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八章:治病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53 2017-08-04 14:30:00

  回到酒店上班,生活又走上了正轨。开始其它同事还好奇地询问青青的身份,发生了这么大的轰动事件,能和傅少搭上关系她的背景肯定不简单。但青青只说了一句“你觉得那可能是我吗?”就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大家若有所思地保持了沉默,也不知对方用了什么方法,谣言随后就渐渐淡了下去。淑珍对工作好像更上心了,特别是辛庆她们那批去玩的那两天事事亲力亲为,把事情做和井井有条,越累越精神。丽姐在一旁啧啧的羡慕:“到底是年轻啊,底子好像头旺牛,以后崽崽饿不着。”

  “你才是旺牛,你是旺旺奶牛,你儿子是旺仔小馒头!”

  丽姐哈哈大笑,弯着腰竖着母指对淑珍说:“好,精辟!你是牛人!”

  淑珍把手上的拖盘往王丽身上一放:“奶牛,去送你的牛奶吧!”

  丽姐看了看手里的东西,2308的夜点,转头对青青说:“我年老力衰,要不你去?”

  青青和淑珍异口同声地回答:“你去!”

  丽姐甩甩头:“好冷啊,有阴谋!”

  这活最终还是落到了淑珍手上,一个客人要求帮忙照看一下他那2岁的孩子,带孩子自然是丽姐有经验。痞痞的一笑放下托盘接手看孩子去了。

  淑珍送了石玉林的夜点顺便在楼层溜了一圈。看着服务员赶着清洁房间就帮了把手,刚铺好床,就有客人要退房。还没查完房青青的电话又来了,“淑珍,你们家陆总今天在1508值班,不去看下?”

  “你皮痒了是吧?”淑珍边夹着电话边套枕套,“我在帮小荷铺床她查房去了,一会再下去顶你。”

  “那你就多帮忙一下,给个机会给你,陆总说要加浴巾,你去帮忙送下呗。”

  “他知道我已经下班了,上班时间不太好吧,被同事看到影响不好。”

  “你不会小心点?15分钟够了没?”有电话进来青青急急挂了电话,“我不跟小荷说了,你自已去,我接电话了。”

  那就去,淑珍再次整理了下床上用品拿了干净的浴巾下了15楼。

   1508,她笑了,加浴巾?突然有些恶作剧。门都没敲就直接开了门、、、、、、

  王燕玲头发上的水珠扑扑往下掉,她一手包头上的毛巾一手拢着浴袍,“怎么做事的,懂不懂规定?”

  ”对不起,王总。“淑珍的语气异常镇定,把手里的浴巾递上去,”晚安!“

  王燕玲抬头看着是她没说话,接过浴巾对着里面喊,”浴巾送来了去洗吧。“

  淑珍忘了退出去,看着那个熟悉的人接过浴巾走出来。

  ”淑珍!“陆振云惊叫,手里的浴巾掉了下去。

  ”陆总,晚安。“淑珍快速带上门跑了出去。

  ”淑珍、、、、、、!“

  林如沐渐渐熟悉了这份工作,也摸出了些小门道,自己有过育儿的经验对各种问题解答起来更是得心应手,成绩可观薪水也渐涨。眼看凌辉要读小学,申请学校的事还没有着落,心里便焦躁起来。打电话跟青青提了下,看她有没有认识这方面的人帮忙引荐一下,出钱出力都好说就怕耽误了孩子。

  青青向丽姐打听是否有认识的人帮忙,丽姐一把回绝了她:“你是不知道在S市读书有多麻烦,特别是非S市户口的,想要上公办学校家长个个都是拼了老命的,我们楼上那家孩子就为这事吵得不可开交,连警察都惊动了!”

  “那你孩子不也要上学?顺便先打听,到时你办起事来就事半功倍了。”

  “算了吧,我一平头百姓孩子再大点就回老家读书。”

  “真这么难?”青青不死心地问。

  “真这么难,除非你上面有人,或者你爸是李刚!”说完拍拍青青的肩:“你慢慢捋,看看有没有沾上半点关系的人物,我吃饭去了。”

