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亦冷亦寒

第二章 回忆

亦冷亦寒 敲可爱的欣 3002 2017-07-29 15:49:53

  “我5岁的时候,爹娘被土匪杀了。我和哥哥躲在草垛里,侥幸活了下来。我和哥哥每天都会很早起来练武,想着哪一天为爹娘报仇。我7岁那年,哥哥死了,为了保护我死的。如果不是哥哥,现在我都成了孤魂野鬼。哥哥死后,我的心也死了。8岁那年,我进了“鬼域”。“主”也对我很好,我那时什么都不懂,傻乎乎的为他做事。10岁那年,我被“主”安排去杀一个人。我杀了那个人以后,吐了一天一夜。”

  傲晨夜入神的听着,他不敢相信,一个女人,经历了这么多。他10岁的时候,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哪里经历了这些?冷寒扭过头,看了看傲晨夜,说:“你10岁,怕是很幸福吧?爹娘在身边,无忧无虑的。”傲晨夜点点头。冷寒疑惑的看着傲晨夜,说:“那你怎么现在武功那么好?”傲晨夜笑了笑,说:“我喜欢练武啊,虽然无忧无虑,但是我也是5岁左右就习武啦。爹娘给我请了武术老师啊。”冷寒的脸上有点羡慕,但是很快就没有了。冷寒看了看手里的本子,说:

  “我11岁那年,我参加了“鬼域”里的大考——“域练”。我那时,对权利有了渴望。胜者就能往上升2级。那时,我杀了一个又一个的同伴,踩着他们的尸体,爬上了第三层。后来,“主”开始给我安排像样的任务。我开始对杀人这样的事情麻木,我现在杀人,看到别人自相残杀,就像每天一早就能看见自己的手一样再正常不过。“域练”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杀的同伴越来越多。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怪物,血和心,都是冷的。直到,我15岁那年......”

  冷寒说道这里,又低头不语了。傲晨夜看了看冷寒,说:“怎么了?你13岁那年发生了什么?”冷寒仰起头,看了看房间四周,说:

  “13岁那年,“主”给我安排了一个搭档。他很像你,跟我走的时候,一路上都在问我问题。他也和你一样,很帅气。我开始以为,他武功很垃圾,但是他和我一起完成任务时,他和我是那样默契。我们不用说话,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我开始相信他,开始有一点依靠他。那时我才15岁,他已经18岁了。我以为,他是永远不会背叛我的。慢慢地,我开始完全相信他,心似乎也重新跳动。“

  ”可是,美好的白天会过去,黑暗的夜晚会来临。那夜晚,是那样恐怖,而且永远都等不到白天。那时,我跟他已经搭档了2年。我15岁了。我和他一起执行任务,那任务特别危险,但是完成了能升3级。我想把他捧上云端,就答应了。我们要去刺杀一个官,那个大官是个清官,我当时还有点舍不得,但是杀手就是拿钱办事,不管对方是谁。”

  “在执行任务那一晚,有人告密了。我和他被困在地洞里,地洞里是油的味道。有人放了把火,我以为我们都要死了。但是比死更难过的是,他是朝廷的人。他跟官员走的时候,眼里的温柔没有了,是冰冷,我的心被刺的生疼。”

  傲晨夜看了看冷寒,冷寒苦笑一声,说:“你肯定好奇我是怎么生还的,他刚和我搭档的时候,送了我一个玉佩。那时我还小,也不懂,就收下了。我丝毫看不出来,玉佩是朝廷的。我用那个玉佩凿啊凿,地上不一会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坑。我继续凿,本想凿出一条道,可是上天眷顾我,给我凿出了地下水。水流出来,虽然没有熄灭,可是火也不再往我这边蔓延。我开始拼了命的凿,凿了一晚上,凿出一条地道,我就这样逃了出来。真是不可思议。也许是老天爷也不让我死吧......”

  冷寒顿了顿,扭头看向傲晨夜,说:“你要是背叛了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傲晨夜尴尬的笑笑,说:“不会的,我不会背叛你的。”

  冷寒把本子递给傲晨夜,说:“这是我哥哥的,所以我很宝贝。它是哥哥唯一留给我的东西,里面有哥哥的笔记和我和哥哥小时候画的画。”傲晨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要是我知道的话,就不会拿它来威胁你了。”冷寒笑了笑,说:“没事,现在本子没事,原谅你了。”傲晨夜看了看冷寒,小声嘀咕说:“你笑起来很好看......”冷寒一愣,低下头,说:“很久没人这样说了。”傲晨夜笑了笑,说:“你多笑笑啊,你看我笑起来好不好看?”冷寒看着傲晨夜,脸一红,低下头去。傲晨夜本来就帅,一笑起来更帅了好不好?

