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六章:优美盛世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354 2017-08-02 14:05:00

  此话一说大家纷纷响应,马上就有人说:“对,所以应该马上加大对二三线城市的扩张,利润可观,资金回笼也快!”

  另一拔人又迅速返击:“这是自寻死路,生活压力大,出生率下降,老龄化加速,这些地方的房子肯定供大于求,到时物业烂尾,房子无人问津,所有一切将付诸东流,无法挽回。”

  会议室又陷入了争吵中,傅文博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食指无意识地轻扣着桌面。石玉林也没出声,只时不时看下底下人的表情,又或者瞄一眼傅文博,但更多的时候就在闭目眼神。

  底下的人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老板不出声了,也各自闭上了刚刚还碟碟不休的嘴巴。人声鼎沸的会议室倾刻间变得雅雀无声。

  石玉林知道今天这个会议再争下去也没有结果,就如同两个顽皮地小孩无所未对错只为了输赢的无理耍赖,他睁开了略显疲惫的眼睛:“看了这么多,也听了这么多,大家先消化一下,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把各自认为最好的方案做出来,所有的预算包括收益都要计算清楚。然后多想想怎样才能够打动银行借到贷款,如果没有钱什么都是空话。还有优美盛世的项目马上要试业,没有想好其它方案的同仁,先想下怎样把这个项目做得更好。散了吧!”

  傅文博随石玉林回到了办公室”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吧,拉班接派,各各利欲熏心,这样的一群人哪里能走得有多远。“

  “爸爸,没事,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一切有我,今天也不错,至少看到了他们的小团队,认识了石氏精英中的他们,先别管别人怎样,我们先做好当下最重要的事,你不是说优美盛世要试业吗?先把这个项目做好。”

  “对,星期六就会对外正式试业,先迎一批免费试住的客人,然后根据大家的体验完善它的不足之处,本来因工期延误已被受关注,只希望里面的内容不让大家失望,争取博些盈利。”

  “我还有什么其他需要能帮得到公司的,都一块说吧,我知道自己怎么做。”

  石玉林吃惊于他眼里读懂心思的透视,但也只有停了停:“我邀请了黄海银行的行长戴菁华和他的女儿戴菲儿,他很爱他的独女,你们年轻人好动,比较好说话,到时你陪她玩好就行。”

  傅文博一听就知道这个是靠皮相耍滑,哄女方高兴为公司借款利行方便。但要自己去陪笑实在是有辱自己堂堂七尺男儿。他皱了皱眉:“爸爸,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需要这样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戴菲尔已与高市长的公子订婚了,人家男才女貌,门当户对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只是你们年轻人谈得来,让她多帮忙引荐,国内不比国外,特别做房地产生意更讲究人脉和政治,到时你也少走些弯路。”石玉林语重心长地说。

  “我明白了,我会尽量做好。”

  “李心悦和王永义已跟了我很多年,有什么事情可以放心的叫他们去办,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也是有限的,你刚下飞机还没有好好休息,先下去休息吧!”

  “好的,爸爸!”

  优美盛世地处S市东郊,临在凤凰山脚下,地理位置优越风光秀丽。又引入了外面的活水开垦了3个大湖。水缓缓地流入清彻见底的湖底,平静的湖面刮过细小的波纹,像母亲用温柔宽广的怀抱包容滋润着自己的孩子。眼看水要溢出湖面却又顺着低处拐弯到了后面的湖,这个湖稍微小些,成群的鱼儿在里面快活的游来游去。养育了鱼儿的水渐渐变得浑浊,带着淡淡地腥味最后流向了旁边的荷塘,眼下已不是艳阳六月,塘里漂浮着枯萎的荷叶和干瘪的莲蓬。湖边的垂柳挨个整齐的排列,待到阳春三月该是怎样的绿藤摇曳......

  后面的田园农家乐,香熏温泉,酒店式公寓,情调小酒吧,拓展训练场.....一一俱全,真是个放松偷闲的好去处

  看着眼前的景致虽然不是完美,但也花了不少的心思,这些东西怕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入住了。

  青青被丽姐一句句美爆了,美渣了的话搞得耳朵起茧,但美景诱人,只觉得心胸开阔,心情飞扬!淑珍久未展露笑脸的她既然哼起了欢快的儿歌,看来时不时放出笼子来野一下果然是对的。

  三个人东瞧瞧西望望玩得不亦乐呼,直到饥肠碌碌才意犹未尽的想着吃午饭。王丽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面包和牛奶,胸有成竹地说:“还是已婚妇女好啊,经验就是老道,懂得未雨绸缪。”

