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7-28上架
  • 547004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相遇

爱在边城,胜利在望 一千美元 4679 2017-07-28 19:11:37

  S市宏远酒店五星级酒店,总机房这会电话不知抽什么风一个个商量好似的接踵而来。杜青青手忙脚乱的边接电话边在纸上记录着信息。电话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莫名的神经,有时好久都没有一个,要来的时候又哄涌而上。机器等待的红灯已经亮了5盏,淑珍还没有回来,上个洗手间去了一个小时了。

  这份工作她才干了两个星期,对机器按键和功能都还很生疏,每次按键都好像按在心口上生怕出错。好在她声音甜嗓子柔,各部门的电话又背得滚瓜烂熟。这样电话转得也快,只是中间漏接了几通电话。等到淑珍回来她已经缓和着喘了几口气,还喝了几口水。

  淑珍懒散坐在位置上频频捏着手机。这只骄傲的孔雀,有着令人羡慕的样貌,平时阴晴不定部门好多人或多或少受过她的气,自己初来乍到做事更是小心翼翼。青青不敢告诉她漏接电话的事只希望没有什么大事就好。

  还容不得自己思考电话又响起来了,她不敢冒然再接,看了看淑珍她连眼皮都未抬:“还不快接,等着投诉吗?”

  青青急急地接了起来,声音都哑着有些不稳。这是经理周姐的电话平静中夹着威严:怎么这么久?刚才没人接,电话很多吗?如果是调研早就零分了,”青青不敢吭声。

  “谁和你一起上的早班?”

  “淑珍!”

  “好!叫她过来办公室,你没事的时候多练习,接多了就不紧张了。”

  “是,经理,我一定多多练习!”青青暗暗顺气。

  等对方挂了线,又硬着皮头告诉淑珍周经理找她才彻松懈下来。

  这其间她又接了好些电话,总感觉要出事的样,所以做起来总是差强人意。这已经是她在这座城市的第4份工作了。浑浑噩噩的得过且过着,3年了,除了年龄长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更不要说有什么发展,留下了多少积蓄。如果再混不下去就要打道回府了。虽然每次打电话妈妈有些唠叨她工作换得太勤快,却总是又不失幽默的安慰她:独具慧眼的伯乐老板还未发现她这慧根及深的千里马。搞得她是又好笑又心疼。那么多有志青年来到这座繁华的海滨城市,有的找的工作称心如意前途无量;有的自己打拼杀出血路有了一番得偿所愿的事业;又有的找到了一生中气味相投妙不可言的另一半。在这里,要的就是年青人的血气方刚,无惧无畏。难怪在学校的时候闻婷就一直在耳边叨叨:在S市最想做的事就是抢银行,能留在S市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就因为这两句话,青青在毕业时义无反顾的放弃了N市稳定为人师表的教育工作,千里迢迢来到S市淘金。3年过去了一起出校门的同窗都七七八八稳定了,自己还在为找工作中苦苦挣扎。

  想得出神连淑珍回来也全然不知:“你刚才跟周姐说我不在吗?”

  “没有啊,”青青小声的回答。

  “噢?那你是埋怨和我一起上班事多,不舒服?我没有教你东西吗?”淑珍一边说一边呼呼地朝鼻孔吹气。

  “没有!”青青不想做多解释。

  “没有?那你是对我有意见?还跟周经理打小报告,真是幼稚!没事就多练习,少在这里挑拨。每天看你那飘忽忧郁的眼神,清高得万事不求人的样子就来火。这是做给谁看呢?吸引高管?贵客?可笑!”

