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四十四章 命已垂危

战马之歌 秋霁DD 1225 2017-10-03 19:12:17

  “公子!”

  “水放着边儿。”刚端来水的小丫鬟急匆匆的将水盆端去墨玄司清榻边,榻上的白纱朦胧,看不清里面的面容,但那双消瘦的手骨,一动不动的搁在床边。

  “手帕手帕!”一老妇人使唤道,四周屋内的人凡是给这府里打工的,都忙活起来,大家东奔西跑。

  风子岳焦急,他立在一旁倒显得多余,什么事都插不上手,只好催促还未请来的大夫;“大夫呢,这个时候为何还未来!”

  “大人,大夫还在路上,刘子已经去叫了。”丫鬟忙碌的回了一句。

  诶!

  沉重一声叹息,风子岳看那床上的人,已经没了往昔的伟雄浑厚,像个受虐的弱人,躺在榻上没有一点生气。

  墨玄司清的家世风子岳可谓是一清二楚,正如墨玄司清也了解他的事情一样。

  两人表面互相嫌弃,实则情同手足,出了事,还是会为对方牵肠挂肚。

  尤其墨玄司清已经没了先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也管不着了,一人出兵在外,实则是辛苦。

  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大人,大夫来了!”带头的老妇人急匆匆的领着身后一位弯腰佝着身子的老人进来,屋里的人慌忙让道于这大夫。

  风子岳也来不及追究这人的怠慢,急忙推道;“快给将军看看!”

  “是是是!”

  大夫连连维诺,忙不迭的来到墨玄司清的榻旁,伸出手在墨玄司清的眼睛上拨弄一番,细细的查看眼睛,稍会儿,又提起墨玄司清的手腕,郑重的把脉。

  看那一张老脸上的凝重,紧锁的眉头,大夫沉默,

  这一下,风子岳不乐了;“你倒是说句话,将军的生死可就在你手上了!”

  “这……”老人吓得一寒蝉,他可从未想过死在这里啊,毕竟将军的伤势确实很严重了,要是华佗转世还好,可他也只是一介平民,怎么能将这严重的病给救好?

  “大人饶命啊!”

  未等风子岳发话,大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骨头不停的磕着地面,嘴里嚷嚷道;“下人不过是个小巫医,这将军这么重的病,实在是束手无策啊!还望大人体谅小人,放我一条生路吧!”

  风子岳面露怒色;“你这意思是将军难不成只有等死了!?”

  他可笑也算是一大人,没想到是自己平日里行善多了,连让一个小医救治他的人都不行了,还与他讲什么大情大义。

  “可笑!你若救不好将军,别说我是怎样的人,纵然我前世是菩萨,今世我也要将尔等盘杀!”风子岳说罢,挥袖离开。

  留下那迷茫跪立的大夫和一群不知所措的丫鬟们。

  “来人啊!”

  长亭一过,风子岳召道:“统统把各地名医都给我招来!若能救好本公子的人,莫说是小小的一个风宅,就是连临安街我也赠予你罢了!”

  可笑这天下,他就不相信没人救得了墨玄司清!

  特日毕西听到院子里的嘈杂,心里大概明白了几分。

  看来那所谓的大将军也不过如此,怕是他连一面都为见过就要归天了。

  “少年,你也出去好了,去寻遍这四周的会医术的人。”见少年也在这,风子岳放宽了语气,对他道;“望你莫叫我失望了。”

  特日毕西见风子岳也差遣他了,不好说什么,便点点头应了。

  离开风府,特日毕西并没有去寻找什么所谓的大夫,他面色凝重的朝一条幽静的小道走去。

  他尽管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心,

  行为不会骗人,

  他还是朝那所宅子走去。

  他要带回她,她那么胆小,尽管他不在乎,他还是要带回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