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五章:庄心盈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116 2017-08-01 15:00:00

  在大家焦急不安翘首以盼的等待中调研结果终于有了结果。真是不到最后一天就是不公开,就是急死你,不负大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众望所归,总机这次拿了第一。大家显得兴奋,气绪高昂,辛庆还买了零食和大家分享,周经理也很高兴,给大家各封了100元的小利是作为奖励,并叫大家再接在励继续保持。王丽小声地问:“那去玩的事还作数吗?”

  周经理看了看大家一本正经地说:“我有说过这话吗?”

  “有!”五个人这次喊得很齐。

  “哦,那把红包收回来吧!”

  大家纷纷跑路,辛庆留了下来汇报了工作上的事,近期时间一切正常,只是淑珍还是有些走神。周经理略略沉思了下:“找时间我再和她谈下。”然后拿出几张优美盛世度假村的优惠劵递给辛庆:“做人呢要言而有信,把班次按排好让大家去玩下吧,注意要注意安全!分批轮流去!”

  辛庆意外地愣了愣:“是!谢谢周经理!”

  美国加州的一间公寓,一对壁人紧紧抱在一起,两人分开许久,这一重逢有满脑子的话要向对方倾诉,却又贪恋此刻的温柔,宁静,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灸热的心跳。久久,傅文博才轻轻地拉开身上的人儿,两手托起她的脸,只轻轻地叫了声:“心盈!”对方就湿润了眼睛,嘴里喃喃地低吟:“文博,文博,我想你......”

  “嗯,我知道,我也想你!”说完用拇指擦去她脸上的泪痕“来我看看我的傻丫头变漂亮没,嗯,弯弯的眉毛眼睛大,红红的嘴辰雪白的牙,粉色的小脸羞搭搭,好一幅美人如画!”

  “真的,还用歌词来哄我!”

  “真的,很乖,再让来让我抱抱。”说完一把抱起她在她腰上不轻不重地捏了几下“又瘦了,没吃饭?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不行,我要检查。”话间落完便抱着她进了卧室。

  庄心盈羞得死死搂着他的脖子,脑袋藏在他的衣服里,小腿乱晃。小声地问道:“要不要这么急啊,还是白天......”

  他吻住了她,温柔而又深情,从嘴辰滑过鼻尖,眼睛,耳后,急切的探寻着,带着欲念地来到修长莹润的白颈,她仰着头羞涩顺从地回应着眼前思念已久的人儿,痴緾倦倦,情意绵绵。

  庄心盈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俊朗,稳重,此时长长的睫毛垂下,覆盖了锐利睿智的双眸。只是紧皱的眉头还是有着生人勿进的严厉。好友就经常抱怨:你们家那位太寒气逼人,我发誓从未敢正经看过他的眼睛!可是就是这双眼睛把她镇住了,迷迷糊糊就陷了进去。手指抚过他的眉眼,在眼窝处来回摸着它的轮廓,心里暗暗心疼:他瘦了。先前没来得及细看,此时近距离凝视,平时一惯云淡风轻很注重礼表的人下巴竟有了胡渣。睡得那么沉,是什么事让他如此忧心伤神?这么身心疲惫?这一路肯定也是风尘仆仆未好好休息。

  在他额上落下一吻,庄心盈悄悄下了床。她知道他肯定也没好好吃东西,等下醒来就会饿。轻轻关上门去商场买了食材回来。

  把骨头洗好先煲上,又把米淘干净泡上水,等骨头熬得软烂了再把浸好的米放进去。看着火候搅动着锅里骨头粥,小小的房间香味瞬间弥漫出来、、、、、、

  傅文博这一觉睡得很香,醒来时已是夜幕降临。房间饭菜的香味让他顿时有了饥饿的感觉。看着在饭厅和厨房之间忙碌的小女人,内心柔软感到满足,愿时间能够停住留住这份美好。

  他走到她身后悄悄地围住了她,将脸贴到了她的颈边来回地磨着她耳后的肌肤。她其实早已察觉但还是忍不住惊了惊,只回头看了看便由着他撒娇,然后用手拍了拍他的脸:“好了,你早就饿了敢紧填饱肚子是正经。”

  她把食物摆上了桌。除了粥,还做了些面条,凉拌黄瓜和炒鸡蛋,虽然没什么菜但也合口味。傅文博吃得很快,风卷残云间食物已去了大半,当他再向锅里盛粥时,庄心盈按住了他。他抬头用疑惑的眼光看向她