  青青被这句句贱踏自尊,咄咄逼人的话气得生疼,眼泪就要在眼眶打转,下意识就要反击。但3年多的职场早把先前的毛噪和棱角磨得平滑,新人不都是这样吗?小媳妇熬成婆,由着她发泄吧,有时义气用事也当不得饭吃的。这样想着心里面也开阔起来:“不好意思,珍姐,我一定用心学。我只想好好工作,如果有其他想法也不会等到现在。”

  “是吗?”淑珍不屑地抬抬眉,“想好好工作?那今天下午就留下来加班,和我一起布置VIP房间,看看能否坚持。”

  “是。”

  淑珍看着那小心翼翼的一团,心里的火消了大半。倒时识务,博得了她些好感。好吧,谁也不会人来疯,谁叫她撞到自已这几天烦躁。不过要是这点挫折都受不了这个行业也呆不住,这样一想那点内疚和不快也都烟消云散。

  临近下班,青青已把VIP的用品准备好了,精致的洗漱用品,单独的床上五件套,新鲜可口的水果,芬芳扑鼻的鲜花,特别是那束鲜花,插得很有艺术,粉色玫瑰和紫色康乃馨高矮不平穿插其中,圣洁的百合傲挺怒放,绿色黄樱添配在旁,再喷上水,一颗颗晶莹透剔,娇艳无比。心想:是怎样尊贵的客人让酒店如此隆重的接待?很想问下淑珍却又不敢,只依她的指示把东西一一摆放整齐,用抹布把房间的家具擦得锃亮,床上用品弄得更加平整舒适,洗手间的浴室和抽水马桶是否干净,电视,电脑,冰箱是否正常运作,空调温度是否适中。

  忙完这些两人已满头大汗。先前两人忙倒不觉得,一出酒店大门才发现已华灯初上,只是S市的夜还是那么闪亮,让人觉得那只是垂下的幕布很快便有精彩的演出。酒店食堂已就过了用餐时间,周经理早叫同事打了饭放在了茶水间,想来这样的事已司空见惯。

  在狭小的休息茶水间青青和淑珍默不作声的用着餐,饭菜已经冷了,淑珍毫无胃口,漫不经心的挑着菜。看着青青吃得那么香,还真是羡慕。好像就在昨天她也这样心无旁骛过。年轻,有力的心脏欢快跳跳动着,生命永远在继续、、、、、、明明才比她大两三岁,怎么会有岁月催人老的感觉、、、、、、?

  “恩?珍姐你怎么不吃?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你先回宿舍休息,等下我帮你带碗粥回去。”青青边吃边说。

  “没事,看你吃得香我都忘记饿了,怎么想到做这个工作?今天跟我做了一天是不是落差很大?你看这个茶水间,再到大堂和宴会厅转一转是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还好,刚来的那几天确实很新鲜,现在已经习惯了。有光鲜亮丽就有默默无闻,我看过清宫史,我们总比那些丫头好。”青青放下筷子把剩下的饭菜一一收拾。

  “还挺有韧性,比我刚来时状态好。想不想听经验之谈?”淑珍来了兴致。

  “好,珍姐!”她洗耳恭听立马坐直。

  “工作是逼出来的,这种服务行业就是要懂得察言观色,做到让客人有喜出望外的惊喜你就可以出师了。”

  “就这些?”青青等了很久也没听到下句。

  “对,可是一点也不简单。”她见她不相信也不多加解释:“好了,你把经理的名片和夜点送到2308房间,石总每次都比较早到,他很喜欢酒店的点心,我胃不舒服先回去了。”

  “那有没有石总特别的爱好或者忌讳让我注意的啊?”

  “看不出还挺细心?没事,他人很好,很绅士,也很多金,最主要是没有有些有钱人的通病,既眼高又小气。每次跟他的服务都有小费,不多,但很尊重人,房间也很干净,所以大家都很欢迎他。你觉得是不是最佳老公人选?”淑珍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说得这么好,那就好,”青青对这些有钱人的花边不感兴趣,只觉得工作上这样的分工很不合理,分管这些琐事的宴会部门又干什么去了?看她心情还好就又搭了句:“为什么这些工作都是我们总机做,其它部门呢?”