  是啊找谁呢?在这若大的繁华都市,自已就是大海里的一颗水珠,一个浪涌来马上就被吞噬了。又何来的大人物让自己去攀附?大人物?对,傅文博,在青青眼里他是大人物,反正他欠自己三个愿望,此事要他出面肯定会容易很多。他拿出手机想都未想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她的心也跟着揪了很久,希望他快点接,又怕他接起来自己不知道说什么,还好,铃声终于停住了,看着屏幕渐渐暗下去终于松了口气。刚想把手机收好电话突地震动起来,吓得她差点把手机掉到了地上,她深呼了口气:“您好,我是杜青青,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我知道,不是你打电话找我吗?什么事?”声音有些沙哑。

  “没什么事,就是......小事!”她赶紧回答。

  “如果不是很急等我回去再说,我现在在国外!”他解释着。

  “哦,那对不起打扰了!”她急忙挂了线。

  傅文博回到了病房里,庄心盈已经醒了,他快步走过去握着她的手心疼地问:“怎样?要不要紧?痛得厉害吗?要不要叫医生?”

  她摇摇头小声地回答:“你来了就一点都不痛了,不用叫医生,你也累了,休息下。”

  “好吧,你少说话,你看你嘴唇都发白起皮了,我帮你润润。”

  “嗯!”

  他凑过来拿着棉签小心地来回给她润着嘴唇,她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甜甜的又酸酸的,她幸福得想哭,她心疼他长途拔涉,马不停蹄地为她操劳:“文博,好了你到对面床上休息下,叫你不要过来非要过来。”她用手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这里会疼!”

  “我的傻姑娘,我答应你醒来就会看到我,不能让你失望,看到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你现在少说话,再睡一觉。”

  他看着她闭上了眼睛,又把她的手扰了扰塞回被子里,就着床边趴着睡了过去。

  早上两人被史密斯医生吵醒了,医生询问了她的身体状况又看了看她的伤口恢复情况,手术做得很成功只需慢慢静养。

  “爱情的力是伟大的!”史密斯笑着说,庄心盈羞涩地笑着脑袋扭到另一头,其他人也笑着离开了房间。傅文博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把额前的碎发把它拨到耳后:“好了,人都走了可以转过来了,这么害羞可怎么得了,回去还要见公婆呢?”

  “没有,只是太多人了不太习惯。”她小声地说着。

  “好了,我去下医生那,看看还有哪些要注意的,顺便打电话谢谢云天,他为你的事也来回奔波不少,等下再过来陪你!”

  “好,我知道,你去吧!”

  史密斯和他谈了很多,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决不能掉以轻心,换了二尖瓣膜这个东西总是要有适应过程,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保暖不能感冒,不能受刺激,一旦复发后果不堪设想。他细心又体贴地把平时饮食有注意的地方列表写在了纸上交给了傅文博,他感激地握着史密斯医生的手连声说着谢谢,史密斯也握着他的手,只见他眉毛耸动,嘴角上扬“年轻人,我也年轻过,加油!”

  回到病房,肖云天正和心盈小声地说着话,看见傅文博进来立马站起来和他来了个大拥抱:“好小子,果然是负心人啊,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

  “这不是来了吗,好了,刚刚我和心盈还表扬你来着,不要经不起表扬。”

  “心盈,是不是?难得啊,现在鄙人在此要不再给我鞠个躬?”

  “得了吧,得了便宜还卖乖!”

  “算了,就你事多,回头和你一起算总帐。”

  “恩,等着你来,你是做大买卖的人就不要和我们这种市井小民计较了,一会儿还有好多事要向你请教。有没有吃的?快点拿出来,有些饿了。”

  “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有你这么使唤人的吗?我是你们家阿姨啊?”嘴上虽说着可手里已经把食物拿出来摆好了。

  “没办法,我是见不得某些人落魄,这是我叫阿姨做的鸡汤和粥,你先和心盈凑合着吃些,晚上再回家吃饭到时你再带些过来给心盈。”

  “好!谢谢了!”说着就要去翻动那些食物准备和心盈吃。

  “慢着,你看看你那邋遢样还不去洗漱干净,当心感染!”肖云天阻止了他的动作。

  “对,来得太匆忙了什么都没来得及带,等着啊,我去洗把脸。”傅文博转身去了旁边的洗手间。

  “那个心盈,我去和他买些生活用品你先休息下,一会儿我叫服务员送上来,我就不回来了,要好好养病,有空再来看你。”

  “谢谢!”庄心盈点了点头。

  傅文博拿了勺子舀着鸡汤小口地给庄心盈喂。只喝了几口她就有些喝不下去了,嘴巴里面好苦,吃什么都不是滋味。她不想他担心便小声地和他聊着天:“你平时都是这么欺负肖云天的吗?”

