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四十七章 华佗转世

战马之歌 秋霁DD 1336 2017-10-05 19:35:03

  白露又蔫了。

  她不想墨玄司清因为她再次受伤,而且他刚醒来,还不知道身体的伤势如何了。

  “大夫,快!”门外急匆匆的脚步声越来越响,半掩着的门这时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白露未来的及反应,那门外一道强光直直的射了进来,丫鬟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忙着让门外的大夫进来;“大夫,将军醒了。”

  墨玄司清因为对这强烈的光线稍感不适,微微撇过头,站在一旁的白露担忧的看着他,这大夫生的倒是生的难得的好看,相貌堂堂,一副儒雅的样子,他侧立在榻边,手中的医药箱慢慢搁置一旁,灵巧的从中抽取几根银针,

  “大夫,这伤势…….”白露见他出手那么快,连查看一下墨玄司清的伤势都不看,真是古怪,不免添了些许担忧。

  那大夫一听,面色有了些不悦,好像在责备这莽撞的女子蔑视他的医术。

  他认真道;“我家世世代代为医术,就未曾见过有人质疑的,若是姑娘不信,大可不必叫李某来了。”

  这…….白露无语了,她也没那个意思啊。

  丫鬟有些埋怨白露的多此一举,语气阴阳怪气的说;“李大夫可是我家公子求了好久的,姑娘可别再气走了。”

  白露这下更说不出话来,只好看着李大夫把银针一根根插入墨玄司清的脖颈,那针一入皮肤,红色的斑红就显现出来,墨玄司清的脸庞上现出潮红。

  他一个平日冷清孤傲的模样,现如今在这大夫手里,又被弄成这个样子,面色粉羞,连那伫立一旁的丫鬟看了都忍不住咽口水。

  这是何等美色啊!

  有幸能看到将军这幅样子,就是死几百遍也愿意。

  “好了,过会拿个盆来,需要排除淤血。”李大夫面不改色的说,丫鬟哎了一声,便退下去了。

  白露好奇的打量这个年轻的李大夫,

  看来人不可貌相,还以为年轻的大夫没有多大的本事呢,没想到,这利索的几下,就要把墨玄司清的淤血排出来了。

  李某对上那双盯着自己看的眼睛,语气阴冷道;“你看我做什么?”

  白露被李大夫发现,心虚道;“我……只是很好奇李大夫的医术。”

  哼!李大夫不屑的挑眉;“我李某世家从未有未治好人的例子,若不是这次看风将军的颜面上,我也不会出山救人的。”

  白露愕然,这么说,这个小小大夫连墨玄司清的颜面都不给吗。

  李大夫像是看懂了白露的心思,忙解释道;“当然,前提是我得知要给墨将军治伤,自然不会拒绝这事。”

  呵呵。

  她笑笑,不说话,果然还是怕将军的啊。

  丫鬟拿了盆便赶来了,李大夫接过盆就放在榻边,然后扶起欲要昏睡的墨玄司清,一掌击拍在墨玄司清的背上,顿时一股黑血从墨玄司清的口中吐了出来,

  此刻的墨玄司清算是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即刻便昏了过去。

  “将军!”白露立刻扶住墨玄司清,接替了李大夫坐在榻边,李大夫还要将墨玄司清体内多余的淤血排尽,他命丫鬟换了个盆,从药箱中的布袋再次取出几根银针,郑重的抬起墨玄司清的手臂,一根根扎了进去。

  看的白露心惊肉跳,

  李大夫弄好后,长叹口气;“真是好狠,想必与大将军对抗的人定是那个人了。”

  白露听这话显得茫然,好像李大夫知道是谁伤了墨玄司清。

  “李大夫,你知道是谁伤了墨玄司清的吗?”

  “这普天之下,除了他,还能有谁伤得了墨将军?”

  白露觉得奇怪,这李大夫口中的他,到底是何人,为什么看样子李大夫熟知这人呢。

  李大夫没有再回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还是安心救人,至于这两人的事情还是少插手为妙。

  又击了一掌,墨玄司清口中的血吐出来的成了鲜红色,

  李大夫道;“好了,让将军休息几日便可。”

  白露吃惊;“这样便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