯光下像未出阁的少女蒙着面纱,羞涩神秘。酒是人与人之间的润滑剂,在这样的场地自是主角。包间里马总正和一个妹妹呢喃地唱着情歌,另外两个人正和几个姑娘喝酒玩骰子。霍佳佳和贾利仁一进来两边都停止了动作,马总哈哈大笑一把扯过贾利仁:“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刚我和青鱼刚才还提到石氏马上你就到了,来来来认识一下,青鱼,这就是我们S市的土地爷石氏的贾总,利仁,这可是来自北方的狼,远大的张青鱼张总。”

  张青鱼立马迎了上来:“久仰久仰,初来乍到早就要去贵公司拜访的,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实在有失礼数,抱歉,今天所有消费算我的,大家都认个脸,和气生财!”说完上来握了贾利仁的手。

  贾立仁在他站起来时就已经认出他真是远大的张青鱼,此人非常高调经常曝光在媒体大众面前。张青鱼的爹却是个神乎的人,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民间传有很多版本说远大靠女人发家,靠走私,抢银行......但不管怎样远大确实壮大了,不当在北方在全国好多地方都有它的项目,真正比起来石氏也强不到哪去。他算清了里面的账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张总客气,这闻名不如见面,现在见了真人才知道还真有炫耀的资本,年轻有为,后生可畏啊!“

  “哪里,让大家见笑了!”

  “是真有本事,不过今天在S市肯定是我作东,地主之宜,平时请你们都请不到呢,特别是马总,你说你放了我几回次鸽子。”

  “是,确实对不住,都忙!”马总打着哈哈

  “对,一起努力!政府说了和为贵!”张青鱼附和着

  “好了,各位都别谦虚了,地主之宜也不看看这是谁家地盘,我才是东家,今天大家高兴这顿免了,看看还缺什么赶紧拿!”霍佳佳明白,今天这阵式大爷们高兴了,随手的买卖远不止眼下这点小利,她图的可是后面的细水长流。顺带叫了服务生拿精美的小食和昂贵的酒上来,“大家都随便拿,吃得痛快,玩得过瘾,生意才越做越顺。”

  “霍小姐乃女中豪杰,爽快!马总哈哈地对她竖起了母指。

  “马总,姑娘我只是谋生哪里有你说得那么伟大,你可是我们暧昧的稀客,平时八抬大轿都请不来今天可得让你和你的朋友尽兴,以后你才能常来关照我的生意。”

  “一定,一定,这么个闹中取静的好去处当然光临。”

  “那我们都沾了马总和霍小姐的光,来来来,都干一杯。”张青鱼举起了酒杯。

  贾利仁一身酒气地推开房门周雪皱了皱眉:“到哪里去了?喝得烂醉,我以为你找不到家了,还认得路?”

  “雪儿消消气,今天高兴又多认识了一朋友,大家聊得投机酒也喝得爽快,忘了时间了,来亲亲我的大宝贝。”猫着腰就势要去香她。周雪顺着把手里的书一挡横在了两人之间:“别,这胭脂和酒的臭味太难闻,敢紧去洗洗”她用手推着他

  “铜臭味怎么了,你不一样和我睡在一张床上?你优雅高贵不也每天吃喝拉撒?没钱你可以购物眼都不眨?”

  “你真是不可理喻!”她放下书按掉了灯,装进被子蒙上了脑袋。

  贾利仁本来心情不错,回来被她不冷不热地奚落一番,又想起白天和傅文博的较量心里含了火腾地冒了上来,他打开了灯掀开被子:“怎么?我就这么让你讨厌,我知道你心里想着傅文博,想他你可以去找他呀,你看人家还要你?我今天就不洗了就睡你了”说着借着酒劲拐着脚就要扑上去。

  周雪快速地滑下了床:“好,贾利仁,你不仅不可理喻,而且无赖无耻。你不洗是吧,我走。”

  哐啷一声打开房门跑到了楼下的书房。

  贾利仁被门声惊得酒醒了大半,等返过神来人影早已不见。他追上去喘着粗气拍书房的门,可房门紧闭蹲在地上守了一晚上。

  “舞动你优美的舞姿,畅享你繁华的盛世”当优美盛世的广告铺天盖地出现在各大报纸媒体和电视时青青也被派到了这里上班,同时和她一起的还有淑珍。青青对这个决定一直持反对的态度,可周经理“循循善诱”地说:“青青,你出来几年了?”

