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第三章:石岚风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3626 2017-07-30 14:10:00

  S市的南侨别墅,位置得天独厚,风光秀丽,布局巧妙。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石玉林的家就在这里。夕阳西下,屋里餐桌上食物丰富,品种多,精致又美味。这位服务了石家二十多年的管家平时兢兢业业,对主子们的口味早已铭记于心。这段时间石玉林身体不好更是格外用心,每天的膳食都严格按照医生的标准来精心配制。今天是大家团圆的日子,所以又多加了些菜肴。虽然已到了晚餐时间,可大家都没有开动,因为石家的大公子石岚风还没有回来。

  这位纨绔子弟平时不学无术,整天无所事事,偏生老天又不厚道,给他投了个家底厚实的家,加上小时候石玉林宠他,就越发的嚣张拔扈,骄纵狂妄,底下跟着两个小跟班,出门时排场十足,因为出手阔绰别人对他更是府首贴耳,马首是瞻。私生活也很乱,身边女朋友无数,甚至有专人为他打理他身边的莺莺燕燕。石玉林又痛心又无奈,因为他的母亲去得早,对他总是有些亏欠,睁只眼,闭只眼。直到有一天他的助理李心悦带着警察找上门来时,石玉林才知道事态变得严重,可那个时候已为时已晚,再怎么威加利诱他都无济于事。

  最后他还很懂事的告诉石玉林:花点钱算什么呢?你百年之后这些还不是我的?你还想留给你那庶子?我就是毁掉也不会留半个子给他。放心,我不会给公司惹事的,毕竟他是我的衣食父母。石玉林真真是痛心疾首。

  又等了半个小时,石岚风还是没有回来,石玉林脸上早有了怒意,等不及温声叫管家开饭。豪华的饭厅只听见碗碟的碰撞和细细地咀嚼声。

  就在这时石岚风摇摇晃晃地回来了。这位大公子其实长相私文,生得白净,戴着眼镜更显得学识过人彬谦有礼。这样的外形给人的感觉怎么都是温润如玉的。可他却硬生生白糟踏了他这长相。

  他似醉非醉地笑着:“还真是温馨啊,都齐了,我都是多余的了!”

  石玉林气得直瞪眼喝道:“石岚风,你看看你什么样子,酒气熏天,邋遢散漫,哪里有个总经理的样子!”

  “是啊,哄我玩的空衔头。”

  “那是你不上进,你旦凡争口气也不至于到这个样子,算了今天不想和你说这些,文博回来有些日子了大家在一起吃个团圆饭。早上就叫李心悦打了电话给你,你看大家都等你等到现在,过来座下,吃完饭到书房我要和你们谈下公司的事。”

  “谈?有什么好谈的?要分家产吗?我倒要看看谁有胆来跟我分......”

  “哥,你先座下吃饭吧,没人和你争,我在美国做得也很好,只是现在公司不怎么好,爸爸的身体你也知道,年纪大了一日不如一日。所以我才答应爸爸回来帮忙分担下。”

  “是吗?说得这么大公无私真是令人感动!那我还要谢谢你?”他抬了抬头冷冷地看着傅文博

  “不是,哥......”石玉林想要觖释清楚。

  “岚风,你爸爸他身体真的不好,年轻的时候太拼落下病根你也是知道的,但是现在他的肾又...”

  “倩倩......”石玉林打断了她的话。

  “哦,肾亏了吧,年轻的风流债惹太多,指不定哪天又跑出个弟弟或者妹妹来和我争家产呢!”他就是要气他,就是要报复他,看到他难受,他解气,痛快!

