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十六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345 2017-08-27 20:35:16

  尤其窗外月色朦胧,像薄纱轻飘,忽远忽近,却遥不可及。

  特日毕西,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乌力罕在身后默默注视着特日毕西的背影,他只是个和自己一样年龄的男子,明明可以有其他的出路,为什么要成为这个样子。

  “特日毕西……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乌力罕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

  ……他背影佁然不动,像是默许了。

  乌力罕这才敢稍稍靠近他;“你能和我说说你的事吗,晚上我睡不着。”

  “我的事要是说了,恐怕会让你以后都睡不着。”特日毕西忽然转过身子,脸庞离乌力罕只有一点距离,他说出来的话带着威胁的语气,乌力罕怔了怔,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好像看到了那个她找了许多年的人,那么一瞬间的重叠,又那么一瞬间的无法相像。

  见乌力罕呆住,特日毕西转过去,背对着她。

  “还是早点睡,明早早起,到时候若是犯困,我是不会给你时间休息。”

  “哦…”

  乌力罕慢慢躺回草垛上,一只手枕在头下,他的背影刚才真的有那么一刹那和记忆中的少年重逢了……真的是他吗,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那个他是完全不像特日毕西的性格,那个人是挽救自己生命的英雄,绝对不是现在眼前这个杀人的坏蛋。

  绝对不可能的,乌力罕立刻否定自己心里的想法,她可是找了那人那么多年,绝对不是眼前这个杀人狂魔。

  除非……

  乌力罕偷看了一眼特日毕西的身影,脸刷的红了,她紧闭上双眼,心里一个劲的怪自己,怎么可能,他根本就不可能会有那个人身上的印记。

  她记得,那时候,在几个小混混拦住她后,她无助的向来往的路人求助,然而大家都冷漠的看着这出好戏。

  一个少年路过时,对上了她莹莹泪水的眼眸,她本来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不抱任何的期望,但出乎她的意料,

  那人回头还望了一下背后的小女孩,然后在她的悲哀注视下,握紧拳头一步步坚定的朝她走来,那一刻,她就心怀感激,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少年并没有打过那群混混,他还是拼命的挥起拳头,尽管更多的拳头砸了过来。

  他的嘴里流出星星点点的血珠,像珍贵的珍珠一样稀稀落落的洒在地上,凝成了鲜红的颜色。

  那群混混兴许是打累了,恶狠狠的咒骂了一番才离去。

  所以,她得救了。

  一个勇敢的少年救了她。

  她得救后,没有来得及问,他就踉跄的离开。

  他的背影牢牢的印记在她心里,残破的衣服身后,一颗显赫的红色印记像牡丹一样的绽放在后背上,妖冶而凄凉。

  如果某人身上有这个印记,那么就一定是自己寻找多年的他,乌力罕攥紧衣袖,手心渐渐浸出汗来。

  特日毕西……一定不是。

  特日毕西乏累的闭上眼睛,但一闭上眼睛,眼前就血色弥漫,哭号嘶喊的声音常常回荡在耳边,扰他心烦意乱。

  “阿哥,我恨你。”

  “阿哥,救救阿娘,救救阿娘啊。”

  “阿哥,为什么呢,总是对别人这么好,那我呢?”

  ……我错了,是我错了。特日毕西握紧佩刀,他后悔了,后悔自己没能早点觉悟,后悔等到失去一切才追悔莫及。

  倘若再来一次,他不会再为任何人着想了。

  人总是这样,总是失去后才后悔,总是失去一次次后才能觉悟。

  上天就从没给过他选择的机会,眼前就只有一条路,他只能被命运逼迫着走上去,然而已经无法回头,往后退却,身后即是万丈深渊,他像木偶一般,拼命的往前奔跑,直到尽头已是绝路,

  “我已经没有所要保护的人了,所以我做什么,都可以只为自己而活。”特日毕西冷冷的自言自语道。

  这话惊醒了昏昏欲睡的乌力罕,她总觉得这话充满了绝望的味道,该不会是觉得留自己没用了,今晚就要毁尸灭迹吧!

秋霁DD

(~ ̄▽ ̄)~更文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