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二十七章 在劫难逃

战马之歌 秋霁DD 1309 2017-09-02 11:26:32

  风子岳府邸;

  啪!

  一声脆响过后,风子岳吃痛的捂住刚刚拍过桌子的手,

  “…….拍重了,拍重了……”

  大堂之中,瑾瑜半跪在风子岳面前,看着师父发怒不成还伤了手。

  “你个泼皮!白露去哪了?”

  “再不说,你,你等着受罚吧!”

  风子岳气呼呼的坐下,这下好了,白露消失了定和瑾瑜脱不了关系,看瑾瑜那副水汪汪的大眼睛,风子岳心又忍不住软下来;“你倒是说啊,白姑娘去哪了?你可知你若是这样,墨玄司清会怎么样看你,会怎么样看为师?”

  瑾瑜最厌烦师父对白露那样焦灼的心情,怏怏不乐道;“那婢女用了一个妖术,我怎晓得她去了哪,只知道醒来后就在这了。”

  “哼,你再这般胡说,为师也保不了你性命,你更别想再见到你的娘亲!”

  瑾瑜一怔,听是娘亲,忙道;“师父师父,是瑾儿错了,请求师父别不让徒儿见不着娘啊!”

  风子岳站起,厉声质问道;“真是把你宠惯了!你若再不说白姑娘身在何处,别说是你娘亲,就是我,你往后也别想见到了。”

  “我说……”瑾瑜慢吞吞道;“我是去找她了,但她用了一个妖术,我顿时被一股黑风卷起,一时昏迷,之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一个黑衣男子对我说,是他救了我,我拜谢他后也问了白露的下落,他说不认识,我以为白露已经回来了,所以自己也就回来了。”

  “黑衣男子?”

  “嗯,就是庭院后面不过几尺的墙壁,那里还有一家住宅,我昏迷后就是从他那来的。”瑾瑜说完,不情愿的嘟囔;“师父只担心那位白姑娘,也不担心瑾儿有没有受伤。”

  “我看你活蹦乱跳,好的很,白姑娘要是出了什么事,墨玄司清的脾气你是见过的,我可不保证他不会扒了你的皮。”

  风子岳挥挥手让瑾瑜退下,那小子哼了一声气呼呼的下去了。

  一路上,风子岳步子迈的堪比跑步,他现在必须要叫醒墨玄司清,刚才那会赏花喝酒,愣是把大将军给灌醉了,这回白露落在那人手里,风子岳也有些担忧。

  瑾瑜说的黑衣人,他有所耳闻,

  听个别江湖人士说过,有个怪异侠盗,出没无人知晓,杀人也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连皇室的人也敢染指。

  此人不仅行动怪异,只在晚上夜深人静出没,而且每逢出现在他人面前,都以黑衣黑纱示人,更是无人知晓他的容貌。

  风子岳一般和这种人扯不上关系,他也不想扯上关系,

  如今瑾瑜所说的那人,风子岳担心就是这个黑衣侠盗。

  墨玄司清醉醺醺的躺在床榻上,他身体虽然不受控制,眼睛也闭上,但是脑子清醒,他现在非常想痛扁风子岳,竟然骗自己那壶酒是茶水。

  说曹操曹操到,

  风子岳风风火火的踏进来;“墨玄司清,白露被人劫走了好像!”

  噫噫噫!看到眼前的场景风子岳都难以置信了,那个威风凛凛的墨玄司清此刻半瘫在床榻上,宽大的黑衣袍半耷拉在肩膀,裸露出来的肌肉看的风子岳都嫉妒不已。

  这家伙!

  所幸风子岳有自控能力,他是个男的,只对女的有兴趣,这要现在进来的是个女子,恐怕早把床上这位给强那个了!

  “墨玄司清!”风子岳冲到他身边,扶起半裸的衣服,道;“给你灌了一点,你怎么醉成这样了?”

  墨玄司清沉重的抬起眼眸,那眼神冷冽的寒气仿佛在说,

  风子岳你给我等着!

  “好了好了,我给你这个药丸,吃了就没事了。”风子岳从小瓶子里倒出一粒小丸子,慢慢塞入墨玄司清的嘴里,墨玄司清身体渐渐有了力气。

  “看,这药果然醒酒的!”

  “…….”墨玄司清整理好自己的长袍,冷漠的对风子岳说;“你说白露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