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十一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702 2017-08-11 08:00:00

  墨玄司清其实以为白露发烧刚好,心情需要平定,所以等她。

  可是没想到需要等那么久,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等,他可以继续等。

  白露都要蔫了,她以为大将军在她刚伤好后不会太为难她,没想到这个定力那么久!她真的定力的快要暴力了。

  良久,于常甫进来了,他一开始看到俩人以为是在各自思考,可等他站在门口许久后发现,他们不是在思考事情吧,而是在玩游戏吗???

  “将军。”

  墨玄司清这才动了一下,看向于常甫问道;“何事?”

  “风子岳已经备好回临安的马车了,我们刚刚收到。”

  墨玄司清点了点头,一旁的白露好不容易才可以动了,忙趁着他们说话的间隙偷偷活动筋骨,伸胳膊拉腿。但墨玄司清已经说完话看向白露,而她正在拉自己的大腿…….

  一边的于常甫看到这样都憋住笑走了出去,搞笑的不是白露,而是在将军面前做那么搞笑的动作,真的很逗笑。

  白露很不巧的被墨玄司清看到她这幅活蹦乱跳的样子,一时间忘了放下自己那只抬起的脚。怔怔的,不敢出一言以复。

  “看来你精神很好。”墨玄司清冷冷的说,他竟然还以为她心情可能不好,看来真的是回忆易忘,本性难忘。

  幽暗的眸子盯得白露全身不敢乱动,她尴尬的拉着自己的腿,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放下,放下的话会惊动现在的气氛,不放的话感觉有点不礼貌。

  墨玄司清没兴趣继续看下去她的把戏,他站了起来,开口道;“你最好注意你的举止,往后就是跟着我的人。”

  “你的…..”人,白露脸微微泛红,立刻放下她的腿,乖乖的坐好,他那种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是他的人了,自然要站如松坐如钟,不能给他大将军丢脸。白露认真的点点头;“我以后会注意。”

  墨玄司清拂了拂宽袖,踏着步子走出营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白露哑然失笑,她笑自己刚刚的作为,真的觉得好愚蠢,怎么会在墨玄司清面前这样做呢,真是丢人死了。

  墨玄司清走出营帐时,嘴角微微勾起,白露,真的是很有趣,无论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能让他觉得很好奇,这个女人确实和别的人不一样,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稚气,只要在她身边就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

  墨玄司清决定先回临安,风子岳这么着急叫自己回去,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现在也就只有风子岳手下赶来的一匹马车。

  于常甫在一旁道;“将军尽管放心去好了,我等在这守候,况且敌军上次被我们剿灭那么多人,元气大伤,一定不会那么快恢复的。”

  “好。”墨玄司清思量了一下,他这次回去最多也就在临安待上几天,不会太晚,想来蒙古军也不会那么快回来的。

  “对了,”于常甫道;“将军这次回去要不要带些随从?”

  “恩。”墨玄司清心里早有人选,以他的武功,路上根本不需要带随从,但是他需要让自己的一个棋子了解一下她该了解的地方。

  而这个人,就是白露。

  白露是他救下来的一个蒙古族的士兵,他留着她无非是想培养成一个更好的细作,倘若弄成,仅仅白露一人便可抵挡几十个蒙古军,好刀自然留到最后用。

  于常甫也明白将军的心思,但他对白露不是很信任,毕竟一个外来的敌寇,虽然将军已经吩咐老妇人给她按时服用魂药,但是失忆这种事不是光靠药物就可以掩盖下去的,他担忧的是万一白露清醒了,迟早会叛变,而将军现在就如此信任她,以后一定会出大麻烦的,便道;“将军,不如属下陪你回去。”

  “不必了,军中事物繁多,你若是跟我走了,那么谁能管理军中的事?”墨玄司清点了点手腕的暗器,似笑非笑;“你还是小看我了,我任用的人,除你之外,其他不过都是一种武器,如果什么时候这把武器坏了,我会立刻换掉的。”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白露不能为他好好利用,那么他当然不会留她,他会另找合适的人选,立刻代替她。

  “是,将军。”于常甫退下。

  墨玄司清一人回到案桌前,案桌上的书籍只有几本,他乌黑的眸子此刻亮了亮,那几本书是昨日给她看的,没想到今天就看完了,不过,这速度快的另他都觉得难以置信,墨玄司清一直对白露的身世很好奇,他一开始救活她本以为要花很长时间教会她汉语,但她竟然会汉语,虽说有点不熟练,可是学的十分之九相像了。

  这个白露,以前一定是个贵族的小姐,可是为什么会在战场上像个男人一样的厮杀,原因真是让人好奇,墨玄司清悠然提起毛笔,寥寥几笔,两个清秀的墨色大字嵌在白色的宣纸上,这么一看,竟有几分相像她的气质,委委佗佗美也…..

  这么个女子,墨玄司清觉得,当棋子仿佛有些可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