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反正终究不快乐

第七章 困境

反正终究不快乐 攸梦子 2046 2017-08-13 15:53:26

  “现实就是现实,没有所谓的祸后必有大福,好不容易走出一个深渊,却陷入另一个深渊。”

  “我们Z城见。”筱浅目送着柏缇与李嘉禾的车扬尘而去,突然对以后的生活有了些许期待。

  走入房间,找出遗忘已久的手机,充上电,开机。有妹妹筱艾的多个电话和信息。拨通筱艾的电话,筱艾焦急的声音立马传了出来:“姐,你怎么都不接我电话啊?没事吧?”“我没事,放心,只是手机没电了。”“姐,这些天有个男人一直悄悄在咱们楼下,而且那个男的好像就是上次买那条项链的人。你说,他会不会想劫财啊?”“啊?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啊,害怕死了,我就让黑子住在咱们家了。你说他不会想绑架我吧...”“你注意点安全,实在不行就报警。”“我也不确定,万一报警了误会人家了咋办。”“我过几天就去Z城,你自己在那边小心。”

  挂完电话,筱浅心中不禁担心起筱艾来,本来那条项链就来路不明,这种意外之财取之不义,但当时她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后来项链又被轻易以高价卖掉,这事情本来就很蹊跷,现在那个买项链的人有鬼鬼祟祟在她们家门口,究竟想干什么呢?她得赶紧去Z城。

  手机上竟有陌生电话打来的记录,是谁呢?

  有太多事情想不出答案了。筱浅不知不觉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到第二天早晨了。打开大门,突然看见李嘉禾站在门外。“你怎么在这?”“奥,我刚才有点事路过这边,就来看看。”“那,快进来吧。不好意思啊,我刚起来,脸还没洗。”筱浅有些紧张,现在的她头发乱糟糟,真是太丢人了。李嘉禾一进门似乎就被筱浅家中的小猫吸引了,抱起小猫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逗起猫来。“那,我先去洗一下脸。”“我这就走了。给你带了点吃的。”筱浅这才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大袋吃的。“啊?这...”筱浅有些不知如何表达她内心的感谢了。“我先走了。”筱浅还没反应过来,李嘉禾就不见了踪影。

  李嘉禾开着车,眼神看向自己左手中指的戒指,眼神突然变得忧郁伤感起来。回国第一件事他就是回到老家,在老家他并没有亲戚朋友,他只是想回来看看深藏他内心的那个女孩。记得他小学时,上课最喜欢的就是默默看着前面那个女孩,那时候阳光从教室外面洒到那个女孩的头发上,让她的头发变得如此与众不同。她不轻易笑,但一旦笑起来是如此甜,以至于每当他有烦心事的时候,一想到那个笑立马就把所有不开心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来到筱浅家门口,他知道她不会在家。他就默默站在她家门口,突然有个村民过来问他:“你是不是找这家的人?”他才知道她妈妈因生病住院了。在筱浅妈妈出葬那天,他刚好看到了筱浅与她继父痛哭流涕的那一幕,他多想冲到她面前抱着她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然而他知道,他已不是当年那个不顾生命保护她的男孩了。他悄悄买了一束花放在她家门口,希望她以后能好好的。

  筱浅回到了Z城,这些天,她对生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她最亲的亲人已经都没有了,以后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她要好好活着,让在天堂的妈妈放心。

  “奇怪了,那个男人这些天都没有出现。”筱艾有些焦虑,在她心中,那个鬼鬼祟祟的人突然不见了,让她心中更加不放心了。“不出现咱们不应该高兴吗?”筱浅漫不经心地回答。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她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邀她面试的一家公司都没有。“怎么办啊?工作还没有着落。”“反正你有钱,急啥急。”筱浅这才想到卖掉那条项链剩下的钱:“那些钱绝对不能动,等那条项链的主人找到了,必须把钱还给她。”“姐,你是不是傻啊?这钱不要白不要,你不要我要。”“你敢动一个子试试。”“行,我不动。”筱艾无可奈何地出门了。

  等工作面试的过程太煎熬了,让筱浅的自信心打击的一点不剩,她只能在网上疯狂地投简历。好歹她在学校学习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以前在学校得到的荣誉突然现在仿佛变得一文不值。她突然发现她做这一切都不是出于她的自愿,她纯属为了找工作而找工作,现在的她一点都不开心。但开心对于她来说仿佛又太奢侈了。

  工作的不如意,母亲的去世,一连的打击折磨的她生不如死。但她总是故作坚强,在别人眼中她依旧是一个有想法有主见打不倒的人,却没人知道她无数次都是在深夜中哭着入睡。她的生活似乎暗无天日,她的心紧紧闭着,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进入。

  在家中闷了太久,她决定出去走走。路过一家酒吧,她突然想进去喝点酒。长这么大,她还没去过酒吧呢。以前的她是个十足的三好学生。而现在的她,似乎已经不在乎这一切了。径直走进去,要了一杯威士忌,慢慢喝起来。酒吧很吵,灯光很暗,她能感觉到有一桌男生的眼睛都在盯着她看,但她已不在乎这些目光了,她现在只想喝醉。

  晕晕乎乎间,突然有三四个男生走过来:“美女,一个人吗?交个朋友吧?”筱浅摇了摇头,仍然自顾自的喝着酒。突然一个男生的手搭了上来:“有个好玩的地方,走,哥带你去玩玩。”背后一只有力的手抓起那个男生的手:“滚!”“我操,你谁啊?”“她男朋友。”那几个男生一听只好咬牙切齿地离开了。而此时筱浅还在迷糊中,完全不知道旁边发生的这一切,只是不停地往嘴里灌酒。“筱浅,别喝了。”男子一把夺过筱浅手中的酒杯,筱浅已经喝醉,只能任由男子将她抱出嘈杂的酒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