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十七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395 2017-08-28 10:21:03

  吓得她一身冷汗,这人阴晴不定,说不定哪根神经又刺激了,要杀了她呢,还是不能久留在他身边。

  “你放心,我不会立刻杀了你。”特日毕西察觉到了身后惊醒的乌力罕,又道;“但是,你若是想着逃走,我会立刻杀了你。”

  我会立刻杀了你……这句话像利刃一样漫不经心的从眼前的少年口中平淡的说出。

  “我,我怎么会想着逃呢。”乌力罕心虚的弱弱回答。

  呵,特日毕西鼻子冷冷一哼,乌力罕不敢再动弹,身体僵硬的躺在草垛上,生怕弄出什么动静又刺激他。

  “说说你阿娘吧。”

  特日毕西忽然来了一句,乌力罕一时没反应起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特日毕西怎么可能会问这事?

  “不说算了。”

  “啊,我说我说!”乌力罕只要一开始讲她的故事就津津有味,说故事可是她最喜欢的事了,要不是这战乱的年代,她或许能成个演讲故事的人。

  一个人的故事,能讲给另一个人听,或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呢。

  “我从小呢,家里不怎么富裕,但是够我们全家活下来的食物还是有的。”乌力罕眼眸闪着回忆的亮光,仿佛真的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光。

  “阿娘对我很好,虽然自幼没了阿爸,但是阿娘给我的温暖不比别人少。我小时候喜欢抱着阿娘睡,阿娘总说,娃大了,这样抱着不乖,可是呢,我还是抱着阿娘睡,感觉就像是找到了一片树荫,在苍茫的草原上,我唯独只有这一席之地,阿娘的拥抱真的很温暖……”

  特日毕西看见乌力罕灿若星光的眼睛,分明有几滴泪珠滚滚落下,啪的碎了一地。

  乌力罕想说下去,可是她说不下去了。

  她要怎么说呢,她曾对阿娘说,她要成为说书的大人,要把阿娘的故事说给全部的人听,要让草原上的大风带走所有的故事,即使平凡也要给每个人温暖。

  可是,大风带走的并不是她的故事啊,而是她最爱最爱的阿娘……

  阿娘都不在了,还要说什么呢,阿娘已经听不到了,说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特日毕西喉咙动了动,终究没有说什么,他垂下眼睑,淡漠的看向外面依然朦胧的月色。

  “阿娘……”

  乌力罕哽咽着,她不想说下去了,说下去的意义已经没有了。

  “不必这样。”特日毕西终于开口;“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正如你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你最孤独,而事实上,世上有千百倍比你更痛苦的人,他们或苟延残喘,或孤身一人。”

  “没人能把握自己的人生,但若总是等待命运决判自己,结果终究是逃不过的悲剧,可若是誓死拼搏,纵然是上神,也敌不过亲自夺下的一片天地。”

  乌力罕止住了眼泪,怔怔的看着这个不知是在安慰还是激励的人,他说出的话有股莫名的震撼,仿佛那个即将要职掌天地的人就是他。

  “往后,不要让我看到你在我面前流泪。”特日毕西看向乌力罕,那眼神少了原来的凶煞,倒有几分月色的柔情;“没人会因为你流泪,而给你更多的选择。”

  “……”乌力罕讷讷的点头,她不自觉的想臣服于他,他的气概不是器宇轩昂,而是像在火里冶炼了千百回的浑浊,刹那间迸发的勇气。

  “好了,该睡了。”

  “恩。”

  乌力罕依偎着特日毕西的影子,安心的睡下,无论明天遇到什么,发生什么,她只求此刻的安宁,此刻的安心。

  特日毕西静默的凝视着依偎一旁的弱小身躯,眼里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怜悯,他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头发,但手却悬在半空中,迟疑的停滞。

  稍缓,他的手慢慢收回,握紧佩刀。

  特日毕西,你这辈子只能握紧刀柄……他闭上双眼,一遍一遍心里的警告,他这一生,终是赋予命运了。

  朝阳渐渐越过山头,一片粉红色的烟霞慢慢轻荡开天际,染透了天边的晕色。

  命运的一刻,总会安排毫不相干却又有所关系的人相遇,在未来某个时刻,某个地点,不期而遇,不偏不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