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反正终究不快乐

第五章 意外

反正终究不快乐 攸梦子 2365 2017-08-02 21:06:22

  猝不及防地,事情就这么不可思议的发生了,不管你是否做了准备。

  “伯母,我来了。“筱艾风风火火地闯入了病房。筱浅微笑着给筱艾找了个凳子:“路上累了吧。“筱浅妈妈高兴地撑着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筱艾来了啊,快来坐。“筱艾一边去扶伯母一边急忙说道:“伯母,快睡下。“三人聊了许久,筱浅看妈妈有些累了,便对妈妈说道:“妈妈,你先休息会吧。我跟筱艾出去会。“母亲微笑着点了点头:“筱艾,我这边没啥事,你该忙就忙去,不用管我。“筱艾握了握伯母的手,跟着筱浅一起出去了。

  “筱艾,钱呢?“筱浅把筱艾拉到楼梯一个偏僻的地方焦急地问道。“在卡里呢。呐,在这。“筱艾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动手术。筱艾,姐得请你帮我一个忙。““你说。““我检查过了,我的骨髓配对成功了。明天就得麻烦你多照顾照顾我妈妈。““啊?你要捐骨髓给你妈妈?““对!“筱浅肯定地看着筱艾。“这...我应付不过来啊。对了,我爸妈今天下午就过来了,明天有我和我爸妈在,你就放心吧。“筱浅放心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筱艾和她的爸爸妈妈送筱浅走进了手术室。“筱艾,叔叔婶婶,千万不要告诉我妈妈是我给她捐的骨髓。“筱浅担忧地看向叔叔婶婶,“放心吧。“叔叔婶婶安慰着筱浅。筱浅这才转身走进手术室。到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梦境一样,一切发生的太快,她都来不及反应,只能跟着上天的安排,一步一步往前走着。她心中坚信手术一定会成功,因为在她生命里,母亲是一个固定的存在,不可能会消失。她来不及思考,便被安排上了手术台。

  “筱浅呢?“眼看着手术要开始了,母亲迟迟看不到筱浅。“伯母,筱浅她去给你买吃的了,刚才我给她她打电话,她说要排队,还得等一会。““放心吧,或许等你出来手术台,她就给你准备好鸡鸭鱼肉了呢!“筱艾和她爸爸妈妈尽力安慰着筱浅母亲,她这才稍微放下心来。终于,筱浅母亲被推进了手术室,快关门那一刻,筱浅母亲突然大声说道:“告诉筱浅,让她好好活着。“

  筱浅缓缓把眼睛睁开,只觉得头一片眩晕,反应了好一会,才意识到她是在医院。“筱浅,你醒啦?“筱艾小心翼翼地问着姐姐。“妈妈呢?““你饿了吧,先把鸡汤喝了。“筱艾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自顾自盛着鸡汤。筱浅费力地撑着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扭了扭脖子:“我躺了多久了?““没多久...呜呜呜...“筱艾突然哽咽了起来。“你怎么了?“筱浅疑惑极了,突然她跳下床去:“妈妈呢!?““呜呜呜..“筱艾却只顾着哭。筱浅一下子愣住了,一个劲地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当筱浅走进太平间,看着眼前那张床上躺着的人,她感觉这一切太像一个噩梦了。她不敢往前再走一步,也不敢掀起被单,她一个劲地掐着自己的胳膊,心里一直喊着:“快醒醒,快醒醒,这这是个梦,醒来一切都好了。“最终,她泪眼婆娑地跪在床边,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嘴里一直喊着:“妈妈!妈妈!是我筱浅啊,快醒醒!...““筱浅,走吧,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叔叔婶婶面带悲伤,连拉带拽地将筱浅从太平间带出来了。筱浅如同丢了魂一般,面带泪痕,眼神涣散。叔叔婶婶看她精神不太好,便开着车把她送回了家,让筱艾陪着筱浅。

  两天后,叔叔婶婶带着筱浅母亲的骨灰盒回到了筱浅家。筱浅面如死灰,仅仅两天,就瘦的皮包骨头了。这两天,她不吃不喝不睡,一直在想着妈妈,她不愿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她试着逃避,但当母亲的骨灰盒呈现在她面前时,她知道不得不面对这一切,所有苦难,她只能迎头而上。“叔叔婶婶,母亲的葬礼就麻烦你们了。“母亲没有兄弟姐妹,姥姥姥爷也早已不在人世了。继父也不知道去哪了,亲生父亲更是无影无踪,这一切只能由叔叔婶婶操办了。叔叔紧紧抱着筱浅:“浅儿,你妈临终前让你好好活着,一定要给你妈妈争气啊,这点困难打不倒你的!“筱浅的眼泪顿时止不住的一直往下掉。

  出葬那天,筱浅身穿黑衣黑裤,头上带着白布条走在棺材前面。这些天,她已将眼泪全部流干,心中已如一片死灰。突然她看到了继父!“叔叔,把他赶走。“筱浅指着继父,大声而坚定地对叔叔说道。叔叔有些为难:“算了吧,你就当让他看你妈最后一面吧。“筱浅却大步向继父走去:“你滚,你滚。“筱浅使劲地将拳头向继父身上打去。陪葬队伍不得已停了下来。叔叔和一些亲戚急忙去拉筱浅,突然,继父一边用双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大声哭喊着:“打我吧,打死我吧,都是我的错!啊!“筱浅此刻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伤心欲绝,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过了许久,叔叔才将筱浅拉了起来,筱浅踉踉跄跄地走到挖好的墓地,看着原来她们一家在一起住的老宅子,思绪万千。记得妈妈住院时对她说如果妈妈死了,就把她埋在老宅子这里。她当时根本没有在意,总以为那还太遥远。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把母亲埋在这里了。筱浅眼睁睁看着亲戚们把母亲的棺材放进坟墓,一下一下的把土挖进去,直到一个小土丘立在她面前,墓碑上还贴着母亲那亲切的微笑照片,仿佛母亲还在她面前。她默默地跪在母亲坟墓前,一动也不动,叔叔见她这样,便示意着让别人都走了。或许让她一个人静一静也好。

  筱艾的请假日期已到极限,她不得不出发去Z城。她小心翼翼地打开筱浅的房间门,已到中午,筱浅还在床上,她并没有睡着,这几天她被悲痛折磨的生不如死。“姐,我要去Z城了。““嗯。““你不要太伤心了,人终有一死,迟早都要经历的,你先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我在Z城等你。“筱艾见姐姐没有反应,准备出去。“等一下,“筱浅h慢慢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里面还有五十多万,你拿着。““我不要。““筱艾,你先帮姐收着,我到Z城了再跟你要。““姐...““听姐姐的话。“筱艾看着姐姐哀伤又不可拒绝的眼睛,只得接过那张银行卡。

  今天是母亲的三七,筱浅拿着纸钱和水果准备去墓地看望母亲,走出大门口,突然发现门口放着一束鲜花,五颜六色的,给这个死气沉沉的空气里带来了生机盎然的感觉。筱浅心生疑惑,是谁把鲜花放在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