  “你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饭,不能这和急,不然胃受不了,再过2个小时后再吃。”

  “好吧,都听你的,老婆你真好!”听着老婆两字,庄心盈羞红了脸。起身要去打他,却被他顺势带到了怀中,搂着她坐在沙发上,两人相互依偎着絮絮唠唠说了很多话。

  “心盈,对不起,我早就该过来看你,但家里情况很复杂,爸爸的病情也很糟糕,等忙完这段我就带你回国,反正我妈妈你也见过,到时你再见见我爸爸我们就结婚。”

  “嗯,我知道。”

  “这次来得匆忙只有3天时间,明天我们再去一趟医院,你的心脏不好我总是不放心,咱们再去次咨询一些专家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使它全愈,到时做个漂亮的新娘。”

  “恩,我知道。”

  “你、、、、、、算了,这么乖巧,真想把你拴在裤腰带上了。”

  她看了看他笑笑,柔顺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隔天两人去了一家权威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来来回回地跑,庄心盈身体本就不济,这时候已有些吃不消,只觉得心口紧得厉害。傅文博看着心疼的要命,扶着她在休息室休息,自己去和医生沟通。

  史密斯先生在这里颇有名望,拿着报告反复看了又看,良久只说:“很遗憾,心脏瓣膜已增厚,关闭不全,开口狭窄,血液返流......”

  听着一个个医学名词,他只觉得头昏,但也知道开口就说遗憾病情肯定不容乐观,只想着快点知道情况,要怎样治才能好,语气便急躁起来,语速过快还有些不满,他英语流利,即便是生僻的单词也未做停留。史密斯先生显然能理解他的心情,并未生气,耐心地和他解释了半天,然后两人又讨论了治疗方案:只能更换瓣膜,风心病,目前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和缓觖,只能靠养。千万不能感冒,感冒会加重心脏的负担,加速心脏衰竭。

  傅文博心情又沉重又难受,以前他只知道她心脏不好,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只让史密斯先生暂时不要和她说,有什么情况直接和他或者他这边的朋友肖云天联系,并把他和肖云天的联系方式留给了史密斯。并尽快让他安排手术。

  他平复了下心情若无其事的走回休息室,庄心盈正可有可无地玩着手机,看见他回来急忙迎了上去:“怎么这么久?老毛病了,没什么事吧!”

  傅文博搂着她的肩,拍了拍她的背:“没事,就是瓣膜坏了想依老卖老不工作,到时把它换掉!”

  “啊,那不是要做手术?你还说没事,我最快怕痛了。”她一脸紧张。

  “是,小手术,不用开腔剥肚,就是从大腿根部的血管开个小口把东西从里面送进去,再把它安置好,所以不要担心,但是这段时间千万不能感冒,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叫史密斯尽快安排。”

  “恩,我知道。”

  甜蜜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到分别时两人都是依依不舍,庄心盈更是紧紧抱住他不想和他分开。但家里的事又是那么急切,此时儿女情长再不舍也得先放下,不敢回头看她那深情的双眼,直到上了飞机心还在隐隐发疼。

  一下飞机早有司机在那等候,汽车沿着公司直奔而去。会议室里硝烟弥漫,气氛紧张诡异,大家就去内地城市扩张和留在一线城市发展的策略争论不休。这几年一些地产开发商在内地发展迅速,大家买房热情高涨,个个赚得盆满钵满,火势燎原,大地产商也驱车并进,都想在这轮商机中分得汤羹。

  看着眼前人影晃动,听着凿凿地吵声,石玉林脑袋发胀,各有各的理由,去内地扩张固然是好,特别是在A.B两大省会城市有了自己的物业后,大家已尝到了甜头,觉得应该乘胜追击加大力度去扩张二三线城市,成本低廉利润可观。但盲目的扩张资金周转困难重重,一旦政策有变就会失去企业应对市场稍息万变的灵活性,如果控制不好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在一线城市发展,因为起点高价格贵,需要雄厚的资本支撑,但比较稳定,就算政策有变也不会影响大局。眼下最缺的是资金,前期投资太大回流得慢,旧债未还银行已收窄放贷。相比在一线的巨额资金,在二三线城市操作起来会更灵活方便。

  傅文博就是在这种吵闹中走进会议室的,大家目光齐刷刷看向他,他没有半分拘紧,甚至还礼貌淡淡地笑了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这位空降的二公子刚进来时大家惧怕,怀疑,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也没什么动作只觉得也不过而而,也就毫不放在心上。只是这次又出现在高层会议上显然有些吃惊,因为此前他从未参加过任何会议,果然锋回路转。

