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四章:宏远酒店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680 2017-07-31 14:10:00

  大家被批得个个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听着周经理的训话:“房态,我跟你们不知道强调了多少遍,要注意核对,一定要严谨,心细,做到时时电脑房态和实时房态一致,每天早中晚三次房态核对是摆设吗?”周经理四十开外,说起话来格外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虽然前台也有责任,但如果我们把好关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几个人大气不敢出,蒙着上脑袋挨批。又说到这个季度的调研马上要来,叫大家提着十二分的警惕不要想工作以外的事。也许谈话得过于严肃,怕大家引起破罐子破捽的情绪。最后又鼓励大家,只要调研大家拿到集团第一,她自己掏私包请客,地点,方式随大家定,气氛一下子由阴转晴,大家作鸟散逃窜,淑珍被留下。

  所谓的调研:就是集团的同事以住客的方式到酒店消费所经历的亲身体验。考核员工工作流程是否规范标准,礼貌用语是否恰当,仪容仪表是否大方端庄。然后打分排名与绩效挂勾,集团下有几十家酒店,名次越往前奖金越高,倒数的要被罚,连续3个月垫底的,部门经理直接走人。所以酒店员工上到总经理下到员工个个谈虎色变。青青刚进来时问丽姐大家为什么那么怕调研,王丽就给她说了个笑话。说调研其间,有位客人单点了份皮蛋瘦肉粥,餐饮部因为有婚宴服务员走不开,经理亲自上阵,电话里听见客人有咳嗽声,经理当机立断,让厨房煲了冰糖雪梨水把东西送上去,客人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话都说得颠三倒四,粤语窜着夹生普通话:“我叫钱多多,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觉得我们特别有缘分,你几点下班?我带你去吃宵夜。”

  经理是何等人物,不动声色淡定笑笑:“先生不用客气,这是我们酒店推出的一项新服务,叫做喜出望外,今天所有在住的客人都有,所以你不必介怀,再次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肯定,欢迎下次入住,谢谢!”转身,出走,关门。客人被怔得一愣一愣。这一幕恰巧被楼层服务员撞见。于是大家再见到餐饮部经理问候她的同时总不忘调侃她:“经理,钱多多找你!”

  经理笑笑:“没事,我这是防患于未燃,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同时暗暗咬牙:这该死的调研!

  因为这件事各部门纷纷效仿,大家情绪高涨各显神通,一时间服务直线上升,酒店生意暴涨。随着奖金增加,服务员累得都眉开眼笑。

  这天晚上青青和王可上班,客人喝醉了打电话来要蜂蜜柠檬水。青青一看没有柠檬,想叫王可去餐饮部拿,可他只埋头手机游戏,她只好自己下去拿。

  去厨房要经过二楼的包厢,长长的楼道分布了大小不一的包间,装修得古朴典雅,九曲回栏,小桥流水,连棱形的窗花都是那么精致,一幅幅竹青,荷花,牡丹......的扇画栩栩如生,名字也取得诗意文雅:醉月厅,听雨轩,芙蓉阁......包厢越大价钱越贵,可仅管价钱不菲,来消费的人还是骆驿不绝,有时甚至订不到位置,只怪S市有钱人太多。

  青青拿了柠檬往回走,眼见对面有人走来赶紧闪到另一边,不想和客撞在一起。只余光一晾,傅文博,她的心突然跳得厉害不敢再往前走,低垂着脑袋想:我不在,快点过去,快点过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还就在她面前停住了:“这又是哪一出?杜青青?堵在包厢门口?是真的对我有意思?真是印象深刻!”

  青青的鼻孔被他身上的酒味熏得想打啊欠,额上颈上马上渗出了汗珠,正尴尬不知怎么回答,里面有人在喊:“文博,和谁说话呢?快进来了,去个洗手间这么久。”

  她这才知道好正堵在了芙蓉阁包厢的门口,急忙要走,傅文博眼疾手快用手撑在墙上挡住了她的去路,拍拍她羞红的脸:“皮肤不错,不过没有我女朋友的好!”说完越过她进去关上了门。

  在回总机的路上青青咒了傅文博一路:真是自大的家伙,有钱了不起?下次见到他定要他好看,又想着,还是不要见面了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把柠檬交给王可就去找其它的事做,真是要分散下精力才能清醒清醒。接电话怕是不行,会答非所问。找了块抹布就去擦电脑。

  “青青,你准备把柠檬当作鸡蛋孵小鸡吗?”

