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三十章 独倚月色

战马之歌 秋霁DD 1264 2017-09-15 21:01:36

  特日毕西这次跟在乌力罕身后,他吃力的跟着眼前的人影,他怕她徇私报复,怕她独自逃走报官,他不信她。

  乌力罕心情低落的走在前面,四周依旧杨柳依依,刚才那一推,她看到了特日毕西眼里对她的冷漠。

  她不在乎他的信任,她不想在乎他的任何看法。

  乌力罕这样告诫自己,身后的这个人只是个杀人的罪犯,她不该对他抱有任何同情。

  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一开始就是一场交易,只不过她是被动,他是主动,她以命来相抵,他以自由约束。

  她只是人质。

  身后忽然传来“扑通”

  特日毕西就像一个巨人,承受了巨大的风雨,最终缓缓倒下了……

  乌力罕慌乱的扶住特日毕西,喊着他的名字,但他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反应。

  乌力罕没有办法,只好背着他,一路上拖着特日毕西的身体,朝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炊烟走去。

  来到一个茅草屋面前,篱笆围在草屋四周,乌力罕艰难的抬起特日毕西的肩膀,朝着屋里喊;“有人吗?”

  回应的是一片沉寂。

  对了,她根本还不会汉语,刚才喊的话并非这的汉语,怎么可能会有人回应。

  这下就困难了,特日毕西已经昏过去了,而她根本不会汉语。

  正当她决定一个人先翻过篱笆进院子里,茅屋的门沉重的打开了,漆黑的屋子里一位白发斑斑的老人蹒跚的走出来,手里的拐杖驻在地上。

  老人长长的胡须在风里飘动着,细小的眼睛打量这个外来的人。

  乌力罕开口道;“啊……啊”她费力的做手势,试图让这位老人明白,她急需他的帮助,还有身边昏倒的特日毕西。

  老人一时沉默,踌躇了一会,才慢慢支撑拐杖走过来。

  篱笆的门慢慢打开,乌力罕表示了感谢,回头把特日毕西使劲的拽进来,老人默默的进屋,身后乌力罕将特日毕西放在凉席上,跟着老人。

  老人倒了一杯茶水,青涩的茶色慢慢晕染开来,乌力罕感激的捧着茶杯走到特日毕西席前,扶起特日毕西的头部,将茶水倾倒入特日毕西的口中。

  乌力罕安静的坐在特日毕西面前,双膝跪着,她低垂着头默默祈祷。

  特日毕西是个大恶人,杀了很多人,

  但是他内心是善良的,他已经帮了自己这一次,乌力罕默默记下心里。

  她要还给他,她不愿意欠他什么。

  那位老人听不懂乌力罕的语言,但他已经明白了这个异乡人来自什么地方了。

  老人平静的转身回屋里,又躺回原来的藤椅上,慢慢摇着手中的蒲扇。

  夜色渐渐四合,帘外的鸟鸣虫叫繁杂的交织在一起。

  乌力罕看着特日毕西,她忍不住打起哈欠来,让她盯着一个讨厌的人那么久,换谁都要难过吧。

  特日毕西还没有醒,乌力罕撑着瞌睡照看他,

  想起他在饭店那一拳,算是惊天地泣鬼神了,桌子都劈成了两半。

  不过,乌力罕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反应那么大,只不过被碰了一下,按道理来说,这家伙应该暗暗高兴才对啊。

  有人替他欺负自己,难道不该高兴吗?

  乌力罕疲惫的趴在一旁的椅子上,枕着手臂,偏过头看着特日毕西。

  不一会,乌力罕忍不住睡着了,她仿佛掉入一个温暖的潮流中,很快沉睡过去。

  …….

  帘外的竹帘清响,月色朦胧入窗,洒下一片流光。

  白露惆怅的望着窗外的月光,她的面前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盘珠宝琉璃,凤冠披纱。

  那是玄烨给她准备的,说是今夜的大婚装备。

  可她还没同意呢,那变态又不见了。

  这凤冠披纱她是绝对不会穿上的,她不会背着墨玄司清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和别人搞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