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十章:纠缠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230 2017-08-08 13:47:00

  “我知道了,唉,老贾这个侄子真是太混了,好多次都想把他换了或者调岗,可看到你贾叔他们家就单单留下他这么个独苗,只有睁只眼闭只眼了,只要不是太过份基本上也就忍了。”

  “贾利仁这样贾叔不知道吗?”

  “知道,但又怎样,不能天天跟着他吧,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况且贾叔身体也不好,在这边的日子少基本在香港养病。你也知道石氏是靠旧改起家的,那个时候我跑银行和销售,你贾叔交际好人脉广,专和政府部门周旋,两个人在部队炼就了一个好身板有使不完的劲,两人历尽艰辛才有了石氏,如今石氏壮大了,日子好过了,两人身体都垮了,我还好有你们两兄弟,贾叔连孩子都没有就留了他哥的孩子,我也不能不顾情面。”石玉林说起这些又心酸又心痛。

  “这个我懂,只怕他不明白贾叔的良苦用心啊,这样蛮干下去迟早会出大事的。”傅文博也有些担心。

  “我会找机会和他说的,先看看公司帐上还有多少钱先给A市转过去应急。我们这边也要想办法转移人们的视线,先把优美盛世的项目做起来吧!”

  “好,我会着力主攻这个项目,只要资金盘活下步我们就好做多了。”

  “对,你要用点心,这个项目主要定位是中高端人群......”

  “扣、扣、扣,您好服务员!”

  两人被敲门声打断了谈话,傅文博打开了门。杜青青手拿着托盘站在门口,她是给石玉林送夜点的,两个人经过优美盛世的事后还是第一次见面,各自都有些不好意思。停了好久,“文博,快点让服员进来,我有点饿了。”石玉林叫了声。

  傅文博怔住有那么一时的恍惚,石玉林的声音化解了尴尬,而青青也好不到哪里去,怯怯地叫了声:“石董,晚上好!这是为你准备的点心,祝你晚安!”把东西放下就走。傅文博想追出去又觉得不妥,犹豫中石玉林便开口了:“有话对人家说就快去,犹犹豫豫哪里像男人!”

  杜青青跑得很快眼看电梯就到了,傅文博眼明手快地赶了上来。电梯门已打开青青正要迈进背后却响起声音:“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需要帮忙?”青青定住这才想起表姐孩子入学的事情。转过头看了看他:“是的,有个事想请你帮忙主,就算我的愿望好了。”

  “噢?这么快就想好要什么了?”

  青青看了看四周,就这样站在电梯口要是有人撞见了肯定难堪。自己还在上班时间,她想起每个楼层都有服务工作间,“我们另外找个地方谈可以吗?”

  “可以,但是我没有多少时间,你要长话短说。”

  青青把他带到了工作间,狭小的工作间柜子占了一大半,里堆放着干净整齐的布草;旁边还码着整箱的饮用水和洗漱用品;吸尘器和工作车把其余的地方占满。两人站在里面显得更加压迫拥挤。好在香皂和洗发水的清爽味道让人释放了些压抑。她回头看了看他,没有显得不耐烦。

  “不好意思,委屈你来这种地方了......”

  “讲要紧的说!”他打断了她

  “我有个表姐孩子想到公办学校上小学,我们都是外地户口不知找哪些部门用哪些证件才可以上学,我听别人说这个事很难办所以......”

  “就这事?”

  “恩!”

  “这就要用掉你的一个愿望?我觉得你的愿望还真廉价,低要求。”

  “是啊,你们有钱人可以翻云覆雨,怎么能明白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为生计的苦楚。”

  他笑了笑,“你是酸我还是赞我?你见过路上的车子横着走的吗?”

  “没有!”