  “怎么?”青青不明就里

  “很烫,嗯,是可以孵小鸡了。”王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2308房现已被石玉林长期租了下来,因为医院离这近,每次透析完可以好好地休息。卫生做得干净,服务也很贴心,往窗外望下去就是城市中心公园,绿绿葱葱,视野开阔,安静逸人,整个人心情都会好上很多。在这里不会去想公司怎样,股东高管怎样,石岚风又怎样......

  青青是很不愿意上来2308房的,她怕再次遇到那个自大的男人。其实这本就没什么,这就是一个个性张扬和私人权力的时代。但只要对上他那双锐利的眼睛,她整个人就会莫名的颤抖。但这是自己的工作,何况现在还有些喜欢它,也只有硬着皮头上。

  照例拿了VIP的东西敲开了2308的房门,石玉林今天看起来比较精神,心情愉悦地和她聊了几句,夸她心灵手巧,心细如发,选的花很别致,厨师的点心也做得很用心。他感叹道:“难怪宏远越做越大,因为是你们真的用心去温暖了客户,如果自己有一群这样为公司着想的员工,那真是一辈子的福气。哪天你有空要到我们公司给他们上上课,也学学你们的经验。”

  青青不知怎么回答,她觉得在大人物面前说什么都是无力的,人家已经那么成功了,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经历过?那些搬门弄斧只会换来没见过世面的嘲讽。所以这时她沉默了。

  石玉林看着她为难的样子笑了笑:“没关系,你有难处就算了,我只是开开玩笑,看得出你很喜欢这份工作,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单纯!”青青想了想回答。

  石玉林又笑了:“小姑娘真是做梦的年龄,真是羡慕你,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单纯下去。”

  “谢谢,其实我更羡慕你,有过作梦的年月,并且梦想也实现了,这不是更好吗?”说完和他礼貌地告别。石玉林若有所思地笑了。

  青青接到林如沐的电话时她正在酒店的更衣室冲凉。酒店为了给员工方便在更衣室设了淋浴间,此时下是下班高峰,两排淋浴间都站满了人。设计是两边靠墙隔成一小间一小间,中间留了通道,因为没有浴帘大家都是两两相望。刚进来时青青还很不好意思,总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赤身祼体让人正大光明的偷窥,浑身难受。辛庆这个东北妞麻利地脱下衣服,大大方方问:“好看吗?正点不?有料没?”连着三个问句淡定地走到花洒下,开关一拧热水喷洒而下“舒服!”

  她还是不敢去洗,东北妞又说:“我给你来个脑筋急转弯。”想了想“话说一群男女到海边游水,但规定只能祼泳,你会不会第一个跳下水?”青青本能地回答:“肯定不会,我才不会。”

  “哦,那你还蛮开放的吗,,你不下去,难道让那么多人欣赏你的祼体?”

  她愣了愣,思维逻辑还未理顺,东北妞已化作高老庄高小姐兰花一指媚媚地道:“那你就过来吧!”青青逃似的躲到了旁边的淋浴间,两人哈哈大笑。

  温热的水淋在身上疲累一扫而光,青青正舒服地想多冲下。王丽拿着洗漱用品过来了:“青青,我听到你的电话在柜子里响,你还不快点!”

  “哦,谢谢!”她急忙拿了毛巾擦着身体。王丽突地伸了个脑袋过来:“嘿,妞儿,你这音响。“指了指她的身体,”高音纯低音正啊!”

  青青快速消化里面的内容,然后一脸毛巾甩过去:“我叫你去做无间道!”

  青青拿出手机一看是表姐打过来的,想着给她打回去铃声又响了“什么事啊,这么急,姐?”

  “没事,就是现在也理顺了想找工作,你上次给我说的那个工作你看行不?”

  “好,我现在就帮你问下。”

  “恩,那我等你消息,你好久都没有过来了,小家伙都想你了,要有空就过来玩。”

  “好,我知道,一会再打给你。”

  她翻出以前奶粉公司经理的电话给她打了过去,问她是否招人,有位准妈妈想去上班。经理满口答应,还要感谢她帮她找人过来,现在的人员流动太大,小姑娘个个金枝玉叶呆不下去,已婚已育的会更稳定。如果方便随时可以上班。

  青青把奶粉公司经理的意思转给了如沐,如沐叫青青陪她一起去,熟门熟路总会好些。青青也爽快地答应了,在服务行业上班就这点好,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走只要和同事换好班次。想着明天是中班,早点赶回来应该可以赶上。

  第二天青青和如沐如约在奶粉公司楼下碰头,一见面如沐就一个劲地问青青,老板严不?今天的衣着打扮得体不?会问些什么问题.....?她的头嗡嗡在转,“好,这些对于你这个吃苦耐劳,温柔贤惠的女子都不是问题。你安心地去吧!”