  “你这个孽子,”石玉林气得直喘气。傅文博忙扶着他给他顺气,傅倩倩拿着水给他喝。

  “哥,你过份了,爸爸也是为了你好。”

  “是,你们都是为了我好,我不是坏得罄竹难书吗?所以你们的好心我不需要。”

  “岚风,你少说两句,你爸爸今天不舒服。想着你俩回来吃饭,开心得不得了,特别叫张叔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他自己今天还没吃过东西。你这样气他,又何苦?他最操心最担心的就是你啊!”傅倩倩永远都是那么好脾性,淡淡地语气那么温和。

  “爱吃不吃,”这回石岚风到底小声了些,说完转身上了楼。

  这么一闹,石玉林更难受了,一点食欲都没有。傅倩倩叫张叔重新热了菜。锅里的汤一直是温着的,她倒了汤,吹了吹:“还和他置气?孩子是故意气你,他看到文博回来了怕你把爱都给他了。他心里有你呢,快,把汤喝了,把身体养好了你的福气在后头!”

  “福气?天天给我受气是真的,你哪次不是帮着他,可这小子有领你的情吗?我都怀疑他是什么变的,一块顽石都被感化了。”石玉林叹气地说。

  “你呀,还不是从你这个顽石蹦出来的,快点喝吧,我怎么对他,他总是会感受得到的,他需要时间。我都不气。你气什么?”

  “说不过你,谢谢你”石玉林心头一暖,一边握着她的手,一边对着傅文博说:“文博,谢谢你有个好妈妈,谢谢你的理解。”石玉林满是感慨。

  “爸爸,我们是一家人。”傅文博放心地说。

  关上房门的石岚风郁闷得很,他扯下领带把自己丢在床上,头脑嗡嗡作响。他又想起了妈妈,那么温柔地看着他,抱着他直说对不起。一会儿又变得面目狰狞,直嚷嚷造孽,你这个孽种,拼命地摇着他......他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了后面情况更是糟糕,有次差点把他掐死。后来石玉林就把她送医院了。最后一次见面她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两眼深陷,身体瘦得厉害,因为不见阳光,更苍白得可怕。短短时日女子最美好的青春韶华转瞬即逝。石岚风怎么也不敢相信他就要失去妈妈了。只觉得一股热血在往上涌喷,痛心疾首,万念俱灰。他知道里面疑虑重重,好多次妈妈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他誓要为母亲寻找真相。十岁的少年已知道金钱能带来一切,对石玉林的作息了如指掌,学着电影里的桥段盗了保险箱的现金,打了天桥上面的私家侦探的号码。果然,真相难堪,剧情狗血。石玉林外面有女人了,并且还有了个4岁的儿子,那一刻他觉得天都要塌了,再坚强也才是不经世事的少年,更何况又刚刚失去了母亲。这一真相一旦入了脑海便深根蒂固。他要报复,他把恨发在了石玉林身上,开始厌学,情绪低落,自甘堕落,他学坏了。石玉林以为他还在为失去母亲而难过,便把傅倩倩和傅文博接回了家,让家的温暖可以化解他心中的难过和疼痛。谁知他一看到那个坐在母亲位置上的女人,心里的恨便更深地凝聚成一把把锋利的剑,直戳人心。对傅倩倩的关心处处任性刁难,对小弟弟的示好视而不见。因为她们的存在妈妈被折磨得郁郁而终,让他那么痛不欲生,他也要让她们度日如年。他做到了,傅倩倩到现在还未能进到石家户籍,傅文博也没能冠上石家的姓氏。高中毕业就被赶到国外读书。多少次看到傅倩倩在旁边默默承受,人性的本善就要跑过去跟她说对不起,可妈妈消瘦苍白的脸在眼前闪过,他硬生生止步。这样的两难就要把他逼疯,无处宣泄就只能醉生梦死。在女人身上发泄,和酒肉朋友称兄道弟,别人盯着他的钱袋对他言听计从,他乐得用金钱买快感,他恨这样变态的自已,他怕再对上石玉林的眼睛内心的愧疚就会击败强装的躯体。