  “那不就得了,我也是平头百姓,是尊纪守法的公民,你要相信人民公仆都是为人民服务的。S市的环境就很好。”

  “你当然站着说话哪都不疼,好,既然你觉得容易那就拜托你了,办好了我请你喝茶,不不不,我说错了还是算一个愿望好了,还剩两个愿望到时大家就两清了。”

  这样急急地撇开两人的关系还真是令傅文博没有想到。他仔细地瞧了瞧眼前的人:皮肤白皙,鼻子俏挺,有着光洁饱满的额头,灵动的双眸又黑又亮。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空气逐渐变得稀薄闷热起来,鼻尖上有细密的汗珠冒出。这么生动不加修饰的脸在晕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被他这样赤裸裸的注视她刷地羞红了脸,转身就要逃走。

  他身材高大此时又堵在门口,她就要从他身旁挤过,带来一种似有似无的或者就是香皂洗发水的清香。他鬼使神差就搂住了她的腰,他的嘴寻到了她的唇,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他霸道的吻着她,带着不甘和不安,夹着故意的捉弄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素。青青挣扎着,被迫承受着他的吻,她知道自己要反抗不能这样,可真的来了又是那样的情不自己,她给自己找了蹩脚的借口,既然不能改变那就试着承受,既然承受那就用最好的状态,她小心地回应着他,带着诱惑又温暖的吻让她沉迷。她闭上了眼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也许过了很久,也许过得很快,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大叫一声然后急速松口。她看见他嘴唇带着鲜红如石榴花点缀明艳至极,嘴角带着明显的嘲讽:“很享受?很过瘾?你和别人又有什么不同?也不过如此!”

  如此污侮人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只觉得比扇了耳光更难受,她动了动嘴似要辩白,可气的是所有语言都不能解心中的怨恨。她拿出纸巾恨恨地擦了擦破皮的嘴唇迅速离开了工作间。

  “你表姐孩子的事我会让助理打电话给你!”傅文博说这话时她未作停留。

  傅文博回到石玉林的房间他烦躁地拿出烟想要抽,看了看父亲又放下“对不起!”

  “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没有,就是上次我和戴菲尔被人下药那个丫头帮了我们,我一心想要帮她她还不领情,很是烦躁。”

  “在你来之前呢我正看一个人的传记,我觉得他说得非常好:一个人不管多么风光富有总是有需求,如果你不知道她要什么那是你不够用心,锦上添花固然好,但雪中送炭会更让人铭记于心!”

  “其实也不是没有,她今天就要我帮忙她表姐孩子上学的事,我都答应了,可她那种毫不在意的样子很让人恼火。”

  “我觉得她做得很好啊,立场坚定,干脆利落,总比人家缠着你强吧?”

  “我怎么觉得她颇有心机像在钓大鱼。”

  “钓鱼?那也得鱼上啊,你是那鱼吗?”说完哈哈大笑。

  “其实如果把她弄到优美盛世去上班感觉比较合适,我们酒店服务的业务少,她们在这行干了这么久,宏远又是老酒店管理经验丰富,再加上我们自己的一些优势,到时运用起来会更加成熟。”

  “你看看你?刚刚还说人家钓大鱼,人家还没立杆你就浮出水面了。”石玉林笑着看着儿子,“你敢说没仔细关注人家?”

  “爸,不是一回事。”这令傅文博难堪。

  “好了,说归说,宏远确实做得不错,他们培训出来的员工很专业,服务很贴心。我们是应该学习人家的长处。”

  “是,难怪S市发展这么快,后勤,服务还跟得这么好,我们石氏也不能落在后面了。我希望优美盛世是好的开端。”

  “恩,你刚刚说你被人下药?到底怎么回事?你自己一定要担心,现在内忧外患......”

  “爸爸,我知道心里有数。”

  “那就好,你做事我放心,但国内做事不比国外,这里面水深学问大着呢,你自己多留心眼,等李心悦回来就叫他去帮人家小姑娘表姐孩子的事吧。”

  “我知道,爸爸你休息了,我再回去看下资料我怕魏兴旺把事情搞砸了。”

  “好!”