  冷寒摸了摸本子,说:“快天黑了,帮我一把,把这根绳子绑在床头。”说完,冷寒找出一根绳子,递给傲晨夜。傲晨夜不知道冷寒要干什么,但是还是傻乎乎的帮冷寒把绳子绑在床头。冷寒一条。跳上柜子,把绳子另一头绑在柜子上。傲晨夜看了看绳子,说:“你把它架在半空干什么?”冷寒面无表情的回答:“睡觉。”

  傲晨夜看了看冷寒,一脸惊讶的说:“你让我睡在这根绳子上啊?”冷寒抬起头,不耐烦的看着傲晨夜,说:“又不是你睡,我睡。再废话你睡走廊上去。”傲晨夜看着冷寒,说:“一起睡床上不行吗?”冷寒看着傲晨夜一脸呆萌的样子,说:“你会不会横着睡的?”傲晨夜摇摇头。冷寒看了看四周,拿起一把刀放在中间,说:“我睡在里面,你要是碰我的话,我就砍了你的手。”傲晨夜看了看冷寒手里闪着寒光的刀,尴尬的笑笑,说:“不、不会的。”

  晚上,冷寒和傲晨夜躺下,傲晨夜看了看冷寒身边的刀,往边上挪了一点。深夜,傲晨夜翻来覆去睡不着,但是又不能起来。在组织里,有一个规矩——不许在子时过后离开房间。

  傲晨夜看着冷寒,冷寒翻了个身,紧紧抱住傲晨夜,说起了梦话:“别走......不许离开我......别走......”傲晨夜脸上烫烫的,他这么近看冷寒,还真有点变扭。傲晨夜捏了捏冷寒的脸,心里嘚瑟极了:哈哈哈,杀手之王的脸被我捏了,啊哈哈哈。这个冷寒,表面冷冰冰的,毕竟是女孩子嘛,还是有柔弱的一面的。而且脸好软啊~

  傲晨夜嘚瑟的想着,捏着冷寒脸的手不小心用了力,冷寒一惊,睁开眼睛,抓起身旁的刀,说:“你敢捏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剁了你的手?”傲晨夜真是欲哭无泪,说:“是你先抱我的好不好......现在还怪我......”冷寒盯着傲晨夜,问:“我刚刚说了什么没有?”傲晨夜赶紧摆手,说:“没、没有啊......”冷寒“哼”了一声,又躺下了。

  冷寒刚刚躺下,就把傲晨夜拉下来,抱着他,说:“就让我再抱一会儿,就一会儿......好不好?”傲晨夜脸一红,任由冷寒抱着。冷寒忽然放开傲晨夜,狠狠的扯着傲晨夜的脸,说:“你敢捏我?哼!我现在捏回你!”傲晨夜的脸被冷寒扯的生疼,冷寒还不放手,说:“你的脸很好玩嘛,要不要我帮你做“按摩”啊?敢捏本姑娘的脸,活腻了吧?”扯了一会儿,冷寒厌倦了,就松开傲晨夜,躺下睡觉了。

  傲晨夜捂着被冷寒捏红的脸,说:“你怎么欺负别人......”冷寒睁开眼睛,看着傲晨夜,说:“还想被捏啊?”傲晨夜把头都摇成拨浪鼓了。冷寒伸出手,傲晨夜赶紧捂着两边的脸,说:“不说了不说了,别捏了。”冷寒“噗嗤”一笑,说道:“不捏你了,我看看你的脸。”

  傲晨夜松开手,冷寒摸了摸傲晨夜的脸,说:“你比我还厉害,却任由我欺负。你不会是喜欢我吧?”傲晨夜一听,说:“你一个女子竟如此轻浮!不喜欢你!”冷寒一听,“呵呵”一笑,走下床,在柜子里拿出一瓶药,里面的药有点像水,却又是软软的。傲晨夜看了看,说:“这什么啊?”冷寒看了看傲晨夜,在指尖上抹了一点药,轻轻的涂在傲晨夜的脸上,说:“你的脸都被我捏肿啦,都不知道还手。白学了一身好武功。我给你涂一点消肿的药。”这药很冰,可是傲晨夜的脸上却烫烫的。

  冷寒穿着很短的衣服,像我们的露肚装。傲晨夜扭过头,说:“你怎么穿成这样?”冷寒一脸不屑,说:“怎么?你有意见?我执行任务都这样穿。”傲晨夜也不再说话。

  很晚了,傲晨夜睡着了。冷寒看着傲晨夜的脸,说:“睡觉都这么好看啊,啧啧啧。这小白脸,还有点羡慕。”冷寒没有睡,她走出去了。她和“主”只差一级了,她的行动是不受控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