  “是啊,跟着已婚妇女有饭吃,要不都给我们来一块?”淑珍讨好地说着伸手就去抢。

  “等下,我记得票上写着所有消费都是免费的,只要留下自己的建议或者体会。”杜青青说。

  “是不是?快看下!”丽姐急急地催着。

  青青拿出优费卷,大家快速瞅过,然后相互一望“啊”地一声,面包落地,三人齐齐跑向不远的烧烤屋。

  三人吃饱喝足懒洋洋地坐在草地晒太阳,冬日的阳光温暖舒适,轻风拂面,云淡天高。青青闭着眼睛感受着心中的平静,久久大家都没有出声,日子太过美好,竟然有了些患得患失。

  “难道在这么美好的地方就睡一下午吗?我肚子里的生蚝却有意见,就这么不动它也好难受的,我们应该运动运动,晚上才能挪空地方给其它伙伴腾位置。”王丽说完站起来往旁边走去。

  “是啊,中午饿死鬼附身了,吃下那么多东西,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青青你也吃撑了吧?”淑珍用手蹭了蹭她。

  “恩,我也好饿,当时恨不得吃下那一整只鸡。“说完不好意思地捂了捂嘴角”喂,当时我是不是好失态?”

  “不是你,是我们三人都好失态,你没看见那个烧烤师傅的脸都绿了吗?这三个女的肯定是偷混进来混吃混玩的,穷了几天没吃饭比做苦力的壮汗的都能吃!”

  “啊?我怎么没听到,好丢人!”说完两人都站了起来。

  “好了,已经丢过人了,现在想想躲去哪里玩吧!”两个人慢慢走着都没个主意。

  没过几分钟王丽跑了回来“青青,淑珍,我看见销售部陆振云他们了,他们在拓展训练场玩反恐游戏,让我来叫你们,人多更好玩。”

  两人还未细想已被拉了出去,和熟悉的人在一起就是玩得自在,三个人很快和酒店其它同事打成一片。在拓展训练场大家分成两队激烈地交战着,三人自然是一伙的,几个回合下来青青和淑珍就被对方瞄毕了,只有丽姐一人身经百战还能固若金汤,且有越战越勇的趋势,英勇得像打不死的女奥特曼。再加上有陆振云销售滑溜的头脑和过硬的技术,逼得对方节节败退。大家兴致高昂,又接着玩了几局,此时胜负已不重要,只觉得过程分外享受,大家平时同在酒店上班各司其职很难撞到一起,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团队合作了,所以,在现场面对对手毫不手软,挂彩,湿身,滚泥浆,个个没有半分迟疑,毫不犹豫就豁了出去,为了自己的团队大家都拼得激烈勇猛,豪情万丈。

  临到黄昏个个累得精疲力尽,青青灰头灰脸,狼狈地和淑珍掺扶着走着:“我连吃奶的力都使完了。”

  “我现在就想睡过去,最好睡它三天三夜,太累了!”淑珍也说

  “姑娘们这个时候就不要矜持了,赶紧回房洗漱干净,豪华美味的自助晚餐等着咱们,再泡个柔柔地温泉,保证你一夜无梦到天明!”王丽说完一咕噜跑得没影了。

  两人慢慢腾腾地挪着步子“淑珍你说是不是所有有了娃的女性都一样啊?浑身打满鸡血,铜墙铁壁地风里来雨里去冲在前面,我表姐也一样说起她那宝贝儿子就两眼冒光,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现在无法理解和体会,也许等自己为人父母了就明白了。”

  是啊,青青在心里面默默地念了下,又想着已经好久没和爸妈打电话了,等吃完饭就和他们打电话。

  青青和淑珍躺在四周铺满鹅卵石的温泉中,柔柔的温泉舒适、喷涌、雾气氤氲,热气腾腾包围着自己,放松身体闭上眼睛,感受如情人香吻的柔滑和细腻,全身的疲累都得以舒缓。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真正过了回帝王生活。

  两人来得晚,王丽早在她俩下水前已回房间,客人也陆续走了,若大的池子只听见潺潺的水声,一下的寂静令人有些悚然,为了状胆两人小声地说着话:“淑珍,你和销售部的陆经理有暧昧的猫腻?”

  “恩?有吗?”淑珍扯着眼看向她。

  “有吗?人家一下午那么关心你,虚寒问暖,你别告诉我只是同事之间的关心,连我这么木的人都看出来了,我估计全酒店的人早就知道了。”

  淑珍沉默着没有出声,这种默许使青青更加确定“看他看你的眼神,那么炙热,倦恋中还带着心疼,你们应该好了很久了吧?”

  淑珍还是没有出声,“我知道,肯定是他惹你生气了,你们处在冷战中,男人吗,就是欠虐,就是该,你就是要端着点,不能惯了他......”