  “哪有?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子虐待我的时候可好不手软,好不容易逮着一回也让他尝尝受虐的滋味。”

  “你们感情真好!”她由衷地说。

  “是啊,十年了,像亲兄弟你都知道的,好了,少说话多休息一会醒来再喝点汤......”

  傅文博把石氏近几年的动转和肖云天说了个大概,地产,以前闭着眼赚大钱的时候不可能了,消费者在转变,服务,创新,品质的升级跟不上就会被淘汰。两人都知道事情复杂并非朝夕就能转变。肖云天表示可以回国帮忙但被他拒绝了,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他有信心自己处理好。傅文博拿出了计划书两人在上面修修改改,确定了大方向又补充了些细节。工作起来两人都异常认真。时间过得飞快,等到有些眉目已是深夜了,肖云飞想要他休息下再去医院。

  “放心,我顶得住,只是太委屈她了,我陪她的日子太少了,后天又要回去这边你帮我多注意些,不管在生活上,工作中我都感激你,真的。”

  这一番话说得那么深沉弄得肖云天很不好意思:“文博,说这话见外了,我都记着呢,会有你还的时候,赶紧去看心盈吧,她应该会喜欢你这一套。”说着把他推出了房门。

  庄心盈看着趴在她身旁的傅文博心里酸酸地难受,从他紧握的手掌是里抽出自己的手抚摸着他脸上的轮廓,他又瘦了,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她心疼地堆了堆他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他迷糊地睁了睁眼,胡乱看了看四周,然后急急地问道:“心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我很好,你到旁边的床上睡,你多久没休息了,这样下去身体会生病的,听话!”

  “恩,这下真是累了,我在旁边眯下,有事叫我,明天陪你一整天。”

  这个难得的相聚总是会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就如同美好的东西总是会被打碎。当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时,她脆弱的心脏跟着突地跳了起来,猛地一缩疼得她抓紧了被子,她闭着眼睛掩饰着心中的不安和疼痛。他看了看号码,又瞧着她休息了,忙走出房间接了电话。

  这是李心悦打来的电话,他知道自己有事来了美国,如果不是很紧急地话他断然不会打扰他的。他听得多说得少,最后就说我知道了,“现在信息这么便捷,越捂越难办,越描越黑就让它去吧,等把事情了解清楚了再做决定。”

  他挂了电话,回到房间用力地搂住心盈,这个懂事的姑娘,离开的话不知怎么和她开口。

  “文博,你有事就先回去,我会好好地等你来接我。”

  “好,你要好好养病,乖乖等我!”

  去机场的路上傅文博又打了几通电话,此次出事的是国内的A市,为了抢工期晚上加班让工人干活,有一个工人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当场死亡。此事本来也没有什么,建筑公司都会给工人投保险,发生事故本应保险公司承担,公司再出于人道主义适当补偿安慰家属也就相安无事。可出事的工人是经过层层转包的工程队,也没有买保险,包工头听到风声早闻风而逃,留下家属在公司门口闹。

  现在的媒体网络传得飞快,马上就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把楼盘质量问题也扯了出来:用劣质的钢筋,渗杂便宜海沙,并配有房子开裂漏水的图片,很快舆论一边倒,讨伐黑心开发商的标语铺天盖地,一向八面玲珑的公关部也搞得措手不及。

  

一千美元

当我到达他们的指定地点促销时,傻眼了,家庭作坊便利店就是他们所说的大型超市?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他们所说的那个未来会家喻户晓的牌子洗衣粉,一小包售价3.5元,卖出去一包提成8毛。在里面转了一圈除了路过2个买水的,再也没有人光顾。老板娘和旁边的店主闲聊,我听明白了“蓑女”这个粤语,自已默默退了出去。   愤恨交加,从自信期待到大受打击,心中的怒火难平。初生牛不畏虎冲上去要找他们理论。可显而知还没进门就被堵在了门外。在人民公园的石凳上,在悔恨和泪水中渡过了漫长的下午。   天堂的深圳,我却掉在了地狱门口。身无分文,我再也不去不计较什么身份高低,劳动贵贱,我去做了保姆。   其实是自已多多虑了,高素质的户主完全没有想象中那样端架子,发号施令。马上要升小学的男孩子有礼有节弹得一手好琴,“姐姐”,小男孩无数次把我的手指按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你要用心,你可以做那么好吃的饭菜也可以学琴。”   我笑了,“姐姐笨,权权会弹给姐姐听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