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十二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624 2017-08-12 08:00:00

  “去哪?”白露瞪着大眼睛,睫毛眨呀眨的,老妇人这几日照顾她照顾的生了几分喜爱,对她如同自己的女儿一般来看,尤其这副水灵灵的样子,让人就觉得欢喜,便笑道;“你可有好福气,将军要带你去临安呢。”

  “临安?”白露口中喃喃;“无缘无故去临安做什么?那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可以玩的。”

  老妇人笑笑,这丫头真是傻,临安可是皇帝在的地方,虽说她一个老人,对这些繁华的地方已然没有过多的了解,可临安她还是知道的,那是个大都城。

  “你去了那,可千万别乱闯,事事都要听着将军的,他是皇帝手下的重将,会好生招待你们。”

  白露不以为然,临安是什么样子,皇帝又是什么样子,对她来说没什么兴趣可言,但是只要陪在墨玄司清身边,学点武功之类的,这么一想还是很有乐趣的。

  老妇人瞧见那朵羞成绯红的云霞的脸庞,看出来了些颜色,这姑娘啊,看来是喜欢上谁了,要不怎么会羞的那么明显。

  “姑娘以后虽然是为将军手下,但是女子终归要出嫁,这点可要心中有数哟。”老妇人调笑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心中喜欢的人。”白露撇过头,怕再被老妇人看穿自己的心思,她对墨玄司清的感情只能掩藏在心底,只能像上下属关系那样的表面。

  “姑娘莫不是….喜欢上了于侍卫?”

  “啊?”白露忙解释;“您说什么呀,于大哥和我同事,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况且现在正是需要我们这样的士兵为将军做事,怎么会想到这样的事去。”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但是千万别错过中意的郎君。”

  “我没有。”白露羞的头低下,

  她今天换了身黑色的长衣,大概是为了和墨玄司清一起回临安准备的便衣。这件衣服很合适,穿起来也利索点,再加上这几日的修养和墨玄司清赠来的名药,脸上的伤疤很快好了许多,但依然有些浅浅的痕迹。

  柳眉下的眼眸闪着淡棕色的瞳光,朱唇榴齿,宛若杨柳袅袅,细腰玲玲,这样看起来,不像是汉家少女,很像异族的异域风格的姿态靓丽。

  “真好看,娇娇动人。”连老妇人也忍不住赞叹,她的美,好像包含了自然的的韵味之美,让人看了似杨柳春风拂面的舒服。

  “谢谢阿嬷夸奖。”白露含笑道。

  “我也不是夸奖姑娘,你本来生的瑰姿艳逸,只不过之前受了伤而已,现在伤也快好的差不多了,自然就是惹人怜爱的丫头了。”老妇人爱怜的看着白露,就像看自己的女儿一样,她曾经也有一个女儿,如果没有死在战乱之中,恐怕已经和眼前的白露一样大了。

  白露笑嘻嘻道;“这些天都是阿嬷照顾我,真的待我很好,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我去临安给你捎带些回来。”

  “这….”老妇人眼里闪着亮光,她确实有件东西希望白露此去能给她带回来:“姑娘是说真的吗?”

  “自然真的,阿嬷你说,你想要什么?”

  “我….我想你给我带回来…..”老妇人的眼角含着星星泪水,脸上的沧桑留下的纹路清晰可见,她颤抖着声音:“我想,你把柳条折一根带回来…..”

  柳枝….?白露有些惊讶;“就只有柳枝吗?其他的呢,你要不要些吃的,或者一些服饰?”

  “不…..不了,我老了,那些对于我一个垂暮之年的人来说,都不重要了….我就只想要柳条,姑娘能带给我吗?”

  “这当然可以,不过我觉得好不容易去了临安,总要给您带些好的东西吧。”

  “我用不到那些好东西….姑娘,你不会明白我一个老奴的感情就像我理解不了你的痛苦,每个人都有自己隐秘的情感,有的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

  老妇人的脸庞带着哀愁,浓浓的思绪缭绕,斑黄的印记一并藏在深深的眼中,她是一个孤老的老奴了,人生的经历已经快要走到尽头,这点很痛苦但也很释然。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她的女儿就是她人生最后的选择,柳条是女儿的象征,虽然至死也没有找到女儿的尸骨,但她可以有机会去选择,选择从临安那片充满回忆的地方带回女儿……这是一个老人的选择,也是一位母亲的选择。

  “谢谢姑娘了。”老妇人佝偻的腰缓缓低下,白露立刻上前扶住;“别这样,阿嬷,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从临安给你带回你想要的,一定是最好的柳条。”

  老妇人脸上浮现皱纹迭起的笑容,她的夙愿终于可以实现了,流亡在边塞的生活终于不再孤苦伶仃了。

  “谢谢。”老妇人心底默默感谢,感谢白露的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