  “快3年了”青表老实回答。

  “3年,今年有25了吧”

  “是!”

  “正好的青春年华,你觉得你和其他人比起来有哪些优势?有几个3年最好的年华让你挥霍?”周经理此先一直在看报表说这话时抬头看了看她。

  “我也不知道......”青青垂着眉

  “这次是个很好的跳板,你为什么不去?能到S市来闯荡的人都不是与世无争的人,我用了9年时间才做到这个位置,你们处的时代比我们好,机会比我们多,我不想你们走太多弯路那太辛苦。扬帆前进总是有,前提是要积满力量。”她拿起文件“机会稍瞬即逝,好了,你自己想想吧,我还要开会。”

  “谢谢经理。”

  青青心里矛盾着,那么好的机会她肯定是想去的,可她又怕再遇到傅文博,因为这,他就有正当的理由伤她侮辱她......

  青青躺在床上正为这事烦着,淑珍回来了带回了一大堆零食和啤酒。她朝青青喊:“想什么呢,过来陪我喝酒,我讲故事你听。”

  “哦!”她麻溜地下了床。

  淑珍递给她一罐啤酒:“我听老大说你不愿意去优美盛世上班?”

  “不是不愿意是还没有想好。”

  “因为傅文博?我都知道。”淑珍不屑地笑笑,“出息!”

  青青心里咯噔地惊了下,心虚地看了看她:“不是。”

  淑珍笑着不置可否:“但我觉得女人要把感情和事业分开,爱情是什么?在金钱、名利、权势面前它都是过眼云烟”

  青青敢紧叉开话题:“你不是讲故事给听吗?快讲!”

  淑珍拢了拢头发又喝了一大口酒说起了她那场风花雪月老掉牙的故事:

  和所有小白一样两个荷尔蒙分泌万盛的青春期男女在大学里相爱了。两人都来自偏辟的小地方,毕业后都选择了到了炙手可热的S市闯荡。但在人才济济的S市淘金哪能那么称心如意,很快两人的耐心就要磨光,好不容易在宏远有了落角的地方两人格外珍惜,分外卖力工作。男人的努力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升迁得也很快。在见过大都市的繁华,尝过金钱和名利的甜头后马上就成了潮里的浪花。所有的谣言非议她都不信,她只相信自己,相信情比金坚的高尚的狗屁爱情。直到那天客房服务,她去送浴巾真正看到他们在一起,她多想冲上去扇他耳光,去置问他对感情的态度,去和他相好的女人理论道德廉耻。可她却忍着泪水落荒而逃。

  说到这里淑珍一罐啤酒已喝完了,她又打开了一罐。脸上平静得毫无波澜,她举起酒和青青碰了碰:“所以女人不能太傻,要多为自己谋划,为什么要在乎他怎么看你呢?有了自己的工作事业,有经验有资源完全可以另谋高就,到时男人排队让你挑。所以听了我这么坦诚赤裸的故事你还不去?”

  “去,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傅文博的事的?你要答应帮我保密,我也会严守你的秘密,到了那边你要多帮我。”

  淑珍已有些醉意拍着胸口说:“那当然,我们两要相亲相爱,让那些坏男人休想再欺侮我们,来,今天和你大吐口水心情痛快再喝一罐。”说完又开了一罐,这回她喝得快一下就干了人却飘忽起来。

  “青青我还告诉你其实我有辆白色的凯迪拉克,开着它在我们县城横着走没人敢拦我。”

  “你喝醉了,淑珍,去床上躺着。”

  “你才喝醉了,是真的,白色的凯迪拉克风驰电掣很过瘾,下次带你玩......”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