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二十九章 患难无情?

战马之歌 秋霁DD 1193 2017-09-15 20:17:45

  那个胖子见这外来的人好欺负,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下一旁安静坐着的乌力罕,乌力罕吓的一怔。

  饭店里,一声巨响,断成两半的桌子残破的落在地上,烟灰不散,四周的人纷纷退避,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都惊恐的看着。

  小二吓得双腿抖索,久久站在远处不敢靠近,

  特日毕西静静站着,

  双拳握紧,拳头上还有点点血迹,滴在脚旁。

  刚才,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乌力罕甚至都没来得及阻拦,她不过只是被那个男子调侃了下,没想到,特日毕西反应这么大。

  那几个公子早已吓得跑路了。

  特日毕西拳头依旧紧紧的攥着,他紧闭双目,脑海里不停的浮现一幕幕不愿意再回忆起的记忆……

  一幕幕他最恨的记忆。

  “特日毕西……”乌力罕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现在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他们一定会被抓捕的。

  汉人最恨倭寇了。

  她伸出手试图拉住特日毕西的衣服,可特日毕西就像是一尊雕塑,冷静的肃立在原地。

  “特日毕西……”她再一次唤他的名字。

  特日毕西记起来了那段最痛苦的回忆,他看到乌力罕被那几个汉人调戏的时候,想起来十年前的那一刻。

  他的妹妹被人按在一处角落,衣服凌乱的散落一地,谁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他像疯了一样的搜遍大街小巷,最后,他找到了他最珍爱的人,此刻绝望的躺在地上。

  他抱起她,为她穿好破碎的衣服,那些被撕碎的衣服遮盖不住发生过的丑陋,他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妹妹身上,

  一遍一遍的喊着她的名字,搂着怀里的珍爱,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汹涌而出。

  他仰天哭嚎,哭嚎命运的不公,哭嚎世人的残忍。

  他最爱最爱的人,受到了最大的伤寒。

  直到夜里凄冷的一晚,他苍白的脸庞印在雪里,他都不愿意相信,那冰冷的尸体是妹妹留给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东西。

  店里的人起了疑心,小二反应快的朝后门跑走去报官。

  “特日毕西,你怎么了?”

  乌力罕几乎是要拽走特日毕西,特日毕西这时才缓缓抬头,苍白的唇破出星星血丝,他一丝不动的看着乌力罕。

  乌力罕发誓,

  那一眼真的让她不敢再抬头看他了,

  特日毕西知道自己失态了的举动,他微微皱起眉头,转身离开。

  店里已经有人报了官员,倘若不走,一定会被抓,乌力罕紧跟着特日毕西绕到小道没人的路段走去。

  一路上四周的杨柳依依,青草芬芳。

  乌力罕约摸着这地方大概不会被追上吧,所幸就放缓步伐。

  特日毕西忽然回头转身,来不及反应,乌力罕还是一头撞上去。

  特日毕西伸出手推开乌力罕,这一推,乌力罕差点重心不稳,

  “你……你怎么……”乌力罕不敢直接说特日毕西,她搞不懂这个人的想法,一会温柔一会冷血。

  特日毕西眉头愈发紧锁,他清俊的脸庞难得现出一丝疲惫,眉宇间都是愁容,乌力罕一路上也未见过他这么憔悴的样子。

  “你没事吧?”她担忧的上前的扶住他;“你是生病了么?”

  他冷冷看她,眼里尽是不信任。

  他知道她会逃走,可是他现在身体真的很困乏,或许真的是得了病了。

  乌力罕心情很复杂,她不再去看他的眼神,干脆松开他的胳膊;“若是无事,我们还是另找个客栈住下吧。”

  她不想承认自己担心他,明明是个大恶魔,为什么要关心他的生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