  A市的新闻发布会举办得很成功.魏兴旺卯足了劲话说得婉转又真诚,对记者们的尖锐问题也能化险为夷,对答如流,再加上现场直接给曾晓红的赔偿款,又是鞠躬道歉又是嘘寒问暖使得民意直线上升。傅文博总算松了口气,打算趁热把优美盛世的宣传搞得再响些,他马上叫助理组织销售部的管理层开会。

  这个小助理何春刚来不久,能进入大公司上班感到很幸运,所以做起事来也格外用心。她一个个给销售部的头头打电话,还把会议室整理了一遍。直到快到点了才三三两两来了三个同事,还是业绩不好的新手,这让傅文博很生气,又叫何春发了邮件。这时贾利仁敲了敲他的房门:“二少,在忙啥呢?”

  “贾哥,没事,和销售部的同事商量下优美盛世的的事,你正好也在,要不一起听下?”

  “别,别叫我贾哥,听着慎得慌,我也不参和你们的事,你自己要做好人好事我可没空陪你,你在这里再卖力你爸爸百年以后你也得不到遗产,这做得好是为石岚风作嫁衣,做得不好就更落人话柄。你图啥呢?在大洋彼岸你混得不是很好吗?回来干什么?”

  这一语双关搅得傅文博就要开火,看着他那种兴灾乐祸的样子就想上去抽他。但他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解释了一番:“利仁哥,我回来是因为爸爸身体不好,我不为财也不人权,只是作为儿女应做的孝道。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追求的东西也不同,今天你在这里我是这句话,你不在这里也是这句话,大家都是为了石氏好!”

  “好崇高的理想,我没你清高,没你有文化,做不到你的仙风道骨,既然这样我们也敞开了说话,你做你的好人好事我赚我的快活钱,谁要让我不痛快我就要谁难堪。”

  “利仁哥,你今天话说开了也好,少使那些上不了台面的阴招,你刚不是说你没文化吗?那就多读点书好好醒醒你那自以为是的脑子。”

  傅文博不温不火地挑衅气得贾利仁两眼冒烟,此时再无先前作作的掩饰,手指差点戳到傅文博的脑门:“姓傅的,你不要太狂,没有我叔叔你石氏能有今天?早晚有一天要把石氏变成我们贾家的!也不怕告诉你上次给你们下药就是我找人做的,我就是不让你进这个圈子,让你惹上一身腥不让你有翻身的机会,但你运气好,我不信每次你都有这么好运气,你说我使阴招?你的做法又很光明正大?为什么撤了我在A市宁县的的项目?那些钱呢?你又用来做了什么好人好事?”

  傅文博耐着性子撇他的手:“钱用在什么地方财务报表一清二楚,A 市魏兴旺的物业闹得这么大你可能不知道?我给他们安排后事和拖欠的工和款了,你想把石氏独占?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和大志。其实只要为了公司的发展能带领大家走得更好这样也是好的,但如果你一直这么蛮干,最后可能连贾叔都救不了你,是,每个人都有运气用光的时候,你也好自为之。”

  “好,你厉害,话不投机半句多,咱们各凭本事吃饭。”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个混蛋!”傅文博暗暗骂着。他平了平心情打电话问何春销售部的人到齐没,何春吞吞吐吐地告诉他没有。他就着电话冷冷地说:“这种小事都做不好不想干就和销售的人一起滚蛋!”

  这通电话震得小姑娘眼泪都要掉下来,连着旁边的同事都跟着紧张起来,她抱着必死的心原封不动地把傅文博的话发给了销售的同事。这回大家倒很快就到齐了。看着会议室里的那群正襟危坐的人贾利仁鼻孔一哼:一群吃软饭的墙头草。

  贾利仁不知道会议室里的人其实并不好过,傅文博足足有十五分钟没有说话,一场无声的硝烟一触即发。大家如坐针毡顶着脑袋等着斥训,可挨打的板子迟迟未落下让大家本是悬着的心更是不安,终于有人憋不住鼓起勇气问了:“傅先生,什么时候开始啊?”

  “怎么大家坐着软椅子,吹着空调不舒服吗?等人的滋味不好受是不是?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销售的,但是最起码要相互尊重,我不知道你们对公司不满还是对我个人有意见,这些请先保留,如果你们还想为石氏效力请你们把这天的和尚做好,把钟敲响些,如果有更好的发展,那就请另谋高就。现在给大家5分钟的时间请大家决定去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