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反正终究不快乐

第二章 失业

反正终究不快乐 攸梦子 2400 2017-07-29 12:45:13

  “生活就是如此戏剧化,当你沉浸在好事的喜悦之中,却不成想,坏事已潜伏已久。”

  那条项链折磨的筱浅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便顶着黑眼圈无精打采的上班去了。“筱浅!你终于来了,你听说了没,张航要来咱们公司了!”齐锐一见到筱浅便咋咋呼呼起来。齐锐是筱浅在公司里最要好的朋友,天性活泼好动,敢爱敢恨。筱浅听到这名字不禁心里咯噔了一下“张航?”“对啊对啊,张航你不会不认识吧?此人可是商界奇才啊,毕业不到一年各大公司都争先恐后的挖他,我要是能见他一面,死也足惜了!”筱浅看着一旁手舞足蹈的齐锐,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

  “同志们!开早会了!”章总的声音打断了陷在沉思里的筱浅和兴奋演说的齐锐。

  “大家好!我是颜晨蕊,以后我就要和大家一起工作了,希望大家以后多多关照!”一位亭亭玉立,身材姣好的年轻女孩微笑着向大家介绍着自己,筱浅心中不禁暗暗感叹:上天真是不公平,怎么产生出这么完美的人啊。章总接着介绍:“这是新来的市场部总经理助理,大家以后多多关照!”大家纷纷鼓起掌来。

  “筱浅,你说怎么没见张航啊,这助理都给他找好了,也没见他人影。”一出会议室,齐锐就唉声叹气向筱浅抱怨起来,仿佛她就是为了张航一个人而来上班的一样。筱浅无可奈何的给了她一个白眼。

  一整个上午筱浅心中都揣揣不安的,一方面是那条项链,如果真的价值那么大,她又该如何处置那条项链呢?另一方面,就是张航了,这个名字她非常熟悉,但到底是不是她心中认为的那个他呢?她没过几分钟都看一下手机,希望妹妹的消息尽快发过来,她非常迫切的知道那条项链的结果。“筱浅,你好!”一个甜美的声音打断了心乱如麻的筱浅,筱浅抬头望去,竟然是颜晨蕊。筱浅立马恢复从容淡定的表情,微笑着:“你好!”“这里有份刚签的文件,麻烦你帮我送到章总那边。”筱浅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好的。”颜晨蕊礼貌的说了声谢谢便转身离开了。在公司里,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同事之间相互帮忙都是应该的,更何况颜晨蕊处在筱浅的上面呢。筱浅起身向章总办公室走去,却不成想与同事装了个满怀,文件一下子洒落在地上。同事匆匆忙忙捡起地上的文件便急忙走了。筱浅想喊回同事,可同事早已跑走不见人影了,筱浅无奈的捡起文件,心中不禁暗暗担心,文件不会拿错吧?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妹妹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姐,姐,是真的!”筱浅听到这个消息震惊了:“真的是真的?”“真的是真的!姐,咱们发财了,哈哈哈。”筱浅挂完电话,心中更乱了,谁会送这么贵重的项链呢?她认识的人中也没有这么有钱的啊。该怎么处置这条项链呢?

  “姐,咱们就把这条项链卖了吧,卖了这条项链咱们就不用工作了,想吃啥吃啥,想干啥干啥。”自从筱艾知道这条项链的真伪后,她每天锲而不舍的在筱浅耳边怂恿她卖了这条项链,筱艾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对于她们这种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穷的叮当响,这条项链代表的就是财富啊。一条项链就可以把她们家脱贫致富了。“我警告你,千万别告诉任何人,我有这条项链。”筱浅表情严肃的看着筱艾。筱艾被看的有些心虚:“知道了。”筱艾怏怏地走向卧室:“唉,好不容易有个脱贫的道路,结果...唉!”

  “筱浅!过来!”一大早章总就气呼呼地把筱浅喊进了办公室。之间颜晨蕊站在一旁用幽怨的眼神看向筱浅。“筱浅,这份文件是你拿到我办公室的吧?”章总将手中的文件狠狠地摔在了办公桌上。筱浅有些懵了:“是那天颜晨蕊让我拿进来的那份文件吗?那天我是拿了进来啊。”“今天市场部经理第一天上班,你就想让我丢脸是吧!文件呢!你要是在十分钟之内找不出来,就给我卷铺盖回家!”筱浅不禁又委屈又难过,回想那天的情景,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莽撞的同事拿错了文件,可是那天太匆忙,她根本没有记住到底是哪个同事,公司这么大,有那么多部门,怎么可能找得到那个人呢!“滚!”章总的一声怒吼打断了筱浅脑中的回忆。不得已,她只好退出了办公室,关门的那一瞬间,她不经意竟撞上了颜晨蕊的眼神,只觉得那眼睛里面透露出点点笑意。

  筱浅也不知道是如何走出公司的,只记得她在同事的疑惑的目光中填完了辞职报告。齐锐在旁边一直欲言又止,只能眼睁睁看着筱浅收拾好东西离开。她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觉得自己真是太冤枉了,但是又只能任上天捉弄她,她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这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如此不光彩的工作经历让她怎么再去找下一份工作呢?手机'滴'的一声提醒筱浅有信息进来,是齐锐发过来的:“明明是颜晨蕊的责任,就因为她爸是公司大股东,才拉你过来垫背。筱浅,不要难过,有我在。“筱浅看的信息眼泪无法抑制的流了出来,一方面感慨命运的不公,另一方面,也感动于齐锐的关心与安慰。怪不得颜晨蕊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总经理助理这个炙手可热的职位,怪不得颜晨蕊在她离开的时候眼中透露出点点笑意,筱浅现在都明白了,在职场上,明争暗斗,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平静与安宁。筱浅给齐锐回了条信息:“相信你告诉我这些。不过本来我也有责任,我只是在承担我该承担的后果。记得有空过来找我玩啊!“

  回到家,筱浅一下子瘫在了沙发里,她还是无法从失业的情绪中回复过来,回忆着从刚开始入职到今天离职的种种,心酸不已,泪流不止。“铃铃铃...”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把筱浅吓了一跳,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妈妈',她赶紧擦干了眼泪,清了清嗓子,以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正常。“喂!筱浅!“电话那边是继父粗暴又有些沙哑的声音,筱浅不禁心生奇怪,她从来不与继父通电话,怎么这回继父突然给她打了电话呢?还是用妈妈的手机打过来的。“爸,是我。“虽然她不喜欢继父,但是她还是喊了他父亲。“你妈妈病了,赶紧回来。““病了?严重吗?““不好说,多带点钱回来!“电话那边突然嘈杂起来,是妈妈的声音,虚弱而绝望:“都跟你说了不要告诉筱浅...“继父脾气暴躁的吼道:“妈的,滚开,钱都被你看病看光了,不告诉她,想的美,赶紧让她回来还钱!“筱浅焦急地喊道:“爸,爸,妈!“电话嘟的一声挂掉了,筱浅立马又回过去,被挂掉,再打,已是关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