  淑珍白她一眼:“说得你好像是恋爱专家样,你心思缜密,慢慢去想吧,我回去睡觉!”

  青青只觉得身旁晾过一阵湿意,淑珍已跨出了池子上了岸。她在后边一直追着”等等我,好怕啊......“

  刚走出浴场,谈话中的当事人曹操便出现了,陆振云从休息的沙发上站了起来,顺带还掐灭了手中的香烟,也许是刚学会不久竟然呛着咳嗽了两声。淑珍只微微愣了下陆振云已到两人跟前,伸手去牵淑珍的手,被她快速的挣开了,陆振云眉头一皱:“不要闹了!”便半强迫半拥着淑珍要走。青青朝淑珍摆摆手,凑过去低低地说:“我睡觉死,你叫也没用的,就不给你留门了。”

  淑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贼笑着跑了。看着人家和和美美,心情也格外舒畅,只是今天太累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电梯在自己所住房间的楼层停住,一出厢门还未明白怎么回事,青青就被一阵狂风席卷了全身,身子被炙铁般的双手勒住,一股孰悉带着酒味的气息直窜鼻孔:“杜小姐,帮个忙。”

  处在惊吓中的青青惊魂未定,傻傻地看着向自己求助的人:傅文博?他怎么在这?来不及细想傅文博强押着她来到了旁边的楼梯间,只见墙角依着个漂亮酒醉的女人,长长的头发,闭着眼睛头歪向一旁。说她漂亮是因为虽然安全通道的灯光昏暗,但还是可以看出她皮肤很白,闭眼的睫毛很长,再加上柔亮的长发,可以想像走在人群中是怎样的光彩照人。这会儿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反应可见醉得不轻。

  “现在听我的指令,把她扶回你房间”

  “这、这......?”“不要问那么多,快点!”霸道又急促。

  两人合力把人扶进青青的房间:“快,你去把她的衣服换上!”

  “啊?”

  “不要.....磨蹭......快点......”此时他说话已断断续续,口齿不清,趴在沙发边缘似痛苦地睁着恍惚的双眼,青青这时才觉得害怕,怕这些所谓的上流权贵玩变态不入流的游戏,直直的退到墙角边,大气不敢出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傅文博指了指自己和倒在床上的女人:“我和她被下药了,现在请你帮忙,到时定会重谢!”努力说出完整的一句话已让他气喘吁吁,瞟向青青的眼睛也变得呆板木纳起来。

  她怔了下,也许他真的遇到麻烦了,不然这样意气风发的公子哥何时这样狠狈过?自己小人物的角色又何需他这样费尽心思?人镇定下来动作就麻利了很多。帮那女人脱了衣服给她穿上酒店的浴袍,又拉了被子帮她盖严实了,才匆匆跑到浴室换上了之前那个女的衣服。衣服很漂亮,只是穿在青青身上略显宽松,感觉里面空荡荡的,安全感十分不足。

  洗手间的门急促大力响起:“快点,我......快不行了!”

  青青猛地拉开浴室的门,傅文博整个人差点栽进去,好不容易扶着门框稳住了身子:“现在扶我去我的房间!”说完从裤兜里掏出房卡交给了青青。

  他大半个身子靠在了她身上,身体烫得吓人,炙热的呼吸吹在她的颈边。她的心突地跳得厉害,心猿意马地扶着他往他房间赶,这种人太俱诱惑,分分钟让自己小女儿心态现形,她定了定神稳了稳身子,快点把他搞回去就赶紧撤。偏偏最好的房间永远都是排在最后,就像大人物总是姗姗来迟,神秘又霸气。

一千美元

亲爱的读者,编辑大人,谢谢你们的耐心。絮絮叨叨有些烦,新手毕竟不熟悉新软件和网站,我用了预订上传功能,我怕我写的东西不见,我昨天明明已经注册上传了一章可是今天总是打不开,我又重新申请了一个,我不知道那个帐号是什么,打字也慢,原谅我奔四的人手脚笨拙。如果能有熟悉的人指点一下感激不尽。接上:   千禧龙年,过深圳还需要边防证。但这里的繁华和机遇吸引着无数热血青年。太多的成功人士在这里扎根展翅腾飞,神密又神化了的传说让人跃跃欲试奋不顾生。惊喜和兴奋过去是快速找一份工作。5块钱一杯的珍珠奶茶不同于两块就饱的炒河粉,华丽的门楣和高高的消费让人望而却步。闭塞低矮的工厂和大都市果然天壤之别。   惶惑地四处碰壁开始了。高楼林立,穿梭于写字楼之间的年轻人端庄气派干净斯文,再看看自已土气生涩,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中间的距离让压力和自卑徒生。在工厂里的技能用不上,学历经验全无,成了这个世界多余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