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三十八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战马之歌 秋霁DD 1288 2017-09-20 08:00:00

  “你怎么能这样!”乌力罕皱着眉头喊住了准备要走的玄烨。

  戴斗笠的他看不清一丝面容。

  乌力罕眉头紧皱,眼前的场景,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位善人竟会平静的面对自己所犯下的罪恶。

  人和狗抢食物。

  互相撕咬。

  她虽说没有义务要管这个闲事,但她听到身后人的哀嚎,狗的狂叫,她的心极其的痛苦,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明明可以做一件好事,为什么要把它往坏事上做呢,难道乞丐就不是人了吗,难道乞丐就没有尊严了吗?”

  她一声声质问,一声声怀疑,甚至哭了起来,尤其那些和狗争夺后受伤的人,躺在惨乱的地上,只为那嗟来之食。

  她很心痛,心痛到说不下去了。

  那些人,明明很无辜啊,他们只因为天灾人祸,多了比平常人要多的灾难,难道就可以否定他们的全部吗,就要摧毁他们长长的一生吗?

  玄烨怔住了,四周的人也纷纷朝这边看来。

  路过的人听不懂她的话,只当那是一个疯子,对乞丐可怜的疯子。

  玄烨挡在斗笠下的面容渐渐变了脸色,

  “你说他们可怜,他们该被人尊重,那么狗呢,狗也有生命,狗就没有自己选择活下去的权利吗?”

  乌力罕发现对方竟然会说蒙古语,但她没有多想,她要反驳这些荒唐的理论,她一字一句重重的告诉这个黑衣男子;“狗有它们的生命,狗可以选择他们自己的生命,但在这之上是建立在人类的生命上,只有学会先尊重自己的同类,先尊重起码为人的道理,你才有资格去尊重别的生命,如果你连同类的喜怒哀乐都无法理解和尊重,你又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去为别的生命辩解,你又有什么资格成为这里的一员?”

  呵……

  说得好,说得他无言以对。

  他竟然被一个蒙古女孩给占了上风。

  只见乌力罕避开玄烨,直接朝一片散乱的人狗混战中走去,经过他身边时,她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如果你还是认为狗命比人命重要,也请你不要吃猪肉羊肉牛肉,因为它们也同样有自己的生命,它们凭什么不能像狗一样受到同等的对待,它们凭什么就任由你们宰割,只因为它们不是宠物吗?”

  “你……”

  玄烨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乌力罕蹲在奄奄一息的野狗和乞丐面前,眼泪再一次啪嗒滴落,喃喃自语;“他们本来就没有错,却要因你一时的玩乐和狗拼命。”

  “我们是要尊重所有的生灵,但前提永远是建立在人格上,只是最起码的做人道理。”

  乌力罕安抚好那些受伤的乞丐,用过路人好心送来的药物给那些人包扎。

  拿着剩下的药,乌力罕准备给那些可怜的狗包扎,手却被一道大力拽住。

  是斗笠男,

  他拽着自己道;“别去,那些狗有疯狗病,我来弄好了。”

  乌力罕没答应,但手中的药抢先被玄烨拿走,

  他只是不想她受伤,得了病的那些乞丐不会活久的,这点他竟然有些愧疚。

  或许是那些话,让他忽然醒悟过来,有那么一点事,就是他作为一个人,起码的为人处世的道理。

  乌力罕蹲在墙角,身边的那些乞丐,有的没了胳膊,有的少了腿,还有的身体完好,却一身重病,憔悴不堪。

  他们没有选择自己身体的权利,但他们有选择生下去的权利。

  “咳咳……谢谢你。”一个虚弱的老乞丐艰难的对乌力罕这个善良的姑娘表达谢意。

  乌力罕听不懂,但知道他一定在表达他的感谢。

  玄烨给那些野狗上晚药后,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

  听到老乞丐对她的感谢,玄烨忍不住插了一句话;“他说,你很美。”

  乌力罕怔了一下,尽管怒气未消,脸上还是红了一片。

秋霁DD

这个片段是回忆起之前的虐狗事件,当时爱狗人士义愤填膺,扒光了虐狗者的衣服拉到大街上殴打。   很多人评论不一,我个人看法就是,虐狗者应当受到严厉惩罚,这是警察的事,但不是给他人格精神上的羞辱,连人都无法尊重又有什么理由尊重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