  “这个你去问周经理吧,但我估计你也是白问,周姐的舌头太锋利,两句就给你打发了,问题是你还很受用觉得受益非浅。商人吗都是讲究利益的,要不干嘛有无奸不商的词呢?”淑珍咳嗽了一声,拿起旁边的汤喝了一口“真难喝!一起扔了。”收拾完东西就走,突然转头对着青青瞟了瞟”真是可惜啊,模样这么出挑,听说那石总的孩子都比我们大了,不然还真有希望!”说完笑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青青愣了半天,等回过味来那人早跑远了,她笑笑不以为意。

  回到总机房还未停稳,对班王丽松了口气“老天,好在你回来了,是大师兄派来的救兵,忙得我团团转,今晚要爆房了,中班的主管和服务员已经上去清洁房间了,还有4间刚退的脏房要做出来,预定的客人已经排满了,快,这里有2个加充电器,还有个加冰块的服务,你帮忙跑下,不然久了客人肯定会投诉的。”

  “可是我是来拿VIP2308的点心送上去的”青青为难的说。

  “我知道,石总吗,老人家人很好,我们都知道他也理解,你先做完再送上去也许他还没有入住。乖,快点,不然我会死的,你难道要看着我的两个小朋友叫别人妈妈?丽姐一惯快人快语幽默风趣,这个总机房唯一一位结婚的同事,一拿孩子出来大家基本上没辙。

  青青拿了充电器,又到西餐厅打了冰块给客人一一送上去。好在客人没有过多的要求。当她再次回到总机房拿2308的东西准备送上去时,丽姐再次发挥了她那三寸不烂之舌“最后一个最后一个,帮客人调下那个收费节目,顺便告诉他收费标准。”

  自己于心不忍再次敲开了客人的房门,哪知这次是个老外,英语语速超快,听得她云里雾里,自己用蹩脚的英语和手势和他沟通了半天,最后又上了纸和笔,总算把事情解决了。虽然老外礼貌地和她说谢谢,她心里还是心虚得发软,真到真枪实弹马上原形毕露啊!

  来不及多想拿了东西就往2308房间赶,丽姐在后面一直喊:“下次给你买可爱多啊!”

  “留着给你那宝贝儿子吧!”青青头也不回的跑了。

  青青礼节的敲了2308的房门,三遍过后没有响动。心中暗喜客人还未入住,赶快放了东西就走。插卡,推门一气呵成。把点心和牛奶放在床头柜上,把床头灯稍稍拧亮些,被子拉开往下叠成一个直角,拖鞋拿出来放在床边,这样方便客人入睡。看着这暖暖的温馨的一切,自己都柔软起来觉得好有成就感。还差最后的窗帘没有拉上,她就要去把窗帘拉严实,边上传来低低地说话声:“是的,我也想你......”青青吓了一大跳,就这样直直地望着人家。而边上的人却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

  青青愣得不知所措,就这样看他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上身着墨蓝色休闲衫,下身穿咖啡色长裤。而立之年,棱角分明的五官,浓眉如剑,目光冷厉,此时他一手插进裤袋,一手把玩着手机:“杜青青......”他看了看她名牌念出了她的名字。“你这样盯着人看会让对方觉得你对他有意思!你确定还要继续?”嘲讽的话都说得这么严谨,青青顿时心慌意乱,脸刷地就红了。怪自己对一切美好的事物过于专心,其实人长得好看不就是让人欣赏的吗?

  青青冷静地整理了下情绪:“石总,对不起,刚才敲门时你可能在打电话没有听到,我是进来和您送点心的,顺便问下看您还需些什么。”

  “不需要了!”

  “那为您的安全考虑我想再次确认下您的身份!”青青鼓起勇气能说这话全都是培训时老师和周经理再三强调一定要确认客人的信息,此前就发生过有人抓住空隙冒进客人房间进行盗窃,现在的骗子真是无所不用。

  “你是警察?正在执行的便衣?如果不是我有权利拒绝!”

  这么正式的一说,青青也有点发懵,只得再次解释:“不是,我们只是为了你的安全,请问您是石玉林先生吗?我只是核对下你的证件!”

  “我不是,有问题吗?”某人毫不在意的问。

  刚刚过于专心没注意,现在才发现房间里已有很多行李,要真遇到坏人只怕卖了自己也不够赔。再说,眼前这位男士与电脑上和大家的信息有太在的差异,不是老人家吗?不是孩子都比我们大吗?孩子难道是石总的孩子?那他为什么不明说呢?

  

一千美元

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