  石岚风没有去书房和他父亲和傅文博谈话,他快步走出了别墅回到了自已的住处。他打电话叫来了吴惜,他要在她身上寻找平衡。这位刚刚出道的嫩模,长得好看,身材火辣,但个性骄傲,冷僻的同时又很懂男人。几次三番她明知他对她有好感,却又若即若离,让他很是伤神。他没有兴趣和时间同别人风花雪月,他喜欢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而后又好聚好散。既然无趣便见好就收。哪知又机缘巧合让他做了回英雄救美,出于感激,一来二去总算得偿所愿。几个回合下来石岚风对她已欲罢不能,犹如鸦片。这女人虽性格冷淡,但乖巧听话,平时话少,又懂得进退,很讨人欢喜,更是对她宠爱有加。

  只是今晚石岚风明显带着发泄的情绪,她全身的骨头似要被他捏碎,用手蒙着她的眼,那么用力,进得又深又狠,她小声的求饶,他却更加卖力,手抓得她胸口生疼。他喜欢看着她痛苦又快乐的样子,他把她翻转过来从后面进入,这是他最中意的方式,觉得能驾驭一切,掌控别人的命运,这使得他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他痛快淋漓地发泄着......

  此时的傅文博也在想着心事,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外表风光,里面锈蚀。十六年了哥哥还是没有放下心中的仇恨,自己忍气吞声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孤独,寂寞,从举目无亲到游刃有余。这其间经历了怎样的挫折和心酸,好多次想妈妈都不能回,其实他又有什么错?可是哥哥根本不理解,他现在有能力了很想带着妈妈一走了之。可是爸爸又得了肾衰竭,每周三次的透析已让他痛苦不堪。看着他手臂上的针口,再多的话也无从开口。不想看他半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晚景凄凉,就只能为他多分担些。想起和爸爸刚刚的谈话:今天的石氏远没有传说中华丽,就像是服务了多年的老爷车看着淳厚尊贵,跑起来却老态聋钟,殊不知现在的跑车早已个性张扬快似神箭。石玉林其实很清楚,公司这样保守,循规蹈矩地下去会越做越窄。他一心想要转变思想改变策略,可公司情况盘根复杂,个个功力熏心,牵一发而动全身。再加上年事已高,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两人的谈话一度沉重,傅文博为了不让爸爸过于担心还玩笑地打起了包票:“有我在,一年后一定让公司更上一个台阶。”

  “牛皮不小,爸爸相信你,但是国内做生意不同国外,特别是房地产,等你慢慢情楚这里面的东西你就知道,两年或者三五年都是快的,急不来。”小儿子有信心是好,但太过自信急着冒进就会吃亏。

  “好,就听你的慢慢来,现在你有了定心丸,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做透析。”

  “好,你也早点休息。”

  爸爸休息了,他还是睡不着,脑袋里窜出太多事。突然杜青青的脸就这样跑了出来。那么蛮撞地就落入了他的视线,灵动清澈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忽然地出声让她如小鹿般慌乱无措......真是见鬼怎么会想这个,是太久没有女人了吗?抬手看了看表,已是凌晨2点了,拨了地球另一端的电话、、、、、、

  这段时间淑珍心事很重,上班老是走神,心神不宁的样子青青很是着急,果然下午就出事了。酒店的一位熟客在外面有事耽搁了来不及退房,就电话通知前台退房,前台就把资料OUT了。通知淑珍客人已退房但行李暂时存放房间,清洁按退房处理,清洁完后主管查房OK,淑珍把房态就改成了清洁可卖房。下午有新客人入住,一打开门之前的客人正和女朋友睡觉,新等的客人顿时气得两眼冒烟,在楼上就发起了飙,吓得服务员连声道歉,周经理和大堂副理劝说了半天,把他带到了楼下最后还惊动了总经理,后面给客人免费升级房型,房费全免,其它消费全部减半,给之前的熟客道歉,减免单天的房费。

  客人的问题是解决了,酒店却遭受了损失,周经理和大堂副理被总经理叫去谈话,回来又招集总机房的同事谈话,最后又留下淑珍谈话。现在的批评教育都搞得低调人性化了,过去人犯了错都说我批评他,现在变成我找他谈话。所以当老板们说这话时估计你摊上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