  “你才安心地去呢,等下找你算帐!”

  奶粉公司经理姓方名晴朗,个子娇小,剪着平平的学生头,大着肚子姗姗而来。青青还觉得奇怪,娇滴滴的女孩子一下成了孩子的妈。这世界真是变化太快。方晴朗只笑眯眯地和她们打了招呼,便领着如沐去了里间的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如沐出来了,青青还打趣地说:“看快吧,都说不是问题。”

  “不,我觉得有问题,好悬!”如沐认真地说。

  “怎么了吗,不就是问你些类似有几个孩子?有多大了?这些家长里短的问题吗?”

  “不是,她只拉到你们上班的地方,叫我在旁边看,听,然后问我愿不愿意干。当时只看见那些人嘴里突突地嘣字,和家长们聊得和蔼可亲,觉得好难怕自己干不来,就有些模棱两可地说,愿意。那方经理说,其实这很简单,进来都会有培训,至少培训一周才上岗,但最主要是有耐心,有恒心。然后我就出来了。”

  青青一听也懵了,这真是变幻莫测的时代。两人都七上八下不知道行不行,就打了电话给方晴朗,她意思明了,要做就要做好,如果未满半年离职前期培训费用和单月提成全部没有,这些都会写进劳动合同,当然做得好对老员工也优待很多,工资提高了不说,还增加了季度奖。叫她们考虑清楚,如果愿意干,就去指定医院体检,带齐证件下周一开始培训。

  如沐这时也没了主意,青青就说:“姐,你不是要赚钱吗?虽然你把自己卖了最少半年,但是现在工资涨了,看在钱的份上要不咱们试下?”

  “我问你,你当初为什么要走?”

  青青有些脸红:“我这不是没成家吗,不好意思。其实在里面她们干得好的一个月6到7千块根本不是问题。”

  “啊?你说什么?这么多?顶我在超市3个月工资了,那不成小白领了?”

  “是啊,可是白领那都是有文化的出入高档写字楼人士,这哪能比?”

  “在我这里过了5千就是白领。”

  “好,未来的白领丽人,你到底干不干?”

  “干,为什么不干,医院在哪?赶紧去体检!”

  说起体检,如沐又唠叨了半天,上个月给孩子办医保卡,前前后后不知道跑了多少遍,验尿,做B超,生怕你又有下一代。最后出一张独一无二带条码的纸,好了,这个商品可以出售了,基本上做到这,这项工作也算完成了,只等发卡了。”

  “啊,这么麻烦?”

  “是啊,这在S市已经是好的了,对外来工还算公正,到读小学的时候还要跑一趟,这次算是踩点来着。”

  看着如沐说得毫不在意的样子,青青知道里面肯定一把心酸泪。便问:“姐,你不累吗?在S市压力这么大为什么不回老家?”

  “因为S市对外来工宽容,政策宽松,而且环境也好,现在哪个城市有这么美的蓝天白云?再说了人都是要历经种种,哪能一切如意,所以你要努力工作,争取升职加薪,最好能在S市有房有车那就算扎根了。”

  青青在回来的路上想还想着如沐的话,房子,车子,再算算自己那可怜的工资,哦,我的天,还是醒醒上班吧!

一千美元

我亲爱的读者,编辑大人:岁月催人老,但爱和感动常在!漫漫创作路艰辛。一个新手对着复杂神圣的写作行业一次次摸索,发掘,参悟,坚持到现在不当当是为了儿时的兴趣,更多的是想改善现在的状况,如果有幸的话。我没办法不直接,矮,矬,穷,我全占了。但又如猫腻所说,看下去你值得。有很多瑕疵,没有什么技巧,故事也许很老套乏味,但我用了百分百努力。历经两年半,总算有了个大概,谢谢!   范雨素说,她的人生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它装订得极其拙劣。我想说,我们有过之无不及。   身材五短,无一技之长,300块路费,是我17岁离开学校踏上打工之路时的所有东西。九十年代的广东台商鞋厂开得到处都是,不问学历不问经验,点人头就要。廉价的劳动力600块钱的工资已是众人羡慕的高价。带我来的大姐不忍心让我学累工序,而我却偷报了车位工。车位工比成型,手工工资高,可以为爸妈减轻负担让弟妹多读书。(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