  石玉林清了清嗓子:“大家的建议都很好,我们也听听年轻人的意见,给后辈一些机会,然后大家一起讨论再投票表决。“他指了指对面的傅文博,”傅文博,相信大家都已经认识,不认识也没关系,散会后到助理办公室可以详细了觖,比方说,年龄,文化程度,家庭成员关系,电话号码等等。”他又停了停“前段时间汪副总不是退了吗,正好让年轻人锻炼一下,大家可以多出些刁钻的问题来考验他,还有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婚配,所以你们底下有适龄女性,觉得可以拿得出手的资源的都可以介绍给他,毕竟员工的家庭生活关系到公司的发展!”

  底下的人被石玉林的一席话逗得笑了,总算缓了下刚才紧张的气氛,也默认了傅文博副总的职位。傅文博尴尬地咳了两声,所有目光又转向他:”不好意思,来公司这么久了也没有正式拜会大家,是我的不是,所以我会一一去大家办公室正式把自已推销出去,至于女朋友,这种事情就不劳大家费心了,适当的时候会通知到大家,到时在坐的各位一定要赏脸。“

  大家还在想着适龄女性,想着怎样攀上这棵金贵的摇钱树,又被傅文博的话说得一愣一愣。显然傅文博不会让他们太快清醒,因为他已经在说他的东西了,会议室的屏幕上列图,数据,案例,解析清楚易懂的呈现在大家面前,他用词牟利一针见血,但又巧妙的过于偏激咄咄逼人,底下人都被他镇定睿智的神情所吸引。这位年青人之前的毫不在意不动声色是假的。有备而来,他对公司的状况了如指掌,连财务情况也摸得一清二楚。他们甚至还没有发觉,他已从他们眼皮底下对公司来了个大盘点,这份心思实在让人高深莫测。难道他此前就一直关注着公司发展动态?难道石玉林提前和他打了招呼,让他做足了功课来树立威信?难道之前种种和大公子不和不插手公司一切事物,不享受公司一切利益的传闻都是假的?如果说之前的毫不在意都是毫不在意,那现在的情景再不出也知道石氏要变了,不管怎样大家也都是老江湖,先保住自己利益是上策。所以都很沉得住气黙不作声地看着大屏幕。

  “看了这么多其实我们也还有第三种方案,那就是海外投资,如今很多开发商已慢慢转型到海外扩资,虽然没有内地眼前利润高,但时局稳定风险小,而且在比较成熟的地区成本比一线城市还要低,相比其它我们就算现在去做这件事都是落后别人一大节了,这是我这段时间整理的资料。大家可以参考下。”

  大家拿到资料大略浏览了一遍,底下有些人已按耐不住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起来。

  副总贾利仁首先提了出来:“看上去很完美,可说白了还是缺钱,公司现状大家都清楚,资金非常紧张,现在是想尽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赚钱还债,然后再向银行贷款发展其它,让资金流动起来,使公司一切正常运转。”

一千美元

亲爱的读者,编辑大人,谢谢你们的耐心,池莉说,坐在马桶上读自已的作文就很好了,我如果能得到她的零头已经感激不尽。能做大家生活的调剂品很幸运。谢谢!接上:   嘈杂闷热的车间里,飞针走线的年轻女工专注着手里半成品,一双双鞋面被一片片皮革、饰品衔接起来。那双灵巧的手是介子,多么难的针角跟花样都能准确无误的做出来。新鲜,踏实只是暂时,当大家毫无羞涩光着身子在敞开的大浴室里挣水抢时间时,或不悦升级为两人对打时,区域乡派群架比比皆是时。打趣的荤话伴随着粗俗不堪入耳的骂声、、、、、、   我的心在苦楚和悲哀里煎熬,我没有比她们读的书多,但是我比她们学的精。就这样渡过那是一种罪过。如果我不能体面的养活自已那就自杀,绝不乞讨。   那两年过得很艰辛很快,脚下的踏板被我控制得服服体贴,单针,双针,包边从我手上跳出各个花样,当我不用配件把倒针运用得眉飞色舞时,我已经不满足于车位了。我的计件工资比组班长还高。但那个时候出头很难,台湾人心高挑剔得很,再能干抵不过根号2的身高。   年少气盛,更多的是那从小就跟着的嘲讽去而复返。窃窃私语稍触即离的目光促使了我离开的脚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